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苏共中央对纳—卡事件和局势的讨论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苏共中央对纳—卡事件和局势的讨论

0
前言: #A3v]'7B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在苏联南高加索阿塞拜疆共和国境内,面积4400多平方公里,80年代末的人口约18万,80%左右是亚美尼亚人,信奉基督教。此外还有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人,以及信奉东方正教的俄罗斯人和格鲁吉亚人。1923年以前,该地区属亚美尼亚管辖。1923年7月7日,该地区成立自治州,并由联盟中央政府决定,划归阿塞拜疆管辖。对此,亚美尼亚一直十分不满,一有机会就要求联盟中央“纠正”。为此,亚美尼亚不少领导人在斯大林当政年代被作为“民族主义分子”,惨遭不幸。 7rdw`  
  自1987年开始,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的民族主义运动强化起来,以不同方式要求将该自治州归还亚美尼亚管辖。由于此使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两族之间的关系也紧张起来。1988年2月,苏共中央发表了公开信,认为现有民族地区布局的任何更改,都有损于民族之间的关系。公开信的内容,立即引起亚美尼亚人的反对,首都埃里温20多万人上街游行,抗议苏共中央公开信的内容。阿塞拜疆的苏姆盖特市也立即发生针对亚美尼亚人的游行和骚乱。本主题收入的文件即苏共中央政治局研究当时局势的会议记录。 *"5N>F[L  
<rB3[IJo  

rv}mD  
';b3Mm #  
还有更多苏联解密文档与同志们分享 }Kj Ju;  
$Ns,ts(ng  
《斯大林同丘吉尔、多列士和艾登关于欧洲战后问题的谈话》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78 #v4LoNm  
4mN].X[,  
《朱可夫关于个人崇拜未发表的演说》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68 2mqK3-c  
Xnv@H:$mxk  
《苏联与尼加拉瓜及其民族解放阵线的关系的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52 #wenX$UTh3  
!K3})& w  
《苏联与法国“红色五月风暴”事件的相关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32 #bT8QbJ(  
ba uA}3  
《贝利亚对内务部的改革与重大案件的重新审理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24 -<qxO  
}zFf0.82  
《苏联与战后阿尔巴尼亚的相关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17 &{%MjKJ._  
Y1{B c<tC  
《关于“索尔仁尼琴事件”的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96 XTJvV  
"8N"Udu  
《苏联与南斯拉夫的冲突及其后果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81 vUNisVA  
|G(1[RNu  
《二战后的苏军军官编制及其安排》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69 qmZ2d!)o  
}A]BpSEP  
《有关苏联与安哥拉独立运动的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56 #(C/Cx54  
! ja[ 4.  
《有关阿富汗战争及其后果的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53 JqEW= 5  
W>B^S  
《有关苏军出兵阿富汗的部分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39 #~^btL'dHF  
bd!U)b(}OV  
《苏联与80年代波兰局势相关文档(附对波贷款援助表)》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33 kbxg_UI;  
Vtb1[cnna  
《斯大林逝世后的思想“解冻”与知识分子(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17 d?A}qA[(  
q$[n`w-  
《七月全会与贝利亚倒台的文档(附《卢比扬卡元帅的一百天》)》  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91 nnwJ YEi  
qI%&ay"/  
《有关斯涅吉廖夫放弃苏联国籍的文档(共3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84 3JO]f5  
mN*?%t  
《车臣-印古什移民风波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68 VO=!8Yx[  
X32C}4-B  
《苏联30年代大清洗导火索(基洛夫遇刺案)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63 1l5J P|x  
6)qp*P$L  
《有关“布拉格之春”的解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57 9CJ(Z+;OM  
${I*nh>=  
《关于出版古米廖夫学术著作的争论》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46 OcmRZ  
k GHQ`h  
《苏联在50年代的裁军方案和行动(附苏联裁军纪念邮票)》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33 =2Cj,[$  
OGOND,/R?/  
《苏共中央对纳—卡事件和局势的讨论》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21 (UL4+ta  
a0=WfeT  
《关于戈尔巴乔夫时代的社会矛盾与冲突》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07 >6<q8{*  
]p7jhd=  
《有关60—70年代泛俄罗斯主义思潮问题的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99 7fHc[,  
Y}s@WJ  
《60年代初克格勃针对中央情报局的秘密计划》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90 i/H+xrCK  
I_1e?\  
《关于剥夺罗斯特洛波维奇国籍的问题的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82 x3 >  
q1?&Ev^  
《苏联对外军事援助和情报工作的相关文件(共10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73 83%)/_&  
MUnEuhXTr  
《有关对索尔仁尼琴严密监视的机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8 ag-f{UsTy  
MN ^Aw9U  
《赫鲁晓夫关于柏林危机的讲话摘录》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1 LbEM^ D  
/!h;c$  
《关于1953年东德(东柏林)暴动的机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0 =X\^J  
s\!>"J bAQ  
《关于50年代波罗的海沿岸的政治动荡的苏联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46 tW WWx~k  
2 3OC2|  
《关于苏联“护卫”号反潜舰兵变事件的相关(绝密)报告》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39
     J'$>Gk]  
8NyJc"T<.  
[ 此帖被乌斯季诺夫在2012-08-23 14:59重新编辑 ]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苏联 苏共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8-02 10:38 | [楼 主]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07045 !((J-:=  
                                            苏共中央政治局讨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局势的会议记录 `<z"BGQ  
                                                                          (1988年2月28日)
i#lnSJ08  
  会议主持:米·谢·戈尔巴乔夫 g{_wMf  
  参加会议的同志有:安·安·葛罗米科 @Weim7r  
  叶·库·利加乔夫 p:GB"e9>H  
  维·彼·尼科诺夫 w4m)lQM  
  尼·尼·斯柳尼科夫 Hj>(kL9H  
  米·谢·索洛缅采夫 O_M2Axm  
  维·米·切布里科夫 0Q]ZS  
  爱·阿·谢瓦尔德纳泽 " aEk#W  
  亚·尼·雅科夫列夫 tTMYqg zUk  
  尤·德·马斯柳科夫 C[Ap&S  
  尼·弗·塔雷津 oV(|51(f  
  德·季·亚佐夫 e#+u8LrN  
  奥·德·巴克拉诺夫 R7q\^Yzo  
  亚·帕·比柳科娃 CWTPf1?eB  
  伊·瓦·卡皮托诺夫 bp>-{Nv  
X{ZcJ8K  
  1、关于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共和国事件的补充措施。 d'oh-dj %^  
klwC.=?(j"  
  戈尔巴乔夫:我们已采取的一些措施,其中包括直接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公开信,都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人们对公开信的反应强烈。这封公开信在修改好的当天夜间就用密码发走了,而我们是在白天开始起草的。 _V jfH2Y  
+ Z7 L&BI  
  最近有50多万人聚集在埃里温大街上。那里的一切都已陷于瘫痪,一切都停滞了。附近一些村庄的居民也开始成群结队地涌向埃里温。 9_h  V1:  
6D=9J%;  
  葛罗米科:最近是指今天吗? 7CK3t/3D  
^Uj\s /  
  戈尔巴乔夫:不,是在公开信发出之前,星期五,人特别多。在卡拉巴赫还发生了阿塞拜疆人与亚美尼亚人的冲突,有两人死亡。在埃里温到处散发着这样的传单:亚美尼亚人停止集会,拿起武器,整死土耳其 vuNt+  
人。还有人从远处用手枪向当地驻军司令部射击。子弹打在办公室的窗户上,由于已是强弩之末,子弹卡在了窗框里。这就是开始时的情况。我们知道那里有一些极端主义分子。 hR g?H  
K+s@.D9J  
  不过我还是应该指出,即使是在50万人涌上大街时,亚美尼亚人还是保持了高度的纪律性,没有任何反对苏联的迹象,除了那些上街并进行集会的部分人群以外(我稍后再说他们都说了些什么),——而且群众 /.1yxb#Z?,  
也是在我们的旗帜下行进,举着我们政治局委员的画像。只是极端分子暗中散发了一些民族自决的标语。从所有发言来看,事情还没有发展到反对苏维埃或敌对狂妄的地步。 6SJryf~w  
DL t"cAW  
  这是群众的表现。但同时也可以从这里看出,他们准备得很好。简直都不用组织:轮流集会,准备好了食物,相互交换。弗拉索夫对我说了这些,他们研究过此事。 "CX@a"  
Wq+a5[3"  
  集会者在发言中谈论最多的话题是卡拉巴赫的问题,它与亚美尼亚合并的问题。他们说,斯大林时代对这一问题的决定是错误的,是在众所周知的条件下强加给人民的决定,是不正确的,因此现在应该在民主和 1GaM!OC9  
改革的框架内解决。 9tMaOm  
PXx:JZsju  
  弗拉索夫给我一盘三天以来事件的录像带,是秘密拍摄的。我看了所有发言,全部集会人群。从远处可以看到——近百万人头挨头地站在一起,这是摄像机拍摄到的。在这群人当中,既有青年,也有老人。众多 =^9I)JW  
知名人士诸如人民演员、艺术家等纷纷发表演讲,内容集中围绕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局势问题。他们谈到对亚美尼亚文明不恭的态度,说亚美尼亚人,亚美尼亚族的自治没有权力,没有与故乡的联系等等。所有紧张形势都在亚美尼亚方面。因为,坦率地说,我们政治局通过的决议阻止了阿塞拜疆人。如果我们不做出这项决议,那就会出现稍后我要向你们讲的事。 PX}~  
<27:O,I  
  我在这里,在中央同卡普季基扬[西尔瓦·巴鲁纳科夫娜·卡普季基扬,亚美尼亚女诗人,亚美尼亚功勋文化活动家。作品主要有抒情诗集《我的亲人们》、《中途沉思》,长篇小说《驮运队还在途中》。获苏联国家奖。]和巴拉扬谈话时对他们说,我们了解问题的全部起因,这是一段复杂的历史。其原因、根源都在国外,在我们境外。是历史、命运使亚美尼亚人民四处漂泊,——这一切我们都了解并十分理解。我个人认为有两条原因:一方面,卡拉巴赫方面本身就有许多疏忽,再加上人民群众容易激动的情感因素,对历史上发生的一切记忆犹新,所以一切有辱亚美尼亚人情感的东西都会引起这种反应。 _oILZ,  
fHLt{!O  
  在卡拉巴赫,过去和现在都给人留下了把柄。比如,斯捷潘纳克特[斯捷潘纳克特,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行政中心。1923年7月,在没有成立自治州之前,在该地区属亚美尼亚管辖时代叫汉肯德村。1923年7月7日成立自治州,为纪念邵武勉而改名。]州委书记在14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去过亚美尼亚,更何况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还是亚美尼亚人的一个自治州[ 1923年7月7日之前,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属亚美尼亚管辖。在该自治州,亚美尼亚人约占居民的80%。戈尔巴乔夫讲的是历史上的情况。],要列举起来疏漏还有很多。甚至通往亚美尼亚的公路也废弃了,文化联系也被破坏。这些都是蓄意干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一直在接收土耳其的电视节目,但却不接收亚美尼亚的电视节目。 UA8*8%v  
TpSv7kT]  
  我当时问维克多·米哈伊洛维奇[即切布里科夫。]:您在边界地带采取了哪些措施?他对我说,在纳希切万[指纳希切万自治共和国,首都纳希切万市,属阿塞拜疆管辖,于1924年2月9日成立。90%左右的居民为阿塞拜疆人,此外还有亚美尼亚人和俄罗斯人。]国境线经过的地方,有边防军的辖区,那里设有边防哨卡,等等。而边境地区的纵深地带,由当地地方机关管辖,在这种情况下由共和国直接负责。那么他们制定了哪些措施呢?现在,纳希切万全境属于边防地带,禁止自由出入。但要知道,那里埋葬着种族灭绝的牺牲者,他们的坟墓都在那儿。那里还有90个亚美尼亚文化古迹,不过现在只剩下了1处。就这些。现在不允许任何人以此为借口进入纳希切万,因为这里是边防区,而且,通往那里的公路,就像人们所说的,70年没修过一回。这些,想想看,大家怎么会接受这一切! $!ATj`}kb  
,u<oAI`  
  简单地说,他们的情绪十分激动,但我要说,这一切都需要研究,很明显,他们不会去那儿白跑一趟。 +W7#G `>  
0^-1/Ec  
  这条信息,当然,只说明了事情的一方面,但也说明了这里有值得推敲的事实。还是在昨天晚上,星期三,我曾委托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即雅科夫列夫。]代表我同卡普季基扬谈话,并要她注意,他们应该表现出应有成熟,说话要有分寸,防止事态的不良发展。雅科夫列夫和她谈了。谈话进行了很长时间,卡普季基扬在电话里哭闹不止,不过她总算答应了,制止不愉快的事件。然后就挂断了。但是她同时还谴责了我们,说我们站在阿塞拜疆人一边,她声明说他们(亚美尼亚人)不是极端主义者,更不是教唆犯。 WSKubn?7B  
wyi%!H  
  当我们星期四开会时,她已经坐上飞机回埃里温了。在这里,他们联合上了巴拉扬——作家、《文学报》记者,他是少数民族,同时也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很有才华,已写了33本书。在他们那儿很有名,他有点放荡不羁、自信,而且也很能钻营,很能干。 ;S5J"1)O~  
11g_!X -g@  
  还是在莫斯科的时候卡普季基扬就老是带着他,并请求我接见他,哪怕五分钟也好。我当时想:干嘛要回避呢,现在应该利用一切可能来解决那里的问题。我说了我的想法,而此后他们就将十分窘迫——我把他们捆到了一块儿。我已经向大家说了,我是晚上着手草拟公开信的,我回想起列宁在出现严峻的形势时是如何工作的——他要亲自过问,亲自发电报等等。于是我就同最不受欢迎的人进行了一次谈话。而这个女人还是她们那里的一个什么卡普季基扬委员会名誉主席,对吧? I" hlLP  
K-2oSS56  
  我会见了她,我说——阿塞拜疆的局势紧张,您明白,应该制止这一切,那里的人也十分紧张。而她对我说:他们为什么紧张?你们通过的决定对他们有利。我说:不,我不同意您的看法。我们通过的决定对亚美尼亚,对阿塞拜疆和整个国家都有利。这次谈话进行得特别困难,她的情绪十分激动,火药味很浓。卡普季基扬说,我们听说您在公开信上签了字,我们对您抱有希望等等。我回答说,我也认为你们寄希望于政治局,寄希望于作为总书记的我,正因为如此我才签了字。 t8?$q})RL  
Aw) I:d7F  
  我对他们说,我向你们保证,事情会过去,一切都将按部就班,你们会说“谢谢”,我们阻止了你们,谢谢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签发了公开信。现在必须制止你们那里的反常现象。问题是有的,但是如果我们现在不管它,也不考虑实际情况,到时候这方面就会出更大的事儿,那时全部局面就会拿握在某个人的手里。必须说明,她(卡普季基扬)反对这样,并强硬地声明说领土问题现在就应该研究清楚。她问道,您为什么不愿意成立一个委员会,你们能为一个鞑靼成立委员会,而这还是事关两个共和国的问题,为什么就不愿意成立一个委员会呢?我说:请听我解释,既然我可以在这里接见你,既然政治局和政府正在解决这一问题,那么要这个委员会又有什么必要呢?现在我坦率地告诉你们,以便大家有所了解,我们已组建了一个委员会,但不能恢复鞑靼自治州。不过现实生活所提出的问题我们还是要解决的。  v[+ ]  
ec sQshR  
  巴拉扬(这个人脑子很快,是个很有城府的年轻人)问道,那我们该向人们说些什么呢?我回答他说,说该说的,说我们党中央、政府从未有过任何有辱亚美尼亚人民的言行,就说中央正密切关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出现的和需要解决的问题。巴拉扬立即就说:您瞧,如果政治局要研究这些问题,就需要一个委员会。直说了吧,一开始就很清楚,为什么他们要跑到这里来,无非是想沽名钓誉,加强自己的影响罢了。坦率地说,我们不能回避同他们会晤,他们都是著名的知识分子代表,老百姓很愿意听他们的。 k5@PZFV  
NW4tQ;ad  
  另外,他们两人都是共产党员,因此,亚美尼亚人这一方,坦率地说,本应该克制自己,冷静下来,以免使全军都动起来。那么他们俩人对公开信的反应怎样呢?可以说,与我们的要求并非完全一致。我们要求大家都读一读,各抒己见,等等。我刚才看录像带,有一个人的发言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个人说:“联盟的广播和电视不是真实地反映这里的老百姓说些什么,担心什么,却污蔑我们是教唆犯……”,等等不一而足。 g@2f& m  
xh:A*ZI=7  
  顺便提一句,我在同卡普季基扬谈话时说:决议中绝对没说亚美尼亚人是教唆犯,我们是说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部分亚美尼亚人和阿塞拜疆人是受了教唆犯的挑唆,是有这样的内容,这是存在的,因为这里既有挑拨离间者,也有人民,我们并没有把他们混为一谈,而且我们对亚美尼亚人民的态度也没有改变。 /_[?i"GW  
rT"3^,,  
  此后,他们开始读公开信,尔后,巨大的人海变成众多的小组,开始讨论,然后唱歌,然后高呼“乌拉”。一些人分散开去,一些人又汇集过来。人们开始意识到,在公开信发表之后应该冷静下来。以后会怎样呢?我察觉出了他们的情绪,我们考虑的时机很正确。这里的人民已处于这样一种状态和印象之中:他们50万人汇集了起来,但似乎没有人对此做出反应,正如人们所说的,领导层连句好话甚至都没说。就在这时这封公开信到了,并起到了它的作用。星期六人们已开始工作,有一部分人甚至星期五就开始工作了,大部分人已于昨天[即星期日。]开始工作。亚美尼亚电台广播说,劳动人民已承担起把失去的时间和损失夺回来的义务。事情就是这样结束的。 QF4)@ r{2x  
vs%d}]v  
  不过阿塞拜疆人举家从亚美尼亚逃走的事是有的。当然,统计数字不一样:弗拉基米尔·伊万诺维奇报告说55名阿塞拜疆人逃走,而拉祖莫夫斯基说是200人。至于居住在阿塞拜疆的亚美尼亚人,其中有200多个家庭担心被异族驱逐,因此住进了学校。这一数字还会扩大到将近500。 p~3 (nk<+  
QX+Xi<YE-  
  拉祖莫夫斯基(苏共中央组织-党务工作部副部长):在阿塞拜疆人逃离亚美尼亚时,他们不说是“逃离”,而是说去阿塞拜疆串亲戚,因此,应从阿塞拜疆方面去统计这一数字。他们到了阿塞拜疆之后就直说 v83@J~  
我再也不回亚美尼亚了。 j@s*hZ^J+  
+.-g`Vyz*  
  戈尔巴乔夫:现在我们来说说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本身的局势。那里新选出一名州委第一书记,他在那里独断专行,排斥异己。看得出,他的确是位有声望的人。所以当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叶戈尔·库兹米奇[即利加乔夫。]打电话同我说了这些情况,我当时说,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推举那些确有威望的人担当领导职务。他是州党委委员,曾任州执行委员会副主席,主管农业。当时拉祖莫夫斯基对他说,你要珍惜这次机会,我们会支持你。问题是有的,也应该解决。但他并没有投进我们的怀抱,不过同意了。中央就支持他吧,因为那里确实积累下来了许多问题。他一当选——局势就大乱,情况相当复杂。亚美尼亚方面打电话问他:您了解那里的事吗,全体亚美尼亚人都因为您而行动起来了! -A^o5s  
1$)}EL   
  切布里科夫:人们正在从集体农庄向斯捷潘纳克特云集。 QmC#1%@a  
6&;h+;h  
  戈尔巴乔夫:亚历山大·弗拉基米罗维奇[即弗拉索夫。]今天对我说:斯捷潘纳克特的“碳火还在烧,羊肉串还在烤”,总的说来没有破坏社会秩序的现象发生,不过人们并没有离开广场,大概有500到1000人的样子。  Pm"nwm  
yioX^`Fc(~  
  弗拉索夫(苏联内务部长):1000多人。 Zd}12HFq  
zSagsH |W  
  戈尔巴乔夫:有1000多人。一定要控制住局面,可别让“碳火真烧起来”。这表明他们是在受亚美尼亚方面的指使,并一直保持着联系。 jbe_r<{  
'?Xf(6o1  
  现在,阿塞拜疆方面开始有反应了,首先是那里死了人,于是开始谣言四起。阿塞拜疆人由于担心遭到迫害已开始出逃,同时他们声明说,亚美尼亚人不让他们住在那里,于是导致了动荡。再说斯捷潘纳克特也不平静。现在阿塞拜疆那边也开始行动了。我似乎觉得阿塞拜疆的行动也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这在纳希切万表现得特别明显,那里也聚集了成群的人们。好在州委书记来到这里,发表了讲话,半个小时后人群散去。 +E']&v$  
eExI3"|Q  
  下面是德米特里·季莫费耶维奇[即亚佐夫。]通报的来自苏姆盖特[苏姆盖特,苏联阿塞拜疆城市,位于苏姆盖特河下游,人口20多万。]一位将军的报告。报告中说,部队刚好碰上一群年轻人胡作非为,于是驱散了他们,但这些人仍三五成群地继续为非作歹,他们烧毁汽车,行凶杀人,已经有14人被他们打死,还有许多人被送到医院。 j dkqJ4&i  
1}~ZsrF  
  切布里科夫:110人受伤。 d~q7!  
%<|cWYM="z  
  戈尔巴乔夫:这是暴徒在行凶,在这些暴徒中,有不少是惯犯、累犯,这些都是他们搅和起来的。可是苏姆盖特的警察却熟视无睹。也就是说,这是有预谋的报复亚美尼亚人的行动,他们是要给亚美尼亚人一点“颜色看”。 a4 mRu|x  
MaLH2?je^n  
  总之,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那么随时都可能爆发种族屠杀。 }:S}jo7  
U, 8mYv2|  
  昨天晚上,维克多·米哈伊洛维奇[即切布里科夫。]打电话给我说,集会都被取消了,一切都已结束,但实际上发生了什么事呢?人群是被驱散了,可是他们又结成10人、15人或20人的小团伙,也有50人到100人的大团伙,他们肆意嚣张,强暴妇女,纵火行凶,闯进亚美尼亚人的家里,把家具给扔到外边去。最新资料如何? w~3z) ;  
o(C;;C(*{  
  弗拉索夫:有14人被打死,其中3名妇女,3名阿塞拜疆人,6名亚美尼亚人,其余两名死者身份正在调查,另外还有71人受伤,其中亚美尼亚人48名;6辆汽车被烧毁;在13座房屋里发生19起纵火案;政治教育所、公共汽车站遭到破坏;强暴案4起;54名警务人员遭围攻;已拘捕47名闹事者,其中有5名是趁火打劫者。 8gG;A8  
Rq`5ff3,  
  戈尔巴乔夫:在被抓起来的人当中,有两人承认,他们中有一个人打死了5人,另一个打死了3人。从这些趁火打劫者的身上搜出了许多黄金等贵重的物品。 `~D{]'j  
X<H{  
  德米特里·季莫费耶维奇[即亚佐夫。]下达命令,迅速把军校学员和其他部队派进苏姆盖特。他还协助空运了3000多名警察到那里。他们立即展开行动,到5点钟的时候已控制住了局势。我对拉祖莫夫斯基说:这一切都十分正确,但我们还要像在阿拉木图一样,吸收公民,尤其是工人阶级一起来维护社会秩序。 ] G^9PZ-  
xEv?2n@A  
  博布科夫和拉祖莫夫斯基同志的助手已去了苏姆盖特,以便就地组织这项工作。 Tfx-h)oP3  
4y!GFhMh  
  切布里科夫:这个城市仍然十分动荡。 AW'$5 NF>  
0<##8m@F8  
  戈尔巴乔夫:对,对,动荡不安,混乱不堪。 N36B*9m&p  
a5&[O  
  现在据说他们还要到边远的地区搞这些活动,因此,应该尽早有效地予以制止。内务部要行动起来,如果需要补充什么,那就补充,但一定要控制住局势。因为,就像你们所看到的,一夜之间就死了14个人,还要把这些死者送到亚美尼亚,然后安葬,那里必然会有激烈的反应。情况就是这样。 Htfq?\ FD  
/B|"<`-H  
  弗拉索夫:苏姆盖特有20万居民。 ":qS9vW  
H%Z;Yt8^gt  
  戈尔巴乔夫:20万,而且居民的平均年龄差不多是22岁或24岁。 c[$i )\0  
7K+eI!m.s  
  弗拉索夫:25岁。 t gHN\@yj  
4G hg~0  
  戈尔巴乔夫:25岁。年轻的城市。不过据说大部分都是各种外来人口。 b< []z,  
%d<UMbS^  
  弗拉索夫:是这样,其中五分之一的人有前科。 6q7jI )l  
vl?fCO  
  戈尔巴乔夫:可能,他们先是在那里劳教,获释后就留在当地了。就像人们所说的那样,他们各有各的招数。 j&b<YPZ  
t{`-G*^  
  简短地说,现在应该控制住亚美尼亚,以免他们有过激的反应。我们原打算我们派往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同志能在星期一回来,这样我们可以在星期四交换一下意见,但现在我想,目前他们还得留在那里继续 &vIj(e9Y  
这一工作,而且还要加强。这项工作在亚美尼亚已经完成,但可能不够全面,尤其是在边境地区,因此这项工作也要在这里继续。现在应该把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都动员起来。我们现在急需情报,但你就是得不到情报。总有这样或那样的人隐情不报,老是捂着盖着。阿塞拜疆共产党中央和亚美尼亚共产党中央都有个别同志卷入此事,他们不干正事,但是什么都知道。 bjN"H`Q  
V343 IT\  
  葛罗米柯:总的来说他们没有全力工作。 E.-2 /'i  
;=@?( n  
  戈尔巴乔夫:是在全力工作,只是方向弄反了。他们对这种情绪暗送秋波,并甘当俘虏,现在更是难以自拔。亚美尼亚共产党中央全会支持公开信,但他们却要求成立委员会。他们现在走得太远了,并且还在不断地煽动人民的情绪。这是事实。但我们还是要理解这一点,并像人们所说的,给他们一次机会。我们就做一些让步,改变一下我们对待他们的态度,但一定要保持局势的稳定。其实,我就是为这件事才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来的,目的是要大家都了解情况。我认为,我们大家都放手干起来,吸收一些党的机构和其他一些地方机构参与这项工作。现在最主要的是——大力吸收人民参与局势正常化的进程,现在就做这件事,趁事态尚未扩大。否则的话,到时需要更多的精力去平息全部事件,现在第一件事——做一切那里所需要做的事。 :5jor Vu  
PWyFys  
  第二,或许在我们的同志回来之后,还得必须亲自听一听他们对这个问题的汇报。这将是更加完整的情报。完整的情报将使我们有可能布置某些具体的任务。现在整个局势的轮廓已基本清晰地显示出来了,事件的原因似乎也已明了,但这一切仍需进行具体的研究。对这一点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在这两个共和国相互关系中所发生的事情是关键,它关系着许多问题。类似的磨擦、矛盾随处可见,而如果不予以制止(我们在这方面采取了正确的立场),那么到时候内讧将会在全国蔓延。因此说,我们的态度是正确的。现在应该再一次重申这一态度,我个人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 BZjL\{IW  
?+$EPaC2  
  第三,大家瞧瞧,他们那里搞成了什么样子:这两个共和国领导人从来没有去过对方那里,除了纪念节日,没有一个领导人去邻国走访、会晤,也不交换意见。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谈得上什么友谊关系、族际关系。这是极不正常的。而且,如果哪个人想从阿塞拜疆去亚美尼亚,或相反,从亚美尼亚去阿塞拜疆,那么他非但得不到鼓励,相反,倒要引起别人的怀疑。 &yqk96z  
Tc|+:Usy  
  弗拉基米尔·伊万诺维奇[即多尔吉赫。]昨天同瓦兹根进行了一次座谈,瓦兹根答应利用自己的全部威信制止反苏联主义倾向的出现。国外许多人经常给他打电话。据他说,他给所有的人的答复都是:不要干预这些事,也不要借此搞任何反苏宣传。只有在这里,在苏联框架内,亚美尼亚人民才能发展。他同时也说是存在着一些现实问题,事件的发生也不是空穴来风。对此,他谈到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他说,有一次他在巴库参加过阿利耶夫的一次招待会,巴库有座亚美尼亚教堂,而在这座城市里还居住着20多万亚美尼亚人,于是他请求到这座教堂做祷告,他对这一请求期待了整整12个年头,但是他还是没有得到。原来他是个不受欢迎的人,他们不希望他在那里出现。就这样,这种不断积累起来的情绪一直在刺激着他们。 1-R4A7+3  
/)rv Ndn  
  大家要明白,他们没有任何联系,而此事竟发生在人们开始说话,或接受采访的时候。但愿人们能够在民间的水平上说:我们有几十名各民族的代表在一起工作,但愿一切力量,首先是知识界,都要关注这件事。 SL<EZn0F9  
ENf(E9O  
  但确实存在许多客观事实,这或许会让知识分子们抓住把柄,回避对这些事实的研究是不行的。但是,我认为,不是应该由某个委员会来研究这些事实,而是应该由苏共中央书记处来研究,最高主席团和其他一些机关的代表也参加。把一些有影响、有威望的俄罗斯文化界代表也吸收进来,以便他们到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去走访。对这一点,大家要知道,就是要心平气和地去做。并且,很明显,这里要有两点要求:一方面要帮助他们解决社会经济问题;另一方面应该把他们一起都叫到这里来,到中央来,当然他们那里也有地方。要让他们互相走动。现在必须制定出发展各族人民文化联系、人际关系的形式。我们都已经谈到了,他们只有在纪念性节日才乘车走动一下。因此,这两个共和国之间的密切联系还不够,这已是更加深刻的问题了。 ytV4qU82G  
ZKi?;ta=  
  在我们昨天同叶戈尔·库兹米奇[即利加乔夫。]谈话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同志们,我们可能不等党的大会召开,要先就现代条件下的民族政策范畴的任务问题召开一次会议。 nrM-\'  
3v)`` n@  
  亚佐夫:格奥尔吉·彼得罗维奇[即拉祖莫夫斯基。]请求晚上在苏姆盖特实行宵禁。也就是说,应该把军队,或是某种部队调入,武装起来。但不能开枪,而仅只宵禁而已,也就是说应该采取一切手段。 >-(,BfZ  
jLEO-<)-)  
  戈尔巴乔夫:需要宵禁吗? 4c.!^EiV  
5[^Rf'wy  
  亚佐夫:我认为,需要。 E FBvi  
:} o{<U  
  戈尔巴乔夫:准备好武器,但不要开枪,否则会打伤这些已经迷乱的人们。 &VVvZ@X;  
?jnbm'~S  
  亚佐夫:给部队发枪不带子弹,然后由装甲运输车单独装运子弹。我们来组织操作这件事。 "}< baz  
B>zQ[e@t  
  戈尔巴乔夫:好,枪弹分离。 p Acu{5#7  
d*:J0J(  
  亚佐夫:如果您批准,我就下达命令。 zBqNE`  
2c5)pIVEy  
  政治局委员们:同意。 L#/<y{  
 e:6mz\J  
  戈尔巴乔夫:我认为,这件事必须做,以制止暴行。 {z8wFL\  
-4S4I  
  马上就要召开党的代表大会了,送给我的有关大会的材料也越来越多。这一问题,当然,需要更深一步地研究,当一切都发生时,我们甚至还要求助于过去的经验。那时有过很多有意思的事,甚至还有过“国际 [uu<aRAg3O  
农村苏维埃”。 l/bZE.GJ  
F=$U.K~1?  
  雅科夫列夫:是民族农村苏维埃,区级的,后来失去了意义,就解散了,而现在鞑靼人、德意志族人等问题又出现了。 DcZ,a E]  
V"|j Dnn5  
  戈尔巴乔夫:而在民族农村苏维埃集中了某一民族,当时大概有5200个少数民族地区。也就是说,当时有着一个灵活的体系,它能笼络各种各样的人,并使他们能够团结起来,进行文化交流。是很灵活。 \p J<@  
N1'$;9 c  
  当然,这些问题总是要发生的。鞑靼人、德意志族人早就在关注这些问题了。我让叶戈尔·库兹米奇整理有关这些问题的卷宗。我们也不止一次讨论德意志族人的问题了,卷宗档案里有政治局关于这一问题的决议,但都没有执行,还有各种其他记录等。我对你们说,这个总是挺有意思。在这次全会的前一天,我曾同阿尔泰边疆区委书记波波夫谈过一次话,我们讨论了库伦达[库伦达草原,在苏联西西伯利亚的南部,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高度在100~250米。境内有苦咸水湖库伦达湖,蕴藏芒硝。卫国战争前夕,斯大林将居住在苏联西部地区的德意志人、波兰人等集体强迫迁往东部地区。40多万德意志人被强迫迁到库伦达大草原上。]问题。我对他说:或许,在那里建立德意志族人自治区的条件已越来越成熟。为什么要这样呢?他说。显然,对这一问题他连想都没想过。我说,那就等着瞧吧,你会表扬他们——他们都是些好人。而他对我说:那就开始干吧,没有什么妨碍他们。我对他说,但是他们自己也存在着一些具体问题,要知道这里是库伦达,没有人愿意在那儿呆。结果,他还是想都没想就对我说:为什么需要这样? ?/Z5%?6  
~@K!>j  
  索洛缅采夫:他们那儿的德意志族人不是从伏尔加河地区迁来的。 2sT\+C&H  
<VmEXJIk  
  切布里科夫:他们不想离开边疆地区而去别的地方,他们在那儿生活的很好。 nnMRp7LQ-  
I>spJ5ls  
  利加乔夫:德意志族人是在叶卡捷琳娜二世时期开始在这里定居下来的,在100多年的时间里,他们享有免服兵役的权利,后来,在亚历山大二世时代这一特权被取消了。定居下来的德意志族人总共有40多万。 /1LQx>1d  
Z<$ y)bf  
  戈尔巴乔夫:他们在库伦达生活的很好,我看到大街很整洁,每幢房子前面都有一个小花园,周围都很漂亮,收成也不错。 AJ85[~(lX  
R8fB 8 )  
  应该给这些问题排排队。现在应该首先结束亚美尼亚混乱的局势,我们已授权(中央)书记处:着手研究导致这一事件的原因。心平气和地研究,也不要弄明白多少就公布多少。在此要让他们的人也参加,我们的知识分子也参加。应该成立一个代表委员会:由学者、知识分子组成,而不要只让党务和政工工作者参加。政工人员总是过多地束缚于分析事实的工作上:肯定的还是否定的。现在应该组建一个更加民主的委员会,指定领导人,让他们去考察、访问、讨论。 Z=>#|pW,)  
,c[f/sT\  
  葛罗米柯:那么,大概就不是委员会了,而该叫代表团,不然就会同他们老在纠缠的那个委员会搞混了。 # ,27,#  
W= $, \D+  
  戈尔巴乔夫:对,就让书记处找一个适当的形式——这就需要多种材料、统计数字,还要组织旅行和人员交流,然后人才能去。准备工作本身就应该使大家相互接近。我们还应该掌握其他一些工作方法,尤其是在处理这种敏感的问题时。 f;%\4TH?  
@wOX</_g  
  说句粗话,当他们一开始“狗咬狗”就应该制止他们,让他们多想想主要的,他们是邻居,几个世纪以来一直生活在一起。  #Up X  
+umVl  
  一旦你集中某种思想,你就会捕捉到所有的细微敏感之处。一位阿塞拜疆指挥家说:我的舒沙[地名,位于斯捷潘纳克特市东南。]。这位指挥家出生在卡拉巴赫的舒沙,他说,这是东方艺术的中心等等,这是他们共同的摇篮。你怎么能让他离开这里呢?而亚美尼亚人却是另一种说法——“我们的”。不要破坏这一切,大家都一起度过了几个世纪了。 p>GxSE)  
3+2cD  
  亚美尼亚在阿塞拜疆境内也有其自治的地区——这里也有辩证法,但是,应该确保自治,并享有一切自治权力。这就是应该从中找出答案的地方。但是他们应该在没有我们帮助的情况下了解到这一意义,否则他们又要骚动起来了。这就是结束局势应该做的第一件事。 o<8=@ ^T  
^K n{L  
  第二,昨天我们进行了一次谈话,我们可能不等党代会和关于民族问题的中央全会召开(这次全会今年是开不了了,因为9月份还要召开一次关于农业问题的中央全会),当这些情绪平息下来之后,先开另一个会,进行一次必需的工作讨论。州委第一书记、最高苏维埃主席、执委会主席都参加。在这种情况下,不要把自己锁在官僚主义的小圈子里,就像我们所说的,邀请知识分子参加,这样讨论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更加可信。如果不是在中央,还有哪里可以让大家都讲出真话呢。 AH#klYK  
.@(9v.:_u  
  葛罗米柯:全苏会议。 r__Y{&IO  
Z 361ko}  
  戈尔巴乔夫:对,全苏大会,在中央开,但要有领导机关的代表和各共和国著名的知识分子代表参加,以便作家、学者都能发言。不要把这次会议搞成官僚主义形式的。如果我们这样决定的话,那么,当然,最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不能再少了。同志们,看来我们还必须进行一次这样的讨论了。另外,在这项工作的过程中,还将积累下来一些中央全会所要解决的问题,将进一步弄清这些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四月下旬,就全面着手这项工作,至于说到中央全会召开的时间,不能迟于1988年。 $M 1/74  
S,~DA3  
  受我的委托,助手们已就这些问题约请了布朗利院士,他在我们这里从事人种学研究以及其他一些与此相关问题的研究。他马上对我说:坦率地说,很明显,没有人研究这些问题,我们自己只是建立了一个室,这需要仔细斟酌。中央全会将做出决定。全苏会议也会对此做出反应。这是事关国家的重大问题。当我阅批关于这些问题的汇报文件时,我发现在这方面积累下来的问题太多了。 O+Qt8,  
_MC\\u/C/  
  当然,中央全会也将是复杂的,全会有很多东西要讨论,我们在民族事务方面的成就是巨大的,它超过了一切,这是基础,是运用改革和民主化阶段可以解决尖锐问题的基础。 j[<}l&  
_.y0 QkwV  
  很明显,我们就应该这样安排工作,现在就立即结束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事件,分析其中的原因等等,仔细讨论。如果中央必须通过一项关于卡拉巴赫的决议,那也要等到共和国自己就其社会经济问题请求我们出面时再做。 jk'.Gz  
_mJnhT3  
  4月份准备全苏会议,全面动员,积极工作,抓紧处理手上的问题。 s9'lw'  
2po>%Cp  
  葛罗米柯:我认为您说的完全正确,大家都不会忘记您现在所说的话。如列宁那样提出附带的意见。列宁认为,问题总是存在的。他说:最好是制止这一切,制止住。他没有说:这正确,那不正确。显而易见,列宁当时顾不上这些。因此,确实存在着某些问题。 b7_uT`<  
U ,wJ8  
  戈尔巴乔夫:我们现在了解到,列宁那时已因病不再过问具体的事。但是现在我们应该从当今的现实出发。 ]c'12 g]h  
`Z:5E  
  葛罗米柯:我认为这一思想是正确的,深入研究事件的原因,再派工作组、代表团去那里,总之,要按您的指示开展工作。不要老是持消极、拖沓的态度:一味地催促别人。这两个共和国的领导站得都不够高,他们对此事参预到什么程度?十分有限。 Pgg\(D#X`  
wtY*{m2  
  戈尔巴乔夫:插一句,叶戈尔·库兹米奇·利加乔夫和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雅科夫列夫都知道,当我同卡普季基扬和巴拉扬谈话时,就出现了这一问题。 D< h+r?  
t<|S7EqIL  
  他们声明说,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我们听说,有人想解除杰米尔强[卡列·谢洛波维奇·杰米尔强,1955年参加苏共,1966年任亚美尼亚共产党埃里温市委书记。]的职务。我回答说,这是谣传,我不能证实这一点。这时,巴拉扬立即插话说如果现在就这样决定,那在这些事件之后,我们马上就把他树为民族英雄。这当然不行。而且他们两人都对杰米尔强持批评态度。他们说,有一段时间他是做了很多事。但最近一段时间就不能这样说了。我声明说,我们现在不想撤他的职。当我说完这句话时,巴拉扬立即回答说,但是也不应拖延这一问题。现在,阿利耶夫[盖达尔·阿里·扎奥雷·阿利耶夫,1945年参加苏共,1967年任阿塞拜疆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1969年任阿塞拜疆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1974年任苏联最高苏维埃联盟院副主席,1976年成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名字在目前的局势中频繁出现,在他们关于卡拉巴赫的声明中也重复出现,这些声明说卡拉巴赫永远是阿塞拜疆的。 %ur_DQ  
IP]"D"  
  我们所通过的决议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不能用这种愚蠢的包装,大家要明白,这是挑衅。 YGj3W.eH  
B4 cm_YGE  
  葛罗米柯:领导怎么能允许这种情况出现呢? Gs% cod  
^MUSq(  
  戈尔巴乔夫:叶戈尔·库兹米奇,我们应该成立一个工作队,派人去,然后同他们座谈、讨论,然后再全面分析这一问题,委托人做工作。他们还说,他们给我们寄来了不少信件和呼吁书,这些信件都到哪儿去了?他们说,没人对他们作出反应。既然没有人管,那就应该走上大街,这样就会有人反应了。 zdoJ+zRtK  
8$H_:*A?  
  利加乔夫:我看了不少信件,都是与杰米尔强有关的,印象不怎么好。 f<`is+"  
5f:Mb|. ?  
  戈尔巴乔夫:那么关于这个问题的信函呢? &3SQVOW ~T  
G8y:f%I!b  
  利加乔夫:关于这个问题的信件我没有看过。我们已商定对杰米尔强预先采取措施。 F3aOKV^  
ndIf1}   
  戈尔巴乔夫:应该好好研究一下最近几年的事情。现在,在这些事件之后,一些事情已经很清楚,那么在这些事件发生之前情况是怎样的呢? c Bl F  
JP2zom  
  利加乔夫:是关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情况,对吧? FJ|6R(T_  
= h _>OA  
  戈尔巴乔夫:对。就从最近二三年的事件开始,就三年吧,4月份以后就着手这项工作。 eVobs2s  
+J^-B}v  
  利加乔夫:是关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吗? =@ '>|-w|  
s&<6{AU(id  
  戈尔巴乔夫:对,是关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还应该询问一下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和政府,全面检查。维克多·米哈伊洛维奇,你们自己也考虑一下。因为亚美尼亚人一直在抱怨。他们说,他们的请求无人理 {&2a H> V/  
睬。但事实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收到,更没有看到。 /'V(F* g  
u~| D;e  
  利加乔夫:我也没看过。 ^ |k 7g  
YEL, TU  
  戈尔巴乔夫:是没看过,还是没人向我们汇报? *} pl  
Y:GSjq  
  利加乔夫:不过我经常看简报,告杰米尔强的信很多。 C@{#OOa  
I7b_dJD;*  
  戈尔巴乔夫:告杰米尔强的状,对。 ze+_iQ5  
pzX684  
  叶戈尔·库兹米奇,那么,工作就这样安排,就由你负责全面研究这个问题,深入分析一切原因,等确定派谁去,由谁牵头之后,我也想参与这项工作。不过在确定人选时,要挑选有思想、可信赖的人。 Ck71N3~W  
> 3<P^-9L  
  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我们委托你来准备这次全苏会议的材料,还有拉祖莫夫斯基和卢基扬诺夫。 8VbHZ9Q  
IO,ddVO  
  既然决定,那就抓紧这件事。 bPaE;?m  
8db J'  
  亚佐夫:也就是说,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在苏姆盖特并不是实行戒严。 ]2^tV.^S^  
3~zK :(  
  戈尔巴乔夫:不是,是宵禁。 f.V1  
m!{}Y]FZn  
  亚佐夫: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那就趁局势还没有进一步恶化,坚决执行这条路线。应该派军队去维持秩序。反正这是一个孤立的地区,不是有数百万人口的亚美尼亚。顺便说一句,或许这对别人也能起到 m7zx,bz>  
清醒的作用。 3Uzb]D~u  
Irk@#,{<  
  戈尔巴乔夫:亚历山大·弗拉基米罗维奇[即弗拉索夫。]和德米特里·季莫费耶维奇[即亚佐夫。]同志,你们说的“别人”是指可能闹事的巴库或列宁纳坎,还是指亚美尼亚境内的这个……城市? TTg>g~t`  
Vb${Oy+  
  弗拉索夫:是基洛瓦巴德。 d3A= (/>D  
]dZ8]I<$C  
  戈尔巴乔夫:基洛瓦巴德。 R5`"~qP-  
E)eRi"a46  
  弗拉索夫:这里只是一些玻璃被打碎,仅此而已。 E,6(/`0H*  
\Y)pm9!  
  戈尔巴乔夫:必须考虑到,那里还不知道在苏姆盖特发生的事件,一旦知道了,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8&15k A  
1WGcv O)<  
  谢瓦尔德纳泽:这就像一根导火索,如果亚美尼亚那边知道死人了,那就可能在当地引起复杂的局面。 t;P%&:"@M  
[ vU$zZ<  
  雅科夫列夫:那就赶快报道,说由于在苏姆盖特发生刑事案件,犯罪分子已被逮捕。这对平静他们的情绪很有必要。苏姆盖特的地方报纸应该果断而迅速地报道出来。 t`b>iX%(1t  
{}Y QB'}  
  戈尔巴乔夫:现在主要的是,应该立即吸收工人阶级、民兵参加打击破坏社会秩序等违法行为的斗争。这一点我要说,一定要制止一切流氓行径和极端主义分子的活动。就像当年在阿拉木图一样。这十分重要,军队已被激怒了。 %@IZ41<C  
GarPnb  
  索洛缅采夫: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军队的出现会引起另外一种反应,而如果再加上工人纠察队的队伍,那就会是完全另一回事了。在阿拉木图,极端分子和流氓团伙就是被工人纠察队抓起来的。那天晚 U#oe8(?#  
上,我根据您的指示飞到阿拉木图之后,凌晨3点,我们把共和国的积极分子集合起来,而到4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又组织起了工人纠察队,于是,他们就把那些极端民族主义者都抓起来了。 {^TVZdw  
@Q:5{?  
  戈尔巴乔夫:昨天晚上,维克多·米哈伊洛维奇给我打过电话之后,在谈到是否使用军事手段解决这些问题时我也说过这件事。然后我一再提请拉祖莫夫斯基同志注意,一定要把人民发动起来。更何况,你们看 ei 1(A  
到,结果怎么样?警察站在那里,而这些破坏社会秩序的人就在他们背后闹事。要让人民明白,事情要向哪个方向发展。 >G`=8Ku  
&FrW(>2  
  拉祖莫夫:在阿拉木图,一切都是由工人阶级解决的。当时那里是另外一种局面,工人纠察队驱散了人群,而工人纠察队队员基本都是俄罗斯人。 te ?R(&  
kc&>l (  
  戈尔巴乔夫:我们给军队、内务部下达的命令和任务都不变,在基洛瓦巴德只派空降兵,其他的都撤离,当然,按惯例,这些伞兵都要是俄罗斯人。 TGxspmY6  
a jy.K'B*  
  亚佐夫:应该把这些力量联合起来,并且投入哪怕是一个伞兵或空降营的兵力,在斯捷潘纳克特再组建一个警察大队,以便驱散那里的人群。目前聚集在广场上的这500人是煽动群众情绪的“震荡器”。 jd;=5(2  
8" Z!: =A  
  戈尔巴乔夫:我有一个这样的请求,同拉祖莫夫斯基、巴基洛夫和波戈相商量,应该了解他们的意见。 AL/`Pqlk  
"rz|sbj  
  昨天,维克多·米哈伊洛维奇,还有拉祖莫夫斯基,也持相同的意见。这些都要正确执行:既不要浪费时间,又要避免适得其反。波戈相曾要求让拉祖莫夫斯基离开那里。我感觉到,亚美尼亚的动机是想让斯捷 zn5  
潘纳克特“燃烧”起来。必须同波戈相谈,直接问他:是他们自己能结束这一切,还是需要帮助? )i&9)_ro  
>j1\]uo  
  切布里科夫:现在埃里温正在布置任务,让斯捷潘纳克特召开全体会议。他们的借口是:埃里温已召开过全体会议,而斯捷潘纳克特还没有开。因此可以推断——在斯捷潘纳克特尚未召开全体会议之前,聚众人群不会散去,因此,他们还要持续10到15天的时间。但是又必须采取措施,把斯捷潘纳克特广场上的这些人赶走。他们组织的很好:从国营农场运来粮食,食堂为在广场集会的人准备食物,他们也有睡觉的地方, ;u LD_1%  
一直在轮流上阵。 (80#{4kl  
)f4D2c&VE  
  戈尔巴乔夫:维克多·米哈伊洛维奇,反正只要他们还没有破坏社会秩序,就先做他们的政治工作,而不要动用部队驱散他们。 70! &  
}fw;{&s{z  
  切布里科夫:不驱散他们,只是在那里实行小规模的执勤包围。 po_||NIY  
jh.W$.Oq  
  戈尔巴乔夫:如果他们表现得一直比较平静,那么政治工作就要做到底。难道我们还非要动用军队不可! Q[i/]  
'01H8er  
  雅科夫列夫:但苏姆盖特应该派军队去,有必要在那里显示一下“权力之手”。 K^AX=B  
^GdU$%aa  
  戈尔巴乔夫:如果他们还不散去,还是应该进一步做他们的工作,但不要强行驱赶他们。如果他们表现平静,并且没有什么流氓举动,那就不要用军队驱散他们。但这里派执勤部队封锁,以免其他的人再聚集到 N m-{$U  
这里来。 V%&t'H{  
[6qa"Ie  
  亚佐夫:现在司机开始上班了,但是不开车上路,他们害怕,但是还得把粮食从居民点运到城市。没必要让他们进入斯捷潘纳克特。 H n+1I  
QOIi/flK  
  拉祖莫夫:学校还没有开课。他们在广场的行动很有组织。 #"d.D7nA  
Y-&r_s_~  
  戈尔巴乔夫:也就是说,让拉祖莫夫斯基留在巴库,而让杰米切夫去斯捷潘纳克特抓紧处理这件事。但是,同志们,如果他们表现出克制和平静,就不要动用军队压制他们。这不合适,我们要把这一点当作一条原则。 wJh|$Vn  
1&c>v3 $2  
  在亚美尼亚,当人们看到军队出现的时候,他们收敛了很多。他们明白,权力就是权力。但同时要注意,谁都不要对他们指手画脚,他们自己会做出评价。 \Q{@AC<?i  
~c[} %Ir>  
  亚佐夫: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同志,安巴尔楚米扬[维克多·亚马查波维奇·安巴尔楚米扬,苏联天体物理学家,苏联科学院院士,亚美尼亚科学院院士、院长。1940年参加苏共,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曾 WZ5[tZf  
打电话给科切托夫[科切托夫,时任苏联国防部第一副部长。],他说:你为什么来这里?科切托夫回答说:因为,这里是外高加索军区呀。然后安巴尔楚米扬院士接着问道:那你的任务是什么? &oiX/UaY  
?GU/Rf!H#  
  戈尔巴乔夫:你们瞧瞧,你们瞧瞧! T^N Y|Y/  
gBHev1^y  
  亚佐夫:现在有人企图在战士中间散发传单。 $G5m/[KDI  
2F^ %d9`  
  戈尔巴乔夫:如果这里也出现像苏姆盖特那样的情况,一定要采取坚决彻底的措施。 #})Oz| c  
Dqe)8 r  
  利加乔夫: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要知道那里有五分之一的人被判过刑,也就是说,那里有100,200或300多不可救药的人,应该立即把他们迁出苏姆盖特。  O/gok+K  
(}O)pqZ>  
  戈尔巴乔夫:正确,把他们抓起来。德米特里·季莫费耶夫,你说说,他们是如何行凶杀人的。 1O45M/5\o  
[V{JuG;s  
  亚佐夫:两名妇女的乳房被割掉,一名妇女的脑袋被砍下,还有一个小姑娘的皮被扒了。真是太凶残了!有几名军校学员一看到这种惨象当时就晕倒了……。 xC`Hm?kM  
mW1Sd#0  
  切布里科夫:亚美尼亚人住宅里的家具全被烧毁了。 Zqd&EOm  
CB_(9T72H  
  戈尔巴乔夫:这完全是土匪、抢劫犯。在逮捕他们时从一些人身上没收到很多金银细软。 Q6,rY(b6  
dpZ7eJ   
  利加乔夫:应该立即对他们进行审讯,不要拖延调查取证,像过去那样,一弄就是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几年。应该果断地处理。 E{T\51V]%  
N ED`GU  
  戈尔巴乔夫:总而言之,我们在一定程度上错过了时机。 10}oaL S  
Z/q%%(fh 0  
  利加乔夫:我想起了很久以前发生在新切尔卡斯克[新切尔卡斯克,苏联罗斯托夫州城市,建于1805年,是顿河哥萨克军区的行政中心。1988年约有20万居民。]的事件。当时,一个师的部队被派到那里。我当 *IGxa  
时同弗拉基米尔·伊里奇·斯捷潘科夫在那里,还有几位中央书记也在。我当时是副部长。那次行动极为庞大,一切,一下子就都结束了。当一个政权软弱无力,不能维护社会秩序,保护人民的安全时,——就是在 jm RYL("  
消极行事,人民本应该得到保护。那么,我们现在能做些什么呢?我相信,这件事也强烈地吸引着工人。德米特里·季莫费耶维奇通报的情况更说明了这一点。应该本着这一思想解决问题。 KyXgw  
dwrc"GK!o  
  戈尔巴乔夫:大家都行动起来,一定要控制住这座城市。至于那些刑满释放犯,可能正像你们所认为的那样是那里“根本不可救药的人”。 Ez?vJDd  
C>v    
  葛罗米柯:应当把他们拘留起来。 (&x~pv"+  
E>4#j PK  
  亚佐夫: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现在,犯罪分子已被抓起来了。但在一天的时间里,在被逮捕的20人中,有16人又被释放出来了,还剩下4人。这是在军队进驻该城市之后,那里已经逮捕了一些特别危险的 b cM#KA  
罪犯。 b8b-M]P-=  
rA` zuYo  
  戈尔巴乔夫:亚历山大·弗拉基米罗维奇,应该把那个无能的警察局长撤掉,立即撤,不要像你们平常那样还要进行长期正式的调查。既然他对所发生的事熟视无睹,那就干脆把他撤了,再任命别的人当警察局  Xid>8  
长。是否从巴库调一个能干的人呢。 Maa5a  
"3\RJ?eW:S  
  雅科夫列夫:难道不对这两名确认犯有刑事罪的凶手快些进行公审吗? N"r ;d+LTL  
z7<^aS  
  戈尔巴乔夫:应该。叶戈尔·库兹米奇说的就是这件事。 Phb<##OB  
2$\f !6p  
  应该封锁交通,不让汽车和飞机从埃里温开出等等。 aNq Vs|H  
-g@pJ^>:  
  我们还得就刊登亚美尼亚一些企业已开始工作的消息一事征求一下弗拉基米尔·伊万诺维奇和阿纳托利·伊万诺维奇的意见。顺便说一句,昨天当地电视台的转播相当出色。他们播放了人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工作 Qb(CH  
的图像,大家的情绪都很好。 `Mjm/9+18  
yBl<E$=  
  索洛缅采夫:《时代》节目也播放了这些镜头,还有斯捷潘纳克特一座工厂的画面。播发了埃里温工人的发言,他们谴责所发生的事,表示要努力工作,把被耽误的时间补回来。 ko5\*!|:lj  
7Ru0>4B  
  戈尔巴乔夫:同志们,就这样决定吧? AoR`/tr,  
VtKN{sSnu  
  政治局委员们:就这样决定。 K[ \z'9Q  
fk"{G>&8  
  戈尔巴乔夫:我现在和大家交换一下关于群众工作的意见——做人民群众的工作——这是基础。 $(NfHIX  
l,X;<&-[  
  决议通过。 )a}5\V  
[%@zH  
  形成了关于在苏姆盖特实行宵禁的决议和对近三年来有关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的信件整理成专辑的任务的备忘录。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8-02 10:42 | 1 楼
民族尊严
苏联莫斯科国立罗蒙诺索夫大学教授
级别: 国家一等参事


精华: 0
发帖: 942
爱心: 172 点
金钱: 9434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2-10
最后登录:2017-01-07

 

戈尔巴乔夫左顾右盼,左摇右晃!时机和机会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白白浪费与断送了!!
对分裂主义,反动阶级就要实施专制!!!
顶端 Posted: 2012-08-06 09:49 | 2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Total 0.062353(s) query 6, Time now is:11-18 12:26, Gzip disabled
☆Warsaw Pact BB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华约军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