本页主题: 波兰统一工人党丧失执政地位的原因及教训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腓特烈
老挝国会主席
第一次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第二次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老挝人民军中将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4
发帖: 3678
爱心: 3013 点
金钱: 37271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在线时间:10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28
最后登录:2020-02-27

 波兰统一工人党丧失执政地位的原因及教训

0
———访中国原驻波兰大使刘彦顺 "[Lp-4A\  
W| eG}`  
  记者: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主义一定要代替资本主义,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是否意味着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一定要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结论不再灵验了?有人说,马克思主义不灵了,失去了科学性。您现在是怎样认识这一原理的? +n]Knfi  
Gs?sO?j  
  刘彦顺:无庸讳言,当波兰统一工人党和东欧其他国家的执政党相继丧失政权的时候,确有人对马克思主义产生了怀疑,认为它不再灵验了。但我认为不能这样说,也不能这样看。我相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我们不能因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就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发生动摇,以至全盘否定。 ;L{y3CWT  
jDR\#cGrZ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可以说从1917年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到1989年东欧剧变和1991年苏联解体,在整整70多年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世界上社会主义事业经历了一个从诞生到发展,从发展到挫折的曲折过程。 JIkmtZv  
_dY}86{  
  这期间社会主义也有过自己的辉煌。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世界上只有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欧洲、亚洲乃至拉丁美洲诞生了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兴旺发达时期。但后来,特别是到了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社会主义遭到严重挫折。社会主义因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而黯然失色,甚至相信马克思主义的人也产生怀疑和动摇。反之,反社会主义势力却一时间弹冠相庆,把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说成是社会主义的彻底失败和消亡,说成是马克思主义失灵了。 4}b:..Ku  
+1A<kJ  
  但事实并非如此。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关键时刻,在反对社会主义的各种谬论甚嚣尘上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人站稳了脚跟,没有迷失方向。我们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回答了时代的挑战,回答了人们提出的问题。我们的结论是:马克思主义揭示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并未失灵,同封建社会代替奴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代替封建社会一样,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是不容否认的,也是否认不了的。 ` OK }q  
D{}\7qe  
  确实,必须承认社会主义遭受到严重的挫折。在这种挫折面前,我们必须头脑清醒。我们既要反对悲观失望的情绪,不能丧失理想和信念,又要反对盲目乐观的情绪,不能忽视存在的危险。同时我们还要检讨我们对历史规律的理解和认识。挫折是坏事,但坏事可以变为好事,它使我们对历史规律的理解和认识更深刻了,更切合实际了。 s;)tLJ!  
G]4+ Qr?  
  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促使我们进一步反思我们过去的认识和实践。我认为,我们说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是在说人类历史发展的总的趋势,这种代替,不可能一次完成,也不会一劳永逸。这种代替,其过程必将是漫长的、曲折的、不平坦的,走弯路和反复将不可避免。邓小平曾说,“从一定意义上说,某种暂时复辟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规律性现象”。 BF#e=p  
A).AAr  
  可是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人们对社会主义的理解太不完善了,把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过程看得过于简单了,没有真正地看到历史发展的复杂性、曲折性和长期性。我们曾经以为,只要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只要共产党执掌了政权,江山就会永不变色,社会主义就会彻底取代资本主义。现在的事实证明,这种认识,和基于这种认识上的实践,是不全面和不深刻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患了一种急性病,我们急于求成,并把一种善良的愿望当作历史的真实,但事实的发展变化却是另一个样子。明白了这一点,我们自己也变得更实在了,更实际了。也就能真正脚踏实地地、沉着勇敢地去迎接历史的挑战。 2Ki/K(  
9dv~WtH>5  
  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的确是社会主义遭受的严重挫折,但这种挫折并不等于社会主义的消亡和失败。世界上相信社会主义并为之而奋斗的是大有人在的。而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更是对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对人类历史发展的社会主义前途,充满信心和希望。 b s*Z{R  
 EZFWxR/  
  记者:执政40多年的波兰统一工人党,在1989年6月4日的议会选举中突然失利,此后,波兰政局急转直下,团结工会“和平地”获得政权,建立了以团结工会为主体的新政府。波兰统一工人党始则沦为参政党,终则停止活动,不复存在。这种剧烈的变化之所以发生是有一个漫长的过程的。我们可以看到,上个世纪80年代,波兰统一工人党的执政地位不断地弱化,而反对派尤其是团结工会却在不断地壮大,这是一个过程的两个方面。您能否详细谈谈波兰统一工人党最后10年衰亡的历史和团结工会逐步壮大的过程? HyMb-Us  
WNi<|A#T{  
  刘彦顺:这是一个需要历史学家深入研究的问题,我现在只能谈几点粗浅的印象和看法。 _u!G 6   
&c !-C_L 2  
  波党在议会选举失利后,前政府总理、波兰统一工人党最后一任第一书记拉科夫斯基曾形象地说,波党是步履维艰地参加此次大选,是“背着石头爬山”。他认为“过去几十年所犯的错误”,是波党背上的一块沉重的巨石。我认为,拉科夫斯基的话,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这就是波党执政能力的削弱,绝非一朝一夕之事,而是“过去几十年所犯的错误”长期积累的结果。 djp(s$:{4  
Cm>F5$l{  
  说到过去的“错误”,人们自然而然地会想到1948年波兰工人党内反对右倾民族主义的斗争,想到1956年“波兹南事件”、“十月事件”和1970年“十二月事件”。这些被称为“政治和经济危机”、“信任危机”的事件,长期以来在波党领导和人民群众之间掘开了一道鸿沟,播下了不信任的种子。对于一个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来说,这是一种致命的内伤。  glUP  
pq`MO .R  
  1980年7月,波兰爆发了战后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久的罢工浪潮。政府在不可抗拒的经济压力下宣布大幅度提高肉和肉制品价格,成为此次罢工的直接导火线。这几乎是重蹈了10年前“十二月事件”的覆辙,但其结果却与“十二月事件”截然不同,在1980年工潮的声浪中,团结工会运动应运而起。自此之后,在波兰的政治舞台上形成了团结工会和波兰统一工人党两军对垒之势,双方展开了一场持续近十年之久的夺权和反夺权的斗争。双方之间攻守态势的变化和力量对比的消长,直接影响和决定着波兰国家的命运和前途。 D.} b<kDD  
^m9cEl^:nQ  
  团结工会兴起后,波兰统一工人党也随之重新组阁,盖莱克退出舞台,卡尼亚在国防部部长雅鲁泽尔斯基的支持下出任波党第一书记。1981年2月,雅鲁泽尔斯基兼任政府总理,形成卡———雅联手执政的局面。是年10月,卡尼亚辞职,雅鲁泽尔斯基继任,并集党中央第一书记、政府总理、国防部部长党政军三权于一身。 tIw4V^'|  
Ws@s(5r  
  从团结工会兴起到波兰统一工人党终止活动,双方斗争的发展变化大致可分为五个阶段。(一)1980年8月至1981年12月,团结工会运动迅猛发展阶段。波党提出“革新与和解”主张,团结工会则无视波党的呼吁,准备通过全国总罢工夺取政权。(二)1981年12月至1983年7月,“战时状态”(即军管)阶段。当局对团结工会“动外科手术”,团结工会转入地下,濒于消亡。(三)1983年7月至1987年11月,相对稳定阶段。当局结束“战时状态”,团结工会虽有地下活动,但影响微弱,政治和经济生活逐步恢复,社会的相对稳定达到顶点。(四)1987年11月至1989年6月,攻守再次易位阶段。波党的经济改革方案在全民公决中受挫,波党试图从政治改革中寻找出路,采取退守的姿态,团结工会利用1988年4至5月和8至9月两次工潮东山再起,展开积极的攻势。1989年2月,双方通过圆桌会议达成妥协,团结工会的地位合法化。(五) 1989年6月至1991年1月,政权更迭阶段。1989年6月团结工会夺得议会大选的胜利,9月组成以团结工会为核心的新政府。波党拱手让出政权,波兰成为东欧剧变中第一个倒下去的多米诺骨牌。1991年1月波兰统一工人党终止活动,退出历史舞台。 X35hLp8 M  
I1jF`xQ&0  
  团结工会自成立之日起,即向波党展开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不断地动摇波兰的社会主义大厦。是用政治手段还是用武力来解决团结工会制造的社会矛盾和冲突,始终是波党领导层反复斟酌和争论不休的问题,也是波苏矛盾的症结所在。1981年7月,波党举行第九次代表大会,以卡尼亚和雅鲁泽尔斯基为代表的党内温和派的主张占了上风,大会确定了“协商、和解和社会主义革新”路线。对这条路线,团结工会置若罔闻,而党内的强硬派极其不满,苏联更深表怀疑,并向波兰施加强大的压力,一再要求波兰改变“九大”路线,实行军管。 4RNzh``u  
`x3c},'@k  
  记者:当时苏联如何向波兰政府施加压力,能列举几个典型的事例吗? vbU{Et\ ^  
:csLZqn[  
  刘彦顺:苏联领导人插手波兰内部事务,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波党九大前夕,1981年6月苏共中央致信波党中央,点名批评卡尼亚和雅鲁泽尔斯基在敌人(团结工会)面前缺乏原则性,指责他们口头说斗争,实际无行动。这封信是苏联领导人对卡尼亚投下的一张不信任票,在它的鼓舞下,波党内亲苏的强硬派在波党中央全会和政治局会议上发起对卡尼亚的攻击。九大前波党召开中央全会,休息期间,波党政治局开会。当时亲苏的强硬派代表人物政治局委员格拉布斯基离开会议室去打电话,返回后当众声言:“斯塔尼斯拉夫同志(即卡尼亚),你已经失去了盟国的信任。没有这种信任,就不可能在波兰进行统治!”波党内强硬派有恃无恐的气焰由此可见一斑。1981年7月初,苏共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长葛罗米柯莅临华沙,同卡尼亚和雅鲁泽尔斯基会谈,葛罗米柯要求“必须把格拉布斯基保留在领导层内”。卡尼亚陈述了格拉布斯基电话事件,葛罗米柯表示不相信,反问一句:“真是这样说了吗?”雅鲁泽尔斯基立即作证说:“整个政治局都听到了。” B'yrXa|P  
c`cPGEv  
  波党九大后,新当选的中央第一书记卡尼亚同政府总理雅鲁泽尔斯基于1981年8月赴苏,在克里米亚同苏联领导人会谈。勃列日涅夫亲自出面向波党领导施压,他直言不讳地把波党领导层分成左、中、右三派,说波党“九大”是右派占了上风,要求卡尼亚和雅鲁泽尔斯基保护左派,疏远右派,修改“九大路线”。勃列日涅夫的逻辑是:“和解吗?好啊,可是你们同什么人和解?同敌人能和解吗?让步已经够了,革命必须善于同反革命进行斗争。”回到波兰后,雅鲁泽尔斯基对朋友说,参加这种会谈,自我感觉颇坏,是“去听训斥”。 inPGWG K]  
.*{LPfD|  
  1981年9月18日,在团结工会举行全国第一次代表大会期间,苏共中央和苏联政府发表声明,断言“在波兰不断加剧的反苏主义已经达到危险的边缘”,波兰领导“在国内外反革命的压力下步步退让”,因此苏方要求波党必须“立即采取坚决和果断的措施,制止恶毒的反苏宣传和敌视苏联的行径”。这是公开对波兰事务的干涉,几乎是向波兰下达指令了。 u/:@+rTV_  
j.sf FS  
  整个1981年苏联向波兰施加的压力是多方面的、多渠道的、持续不断和逐步升级的。苏军多次在临近波兰东部边界地区集结,进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波兰是华沙条约成员国,华约总司令苏联元帅库利科夫频繁地莅临波兰,在一年内会见雅鲁泽尔斯基多达22次。雅鲁泽尔斯基不无感慨地说,“那一年,我同库利科夫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了同妻子和女儿家庭团聚的时间”。库利科夫态度强硬,说什么“妥协,如果有效果,还好;如果没效果,那就是灾难。如果苏军受到威胁,我们的回答是:手不会发抖”。是年12月初,库利科夫再来波兰,带来了整个参谋部,“呆下来不走了”。 :1Ay_ b_J  
2_p/1Rs  
  记者:可否说苏联向波兰施加的压力是促使波兰实行军管的外部因素? "A7tb39*  
F/h)azcn  
  刘彦顺:我认为,这样的判断是合乎逻辑的。我觉得1981年在波兰当局、团结工会、苏联三者之间,波兰当局的处境十今尬尴。团结工会摆出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一再拒绝波兰当局关于和解与安定的呼吁,不断挑战波苏之间的同盟关系。可雅鲁泽尔斯基却左右为难,它既怕团结工会咄咄逼人的夺权攻势,又怕苏联虎视眈眈的入侵威胁。他一方面要举着同团结工会实行“和解”的旗帜,一方面又要兑现向苏联许下的“同反革命进行斗争”的诺言。到底是“和解”,还是“动外科手术”,在两者之间游移不决。随着时间的推移,雅鲁泽尔斯基对苏联的恐惧更甚于对团结工会的恐惧。他说过两句足以表明其心态的大实话:一是“我的历史使命是防止苏联的干涉”;二是“我最害怕的就是被蒙上眼睛押往莫斯科”。看来,1968年苏联武装镇压“布拉格之春”和杜布切克遭遇的厄运,像幽灵一样不断地在雅鲁泽尔斯基眼前游荡。 y!j1xnzki  
OLq/OO,w  
  1981年的波兰政局险象丛生。团结工会不停地开展攻势,意在夺权;东邻苏联不断地进行干涉,陈兵边境,虎视眈眈,随时准备“给予兄弟般的帮助”;党内派系斗争激烈,亲苏的强硬派咄咄逼人;受命于危难之时的雅鲁泽尔斯基极力校正波兰的航向,试图在暴风雨中挽巨轮于将倾。我认为这就是波兰实行军管前形势的特点。 dJk.J9Z  
%O-wMl  
  记者:大家知道,1981年12月13日,雅鲁泽尔斯基以救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宣布在波兰实施“战时状态”(即军管)。一夜之间,团结工会的领导人几乎被一网打尽,波党前党政领导人也全被拘留监禁,朝野两大势力的力量对比发生根本变化,雅鲁泽尔斯基掌握了主动权。军管持续19个月之久,直至1983年7月21日方始结束。您可否谈谈军管期间波兰形势的主要特点,军管的得失和雅鲁泽尔斯基奉行的政策。 TSeAC[%pL  
'` n\YO.N  
  刘彦顺:在波兰实施军管,赞成者说这是雅鲁泽尔斯基肩负起历史赋予他的重任,反对者则断言这是“执政者对人民的宣战”。对波兰军管的得失,不同的人会有各种各样的不同的甚至极其对立的认识和评价,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认识和评价也会发生不同的变化。我这里只想说说雅鲁泽尔斯基的一些想法。 '(?@R5a  
TAP/gN'  
  雅鲁泽尔斯基认为,为了“拯救国家免于崩溃”,他走了“最后的一条道路”。他使用波兰自身的力量解决波兰自己的问题,避免内战,避免苏联的“兄弟援助”可能引起的大规模的流血,这是在大坏事和小坏事之间两害相权取其轻,是“诸坏中的小坏”。但“较小的坏事也是坏事”。因此,他从不认为他做了一件值得夸耀的事。军管前,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雅鲁泽尔斯基说,“一个政党在执政36年之后还要用武力来维持政权,这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多年后,雅鲁泽尔斯基认为,军管的实施,从军事的角度看是“胜利”,但从政治的角度看则是“失败”。 ry:tL0;;e#  
O1QHG'00  
  雅鲁泽尔斯基走到军管这一步绝非心血来潮的鲁莽,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和周密准备的。他设想通过军管,在两三年内取得牢固的立足点,然后再经过几年的努力,把波兰建设成为安定的、经济和政治组织有条不紊的、保证不再发生危机的国家。他希望通过军管,针对两种人,筑起两座堤坝。第一是针对那些“想以民族和国家为代价、试图倒拨历史时针和推翻社会主义的人”,筑起反对社会主义的敌人的堤坝,清除无政府主义。第二是针对那些“利用工人对事业的忠诚,变得狂妄自大的掌权者”,筑起反对那些玷污社会主义理想的人的堤坝,清除官僚主义。雅鲁泽尔斯基要严厉地教训这两种人,期望在大乱之后取得大治。 x~ I cSt  
i^yQ;2 -  
  但军管后的实际情况又是什么样子呢?不管雅鲁泽尔斯基的主观愿望如何,客观形势的发展却不以他的个人意志为转移。如果用俗话所说的“按下葫芦浮起瓢”,来形容军管后的波兰形势,恐怕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军管使当局控制了局势,由退守转入进攻,达到了预期的制止动乱和防止外来的“兄弟援助”的策略目标,但军管却未能从根本上根除团结工会藉以产生的土壤和彻底肃清团结工会的思想和影响。雅鲁泽尔斯基摆脱了旧的困境,又陷入了新的困境。国内的威胁和来自国外的压力表现出新的形式和内容。 =6>mlI>i  
9,4a?.*4~  
  首先,在国内,当局的处境陷于孤立。群情冷漠,“万马齐喑”,社会四分五裂,民心不顺和党心涣散不断加深。自团结工会运动兴起以来,党员退党者多达70万,军管后退党趋势并未停止。团结工会中未被拘留的骨干分子转入地下,成立临时协调委员会,伺机开展多种形式的地下活动,维系其在群众中的影响。当局同教会的关系趋紧,一些教堂成为团结工会地下活动场所,成为团结工会骨干分子的庇护所。其次,是国际环境的恶化。来自苏联的压力减轻了,来自西方国家的压力却加大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经济制裁为手段,向波兰提出了难于接受的政治要价。他们要求波兰取消军管,恢复团结工会。为团结工会撑起一把保护伞。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声援团结工会的地下活动,在布鲁塞尔成立了团结工会国外协调局。再次,美国取消波兰的最惠国待遇,对波兰实施最为严厉的经济制裁,使本已陷入危机的波兰经济雪上加霜。 0@2%pIq\  
eb7`R81G  
  记者:在波兰实施军管的时候,西方国家也对苏联实行了经济制裁。 Z# 1Qj9  
&iTsuA/7  
  刘彦顺:是的。波兰实施军管后,西方国家指责苏联策划和支持波兰军管,1981年12月29日,欧共体国家即宣布对苏联实行制裁。西方国家迁怒苏联的行动表明,波兰国内的夺权和反夺权的斗争同国际上东西方两大集团的争夺和斗争是紧紧地纠缠在一起的。波兰实施军管后,这种争夺和斗争以新的形式在继续、深化和发展。军管后的波兰形势就好像喷发的火山似已熄灭,但火山口下仍在积蓄着潜在的能量。波兰国内对立双方的攻守态势虽然易位,但变得僵持和持久。 Gz`Zp "i%0  
]:F]VRPT  
  显然,这是雅鲁泽尔斯基始料所不及的。 @qeI4io-n  
N52N ^X>  
  记者:从军管的第一天开始,人们就提出什么时候取消军管的问题。对此,雅鲁泽尔斯基是怎样设想的呢? dz?:)5>I  
oo`mVRVf  
  刘彦顺:雅鲁泽尔斯基说过,“但愿尽快取消”,但何时取消,要取决于现实条件。雅鲁泽尔斯基深知,他走上军管之路,归根结底,是走上了争取民心、争取群众的艰苦路程。为了恢复国内的正常生活,他必须解开几个难解的死结。 6x_8m^+m  
? ;\YiOTda  
  但怎样才能解开这些死结,并不是一开始就有一个现成的方案。雅鲁泽尔斯基也是“骑虎容易下虎难”。 5'@}8W3b  
VEJ Tw  
  未来的工会怎么办?有近千万的工人群众参加团结工会造反,是保留还是取消团结工会?是维持还是改组濒临瓦解的亲当局的传统工会?军管当局迟迟拿不出方案。直至1982年10月,议会才通过以“零点选择”为出发点的工会法,取缔团结工会,解散原有的传统工会,规定了组织新工会的条件。直到1984年才成立了支持当局的波兰全国工会协议会(全波工协)。对于团结工会会员,雅鲁泽尔斯基主张实行区别对待的政策,孤立和惩处极端分子,对群众既往不咎。他提出的口号是:不问你来自何方,只问你走向哪里。 5<9}{X+@o  
RE*;nSVFt  
  党怎么办?有人主张或者中止活动,或者解散并重建新党。雅鲁泽尔斯基不同意这两种意见,他认为党应沿用原有的名称,应同前任领导集团的错误和罪过划清界限,不能恢复1980年8月以前的“恶劣的执政方法”。他试图继承波党的优良传统,赋予波党一个新的面貌。他的口号是:党还是原来的那个党,但不是原来那样的党。 zvE]4}VL?  
:0r@o:H  
  九大路线怎么办?还要不要“谅解”、“革新”和经济改革?雅鲁泽尔斯基的回答是,要借助军管为实行九大路线和推进经济改革创造出一个安定的有秩序的社会环境。针对党政高官的违法乱纪和官僚主义,他倡议成立国务法庭和宪法法庭;为了广泛听取各界意见和尊重民意,他倡议在党政最高领导部门成立各种咨询委员会;为了动员和团结社会大多数,分化、瓦解反对派和消除团结工会的影响,他倡议掀起民族复兴爱国运动,成立新的统一战线组织。 ktnsq&qNL  
RxcX\:  
  可以说,雅鲁泽尔斯基领导的军管班底为取消军管绞尽了脑汁。当1983年7月21日雅鲁泽尔斯基在议会宣布取消军管时,当他声言军管已完成为国家“复兴创造条件”的使命时,他深知军管只达到了“制止危险趋势”的基本目标,却未能克服经济中的危机现象。他告诫说,前面的道路“并不是笔直、平坦和安全的”,“不会从明天开始就会出现奇迹”,“轻率的乐观主义不是最好的顾问”。 J-b Z`)[Q  
%<P&"[F]v@  
  记者:从1983年7月军管结束到1987年11月波兰的政治经济生活进入了恢复时期,同军管前比较,政局相对稳定。这几年您正在使馆工作,请谈谈您对当时局势的见闻和看法。 K-sJnQ23'  
zGA#7W2?0  
  刘彦顺:我想首先介绍一下雅鲁泽尔斯基对军管后的波兰局势的看法,当时他概括为三句话:危险的趋势已经制止,正常的生活尚未恢复,危险的局势远未扭转。我觉得他的概括是贴近实际的。 aR+vY1d"  
z" 4$mh  
  为了解决动乱遗留下来的问题,雅鲁泽尔斯基坚持走民族和解与体制改革之路,做了几件想办而又能办到的事。1985年顺利地完成了第九届议会的选举,1986年成功地召开了波党第十次代表大会,波兰的政治生活逐步地走向正常化。与此同时全波工协和民族复兴爱国运动也向前发展了,团结工会地下活动的影响也在削弱,社会的相对稳定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但相对的稳定并不等于动乱的根源已经彻底根除。波兰历史学家的判断是:当时波兰的局势“没有出路。当局虽然制止了社会上群众性的反抗,但并未能消灭反抗。虽然掌握着能够扑灭任何抗议的实力,但无法引导国家摆脱日渐加重的衰落。社会不满的原因不仅存在,而且仍在加深,群众性的反抗随时随地都可能突然爆发”。 g\GuH?|   
("ql//SL  
  另一方面,“社会已经困倦、分裂和失望。反对派的精英们的影响范围有限,既难于提出可以摆脱僵局的现实的纲领,也难于把业已分裂的社会重新动员起来,组织起来”。可见,在恢复时期,朝野两大势力的对峙处于一种僵持状态之中。在此期间,发生了几件影响波兰形势发展变化的大事。 ELPzqBI  
Dhv ^}m@  
  1984年10月19日,内务部警察制造了绑架和杀害波别乌什科神甫事件。相对稳定的社会平静被这一突发事件打破了。执法者公然践踏法纪,引起社会的震惊和愤怒。波兰各地群众打出团结工会的旗帜,成群结队地前来华沙参加被害神甫的葬礼。瓦文萨在葬礼上公开讲话,强调被害神甫是为团结工会献出了生命,可告慰死者的是“团结工会还活在世上”。当局虽然调动大批警力监督葬礼现场,但未干预。神甫的葬礼证实,团结工会对社会的影响并未因军管而消失,团结工会的支持者动员起来了,不仅表明其存在,而且显示其力量。 +uLl3(ml  
#,lJ>mTe4  
  波兰的外部环境发生变化。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出任苏共总书记。他的“新思维”和他对东欧国家政策的变化,开始对波兰产生影响。与此同时,在1986年和1987年之交,波兰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开始逐步缓和。波兰为了同西方国家实现关系的正常化,容忍了西方一些国家领导人在访问波兰时干涉波兰内政的做法。西方国家访波代表团,在正式日程外还特地安排会见瓦文萨,邀请团结工会领导人和反对派人士出席使馆的招待会,以及向被害神甫墓献花圈。这三项活动几乎成为西方来访者的必定的日程安排,成为西方国家压波兰当局向团结工会让步的新方式。 d=yuuS /  
6;Wns'  
  波兰政府虽然表示反对,但也无可奈何。1987年6月,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第三次回到波兰访问,再次掀起群众的宗教狂热,并为团结工会表示其存在提供了机会。利用教皇即将来访的时机,瓦文萨在华沙邀请新闻、经济、法律、文化各界代表数十人聚会,发表声明要求独立和民主,同时希望教皇访问能够“推动解决波兰最困难的问题”。波兰教会的主教团也一再呼吁通过“对话”克服社会危机。访问期间,教皇所到之处,聚集的群众高呼“团结”、“团结”的口号,向教皇致敬,向当局示威。这次访问的结果,波党认为“政治反对派更活跃了”。历史学家的评估是,它“在某种程度上唤醒了社会的希望”。 "K;f[&xO,o  
.7_<0&kW  
  显然,这些事件有利于团结工会的复苏。换句话说,在朝野两大势力僵持期间,局势虽然全在当局的掌控之中,但团结工会的思潮和影响远未肃清,蛰伏的政治反对派仍在伺机而动。他们因得到西方的公然支持和帮助,有恃而无恐。 Z0 @P1  
E:(DidSE@  
  但此时的执政当局却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过低地估计了反对派的影响。在推行“改革的第二阶段”时走了一招险棋。这招险棋就是全民公决。事实证明,这招棋走错了。 }}G`yfs}r  
B'SLyf  
  从1987年年中波党提出“改革的第二阶段”的口号。为了争取社会的同意和显示改革政策的公开性,并把波党的主张变成全民的意志,波党决定就改革的速度和深度问题举行全民公决。当局试图借鉴1946年全民公决的经验,却忽视了今昔社会情绪的变化。规定了公决的高门槛,赞成票必须超过有权投票人的半数,而不是实际投票人的半数。1987年11月20日举行公决。由于团结工会号召“抵制公决”,结果这次公决出乎意料地失败了。酝酿半年之久的关于价格体制的“根本改革”和“一步到位”的设想立即夭折。这是执政当局的“一次失误”。这次公决的失败为波兰军管后局势的相对稳定时期画上了句号。 {S,L %  
5bBY[qp  
  记者:在军管后的相对稳定时期波兰的经济形势如何,是否有好转和发展? Cj'X L}  
]O]6O%.ao  
  刘彦顺:取消军管后,雅鲁泽尔斯基说过“危险的局势远未扭转”,我认为这一论断就包括他对波兰经济形势的认识。70年代末的经济危机导致政治危机。军管及其后数年,波兰的经济形势并未根本好转,仍然存在三个老大难问题。 >{R+j4%  
yGj'0c::  
  首先,经济陷于长期的停滞,缺乏发展的活力和动力。1980年至1981年的经济危机使波兰经济大倒退。1983年后经济虽然开始逐渐走出低谷,但回升速度极其缓慢,到1988年,创造的国 m?GBvL$  
F}MjZZj(U=  
  民收入只接近危机前1978年的99·3%。其次,长期形成的总需求大于总供给的短缺局面始终扭转不过来。市场商品匮乏,供应紧张,物价连年上涨,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1987年通膨率为26%,1988年上升到60%。再次,是难以忍受的债务负担压得波兰喘不过气来。从1971年到1987年波兰总共借入自由外汇债务475亿美元,同一时期归还债务本息506亿美元,债务余额仍有392亿美元。1981年底由于西方对波兰实行经济制裁,波兰不能借入新债,负债额却因利息转为本金和美元贬值而年年增加,1985年至1987年三年,每年以33亿美元的速度自行增多。雅鲁泽尔斯基说,波兰经济酷似一位久病卧床的患者,需要的是输血,而不是抽血,但偿还外债本息正像是抽掉病人身上的血液一样。 hX4 V}kj  
J@$KF GUs  
  面对灾难性的经济形势和尚未理顺的民心,1987年底全民公决失利后,波党推行的经济改革陷入了前进有险阻和后退无出路的困境。 p.)IdbC`B  
=/kwUjC?  
  记者:1987年全民公决失利后,波党的政策取向如何?既然是后退无出路,又怎样去克服前进中的险阻呢?这之后波兰形势发生急剧的变化,这种变化是以何种形式实现的,其过程是怎样的? ZB+~0[C  
SJ*qgI?}T  
  刘彦顺:毫无疑问,公决的失利促使波党进一步反思军管以来的成败得失。但波党的政策尚未立即发生变化,仍决心冒着风险推行“第二阶段改革”,只是把“一步到位”改为“三年到位”,并于1988年2月出台了所谓新的价格改革方案。此次提价是实行“战时状态”以来的第七次提价。社会的最初反应并不强烈,但未过多久,在四五月之交和八九月之交,接连爆发了两次工潮。 Yc^;?n`x  
$/J4?Wik  
  这两次工潮一开始就暴露出鲜明的政治色彩,罢工工人不仅提出经济要求,而且提出了工会多元化,恢复团结工会,释放政治犯等政治要求,其中“团结工会合法化”成为一切要求的核心。这两次工潮,打破了军管以来持续七年之久的相对社会平静,打乱了波党第二阶段改革的部署,并对波党的改革路线提出了新的挑战。朝野两大势力僵持的局面不复存在。  9q[ d?1  
<~z@G MQCf  
  这两次工潮,又恰恰发生在1989年议会大选之前,因此,如何应对工潮的挑战,如何应对即将举行的议会大选,便成为波党面临的紧迫问题。波党不能不把如何处理同团结工会和政治反对派的关系问题再次摆在政治生活的重要议事日程上来,试图通过政治改革来寻找出路。波兰形势随之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急剧变化。这里我想强调的是:变化,始于党内;党内,始于中央。 C :r3z50  
MMU>55+-  
  从1988年6月的七中全会到1989年1月的十中全会,波党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从指导思想上改变了对团结工会的看法和态度,并在组织领导上做了与之相适应的人事安排。 5D+rR<pD}"  
s+0n0C  
  下面我想讲讲波党几次中央全会的情况。 R+r;V]-/  
'+&!;Jj,  
  1988年6月13至14日波党举行七中全会,第一书记雅鲁泽尔斯基代表政治局在报告中第一次提出了举行圆桌会议的主张。雅鲁泽尔斯基说,波党希望建立“最广泛的联合阵线”,“同尚未参加民族复兴爱国运动的,但准备参加改革和谅解事业的集团协同行动”,因此,“同现有的和正在创建的各个协会的代表举行圆桌会议是合理的”。为了贯彻新的主张,七中全会对中央领导班子做了一次大手术,它涉及政治局和书记处十位成员的升降和调动,其中拉科夫斯基的东山再起十分引人注目。人们认为,拉科夫斯基是波党新主张的出谋划策人。七中全会标志着波党政策调整和变化的开始。 |Ml~_m  
w5<&b1:  
  在此期间,在波兰的政治词汇中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概念———“建设性的反对派”。据《人民论坛报》解释,所谓的建设性的反对派就是“制度内部的反对派”,他们“反对政府或政府在某一问题上的决策,但他们同时又赞成社会主义”。 >c)-o}bd^  
\ v2-}jU(  
  与建设性的反对派不同,还有一种“极端主义反对派”,他们是“具有反制度倾向的反对派”,他们“以秘密或公开的方式进行非法活动,其目的是为了掌握国家政权和改变制度”。与建设性的反对派一词相联系,“纳入论”和“放弃说”也应运而生。就是说,对待建设性的反对派,执政党的政策是把他们“纳入”社会主义制度的轨道,为此目的,执政党将主动“放弃”对权力的垄断。 ]kdU]}z  
Ve\.7s  
  1988年8月27日,波党举行八中全会。雅鲁泽尔斯基强调必须转变态度与走和解之路。他说,“我们的问题既不能通过罢工的武器,也不能通过高压的手段去解决。……在波兰的历史上,兄弟之间相互争斗的现象出现过不止一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渐渐地并肩站在一起。 QC Jf   
tS3!cO\  
  现在大概是该走这条路的时候了。”雅鲁泽尔斯基指出,在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时,“只有一条界限是不可逾越的,这就是波兰发展的社会主义性质”。八中全会发展了七中全会的思想,进一步明确了举行圆桌会议的主张,表示不排除瓦文萨参加圆桌会议的可能性,并授权波党政治局委员、内务部长基什查克同瓦文萨会晤,商谈有关圆桌会议的筹备事宜。显然,波党八中全会把七中全会开始的政策调整和变化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m^$KDrkD  
)0o|u>  
  记者:八中全会说“不排除”瓦文萨,可瓦文萨本人同意参加圆桌会议吗? 8}aSSL]  
0ky3rFSh1  
  刘彦顺:早在八中全会前夕,当局曾请教会人士作为中间人同瓦文萨接触,试探瓦文萨对举行圆桌会议的看法和条件。瓦文萨的最初反应是,第一,准备开始进行无条件的、不限题目的会谈;第二,强调冲突双方都应该对教会代表参加会谈感兴趣;第三,要求团结工会合法化,并认为这是今后一切政治行动的关键问题。 jO.c>C[?  
wBCBZs$H  
  记者:为什么瓦文萨提出教会代表参加圆桌会议问题? a\m0X@Q  
9~v#]Q}Z}4  
  刘彦顺:我们说波党和团结工会朝野两大势力的对抗,这只是对波兰政局的简明概括。实际上在这两大势力之间还存在着第三势力,这就是波兰罗马天主教教会,它表面上标榜不参与政治,游离于两大势力之外,实际上则偏袒和支持团结工会。波党七中全会后,波兰罗马天主教的主教们即在明山修道院举行集会并发表公开信,强烈要求“必须放弃威吓和武力,必须把对话作为解决所有社会问题的基础”,要求政府允许建立独立的工会。 Zt \3y  
a;f A0_  
  记者:据了解,当时波党内部在团结工会究竟属于哪种类型的反对派这一根本性问题上并无一致的认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观点分歧和对立日益显著。有关团结工会能否合法化问题,一时间成为党内上上下下争论的焦点和社会瞩目的中心。在这种情况下,波党又是怎样统一思想的呢? ^f] 9^U{  
{# N,&?[  
  刘彦顺:自七中全会后,波党领导就努力统一党内的思想认识,但收效甚微。1988年12月和1989年1月,波党又分两阶段举行十中全会,采取强硬的手法压制不同的意见。 U]Fnf?(  
fBLR  
  十中全会前夕,波兰政治生活中发生三件大事,显示出波党和团结工会这两大对立势力之间攻守态势的进一步变化。第一件事,1988年9月,更换政府总理。新任命的总理拉科夫斯基是党内著名的自由派,他主张吸收反对派人士入阁,组成联合政府,但遭到反对派的拒绝。为了表示诚意,他还专门在政府中为反对派留下了包括副总理在内的四个职务。前任总理提前“辞职”和新任总理邀请反对派一道组阁而被拒绝,是波党转入退守的标志。 8b X?HeYrr  
Z8:'_#^@a[  
  第二件事,波党八中全会后,基什查克同瓦文萨围绕着圆桌会议的筹备问题举行了四次会晤,但始终不能确定圆桌会议开会日期,双方谈判搁浅。其真正原因,与其说是团结工会方面提出过高的要价,莫如说是波党内部对团结工会合法化问题的意见分歧和对立。 08z?i  
B/K{sI  
  第三件事,恰恰在波党十中全会开会前两天,瓦文萨宣布,在他的领导下成立了有128名知识分子、专家和工会领导人参加的公民委员会。西方评论说,“这是波兰的‘影子内阁’,它使当局乱了手脚”。在公民委员会成立会议上,瓦文萨表示,除非当局愿意正式承认团结工会,否则不同政府会谈。团结工会采取了咄咄逼人的攻势。 `aL4YH-v  
eY\!}) 5  
  1988年12月20日,波党十中全会正是在外有团结工会重兵压境,内有党内意见分歧的险恶情况下,拉开了帷幕。雅鲁泽尔斯基首先致开幕辞,这是一篇情绪激动的为波党政策进行自我辩护的讲话。 2 W Wr./q  
nm`}Z'&)  
  “有人说,党投降了,正在同敌人谈判,搞机会主义,缺乏原则性。也有人指责说,党妨碍改革的进展,抱着过时的公式和教条,推行‘新斯大林主义的残余’”———雅鲁泽尔斯基先提出了问题,然后他声称,“我的在这里明确地表示,我们决不拿制度的原则去换取取消派的无聊的‘饰物’。我们将坚决摈弃一切过时的东西,继续进行改革,……我们将铲除斯大林主义残余。促进民族和解的事业,目前正处于十分重要的转折阶段。……有人指责我‘实施战时状态’,也有人说我‘倡议召开圆桌会议’,我最近在议会说过,如果1981年12月13日不实施战时状态,如果这些年不搞革新的话,那末在今天就不会有意义深远的求实的对话。在危急情况下通过采取非常手段来拯救国家(指战时状态)和今天通过谋求和解来巩固国家(指圆桌会议),两者不仅不矛盾,而且是有利于波兰的安定和发展的、彼此和谐的、符合逻辑的思想和行动。”雅鲁泽尔斯基的这段话再清楚不过地表明,在党内,甚至不限于党内,存在着严重的分歧和尖锐的斗争。有人在指责雅鲁泽尔斯基“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sDS0cc6e  
$uUJV% EX  
  雅鲁泽尔斯基拒绝这种指责,同时承认“党内出现了反常的危险的矛盾”,举行十中全会的目的“正是为了解决这些矛盾”。 xeSv+I-b  
-O6\!Wo=-  
  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奥热霍夫斯基代表政治局在十中全会上作了题为《党的改革———革新和改革战略取得成功的条件》的报告,阐述了政治局提交给十中全会的有关党的改革问题提纲的核心思想。奥热霍夫斯基宣布,为了大胆寻求促进改革的途径和形式,“在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中,除了社会主义的基本社会目标和波兰国家利益的基本目标之外,其他任何东西今天都不是最终的和不可触动的”。这就是改革的界限。从政治局的提纲和奥热霍夫斯基的报告中,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波党领导的思想脉络:为了寻找社会主义在现代的理想形式及其实施途径和手段,波兰决心走改革之路,决心扩大民族和解面,同教会和反对派谋求“历史性的大妥协”。 89fl\18%  
g?9%_&/})A  
  十中全会的第一阶段会议决定,在组织问题上再做一次大手术,前总理梅斯内尔等九名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离开了中央领导机构。 rm!.J0 X  
QW>(LGG=  
  十中全会第一阶段会议一结束,波党各省市组织立即举行总结会议,讨论政治局关于党的改革问题的提纲。雅鲁泽尔斯基等人分头深入地方,参加会议,解答问题,目的是说服全党按十中全会的思想统一行动。 vW03nt86  
.GuZV'  
  1989年1月16日,十中全会第二阶段会议开始。奥热霍夫斯基作了《关于就政治局提纲进行协商情况》的报告。他说,有近50万党员和预备党员以及5万多党外人士参加协商讨论。在一些问题上,广大党员干部的看法接近一致,而在关键问题上,即关于团结工会合法化问题,大家看法分歧,“人们普遍表示担心”。尽管如此,波党领导人的结论仍然是,“解决工会多元化的时机已经成熟”。 y0 qq7Dmu  
TmdR B8N  
  在奥热霍夫斯基报告之前,雅鲁泽尔斯基首先讲了话,他恳切地呼吁“妥协”与“和解”。希望团结工会“对过去的所做所为进行反思,并从中吸取应有的教训”。强调“和解,不应理解为谁输谁赢,和解是一个机会,对于波兰来说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大家都应珍惜这个机会”。 &;@U54,wV  
f/e2td*A  
  雅鲁泽尔斯基是这样说的,可中央委员们是否也是这样想的呢?事实表明,会场内的中央委员们对这个“大好的机会”各有各的理解,一场围绕着团结工会合法化问题而进行的空前激烈的争论出现了,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十中全会原定的议事日程也被打乱了。到了17日下午,会议非但不能准时结束,反而改为秘密进行。针对讨论中明显出现的两派对立和僵持,雅鲁泽尔斯基采取了“信任投票”的做法,声明要辞去党的第一书记和国务委员会主席的职务。拉科夫斯基总理、基什查克内务部长、西维茨基国防部长声援雅鲁泽尔斯基,也提出辞去党政职务。面对这种辞职威胁,中央委员会中压倒多数的人在秘密会议上对雅鲁泽尔斯基投了信任票。 &>z}u&oF  
`*Jw[Bnh8  
  突如其来的信任投票,避免了一场党内领导危机,使十中全会炽烈的气氛冷却下来,持续17个小时的争论到18日凌晨3时才告一段落。波党领导事先准备好的决议在全会上得以通过,波党完成了从1988年6月七中全会开始的政策调整和变化。 m NApFwZ  
q pFzK  
  十中全会的第一项决议,勾画出波党对政治和经济体制继续改革以及波党进行自身改革的蓝图。强调波党致力于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形式,坚决清除斯大林主义时期形成的官僚主义———中央集权的政治和经济管理体制的残余;主张建立以议会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和公民社会为基础的社会政治制度,实行立法、行政、司法的三权制衡;发展与统一农民党和民主党的三党联盟,扩大民族和解,建立广泛的赞成改革的联盟;将有意识地放弃以党代政的做法,为承认宪法并在宪法范围内从事活动的反对派提供议会席位。决议还指出,波党将改进党内的工作机制和形式,将把全党公决、选举和竞争、横向联系等机制引进党内生活。 <=&7*8u0+  
AV?<D.<  
  十中全会的第二项决议即《关于政治多元化和工会多元化的立场》,为禁止七年之久的团结工会恢复活动开了绿灯,打破了圆桌会议筹备工作的僵局,扫清了通往圆桌会议的道路。尽管绝大多数中央委员对雅鲁泽尔斯基等四人投了信任票,但反对政治多元化和工会多元化的中央委员仍然大有人在,据透露,有20%的中央委员对此项决议投了反对票。 -~imxPmZ  
!Mk:rO-L  
  记者:可否说十中全会的决议之所以得到通过,是波党领导采取了压服方法的结果?党内和社会上的反应如何? Nx"v|"  
~*uxKEH  
  刘彦顺:我认为在某种意义上是可以这样说的。波党领导未能做到说服全党,而是把政策的调整变化强加给全党。这种情况从合法的工会———全波工协和非法的工会———团结工会的不同反应中就可以看到。两者的反应截然不同,前者反对,后者欢迎,态度对立,泾渭分明。 Ow7I`#P  
d 3 }'J  
  1989年1月26日,全波工协在华沙召开理事会,对政治多元化和工会多元化公开表示不满,认为波党十中全会置工协于既成事实面前,工协对这项决定引起的后果将不承担责任。全波工协主席苗多维奇说他自己好像“干了一件不光彩的事,现在人家对我说,你可以走开了”。工协的干部说,“我们受骗了”。显然,十中全会的决议不仅使全波工协主席苗多维奇本人,而且使全波工协的许多基层骨干产生了一种政治上和道义上的失落感。 $; t#pN/`  
2\=cv  
  与全波工协相反,七年来一直处于非法地位的、从事地下活动的团结工会,对十中全会的立场表示满意和欢迎,并开出了自己的要价。瓦文萨高兴地表示要利用机会,他对记者说,“对方伸出了手,我们也应伸出手来回答。我们注定要达成谅解。和睦能促进建设,不和则导致破坏。 4C_-MJI  
2F#R;B#2  
  我们必须仍然是自由和自治的,我们必须有自己的组织。如果这一切是可能的话,那末妥协当然也是可能的”。“政治多元化现已出现在地平线上了,我们希望1989年的波兰人将更聪明,将很好地利用这一机会。” @X6|[r&Z  
$[P>nRhW  
  全波工协和团结工会对波党十中全会表示的两种对立的态度和看法,可以说,是波党内以及波兰社会两种不同立场和观点的集中表现。 yD!V;?EnK  
^NTOZ0x~#  
  这时期的瓦文萨,曾于9月11日主持了团结工会领导层40余人的会议,这是团结工会自军管以来第一次召开的公开会议,会议公报说,如果允许团结工会合法化,团结工会将帮助政府实施其经济改革计划,“我们等待当局公开明确表示是否愿意为团结工会合法化创造条件”。与此同时,瓦文萨还借助与基什查克会晤获得的政治资本,劝说卡托维兹“七月宣言”煤矿和格但斯克“列宁”造船厂等地的罢工工人结束罢工。瓦文萨对波党采取的这种又帮又压的做法,受到波党的重视。 ?OPAf4h  

飄揚的旗幟 嘹亮的號角 戰鬥的行列是他快樂的家
一心一意 熱愛著祖國 更把生命獻給了她
道不完 南征北討的故事 數不盡 一身光榮的瘡疤
哪怕白了少年頭 報國的心意就像一朵不凋零的鮮花


顶端 Posted: 2008-02-25 17:59 | [楼 主]
孟衍
苏联武装力量伏龙芝军事学院院长
近卫军证章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星勋章 苏联武装力量上将 第二枚红星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级别: 高级指挥员


精华: 1
发帖: 3077
爱心: 913 点
金钱: 27490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14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16
最后登录:2017-10-01

 

由于历史原因,波兰人民对于由苏联红军扶植的波兰党和政府充满不信任感;在东欧国家中,除了铁托的南斯拉夫,很多东欧党的领袖都是坐着苏军的飞机“解放”祖国。
我想知道更多的真相!
Baidu Hi ID:northerntoad71,欢迎打扰!
顶端 Posted: 2009-06-26 16:44 | 1 楼
卡达尔
华约政协书记处候补书记兼宣传委员会委员 苏共中央委员 苏军驻德军队集群总司令
近卫军证章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荣誉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第一枚三级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勋章 第一枚红星勋章 苏联武装力量大将
级别: 中央委员


精华: 6
发帖: 7324
爱心: 3903 点
金钱: 110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124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8-17
最后登录:2021-01-18

 

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都和苏军一起战斗并解放祖国!匈牙利的工人武装在国内也进行了广泛的游击战!
无可救药的民族主义分子,不服的咬我啊!靠!
顶端 Posted: 2009-06-26 17:31 | 2 楼
华沙守卫者
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主席团委员 蒙古人民共和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兼内务部长
第一次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第一枚各族人民友谊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次英雄称号 蒙古人民军上将
级别: 中央委员


精华: 1
发帖: 933
爱心: 184 点
金钱: 336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蒙古人民共和国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15-01-17
最后登录:2020-09-11

 

波兰不光有资产阶级的祖国军,也有工人党组建的人民近卫军!
 “主义”已经不再是辨识敌我、区分世界的标准,那个时代已经远去。让我们重新上路吧!天涯若比邻,四海皆兄弟,你永远会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最出乎意料的感动,就像那个深夜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空旷的机场,边检人员翻开我的中国护照,用中文对疲惫的我说了一声:“同志。”我顿时幸福得像花儿一样,在国内,已经有七八年没人这么叫过我了。------------《带着偏见上路》
顶端 Posted: 2018-04-27 00:13 | 3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波兰人民共和国

Total 0.041971(s) query 6, Time now is:01-18 15:53, Gzip disabled
☆Warsaw Pact BB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华约军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