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有关1956年-1958年的苏波冲突的解密文件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有关1956年-1958年的苏波冲突的解密文件

0
前言: ~fzuwz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特别是1947年以来,苏联通过组建共产党情报局、经互会等国际机构,以及开展反南斯拉夫运动和对东欧各国党内的政治清洗,不断加强对东欧各国的控制,其目标是在形成一系列卫星国的基础上建立起战后欧洲的安全体系。波兰是这一体系的关键一环。 vz`@x45K  
W"hcaa,&  
  斯大林去世后,苏联的体制改革在不同程度上对东欧卫星国产生了影响,波兰的反应比较早,也比较强烈。1956年2月,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批判了对斯大林的个人迷信以后,在波兰国内很快开始了非斯大林化的运动。1956年3月贝鲁特去世,继任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第一书记的奥哈布控制不了局势。1956年6月28日波兹南爆发大规模的骚乱,由一些企业职工的罢工而导致街头冲突,死伤数百人,国内气氛十分紧张。波兰统一工人党内的部分领导人指望被废黜的哥穆尔卡重新回到党的领导岗位。10月17日,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会议最后决定在19日举行的中央全会上推举哥穆尔卡为第一书记。 kJ=L2g>W<.  
^[-> )  
  苏联领导人接到这方面的报告后十分恼火,认为这是对苏共权威的挑战,特别不能容忍波兰党决定将苏联籍国防部长罗科索夫斯基元帅排除出政治局。赫鲁晓夫在18日召集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决定派遣苏共代表团前往华沙进行干预,同时,苏联领导还命令驻在波兰的苏联军队出动。10月19日,苏联代表团不顾波兰方面的劝阻直接飞到华沙,苏军坦克师也已在向华沙挺进的路上。 mog9jw  
xRDiRj  
  苏联代表团同波兰领导人会面时发生了激烈冲突,双方唇枪舌剑。最后苏联方面妥协,同意哥穆尔卡担任波兰党的最高领导人,下令苏军坦克师返回军营,将罗科索夫斯基以及在波兰军队和安全部门的苏联顾问撤回等,冲突遂告平息。此后,苏波两国领导人进行了几次会谈,调解了两党两国之间的种种矛盾。 h(xP_Svj>  
"S(X[Y'  
  这些年来,波兰和苏联的一些档案解密,为人们研究1956年苏波两党冲突提供了第一手资料。本专题收录了苏联共产党中央主席团的有关会议记录。这些记录反映了当时处理这一问题的基本过程,但过于简约,缺少会议讨论的原始速记,特别是没有赫鲁晓夫等在华沙同波兰领导人会谈情况的记录。因此,这里补充了波兰方面公布的哥穆尔卡和萨瓦茨基关于这次会谈的记录以及中国代表团和波兰代表团后来的会谈记要,其中哥穆尔卡的发言详细介绍了苏波会谈的情况。 6Dm+'y]l  
8?jxDW a  
  苏波冲突平息以后,苏波两国领导人进行了几次会谈。这些会谈记录在不久前均由波兰方面予以公布。会谈中涉及了苏波双方经济关系的各个方面,尽管有些地方很琐细,但很能反映苏波关系的实质,所以也收录于此。 6w#nkF  

izt^Wi|  
hWGZd~L  
还有更多苏联解密文档与同志们分享 0B3 Q Vbp'  
sQk|I x  
《有关1956年-1958年的苏波冲突的解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876 k@q Wig  
~%aJFs  
《有关1989年第比利斯动荡的机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845 cS~!8`Fwy  
J%r7<y\  
《苏共与法共关于人权问题的争论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834 Ff/Ig]Lb  
|[wyc!nY).  
《有关陶里亚蒂与共产党情报局的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812 *98Ti|  
`Yogq)G}  
《苏联与瓦文萨的意大利之行的相关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801 7&t~R}&|  
UT-ewXh  
《克格勃关于朗道院士的秘密档案(摘录)》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89 ^?Vq L\V5  
oQBiPN+v.3  
《斯大林同丘吉尔、多列士和艾登关于欧洲战后问题的谈话》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78 nL\ZId  
O2@" w23  
《朱可夫关于个人崇拜未发表的演说》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68 b7f0#*(?  
;E2~L  
《苏联与尼加拉瓜及其民族解放阵线的关系的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52 b#}t:yy  
toN  
《苏联与法国“红色五月风暴”事件的相关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32 |?|K\UF(Y  
hqWPf  
《贝利亚对内务部的改革与重大案件的重新审理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24 +QQ YPEx+  
N7+#9S5fv  
《苏联与战后阿尔巴尼亚的相关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17 ${CYDD"mdy  
B{N=0 cSi  
《关于“索尔仁尼琴事件”的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96 SDJ;*s-  
HcDyD0;L.  
《苏联与南斯拉夫的冲突及其后果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81 kYmo7  
D'85VZEFyo  
《二战后的苏军军官编制及其安排》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69 ~t$mw,  
a$laRtId7  
《有关苏联与安哥拉独立运动的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56 L F8Pb;I  
#%:`p9p.S  
《有关阿富汗战争及其后果的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53 91U^o8y  
`X3Xz!  
《有关苏军出兵阿富汗的部分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39 y4 dp1<t%  
V^9$t/c &  
《苏联与80年代波兰局势相关文档(附对波贷款援助表)》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33 Zm`'MsgFr  
:h^O{"au^  
《斯大林逝世后的思想“解冻”与知识分子(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17 e~tr^$/(  
M-}j9,oR`  
《七月全会与贝利亚倒台的文档(附《卢比扬卡元帅的一百天》)》  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91 m]{<Ux  
y21)~  
《有关斯涅吉廖夫放弃苏联国籍的文档(共3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84 m OwWg  
dM$N1DB{U+  
《车臣-印古什移民风波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68 bbE bf !E  
\f8P`oET~  
《苏联30年代大清洗导火索(基洛夫遇刺案)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63 a7XXhsZ  
8o*\W$K@  
《有关“布拉格之春”的解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57 2rPcNh9  
j AJ/  
《关于出版古米廖夫学术著作的争论》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46 $[HcHnf  
cq'}2pob  
《苏联在50年代的裁军方案和行动(附苏联裁军纪念邮票)》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33 *F26}q  
UFzM#  
《苏共中央对纳—卡事件和局势的讨论》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21 .}L-c>o"o  
k"Z"$V2i  
《关于戈尔巴乔夫时代的社会矛盾与冲突》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07 (T>?8 K _d  
? 6yF{!F*  
《有关60—70年代泛俄罗斯主义思潮问题的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99 :Y}Y&mA4  
2A@Y&g(6T7  
《60年代初克格勃针对中央情报局的秘密计划》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90 \-$b o=s.  
QK``tWLIg7  
《关于剥夺罗斯特洛波维奇国籍的问题的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82 hJC p0F9O  
zAkc 67:  
《苏联对外军事援助和情报工作的相关文件(共10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73 ] dm1Qm  
oUKBb&&O  
《有关对索尔仁尼琴严密监视的机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8 &.+n L  
$ +GFOO  
《赫鲁晓夫关于柏林危机的讲话摘录》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1 He0N  
0]h8)EW  
《关于1953年东德(东柏林)暴动的机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0 AihL>a%  
^sf[dr;BA  
《关于50年代波罗的海沿岸的政治动荡的苏联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46 ;$ ?jR c  
t=E|RYC(k  
《关于苏联“护卫”号反潜舰兵变事件的相关(绝密)报告》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39
    
[ 此帖被乌斯季诺夫在2012-09-01 16:40重新编辑 ]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苏联 苏共 波兰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9-01 16:20 | [楼 主]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11877 q;9OqArq  
哥穆尔卡在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摘要[在严格的意义上说,这份文件并非档案,而是多伦多大学俄国与东欧研究中心的研究员L·W·格卢霍夫斯基在《冷战国际史项目公报》上发表相关档案时写的序。因其中多处引用哥穆尔卡的讲话内容,且很有价值,收录于此。] i} ?\K>BWq  
(1956年10月12日)
.*nr3dY  
  在1956年10月1日和2日的政治局会议上,波兰统一工人党重新估计了全国的政治形势。这次会议的议程包括关注哥穆尔卡[哥穆尔卡,瓦迪斯瓦(1905~1982)——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前第一书记。1926年参加波兰共产党。因参加波兰的革命活动曾三次被捕,两次判刑。1936~1939年在波兰狱中因而逃过了斯大林对波兰共产党领导人的镇压。1943~1948年任波兰工人党(前身为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1945~1948年任波兰人民共和国副总理兼收复地区部部长。1948年8~9月的中央全会上被开除出政治局,被指控为“右派民族主义倾向”,1951年被控“进行破坏活动”逮捕入狱,1954年底获释,1956年7月平反,同年10月被重新选入政治局,任中央第一书记。在1970年的十二月危机中被解除党的第一书记职务。]关于危机加剧的看法。党的领导人要求第一书记奥哈布会见哥穆尔卡,并邀请战时波兰工人党的前任领袖参加政治局会议。自1956年4月以来,哥穆尔卡和个别政治局委员进行了一连串公开和秘密的会谈。10月8日和10日,在为哥穆尔卡出席下次政治局会议作准备的政治局会议上,党的领导人指出了波兰统一工人党危机的四个原因:(1)“政治局缺乏团结”;(2)“领导人与党的积极分子之间缺乏联系”;(3)“领导人中缺少权威”;(4)“关于反苏倾向的扩大化,在波兰人民共和国与苏联的关系上——撇开敌意的宣传不谈——存在着不公正的问题(例如煤炭价格;军队中的高级官员不懂波兰语,其中有人没有波兰国籍;苏联大使干涉波兰国家内政)”。领导人决定“请苏联给予帮助,求助于在军队中任职的将军,建议他们加入波兰国籍。建议不讲波兰语的苏联军官去当顾问,而把波兰军官提升到他们的职位上。罗科索夫斯基[罗科索夫斯基,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诺维奇(1896~1968)——生于华沙的铁路工人家庭,波兰人。1914年参加沙俄军队,1917年以后参加红军。1941~1945年的卫国战争中曾担任过几个方面军的司令员,成为苏联的重要将领,1944年获苏联元帅,因解放波兰有功又获波兰元帅。1949年11月至1956年11月任波兰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1956年10月波苏冲突被调回苏联,曾任国防部副部长。]将负责同他们谈话,宣布结果”。 UOkVU*{  
?io ,8  
  哥穆尔卡决定出席10月12日的政治局会议。这是1948~1949年反对“右派民族主义倾向”以来他第一次参加政治局会议。他告诉领导们,在其他事务中,党继续面临着以前的错误所带来的困难,这些困难也是波兰统一工人党内“敌对和外来势力施加强大压力”的结果。哥穆尔卡强调波兰安全机构中的苏联顾问问题需要解决,苏联对波兰军事的控制[从1952年7月至1953年3月,在波军中服役的苏联军官有712名之多,占波军上校的67%和中校的73%,有41名将军。到1956年5月,留在波军中的苏联军官已减少为76人,其中28位将军,32位上校,13位中校,2位少校和一位上尉。苏联军官仍占据着波兰许多军事领导职务,包括国防部长、副部长和参谋长。] “是关系不正常的例证”。他说波苏关系是一个大问题,不能不“正常化”,以“防止反苏表面化”。哥穆尔卡强调说,“波兰的生存,还有我们正在建设社会主义这一事实,要求同克里姆林宫的未来关系应避免冲突。” V5S6?V \  
Jek3K&  
  关于斯大林时期的苏波关系,哥穆尔卡和罗科索夫斯基的观点相抵牾。哥穆尔卡说:“今天没有人怀疑过去的苏波关系是不公正的,……为什么我们实际上向德国赔偿?有人解释说一部分德国领土划归了波兰,但是,事实上在战争期间我们不是德国的盟国,……我们的政府代表那时竟签了如此协定。如果是我,我绝不签这样的协定,绝不会同意这一点,……罗科索夫斯基同志了解这件事,……(罗科索夫斯基同志:除了你,没有人再提这件事了)。” .MW/XnCYs4  
ts;C:.X  
  哥穆尔卡还号召政治局的大多数团结在他的领导之下。关于党内宗派的存在,哥穆尔卡表示:“我没看到这些宗派或分裂的团体。党员,尤其是党的领导,只是不能讲出他们的观点,特别是当观点和党的其他领导的观点不同时。一个‘团体’必须有自己的特殊纲领,……这些匿名团体在哪里?共产主义者从什么时候采取了这种立场?如果想领导一个150万党员的政党……(你们必须认识到)领导内部的分歧可以分裂党的机会来了。我们必须带着不同的观点靠近党,对不同观点进行真正的争论”。 g/`z.?  
Z]=9=S| .4  
  哥穆尔卡以这样的告诫结束了他向政治局的讲话:“同志们,你们没有注意到整个工人阶级中和国家中的气候,……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得不到信任而统治一个国家是可能的,但这样的统治只能靠刺刀来维持。无论谁做了这样的选择,也就选择了走向全面灾难的道路。我们不能再使用那些陈旧的手段了。我们当前的困难来自党的弱点,来自我们自己的矛盾。” o`7B@]  
y+P$}Nru  
  他请求领导人建议中央委员会选举他为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治局委员:“我没有足够的力量接受积极工作的挑战,现在的条件也不鼓励人这样做。然而一个特殊的政治形势已经形成,并且不能逃避它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放弃政治活动……直到现在你们依然阻止我这样做。但是如果你们能够改变你们的思想,我不会说不。我乐于强调这一点,我认为我的观点是正确的,我不会退却。我将向党的领导乃至全国的党组织呼吁,我将让世人知道我的怀疑。我是一个执著的人,我想让他们知道这一点。” GE |P)VO  
|5me }!C  
  奥哈布同意在10月17日举行的波兰统一工人党第八次全会上提名哥穆尔卡及其一些亲密的政治盟友为政治局成员。[  政治局决定在下次会议上举行选举,并确定向第八次全会提交的政治局和书记处成员名单。政治局内部的争论非常激烈。罗科索夫斯基和他在政治局里的三个盟友——威托尔德·尤兹维亚克、泽农·诺瓦克、瓦迪斯瓦夫·德沃拉科夫斯基——攻击政治局其他投票人试图把他们排挤出领导。会议结束前不久,罗科索夫斯基警告说:“我认为在这种形势下举行选举是背叛。” vL~j6'  
 @po|07  
  在10月17日的政治局会议上,建立了“领导人调查”委员会,组成人员有哥穆尔卡、约瑟夫·西伦凯维兹、亚历山大·萨瓦茨基和奥哈布。这个排除了主要强硬路线分子的特殊委员会,被授权准备新的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治局、书记处及部长会议主席团成员候选人名单。这个特殊的委员会在休息时开会。 sr`)l&t?  
s78V\Vw3  
  政治局会议重新开始时,奥哈布宣布了已经做出的决定:(1)政治局成员限制在9人;(2)新政治局包括哥穆尔卡、萨瓦茨基、西伦凯维兹、洛加-索文斯基、罗曼·萨姆布罗夫斯基、亚当·腊帕茨基、耶日·莫拉夫斯基、斯太凡·英德里霍夫斯基和奥哈布;(3)书记处包括哥穆尔卡、萨姆布罗夫斯基、爱德华·盖来克、威托尔德·雅罗辛斯基和奥哈布。14个人投票支持第一项提议,只有罗科索夫斯基和尤兹维亚克反对。13人对第二条投赞成票,罗科索夫斯基、泽农·诺瓦克、尤兹维亚克反对。在讨论选举书记处时,决定增加耶日·阿尔布莱赫特和瓦迪斯瓦夫·马特温进入候选人名单,尤兹维亚克反对马特温,罗科索夫斯基反对马特温和阿尔布莱赫特。委员会从政治局和书记处中排除了同苏联有密切联系的人,他们是:尤兹维亚克、弗朗齐歇科·马祖尔、泽农·诺瓦克和罗科索夫斯基。 $d%NFc&  
X1\ao[t<;c  
苏联驻华沙大使潘·波诺马连科10月18日晚上通知奥哈布,苏共政治局对波兰反苏现象的增长感到吃惊,并决定派一个代表团来华沙,讨论波兰统一工人党和国家形势。奥哈布立刻召集政治局委员会见波诺马连科,他们向他建议,苏联代表团应在全会的第二或第三天到达。只有罗科索夫斯基认为苏联代表团应该在全会之前接见。波诺马连科同意罗科索夫斯基的建议,通知波兰领导人,由赫鲁晓夫带领的苏联代表团将在10月19日早晨,八次全会开始前不久到达华沙。] M;1B}x@  
?\Lf=[  
v#Y9O6g]T  
G~`nLC^Y  
№04090 =%$BFg1a(  
苏共中央主席团关于派遣苏共代表团赴波兰的决定 -MT.qhx  
(1956年10月18日) t/0h)mL}  
                                                                                绝密
     p_Y U!j_VE  
  关于去波兰的苏共代表团 DJ<F8-sb2r  
L(i0d[F  
  (1)鉴于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领导层出现的严重局势,决定派遣苏共代表团去波兰,代表团由赫鲁晓夫同志[赫鲁晓夫,尼基塔·谢尔盖维奇(1894~1971)——斯大林之后的苏联共产党和政府的最高领导人。1953年9月至1964年10月任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1958~1964年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卡冈诺维奇同志[卡冈诺维奇,拉扎尔·莫伊塞耶维奇(1893~1991)——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在斯大林领导时期担任过中央和地方的许多重要职务,曾是斯大林最信得过的干部之一。斯大林去世后,从1953年3月到1957年6月任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和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米高扬同志[米高扬,阿纳斯塔斯·伊凡诺维奇(1895~1978)——苏联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之一。1936~1953年任苏共政治局委员,1953~1966年任主席团委员。]、莫洛托夫同志[莫洛托夫(1896~1986)——前苏联共产党和苏联政府的重要领导人。1926年就进入党的政治局,1931~1945年曾任政府主席。是二战中和战后苏联的外交部长。1953~1957年任党的主席团委员,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组成。 ck\gazo~q  
?^W`7HF%0  
  (2)将此事通告各兄弟党(见附件)。[本决定以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和候补委员及书记处书记口头表决方式通过。] osW"b"_f  
   o5 |P5h  
附  件 u &s>UkR  
绝密
   T *8rR"  
,zU7UL^I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oOy1  
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LtIN#  
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 }iCcXZ&5^  
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中央委员会 #K _E/~  
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yM-3nwk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会 xh raf1v3\  
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 &H<n76G  
苏联驻法国大使口头通报法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4x%R4tk  
苏联驻罗马大使口头通报意大利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Y$$  
苏联驻贝尔格莱德大使口头通报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中央委员会 SF2<   
GVl TW?5  
  苏共中央认为有责任将以下情况通报给你们: m^rrbU+HM?  
]t|-  
  最近在波兰统一工人党领导层就评价波兰统一工人党和国内的形势,以及就进一步采取与此有关的措施问题出现了尖锐的分歧。这些分歧涉及到党和国家的内外政策和党的领导班子组成的根本问题。 F;@A2WD  
q VcZF7  
  由于波兰局势对社会主义阵营,特别是对苏联具有特殊的重要性,波兰统一工人党领导层出现的局势引起我们的严重不安。 6EeK5XLf,  
>u)DuZXj  
  考虑到这一局势的严重性,苏共中央认为派遣由赫鲁晓夫同志、卡冈诺维奇同志、米高扬同志和莫洛托夫同志组成的代表团去波兰是必要的。 Oe^oigcM  
+W-,74A  
    以后的情况我们将向你们通报。 v%%;Cp73  
                                                                                              苏共中央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9-01 16:24 | 1 楼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02476 #!WD1a?L  
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通报 BZP~m=kq  
(1956年10月19日)
V_SZp8  
政治局同意下面的通报: !P6\-.  
b\U p(]  
  10月19日上午10时八中全会议程开始。在奥哈布[奥哈布,爱德华(1906~)——波兰统一工人党和波兰国家的领导人,生于克拉科夫,1929年加入波兰共产党,曾被捕坐牢。后参加创建波兰爱国者同盟和波兰人民军。1944年进入波兰工人党中央。1949~1950年曾任国防部副部长和波军政治部主任。1950~1956年担任波兰统一工人党书记。1956年3月继贝鲁特任党的第一书记。1956年10月由哥穆尔卡接替了第一书记职务。1964~1968年任国务委员会主席。]同志宣布会议开幕和日程通过之后,瓦迪斯瓦夫·哥穆尔卡、马里安·斯彼哈尔斯基[斯彼哈尔斯基,马里安(1906~1980)波兰国务委员会主席,波兰元帅。1931年加入波兰共产党。德国占领时期进行地方反法西斯活动,领导波兰人民军,曾任人民军总参谋长。1944年以后任波兰工人党及统一工人党的政治局委员。1949年被开除中央,1950年被捕入狱。1956年3月获释,10月八中全会上同哥穆尔卡一起重新进入政治局,后任国务委员会主席。]、泽农·克利什科和洛加-索文斯基同志被增选入中央委员会,这样使他们能够以正式中央委员资格参加会议。 Of*z9 YI  
"s6O|=^*  
  维斯瓦夫同志[哥穆尔卡曾使用的化名。]向政治局通报了在机场会晤苏联代表团的情况。“这样的谈话,我从来没有和党的同志进行过。无法理解,怎么能用这样的腔调,用这样令人伤心的话攻击因信赖而求助于你的人呢?赫鲁晓夫首先问候了罗科索夫斯基同志和将军们:强调一下,这些人是我依靠的。他转向我们(用俄语)说:‘奥哈布同志的背叛行为已经显而易见,这样做行不通!’只有极大的耐心才能对这种话不做反应。全部讨论都是在这样的大嗓门中进行的,在机场的每一个人包括司机都听见了。 GV5hmDzRs  
#Zm%U_$<  
  我建议和他们开车到贝凡德尔宫去平静地会谈。我告诉他们,我们不得不首先召开全会。他们不同意。在贝凡德尔宫,说话还用相同的腔调。他们告诉我们,我们实际上唾了他们的脸。因为我们没有同意在全会之前会见他们的代表。他们感到不安,因为政治局提出的新政治局委员名单中,没有一个同志是苏波联盟的支持者,即没有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泽农·诺瓦克、马祖尔、尤兹维亚克等同志。我给他们解释我们没有这些倾向,我们不想中断苏联的联盟。这引发了冲突。赫鲁晓夫同志(用俄语)说‘这样做行不通,我们准备积极干预。’ L0Fhjbc  
tWNz:V  
  〔这里,哥穆尔卡引用了他自己对赫鲁晓夫说的话〕我明白谈话可能会用攻击性的语调,但是如果你把手枪放在桌子上,就不会有公正的讨论。这种情况下,我不能继续讨论。我感到身体不舒服,我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完成这项任务。我可以听一听苏联同志的抱怨,但是如果要在武力威胁下做出决策,我不干。在长期停职之后我为党工作的第一步肯定将被打断。 Iaq7<$XU  
R9/(z\'}  
  我不想中断波苏友谊,我相信我们的建议会加强友谊。对这些问题的其他任何决议只会加剧反苏运动。我希望同志们就这个问题发表看法:要干涉还是要能继续谈话的条件。” xlqh,?'>W  
u_C/Y[ik  
  萨瓦茨基同志:维斯瓦夫同志的立场是正确的。我们没有把我们的状况——包括政治局的人事决定——看做是威胁性的剧变,会导致波苏关系破裂。然而,这个不会改变政治局立场的决定不得不谨慎地做出,目的是使形势不再加剧。我也建议,鉴于华沙的形势,由政治局和维斯瓦夫同志签发的一个呼吁书,发给企业理事会、学生,说明国家和民族普遍感兴趣的苏联代表团的到来。 ,~!rn}MI<  
6%K,3R-d  
  萨姆布罗夫斯基同志:国内的形势是紧张的。我支持维斯瓦夫同志的讲话,不要对政治局提议做任何改变,我反对发出呼吁书,让全会来决定。 M-Az2x;6  
fR=B/`  
  罗科索夫斯基同志:维斯瓦夫同志给了我们一个客观的估计,但是你们应该明白苏联同志这样讲话是有原因的,赫鲁晓夫同志情绪激动是有原因的。我的看法是,让四位同志去讨论,听取苏联同志的主张。更为冷静。没有必要加重这种形势。 *EZ'S+wR  
6S;-fj  
  威托尔德(尤兹维亚克)同志:我的观点是我们应该让政治局保持老样子,仅仅吸收维斯瓦夫同志和洛加-索文斯基同志。 `dH[&=S  
7PDz ]i  
  盖莱克同志:我的意见是:政治局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们不能推翻。听这样恶意的语言使人感到不快。 Z2yZz:.'  
g,5r)FU`  
  (泽农)诺瓦克同志:我同意哥穆尔卡同志的观点,让苏联同志平静地解释他们想要什么。 n$*'J9W~  
 )"im|9  
  (罗曼)诺瓦克同志:我完全支持政治局的决议。 !H`! KBW  
,8KD-"l^g  
  腊帕茨基同志:在这种干涉威胁之下,指责我们比不上那些没被选入新政治局的老领导,我们不能继续谈话。我赞成维持政治局的决定。 I/ pv0  
cxhS*"Ph  
  德沃拉科夫斯基同志:我们不得不尽一切努力不影响我们与苏联的友谊,我们不得不承认。 HWFI6N  
\0'7p-T6  
  (欧根纽什)斯塔文斯基同志:我们一直在讨好苏联,但要和它完全合并,我们不能让步。 {L[n\h.4.  
Rc2|o.'y  
  英德里霍夫斯基同志:所有的让步将被解释为我们党的中央委员会不能自由运作,意味着变化将由苏联代表团说了算。 RO-ABFEi(  
mK3U*)A   
  (希拉里)海乌霍夫斯基同志:我认为政治局排除了(泽农)诺瓦克和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是不正确的,让我们想一想我们正在做的吧。 TI{W(2O*  
4{Vw30DZ  
  奥哈布同志:听到赫鲁晓夫同志的讲话令人痛心。我不应受这样的待遇。我也希望罗科索夫斯基同志解释一下军队里的形势。 D2$"!7O1H  
sK~d{)+T  
  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我感到了对我的一些暗讽,我并不内疚。我没有给军队下达紧急指示。我仅仅命令——这种命令总是在奥哈布同志同意的情况下做出的,来自温吉奥诺沃的军团处于警备状态,以确保安全,防止因为苏联代表的不期而至而可能发生的敌人的挑衅。 :T5p6:  
{/]Ks8`Dm  
  波兰统一党八中全会开幕(1956年10月19日) >b>3M'  
$9v:(:!Bm  
  等待已久的第八次全会在上午10点开幕。奥哈布以简短的话语宣布开会,并且说:“我在开幕词中只作关于政治局最新决定的报告。”他宣布,政治局已决定接收哥穆尔卡、斯彼哈尔斯基、克利什科和洛加-索文斯基进入中央委员会。奥哈布继续说:“政治局建议对其组成进行重大改组,成员人数限于九个, 以保证团结和更高的效率,并建议选举瓦迪斯瓦夫·哥穆尔卡同志为第一书记。” xU/Eu;m  
$O*rxQ}  
  奥哈布向全会呼吁“责任与理智”,他说“我们是在困难的政治形势下开会”。他告诉代表们:“我也愿意通知你们,同志们,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代表团,包括赫鲁晓夫、卡冈诺维奇、米高扬和莫洛托夫今天早晨到达了华沙。代表团希望同我们的政治局进行会谈。”奥哈布建议中央委员会接受哥穆尔卡和他的同事进入中央委员会,会议进程拖延到下午6点。 r2A(GUz  
i 7:R4G(/#  
  一些中央委员要求知道更多的细节,海伦娜·雅沃尔斯插话要求知道为什么休会是必要的,奥哈布迅速地解释休会的必要是“为了和已经到达华沙的苏联共产党主席团代表团进行会谈”。米哈维娜·塔塔尔科夫娜-迈科夫斯卡想知道在同苏联的讨论中谁代表波兰代表团,并建议选举一个新的政治局参加会谈,她的提议遭到拒绝。罗曼娜·格拉纳丝请奥哈布大体说出同苏联人会谈的进程。奥哈布突然回答“波苏关系”,并号召对重新吸收哥穆尔卡和其他人进入中央委员会的政治局决议马上投票。全会一致接受了奥哈布的提议。授权旧政治局和哥穆尔卡一起同苏联共产党代表团会谈。全会休会前争论仅持续了半个小时。波兰代表团返回贝凡德尔宫,再次同苏联人会谈 h>,yqiY4p  
' bio: 1  
  奥哈布在10月19下午6时再次返回全会,向中央委员会作了简要汇报:“我想通知你们,同志们,我们政治局和苏联人之间的率直谈话,已进行了几个小时,他们担心我们国家和党之间关系的最根本性问题。……因为苏联同志意外地飞达华沙,他们也急于尽快返回,我们希望今夜继续会谈,政治局建议全会休会到明天上午。” C<CE!|sfr  
PJu)%al  
cT abZc  
Ug=8:a(U.  
№02477 1<_i7.{k  
哥穆尔卡关于波苏领导人会谈的记录[苏波两国领导人在贝凡德尔宫举行的会谈在10月19日上午11时开始,10月20日下午3时结束。关于这次会谈流传的说法很多,一直没有看到这次会谈的原始记录。这个记录及№02478文件是波兰杂志上发表的。关于这次会谈的情况,还可以参见№05831文件。] 3 }Z [d  
(1956年10月19日)
(q+U5Ls6  
  1)奥哈布宣布开会——(然后)哥穆尔卡——(然后)米高扬(概述苏联人的担心)。(米高扬说:)(波兰是邻国),——(有)开会的传统。(并且苏联敏锐地关注)国际形势。在反对接待苏联代表团中我们(波兰人)的调子。他们听起来感到震惊。国家之间的联盟是他们(苏联人)担心的问题。华沙条约——北大西洋组织公约。他们(苏联人)认为我们形势困难的根本是什么,他们不完全肯定。奥哈布没有向他们通报波兰的形势。美国电台:他(米高扬)引用(虽然是美国的新闻报道)那么(米高扬又说)这些报道是真的吗?存在使我们分裂的实际问题吗?经济方面的讨论。他们不需要波兰的东西。(关于)煤炭补偿的问题。他们(苏联)同意减少(来自波兰的)煤炭配额。从1959年起,(他们将)不把波兰的煤炭作为他们的产品。来自(奥托·)格罗基沃尔的信和煤炭配额有关。春季经济会议(在苏联)——决议没有坚持下去。他们(苏联人)将没有充足的矿石和棉花提供给波兰。 vS %r_gf(  
mBgMu@zt)  
  波兰铁矿厂。他们决定把它交给波兰,(波兰人)还没有答复。工厂——220万卢布的投资贷款,他们将运送他们所有的秘密战时产品(方法)、专利、许可证。(和)具有苏联执照的新的飞机。 +D|y))fE  
)P\Vd #  
  他们进行安排,我们就不必提供船只。他们会满意的。(关于波兰的)军队——苏联官员使它成为(一支)高质量的(力量)。(关于波兰的)新闻。(关于)(1956年3月同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赫鲁晓夫的会晤的新闻界的报道——犹太人的问题。他们(苏联人)在共和国的任职,引用我(哥穆尔卡)给斯大林的信。他们(苏联人)想要什么——友谊。 hA)tad]  
n0#HPI"  
  1)战争——危险的。 F,^Q'$ !  
$-9m8}U(Y  
  2)孤立波兰的反对分子。 NZ`W`#{  
"YD<pRVB  
  3)我们属于共同的社会主义阵营——如果我们分裂,没有人会宽恕我们。 `-S6g^Y  
0hK)/!Y  
  (有)对(波兰)政府的广泛的威胁。(斯坦尼斯瓦夫)米科拉伊奇克[米科拉伊奇克——农民运动右翼活动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任波兰流亡政府副总理、总理。1945~1947年任波兰政府副总理、波兰农民党主席。1947年大选失败后潜逃美国。]。我们〔波兰人〕没有认识到形势的危险。读我(哥穆尔卡)1948年的文章(论苏波团结)。今天波兰与苏联之间没嵌入楔子吗?我们(当前)的立场中,我们支持(这一楔子)吗?我们为什么容忍(波兰人的)反苏宣传? SLRQ3<0W_  
 lTsl=  
  南斯拉夫的新闻中没有反对苏联的声音,来自我们新闻界的声音(说:)——斯大林主义是法西斯主义。让这些狗吠叫吧。 FQSepUl  
G@b|{!  
  是什么使他们(苏联人)惊恐?不是辱骂,也不是我们(波兰人)失去权力有威胁。(例如,耶日·)普特拉门特写的关于苏联的非道德的立场的文章。波兰人正在拿起南斯拉夫已经抛弃的东西。他们〔苏联人〕因为这些原因而焦虑。年轻人的口号:罗科索夫斯基滚蛋,是对军队的打击。我们怎样使(苏波)友谊同召回军官、苏联军官一致呢(?)他们不能被突然除掉。苏联军官危及(波兰)的主权吗?如果你认为华沙条约没有必要——告诉我们。反苏宣传(在波兰)没有遇到任何抵制。 X.V7od>  
z>+@pj   
  那些没有任何罪行的人继续从(波兰统一工人党)领导中被排除出去。——(苏联人)怎样理解这一点呢?难道这不意味着(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治局的变化)是针对波苏友好的吗(?)(波兰)国内将怎样理解罗科索夫斯基被免职呢?国外将怎样解释这件事呢?每个人都会理解成对联盟的打击。 D OiL3i"H  
1QXv}36#3n  
哥穆尔卡同志所说的是真的,还是仅仅是说一说?我(哥穆尔卡)是在反苏口号下恢复工作的。他们(苏联人)不批评我们——(耶日·)莫拉夫斯基,(瓦迪斯瓦夫)马特温(是主要的靶子)。(对苏联人来说)问题不在于人民,而在于什么样的政策正隐藏于(提议)人事变化之后。波兰的气氛是反苏的,组织的决定也是反苏的。波兰不是保加利亚,也不是匈牙利——和我们(苏联)一起,波兰是(这一地区)最重要的(国家)。在哪方面苏联侵犯了(波兰的)主权?在赫鲁晓夫与铁托关于(东欧的)卫星国的讨论中——铁托禁止(南斯拉夫)的新闻界作关于人民民主的文章,(好像)是卫星国一样。没有我们(波兰),不可能组织抵御帝国主义。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9-01 16:25 | 2 楼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02478 ],9%QE  
萨瓦茨基关于波苏领导人会谈的记录[萨瓦茨基(1899~1964)——波兰国务委员会主席,1923年加入波兰共产党,曾两度被捕入狱。二战期间,在苏联任波兰共产主义者中央局书记。1944~1945年加入波兰人民军,曾任第一军副司令等职。1944年以后历任波兰工人党及统一工人党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1950~1952年任政府副主席,1952~1964年任波兰国务委员会主席。1956年10月参加了同赫鲁晓夫的会谈。] /9<zG}:B  
(1956年10月19日)
E4~k)4R  
  1956年10月19日与赫鲁晓夫、米高扬、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同志的会谈。 l1XA9>n  
_Vr>/f  
  1)米高扬同志(说),(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治局在同苏联方面交往时表现出了不热情。突出的问题包括两党关系、(社会主义)阵营的界线及我们国家之间的问题。 [h20y  
~ {OBRC  
  我们是同盟国家,反对(谁)?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从我们党〔波兰统一工人党〕这里,他们(苏联人)没有得到真正的信息。奥哈布说形势复杂,但没说问题是什么。美国广播提供了关于(波兰统一工人)党的领导内形势的细节——〔米高扬读(显然来自美国广播的报道)〕。什么能使我们分离?经济问题。我们(苏联人)不需要波兰的任何东西。波兰方面也没有事实根据单方面表达了苏联方面(的观点)。——(例如)煤炭配额问题。从1959年开始,他们(苏联人)正在结束从波兰为苏联订购煤炭。铀的开采问题——春季时我们(波兰人)没有答复。苏联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不比波兰小。苏联向波兰输送了重大的军事秘密,包括许多培训开支,等等。(全是)为了索取。他(米高扬)引用了哥穆尔卡1948年给斯大林的信。关于过多的犹太人居于高位,(及)民族虚无主义成为一些犹太人同志的特点。他(米高扬)认为减少(波兰统一工人党内犹太人的)充塞是正确的。(米高扬补充说),现在他(哥穆尔卡)要被犹太人推到顶峰,然后再被摔下来。他(米高扬)引述了1948年9月哥穆尔卡关于波苏联盟问题的文章。我们(波兰人)在坚持(正确的)路线吗?没有,今天任何人都可以对苏联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即使在资本主义国家,政府也有办法保证新闻界不冒犯友好国家。今天,波兰人正在开始做南斯拉夫人已经做完的事。关于不受限制的(波兰新闻界)反对苏联的运动。苏联没有剥夺波兰的主权。或许华沙防御条约没有必要?那么我们(波兰人)应该讨论这个问题。 U 1!6%x  
}_m/3*x_  
  突然将一群同志排除出(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治局的问题,这些同志被(波兰)国家视为保持同苏联友谊的支持者。罗科索夫斯基同志的问题——〔是一个〕重要的政治问题。 dHjJLs_  
Obwj=_+upd  
  (对苏联人来说),同铁托之间只有一些没有解决的小分歧,同中国人,我们(苏联人)对每一个问题的理解完全一致。奥哈布同志说在这次(第八次)全会上,莫拉夫斯基和马特温同志将被 (从波兰统一工人党书记处)免职。但是现在正提出让他们(加入领导)。〔奥哈布打断说,他也正在被免除(第一书记的职务)〕。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阵营想让我们〔波兰人〕同苏联争吵,要分裂我们。告诉我们(苏联人),我们的分歧在哪里——你们(波兰人)想要什么? ,x#5.Koz  
I[u%k ir  
  2)奥哈布同志——他们相信莫拉夫斯基和马特温同志是好同志,等等;并且赞成保留他们(萨瓦茨基在这里留下了空白,可能要在以后加点东西)。 vqDd][n  
{z:aZ]QhKc  
  3)哥穆尔卡同志——他曾想他将永远不会再回党工作。现在他看到他必须回来。(波兰继续同苏联的)友谊(也)是整个(波兰统一工人党)集体(领导)的看法。(但是),现在存在于(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治局内部的问题不能再继续下去。(旧)政治局不能再控制(波兰)局势。(1956年7月的)第七次全会的决议事实上是正确的——(但是)——政治局的一部分同志对此有不同的理解。(尤其是)民主化问题。一些(波兰统一工人党)同志采取只是等待的立场,(不做任何事情)。 U'8+YAgc  
"i3wc&9!?W  
  他(哥穆尔卡)相信9人组成政治局足够。但是即使有这样的新组成(仍然不够)——奥哈布同志声称要对(波兰)新闻界采取严厉措施。但这(也)将无济于事……问题的根源在于工人阶级的物质条件,但有其他的〔原因〕。至于莫洛托夫同志的问题,(显然是关于波兰对斯大林的攻击),他(哥穆尔卡)答复说:“你们也这样”——(提醒莫洛托夫)赫鲁晓夫(苏共二十大)所作的关于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关于)煤炭问题,(哥穆尔卡说)——有许多问题,我们(波兰人)还没有全部回答。其他的问题(包括):(波兰)安全机构中的不正常行为。许多无辜的人被逮捕、受折磨。(波兰)安全(机构)中的苏联顾问问题及他们被召回(苏联)的问题,(苏联)顾问及他们(在波兰期间)的责任问题。并且,萨瓦茨基告诉我(哥穆尔卡):我们(波兰人)怎样才能让他们(苏联顾问)(对他们的行为)负责。我(萨瓦茨基)今年五月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哥穆尔卡同志。苏联同志不应该担心(我们)计划之中的变化会削弱(苏波)友谊……在给苏联同志的答复中,1948年,南斯拉夫的同志是对的,在回复斯大林和莫洛托夫的信中说,他们很了解(自己的)人民,经验已经证明他们曾经得到现在仍继续得到南斯拉夫民族的支持。在一封信中,他们(南斯拉夫人)表明……(萨瓦茨基又留下了空白) 0~2~^A#]\  
d'Cn] <  
  4)萨姆布罗夫斯基[萨姆布罗夫斯基——当时任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他在自己的《日记》记有与苏联领导人的会见。]。 _Ec9g^I10  
Se*o{V3s$  
  同志,苏联同志给我们的政治局带来了不和 );-?~   
j?a^fcXB  
  5)萨瓦茨基(加了逗点),(不清楚他这是什么意思。) ;A^Ii>`  
RE~9L5i5  
  6)尤兹维亚克[威托尔德·尤兹维亚克——波兰共产党党员,反法西战争时期组建人民军,1945年为波兰民兵司令。1945年以后历任波兰工人党及波兰统一工人党的政治局委员、政府副总理、监督部长等职。]同志——(在波兰)一个人能感到敌人〔的存在〕,他行为狡诈,〔根基〕很深。政治局里没有反对民主的人。但敌对因素(在党内)很活跃。他同意认为我们的领导根本不是领导。苏联军官的问题——他(尤兹维亚克)告诉第一书记(奥哈布)为什么我们想把他们(苏联军官)送回去。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四位同志,奥(哈布)、哥(穆尔卡)、萨(瓦茨基)、西(伦凯维兹)被请求(选举新的政治局),他们提名显而易见的政治局成员。他〔尤兹维亚克〕反对(新政治局),另一个同志也反对。他主要指罗科索夫斯基同志。 ?4p\ujc  
AXbDCDA  
  7)泽农·诺瓦克[泽农·诺瓦克——1924年起成为波兰共产党员,1932年为中央委员。1942年被纳粹逮捕并投入劳动营。1945年获释后参加了苏联军队。1947年返回波兰,曾任波兰工人党波兹南等地方党委书记和中央干部部长。1950~1956年为波兰统一工人党、工人党政治局委员,曾任政府副总理。在1956的党内斗争中站在罗科索夫斯基一边。]同志——形势的性质——是(波兰统一工人党内部)为了权力的斗争。(那些忙于斗争的人的)工作沿着批评路线走,诽谤所有(反对他们)的事和人。我们从党内开除了一个人,就有人叫嚣。(波兰)国内情绪正组织化。关于新的(波兰统工人一党)政治局组成名单——未经政治局决定就公开。(奥哈布解释他已经许可……)。他(诺瓦克)认为新的政治局成员名单不会解决这一形势。 j0^%1  
Vqr#%. N  
  8)西伦凯维兹同志——他说明了他对苏联的态度——清除对(苏波)友谊有不利影响的一切——今天在机场的问候同(1955年)7月苏共全会上所做出的关于我们国家之间共同关系的一切相矛盾。我们不得不处理加强党和领导的问题。(西伦凯维兹)反对罗科索夫斯基同志,因为他用拳头捶桌子。——(赫鲁晓夫同志:你们被引导到哪里去?你们要么幼稚,要么伪装是……)在这一点上,〔下午〕9点,哥穆尔卡同志强烈地抗议苏联和波兰的坦克行动,(这导致)同苏联同志的尖锐冲突。赫鲁晓夫同志——在德国(有)很多的苏联军队……米高扬同志——继续做。但是你们将在党、国家与兄弟国家面前承担巨大的责任!(指哥穆尔卡)。再一次:关于新的政治局(成员)的名单……(和名单)在华沙的分配。  hsYS<]  
U7GgGMw  
  9)赫鲁晓夫同志——关于(苏联)顾问——很不情愿地把问题交给我们(苏联人将让步)。他(赫鲁晓夫)被哥穆尔卡同志在顾问问题上的态度所刺痛。苏联把它(向波兰派顾问)看成它的责任。他(赫鲁晓夫)承认他们(苏联人)到这里来,目的是告诉我们他们的观点,解释,并影响我们……但是,我们(波兰人)将不准备考虑任何事情。在罗科索夫斯基同志的问题上非常坚决。(苏联人担心)这就是哥穆尔卡如何开始(加入波兰)党的领导,占据这样的职务。 wrtJ8O(  
\9r1JP0  
  10)莫洛托夫同志——我们(波兰人)当然不得不(对我们的问题)承担责任,但他们(苏联人)不得不承担(社会主义)阵营中的更大问题的责任。 )w3?o#@  
zn!H&!8&  
  11)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我发现我自己处在了什么样的环境之中。 W|C>X=zTi  
wlSl ~A/s  
  12)奥哈布同志——有社会力量,很活跃……政治局里的所有同志都是好同志。我们(波兰党内)不想阻止哥穆尔卡同志(以他的职务)成为第一书记。 g7Xjo )  
G3Z>,"w;=  
  苏联同志反驳,(波兰统一工人党)政治局不应该违背第一书记的愿望。 p]z< 43O$  
"e)C.#3  
cJp:0'd  
№04091 JI"&3H")g%  
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工作记录 2=?:(e9  
(1956年10月20日) $C&y-Hnar  
                                           秘密
`lI(SS]w  
   参加会议的有:布尔加宁[布尔加宁(1895~1975)——此时任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联部长会议主席。1958年以后被解除这些职务。]、卡冈诺维奇、马林科夫[马林科夫(1902~1988)——1955年2月被解除部长会议主席职务,此时仍为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1957年被打成反党集团成员。]、米高扬、莫洛托夫、别尔乌辛、萨布罗夫、苏斯洛夫、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朱可夫[朱可夫(1896~1974)——时任苏联国防部长。]、谢皮洛夫[谢皮洛夫(1905~1995)——时任苏共中央主席团候补委员、外交部长。1957年被打成“反党集团”成员。]、福尔采娃、波斯佩洛夫、谢罗夫。 7IEG%FY T  
moop.}O<  
  1.关于苏共代表团华沙之行的情况(赫鲁晓夫、米高扬、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科涅夫、朱可夫): 3izGMH_`  
|8m2i1XG  
  (1)一个结论——结束波兰现在的局面。如果罗科索夫斯基留下来,那得忍耐些时日。 LtJl\m.th  
JI)@h 4b  
  大演习[指在波兰的苏联坦克师团向华沙开动。在波兰统一工人党的八中全会上,罗科索夫斯基声明,这是苏军在波兰领土上进行的“计划中的演习”。波兰领导人的要求:坦克师团停止行进,而要在几天内返回自己的营地。]。 &1Zq C;  
&"_5?7_N  
  准备文件[可能是指就召回在波兰的苏联顾问问题给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的回信。]。 VuU{7:  
.m;5s45O{  
  成立一个委员会。 mi`jY0e2  
i(hL6DLD  
  (2)波诺马连科大使同志在评价奥哈布和哥穆尔卡时犯下一个愚蠢的错误。 ! 0}SZ  
OV.f+_LS  
  (3)邀请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民主德国、保加利亚国家的共产党代表来莫斯科。也可能派一位中央委员会代表去中国通报情况。 mdNIC  
QTC-W2t]  
  (4)发出信息。 ru>c\X^|  
NUQ?Q Q  
  接收信息并通知。 $~h\`vF&  
'ZiTjv ]  
  思考所提出的问题。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9-01 16:26 | 3 楼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04092 ?Mj@;O9>'  
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工作记录 #bZT&YE^  
(1956年10月21日)
CGCI3Z'  
  出席会议的有:布尔加宁、卡冈诺维奇、马林科夫、米高扬、莫洛托夫、别尔乌辛、萨布罗夫、苏斯洛夫、赫鲁晓夫、朱可夫、勃列日涅夫、谢皮洛夫、什维尔尼克、福尔采娃、波斯佩洛夫。 |<Rf^"T  
gQ;1SY!  
  波兰问题(赫鲁晓夫、米高扬、布尔加宁、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别尔乌辛、朱可夫、科涅夫、萨布罗夫、苏斯洛夫): fZNWJo# `.  
'^ob3N/Y [  
  1.全会消息第1页送去发表。 ]R%+  
6U?z  
  2.采取什么方针: M # ) @!  
cms9]  
  (1)影响并注视事件的发展; k=``Avp?  
Y-y<gW  
  (2)要么我们加以干涉。 pe@j`Sm:Ej  
$`'Xb  
  召集兄弟党领导人。 TBr@F|RXiO  
sUTfY|<7|  
  时间——10月22日决定。 se ]q~<&  
O$, bNu/g  
  认为召开一次由民主德国、中国、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匈牙利领导人参加的会议是必要的。 ;lU]ilYv  
R8n/QCeY{  
  鉴于波兰事件和波兰的局势,我们希望进行协商。 n[tES6u  
[_w;=l0 ;  
  我们希望开会。 CTh!|mG  
o@j)clf  
  其他党的代表也有同感。 Qs1e0LwA9  
Nub)]S>_/t  
  10月23日即星期二开会。 d^W1;0  
._A@,]LS}  
  我们很想听听你们的意见,因为欧洲各党表示极为不安,因为波兰事件是以尖锐的政治和经济问题的形式出现的。 %K7wScz7  
p"ElO,\  
  民主德国和捷克斯洛伐克的经济受到打击。 .^aqzA=]  
REc+@;B  
  星期二、星期三,其他一些国家的代表将参加。 nr>Os@\BU  
Vb$4'K '  
  波兰问题(赫鲁晓夫、莫洛托夫、谢罗夫、朱可夫、米高扬、别尔乌辛、萨布罗夫、卡冈诺维奇、伏罗希洛夫、苏斯洛夫、福尔采娃、马林科夫同志): O;m@fS2%3  
J rgpDZ  
  赫鲁晓夫同志:鉴于形势,应该放弃武力干涉。应表现出耐性(大家赞同)。 GT3 ?)g{Z  
w(-h!d51+  
  致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哥穆尔卡同志关于克格勃顾问问题的信。 qr|v|Ejd~  
yK"T5^o  
  采纳修正意见:如果他们愿意接触,想要顾问,让他们先说,我们再讨论。 IyJHKDFk  
( {}Z '  
  关于将军和军官,我们请你方准备提出自己的建议。我们同意召回。 .lE7v -e  
6Qh@lro;y  
  不要波兰的煤越早越好。 H\!p%Y  
4te QG  
  对形势的评价和我们的方针。 |jT^[q(z  
 roNRbA]  
  为米高扬、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谢皮洛夫同志准备会见兄弟党代表材料,(赫鲁晓夫同志和布尔加宁同志说还是不写这种材料好)。 D_2~ 6  
Oiz@tEp=_  
  卡冈诺维奇同志和莫洛托夫同志说要对形势做出评价。 uS}qy-8J  
s.qo/o\b  
  莫洛托夫同志说,波兰统一工人党的政策已经发生了改变。 i0/RvrLc  
9qcA+gz:|  
  现在不写材料。 & c V$`L  
$vjl-1x&  
  准备一封苏共中央致各级党组织的信为自己暂拟一份提纲——对形势的评价(为中央主席团成员准备)。 %!X9>i>  
'ugc=-0pd  
  布尔加宁同志:期待中央全会做出决议。 oQ:.pq{T  
 TG^?J`  
  暂时不公布任何消息(节自讲话)。 qr<RMs  
9S_PZH  
  关于顾问的信件。 egXbe)ld  
Vl\8*!OL%  
  经米高扬、朱可夫、谢罗夫、科涅夫、谢皮洛夫同志审阅。 {i#z <ttu  
dYxX%"J  
  对波兰的高频通信本身提出问题。 }huFv*<@'  
o|G[/o2  
:tf'Gw6v  
Uu_Es{@  
№04093 r?2EJE2{V  
苏共中央主席团关于致电中、捷、保、德各党中央和致信哥穆尔卡的决定 N5d)&a 7?  
(1956年10月21日) q/#p ol  
                                                                                       绝密
     nr]:Y3KyxX  
  1.波兰问题 mJNw<T4!/  
Ygq;jX  
  (赫鲁晓夫、米高扬、布尔加宁、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朱可夫、科涅夫、萨布罗夫、苏斯洛夫、谢罗夫、伏罗希洛夫、福尔采娃、马林科夫同志) cNl NJ  
ItD&L ))  
  (1)根据中央主席团会议交换的意见,批准苏共中央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电报全文(电文附后)。 z3Zo64V~7  
8AQ__&nT  
  (2)根据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交换意见的情况,委托米高扬同志、朱可夫同志、谢皮洛夫同志、谢罗夫同志和科涅夫同志审阅苏共中央致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关于苏联克格勃和国防部在波兰的顾问问题的信的草案并报苏共中央最后通过。 SceK$  
   e|}B;<  
附件1 K1$   
绝密
     `Kbf]"4q  
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诺沃提尼同志 ?[<#>,W  
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尤戈夫同志 `?G&w.Vs  
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乌布利希同志 =}g-N)^  
$f?GD<}?7r  
  鉴于波兰形势,我们希望交换意见。 oy-y Q YX  
l;d4Le  
  我们建议在星期二,至少在星期三在莫斯科举行高级会晤。其他兄弟党也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请告你们的意见。 <?F-v  
I(H9-!&  
                                                                  苏共中央 :s*t\09V7  
eLIZ<zzW0}  
附件2 5PsjGvm.%  
绝密
     ,T*\9' Q  
vmg[/#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8<Pi}RH  
zZ,"HY=jN  
  鉴于波兰形势我们想交换意见。 7g$*K0m`  
VTU(C&"S  
  我们想请你们,如果这样可以,请贵方代表于星期二、三来此,为此我们将派图-104专机一架。 M@JW/~p'  
!jf!\Uu[U  
                                                              苏共中央 <0;G4fE7[H  
'P*OzZ4>$  
E@EP9X >  
@Ko#nDEq  
№04094 :|8!w  
苏共中央主席团关于在波苏联顾问问题致信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的决定 n0G@BE1Y=  
(1956年10月22日) 5 `@yX[G  
                                                                                                 绝密
     [+8*}03  
  苏共中央批准就在波兰的苏联克格勃专家问题致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的信件草案(附苏共中央致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的信件草案)。 L)8%*X  
>6Jz=N,  
附  件 q6b&b^r+H  
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哥穆尔卡同志: 2a;[2':  
r&ys?@+G  
  1.当奥哈布同志去中国途中在莫斯科逗留时,于9月11日在同苏共中央谈话时转达了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的意见,即撤销直属波兰人民共和国社会安全委员会的苏联顾问机构的时机已经成熟。当时米高扬同志回答奥哈布同志说:波兰同志的这个意见符合苏联共产党的原则方针。 unNN&m#@  
$d,/(*Y#-  
  有鉴于此,苏共中央主席团决定召回应波兰政府当时请求派去帮助波兰人民共和国安全机关工作的所有苏联顾问。 0fLd7*1>  
R<vbhB/lU  
  就在那次谈话中,奥哈布同志转达了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的意见,即在撤销顾问机构之后,必须通过成立直属波兰人民共和国社会安全委员会的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代表处的办法进行苏联和波兰两国的安全机关新形式的合作。苏共中央原则上同意这一意见并准备在接到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的具体建议后详细研究这个问题。 ktRGl>J  
tv Zq):c  
  2.按照波兰政府的多次请求并根据我们两国政府间的协议,在波兰军队的编成中一直有一定数量的苏联军官和将军。 1|AY&u%fiP  
7F_N{avr  
  苏共中央认为,如果按照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的意见,而现在已没有必要让苏联军官和将军留在波兰军队里,那么我们同意提前召回他们,我们请你们准备好自己的意见,以便在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代表团抵达莫斯科时能够解决这一问题。 F\v~2/J5v  
                                                                        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  尼·赫鲁晓夫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9-01 16:28 | 4 楼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04095 ^R)]_   
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工作记录 G )`gn  
(1956年10月23日)
dTlEEgR  
  1.波兰问题 ^#K^WV  
}_mMQg2>=  
  (赫鲁晓夫、米高扬、基里钦科、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苏斯洛夫、福尔采娃、布尔加宁) I)0_0JXs  
lz1cLl m  
  哥穆尔卡请求于11月8日会晤。 }odjaM}5Nc  
x9 n(3Oa  
  10月24日11时同中国人会晤。 ='C;^ Bk  
0]$-}AYM  
  还同其他人单独会晤。 tL1\q Qg  
gQ%mVJB{(  
  然后大家聚会。 ER@RWV 2  
)KkV<$  
  全体委员会见中国人。 =^l`c$G<  
D~`RLPMk  
  赫鲁晓夫、米高扬、布尔加宁、萨布罗夫一起会见匈牙利人。 5lM 3In@  
oR7f3';?6  
  大使通报了上层的真实情况。物色大使人选。 %.Kr`#lCr  
$?VYHkX  
  赫鲁晓夫同志通报了同哥穆尔卡谈话的情况。 \yLFV9P}EL  
}g|9P SbJ  
  不发表哥穆尔卡的讲话。 g:p` .KuB  
osLEH?iKW  
  准备进行接触。 ; vWJOvM2  
3Q)"  
  致各级党组织的信没有写。 fi&>;0?7  
R mo'3  
  哥穆尔卡的报告、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全会决议和苏共中央致各级党组织的信分别送出。 D$w?  
d`j<Bbf-  
  由米高扬、波斯佩洛夫、谢皮洛夫、福尔采娃同志负责起草信。期限3天。信传达到区委员会(文件不留在区委员会,而由州委员会的代表传达后带回)。 ORXH<;^0y  
RmO kb~  
2uF'\y  
XB:E<I'q!3  
№04096 1,we: rwX  
苏共中央主席团关于起草就波兰统一工人党局势给各级党组织的信的决定 Vy c  
(1956年10月23日) !RjC0,  
                                                                                                  绝密
     lACS^(  
  1.波兰问题 3u s^\w#  
Tl?jq]  
  (赫鲁晓夫、米高扬、基里钦科、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苏斯洛夫、福尔采娃、布尔加宁) TIF  =fQ  
y"K[#&,0  
  委托米高扬同志(召集人)、波斯佩洛夫、谢皮洛夫和福尔采娃同志根据中央主席团会议交换意见的情况在3天内起草一封苏共中央就波兰统一工人党局势致各级党组织的信。 4ZYywDwn  
e{^lD.E  
  苏共中央的信发至各加盟共和国党中央委员会、边疆区党委员会和州党委员会,各区党委员会听口头传达。 muhu` k`C  
4]xD-sc  
zOy_qozk  
fEGnI\  
№04097 0^F!-b^z  
苏共中央主席团扩大会议工作纪录 (SA^> r  
(1956年10月24日)
>3I|5kZ6  
  参加会议的有:布尔加宁、卡冈诺维奇、基里钦科、马林科夫、莫洛托夫、萨布罗夫、勃列日涅夫、什维尔尼克、福尔采娃、谢皮洛夫、波斯佩洛夫。另外还有: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乌布利希、格罗提渥,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诺沃提尼,保加利亚的代表[保加利亚的代表未记姓。]。 DJ1!Xuu  
A3J=,aRI_v  
  通报波兰和匈牙利的局势(赫鲁晓夫、布尔加宁、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勃列日涅夫)。 /8"rCh|m-  
tK 6=F63e  
  日夫科夫同志:同意对波兰和匈牙利局势的评价。应该进行接触。 Xs~IoU  
zkd^5A; `  
                                                                             尤戈夫同志[发言未记录。] xgvwH?<  
"}S6a?]V  
:xY9eq=  
.F/s (  
№04098 HzsQ`M4cA  
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工作记录 P]2V~I/X  
(1956年10月24日)
#1WCSLvtV  
  参加会议的有:布尔加宁、卡冈诺维奇、基里钦科、马林科夫、莫洛托夫、萨布罗夫、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谢皮洛夫、什维尔尼克、福尔采娃、波斯佩洛夫、尤金,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刘少奇同志。 v z&88jt  
O0eM*~zI  
  就波兰和匈牙利局势问题交换意见(赫鲁晓夫、卡冈诺维奇、布尔加宁、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同志和刘少奇同志) [n3@*)q's  
F'T.-lEO_d  
  刘少奇同志认为苏共中央委员会对波兰采取的措施是正确的。基本的一条是,苏联是社会主义阵营的中心,不能有几个中心。 aYc^ 9*7  
dZ4c!3'F  
  通报波兰和匈牙利的情况: d-z[=1m  
KxWm63"  
  缺点是有的,应该纠正。 fm!\**Q1  
`]a0z|2'!  
  有时是强加于人。 e%IbM E]x  
5kojh _\  
  形式有时有匆忙做出决议的情况。 )jh~jU?c@  
5qFHy[I A  
  批评的形式(第四方面)。 T2Yc` +  
o'8nQ Tao  
  立即发表。 7y_<BCx h  
1-E utq  
  应当预先修改。 $EzWUt  
6Cfsh<]b  
  关于日本的文章(在《争取持久和平》上)已经发表(没有给毛泽东同志看),斯大林没有寄出。在这篇文章的影响下日本共产党发生了分裂。到现在情况仍未得到改善。在国际组织内工作方式仍采取不正确的方向。 @Gy.p5J8  
^x_$%8  
  他们带着准备好的决议来到这里。 CyXaHO  
y>)c?9X  
  关于援助,[原文句子未完。] HJP~ lg  
qW'L}x  
  同苏共中央团结一致的保证。 #%w)w R3  
N(2M  w:}  
  赫鲁晓夫同志:我们同意刘少奇同志的观点。 iio-RT?!  
1N<n)>X4  
  谈话将继续进行。 A;dD'Kgl  
i0zrXaKV  
                                                              В·Н·马林的亲笔记录,铅笔所写。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9-01 16:30 | 5 楼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04099 m=@xZw<  
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工作记录(节选) )2ShoFF  
(1956年10月26日)
)SJM:E  
  到会的有:布尔加宁、伏罗希洛夫、卡冈诺维奇、马林科夫、莫洛托夫、萨布罗夫、勃列日涅夫、赫鲁晓夫、朱可夫、福尔采娃、波斯佩洛夫、尤金;中共中央的刘少奇……[代表团其他成员未记姓名。]。 5Z;5?\g  
TaYl[I  
  就波兰和匈牙利局势交换意见: \h#aPG<yo  
0{mm%@o  
  关于罗科索夫斯基一点是很关键的(刘少奇同志语)。 "A+7G5  
W[Q<# Ju  
  哥穆尔卡太过分了。 rrRv 7J&Q  
8,IF%Z+LI  
  10月26日20时继续开会。 )r{Wj*u  
o"X..m<  
V~KWy@7  
№05831 #2U#h-vI  
中国代表团和波兰代表团会谈纪要 co8R-AB  
(1957年1月11~12日) 8Snv, Lb`^  
                                                           机密
     2c[HA  
  中国方面参加会谈的有:周恩来同志、贺龙、王稼祥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波兰大使王炳南。 s(Gs?6}>T  
cSYCMQ1ro  
  波兰方面参加会谈的有:哥穆尔卡同志、西伦凯维兹[西伦凯维兹——波兰部长会议主席。]、萨瓦茨基、奥哈布、萨姆布罗夫斯基、腊帕茨基[腊帕茨基——波兰外交部长。]、纳希科夫斯基[纳希科夫斯基——波兰外交部副部长。]和波兰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基里鲁克。 lG0CCOdQ  
&PV%=/ -J  
  第一次会议,1月11日15时 !5De?OXe   
!c)F;  
  哥穆尔卡同志:我建议会议按下列议程: l#v52  
YFu,<8"swe  
  1)波兰统一工人党希望向中国共产党通报关于波兰的情况; f9#srIx+  
SW}Rkr\e  
  2)听取中国对于我们工作的看法并相互交换所讨论问题的观点。 5SUO`4L  
Lb Jf5xdi  
  周恩来同志:同意哥穆尔卡同志的建议。 jG&HPVr  
VOr: G85*s  
  哥穆尔卡同志首先感谢在我党八中全会期间的十月事件上中国共产党给予的支持。中国共产党给予我们的基于马列主义深刻而正确立场的支持,是中国共产党实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实际表现。迄今为止我们没能向中国共产党领导通报我们的情况和八中全会后波兰国内的变化。 YJ ,"@n_  
zMpvS rc  
  国内发生的波兹南事件,是关于危险局势开始形成的明显信号。事件证明我们的不适宜的经济政策和党的领导远离了党员群众和工人阶级。没有上街去向工人承担六年计划的责任是直接的原因。如果党的基层组织同工人阶级保持着联系的话,那么罢工是可能不发生的。歪曲国家经济上的比例是主要的错误。它使我们党在改变经济关系中遇到了巨大的困难。敌人的反抗取代了行政机关对工人阶级思想上的影响。1948年以后,我们在相当大的范围内出现了各种形式的破坏社会主义法制现象。在国家生活中产生了明显的蜕化形式。在我们的安全机构中建立了第十局,它置于党之上,监督全党,进行迫害和完全无原则的挑拨。 DRRQ] eK0  
|$IL:W6  
  二十大以后,部分党组织知道了赫鲁晓夫关于斯大林的报告后,国内政治局势开始尖锐化。这是影响波兰人民、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影响工人阶级以及外国反动宣传的敏感的土壤。在这种背景下,在我们的波兹南爆发了事件。 YBj*c$.D0  
ygja{W.  
  我们认为,党在八中全会上所做出的决定,在波兰防止了如同在匈牙利发生的局面的重演。应当记住,我们形势的性质和特点——占领和瓜分波兰的历史背景,促成了我们人民的反俄倾向。 ;k@]"&t  
$2*_7_Qb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和波兰解放以后,依然存在着这样的条件,即不要把旧的反沙皇传统带入到政权中来并在我们这里消灭。过去仍然存在着这样的坏的传统。在这一领域内,确实做了许多工作,但是,与社会主义国家间关系的要求还是不够的。第一个纠纷是战后苏军与波兰居民间的关系。主要原因是,我们不会克服和消除反苏传统。因为在波兰和苏联之间没有权利平等的关系。这种不平等权利的例证之一是,以所谓“赔偿”的名义,供给苏联大量的煤炭,而这种赔偿又不是依据国际条约。1945年,在苏联压力下签订的条约又不能告知人民。米科拉伊奇克从波兰逃走后,公布了签约的回忆录,帝国主义的宣传广泛利用了这一点,以此破坏对人民政权的信任。我们不能否认这一使之在国内形势中非常不利的事实。不管怎样,在顾问问题上出现了不正常的情况。我们仅仅需要顾问,但是在我们的某些机构内,实际上顾问们变成了他们的领导。实际上,在军队里苏联军官占据着领导岗位并且负责一系列非法的审判和非法处死一些波兰军官。军队机关的两位领导人沃兹涅申斯基和斯库尔巴舍夫斯基被送往苏联。由此使处死军官事件难以调查。 M1/(Xla3  
DFZ0~+rh  
  上述事实帮助了反动派制造舆论:惟有在苏联的允许下,否则波兰不能行使独立自主的政策。这虽然不完全符合事实,但是对于激起尚未克服反苏情绪的波兰人民的反苏情绪已经足够了。斯大林逝世后,距二十大尚远,在波兰统一工人党内,不赞成这种仆从国观点的势力开始增长。 ;lE=7[UJ3X  
1(T2:N(M-A  
  二十大以后,在党内开始分为两派: V[%IU'{:  
sbVEA  
  1)改变现状,自力更生,依靠我们的政策(这一派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 Jo[ &y,  
4s%zvRu  
  2)另一派害怕,对我们生活的任何改变都可能带来各种各样的后患:外来的干涉和国内反动势力的增强。 8*?H~q~  
;,]4A{|  
  这样的趋势,使党内发生斗争并使党和当时的领导工作有陷入瘫痪状态的可能。 Sru0j/|H\  
 s=:LS  
  八中全会的举行并通过了基本正确的决议,但是面对党的领导的瘫痪状态和许多党的基层的火星,这些决议仅仅是纸上的。不善于在平等和自主基础上调整使国家深深不安的波苏关系是八中全会的主要缺陷。党的领导层的许多同志认为,为了避免国内形势恶化,调整波苏关系的形势已经成熟。苏共领导对我所谈的形势是很清楚的。苏联同志们当时决定,坚决反对这一倾向。八中全会前一天,苏联大使馆通知我们,在全会开幕当天,他们要到波兰来,代表团成员的组成就像后来来的那样。苏联同志们请当时的第一书记奥哈布同志、西伦凯维兹同志和我(尽管我还不是中央委员)扭转在这一问题上的舆论。我们一致请求苏联同志们,在八中全会开幕那天不要到我们这里来,但可以晚一点,第二天或更晚一点来,以免给我们的工作造成困难。尽管我们有这样的立场和观点,苏联同志们仍通过大使向我们声明,他们要在全会开幕那天来,并表示希望党和政府的领导到机场欢迎他们。我们理解为这是对我们的强制和威胁。不想使局势尖锐的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整个政治局决定欢迎苏共中央代表团。出现这一事件严重地干扰了全会工作的进程。苏联同志们,特别是赫鲁晓夫同志,在机场立即进行示威。在机场上有许多在波军服务的苏联将军和科涅夫元帅。赫鲁晓夫首先同苏联人相互问候,不理睬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和政府成员。然后到波兰代表团那里并开始威胁道:“这样做行不通!”并以粗暴的方式向奥哈布摇动着手指头。我们对此的反应是很平静的。因为我们不想在公开场合让苏联将军和军官们看到,以免给我们的事业带来某种损失。苏联同志们在机场即要求全会延期。当时所有的中央委员在等待着全会的开幕。我们请苏联同志到达贝尔凡德宫,在那里开始会谈。 jT0iJ?d,!  
WN|_IJR~  
  赫鲁晓夫首先发言如下:“我们决定严厉地干涉你们的事情,决不让你们的意图实现。”我们声明,如果谁在桌子上放着转轮手枪,我们将不谈判。我们问,他们想逮捕我们吗?赫鲁晓夫声明,我们没有这样说,但是苏联共产党决定干涉。我们说,因为同志们在大厅里等着全会的开始,所以,我们不同意全会延期,但是,在全会正式开幕后,我们回来同他们会谈。苏联同志们愿不愿意都得同意这一点。全会开始并自由选举一些中央委员。在全会上我们没有通报关于会谈的气氛,我们说我们继续与苏联同志们会谈。 7Cz=;  
R(_WTs9x4  
  以后的会谈是稍微平静的。米高扬同志报告了苏联代表团的观点:苏联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境内有相当的军事力量,担心八中全会后我们的变革,即似乎我们曾声明,波兰想脱离我们的国家联盟。我们向苏联同志解释说,变革只会加强我们的合作而不会削弱它。我们很好地通报说,我们之中没有任何人想脱离开来。苏联同志们以粗暴的压力方式要求,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不能有任何变动,而只补充哥穆尔卡同志。苏联同志们指出,一些波兰共产党人所持的观点是正确的,因此应该支持他们。这是试图把党的领导分裂成派别。 EGv]K|  
Z?[ R;V1j  
  这时我们得到报告说,在波兰的苏联驻军开始向华沙开来。我们问道:这意味着什么?苏联同志们声称,这是早已计划中的演习。我们向苏联同志们声明,在波兰公众看来波兰实际上是独立自主的,这种演习将被认为是对政府和党施加压力,我们要求苏联装甲车部队撤回到自己的营地。苏联同志们指示与会的罗科索夫斯基元帅,令他转告苏共中央政治局给科涅夫元帅关于停止演习的指示,但并未兑现。同时,根据罗科索夫斯基的命令,少数波兰武装力量也向华沙调动。当问及罗科索夫斯基时,他承认,“他要保卫华沙几个区的安全”。但是,罗科索夫斯基没有向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通报就下达了这一命令。当我们问时,他才予以确认。 !W&|kvT^  
v#g:]T  
  同苏联代表团的会谈是在很不愉快和不友好的气氛中持续了整整一天。我们方面的发言是平心静气的,但是坚决的。会谈结束时,赫鲁晓夫同志已平静了,但声称:“不管你们愿意与否,我们的观点是,我们将不得不开始干涉你们。”我们再次向苏联同志们保证,他们关于波兰要脱离社会主义国家阵营的担心是没有根据的,我们将按照党的愿望行动,将按照我们的意志建设社会主义。 e 5(|9*t  
c"CR_  
  我们继续得到关于苏军向华沙方向继续移动的情报,苏联坦克来了几辆,苏联军舰抵达我们的水域。对我们的继续干涉苏联同志们没做任何反应。 p[|V7K'Z  
{='wGx  
  第二天,苏联代表团飞往莫斯科。在机场进行了例行的告别。苏联代表团来波兰的事实和机场会谈事件,闪电般地传遍了华沙。人们说,苏联同志与我们政治局委员们发生了争吵,这使得本已紧张的气氛更紧张了。早在代表团来之前,就传播流言说,准备政变。华沙省委动员工厂工人在充分准备状态中;有传闻传播,罗科索夫斯基的军队准备和苏军一起对抗内务部的军队等等。上述事件,使党内和波兰国内形势的继续发展更为严峻了。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不彻底地向全会通报了同苏联代表团会谈的结果,介绍了苏联同志们担心的问题,政治局说服苏联同志们,他们与我们在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合作问题上不存在任何障碍。在这一事件上,对于各个工厂的许多提问,我们尽力证明,苏联同志们的到来是正常的,并竭力捍卫他们的立场,与他们继续保持我们的秘密会谈。之后不久,爆发了匈牙利事件,这使我们内部困难的因素更大了。 e :ub]1I=  
P^q!Pye  
  应该指出的是,在波兰反动势力还很严重,解放后在波兰领土问题上曾与伦敦流亡政府领导下的匪徒做过武装斗争,至今米科拉伊奇克在富裕农民中还有重要的支持者。在这种形势下,对我们的威胁是,反动势力的抬头,类似在匈牙利的斗争的爆发。但是,八中全会新纲领的通过,使得反动势力不可能挑起叛乱。工人阶级接受了八中全会的纲领,我们的党员开始了实现他们目标的行动。 $Sm iN'7;  
k&K'FaM!  
  关于八中全会后的形势,这里应该指出的是,以往的事件削弱了我们党。在党内有三派: ,B x0  
6 P(jc  
  第一派是:建立在八中全会决议基础之上; *fyaAv  
nC$ c.K'  
  第二派是:修正主义即趋向变节的行为; U CFw+  
& R<K>i  
  第三派是:保守势力,企图恢复党内过去的一切。 $Mx?Y9!  
'wBOnGi6  
  很难确定,上述后两派中哪一派对我们危害更大些。应该强调指出的是,修正主义分子在报刊上有发表自己观点的可能性,保守派不具有这种可能性。修正主义派常在知识分子和部分大学生的报刊上出现。当突然开始指责波兰十二年来所作的一切时,这就大大损害了我们党。在这一基础上,敌人开始把原来的每一个积极分子当作斯大林分子,破坏其威信。如此恐吓积极分子,削弱了他们的抵抗性。反动派认为:党的八中全会后应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共产党员在此期间为完全自主而斗争;第二阶段,审讯共产党员并夺取政权。 ^MhMYA  
`'(@"-L:7  
  保守派的基础是党的机关、原安全机构被裁减下来的工作人员。由于改组的结果,党的机关仅一少半保留了下来。这些属于裁减下来的人员,代表着保守派的主要部分。八中全会以后,进行了党委(与省委一起)选举,部分宝贵的人员,由于选举的结果被排挤掉了。同时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原来观点保守的党的工作人员,从自己的岗位上被排挤后现在又重新被选入党的机关。保守分子的观点是很复杂的。部分人主观因素起着作用,而没有思想基础,也许他不止一次地从党的机关工作人员中被裁减下来,如果仍留在这一机关的话,他可能不是保守分子。 X2np.9hie  
fo9V&NE  
  八中全会以后,派别组织开始出现,这一派别进行发送各种旧杂志,这败坏了他们的名声,一言以蔽之,损害了一些同志的威信。保守分子的口号之一是反犹太主义。为了消除派别及其对我们党的损害,我们党的领导尽了最大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取得了成功,但不彻底。议会选举的必要性使形势复杂了。早在八中全会前就改变了选举条例,但很不幸。党的变化同样影响到选举运动。直到最后我们这一派别才积极活动。现在的形势对我们来说比以往选举时要差。进入现议会候选人的构成如下:波兰统一工人党占52%,统一农民党占25%,民主党占9%,无党派和天主教占15%。与我们真诚合作的,在我们联盟中占重要数量,他们方面不会有破坏行为。 u!VrMH  
n:<Xp[;R  
  现在我们很难预测选举的结果。但是,如同实践表明的那样,共产党人任何时候也不是靠选举的帮助掌握政权的,更不会通过选举交出政权。 ady SwB  
^d9o \  
  在思想和策略上探讨拟定路线不足,是我们党的重大缺陷。在这一问题上,中国共产党的党报发表的文章,尤其是最近的论无产阶级专政的文章,是对我们的最大帮助。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发展形式的意见,现存在着许多差别。我们认为,要进行多项研究和努力,来评价促使在苏联存在的个人崇拜的条件和原因。特别是在我们的条件下,要使我们党和我们的社会接受评价斯大林的作用是很困难的,如同去年12月29日《人民日报》所阐述的那样[指《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一文。]。我们绝对不想证实,斯大林一切都错了,他做了许多好事,但我们认为,在好与坏之间分比例是另一码事。在评价铁托和卡德尔与苏联关系上的观点,我们持有差不多类似的立场。不久前,南共联盟代表团来我们这里,我们对他们说,尽管有这一切,但如同他们在对待苏联问题上所做的那样,都是没有道理的,即便甚至对苏联有充足的理由和要求,那么在这样的政治形势下,也不应该公开争论,并把争论公诸于世,因为那样帮助了敌人,削弱了我们阵营。我们尤其认为,在苏共领导中分出斯大林分子和反斯大林分子,在匈牙利问题上的不彻底性——先是同意苏军干涉的必要性、后又改变了主意等,这些是在世界面前有损于苏联的行动,如同在联合国中持有各种各样的观点一样。我们认为,应通过我们党内比较有目的地阐明争论的问题。南斯拉夫的同志们在铁托访问莫斯科后的十天内提出主要非难是,苏联共产党致信各人民民主国家和党,说南共联盟不是列宁主义的政党,而是社会民主型的党。以后,好像是在苏联同志们教唆煽动下,在《真理报》上公开刊登了霍查的文章。第三点,南斯拉夫同志们提出的问题是,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出版的给自己组织的指示中,反对南共联盟以及纳吉。尽管如此,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认为,南斯拉夫的同志们不应该这样做出反应,因为那样无助于国际革命运动。我们还告诉南斯拉夫的同志们,我们收到了苏联共产党共同出版工人党和共产党刊物的建议。他们说,将向我们通报自己的观点。不久前,南斯拉夫大使来过我这里,他转交了南斯拉夫同志们对这一问题的答复。南斯拉夫同志们没有收到参加协商出版这一刊物的邀请,因此不能表态。原则上他们站在双边立场上,但不能取消党与党之间的多党的关系。 0*uJS`se6Z  
pBu}c<  
  最近《人民日报》的文章,关于对抗性和非对抗性矛盾的指示,又帮助了我们的工作,帮助我们实际解决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问题。我们表示赞成无产阶级专政存在的必要性的意见。我们完全同意我们阵营一致团结对外的立场。面对着敌人和帝国主义,社会主义国家阵营应该团结一致,我们之间存在意见分歧,应由我们阵营内部解决。 K_X(j$2Xc  
z`dnS]q9  
  同样,根据自己的实践,我们看到了党的领导作用的必要性。党越强大,就越能在国家生活中扩大民主自由。毫无疑问,一个软弱的党是不能遵守和执行列宁的民主集中制原则的,民主化的过程有可能被反动派所利用。现在我们看到了在实行民主和法制过程中扩大党的作用的我们的道路。很显然,我们不能放弃对阶级敌人的镇压。 `;Fs  
Yka>r9wr  
  对此,我已经说过,中国同志们知道,要评价匈牙利事件对我们是困难的。在第二次干涉匈牙利之前,苏联同志们问我们如何评价匈牙利局势,他们没有告诉我们自己的意图。我们认为,苏军可以在匈牙利待几个月。我们从这样一点出发,苏军在匈牙利的存在,将永远是搞霍尔蒂反动政权的障碍。我们主要关心的是使匈牙利政府依靠工人阶级。 +sd':vE  
Z= pvoTY  
  现正在进行五党会议。我们党未被邀请。只是在发表声明的前一天,苏联驻波大使告知我们关于那次会议,说由于选举,所以没有邀请我们。毫无疑问,邀请我们参加会议,一定不会改变那些决议的通过。可能苏联同志们认为,如果我们出席会议的话,将有另外的意见,所以他们不想讨论这一问题。但是,不邀请我们与会,给外界造成了不好的印象,它没有促进我们阵营的团结,反而给了各种各样的西方政治家们进行投机的场合。 AX{yfL  
0}Q d  
  现在我们与苏联的关系是很正常的。我们认为,有许多事情我们已经解释过,我们要强调的是,苏联同志们对此也很清楚,我们推测,苏联同志们得出的结论是,他们过去的行动是不对的。我们认为,建立在两国平等原则上我们关系的新方针要由苏联同志们真诚地实行。 E3_ 5~>  
g*%o%Lv  
  我要讲的还有很多,但由于时间关系,就此结束自己的通报。 AeW_W0j  
Xpmi(~n  
  周恩来同志:请通报一下,在大会上的讲话中,我们应该如何谈及这些现实问题。 <+`}: A  
hl+ T  
  哥穆尔卡同志: g$Ns u:L  
-s:NF;"  
  建议讲一下苏联和整个和平阵营的和平政策问题,关于裁军计划、关于美国的政策及其对中近东的干涉,以使我们的听众相信我们和平阵营的意向。此外,还要指出依靠中国的和平政策给他们的和平建设带来的益处,以及我们的经济贸易合作的发展。 SciEHI#  
9q<?xO  
  萨瓦茨基同志:请周恩来在自己的演说中阐明波兰的经济和政治成就以及波兰在和平阵营中的作用。 1,sD'iNb  
.iEzEmu  
  萨姆布罗夫斯基同志:认为,在谈中国成就的背景时,应指出中国共产党的作用。 =Wl}Pgo!  
{(`xA,El  
  西伦凯维兹同志:提议再会见一次,以便对周恩来同志在大会上的演说进行商讨。 U\tujK1  
:#spL*FIx  
  周恩来同志:通报一下,他持有毛泽东同志致哥穆尔卡、萨瓦茨基和西伦凯维兹同志的信,待翻译好后交我们手里。[这里许多话的语气是波兰记录者用他们的口气记的。] !\1Pu|  
" [K>faV  
  周恩来同志:他感谢哥穆尔卡同志关于波兰形势的广泛的通报。他声明,在十月事件中波兰统一工人党采取的立场是正确的。它的正确性在于,波兰同志们把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原则运用到自己的工作中。中国共产党支持我们党的立场,我们党八中全会后通过的决议。因此,对波兰同志们的主要成就,中国共产党以平稳的心情表示赞赏。 #j${R ={  
+# tmsv]2  
  周恩来讲道,兄弟党之间的关系,应依据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的原则,社会主义国家间的关系应该是权利平等的关系。 \MFjb IL  
Fop'm))C8  
  10月30日,苏联在自己的声明中承认,在平等基础上的合作的正确性。中国共产党支持这一立场,现在我们正尽力为此而工作。我们马克思主义者应该从错误中吸取教训。过去在波苏关系上存在着许多不平等现象,现在它们都被纠正了。我们很高兴,波兰统一工人党没有就苏联共产党所持的立场进行公开的争论,如果那样定会削弱我们的阵营。波兰统一工人党没有使民族情绪烧得更旺,这是正确的。你们的策略使争论的问题得以调整,避免了帝国主义分子可能利用的公开争论。在12月29日我们的声明中,我们强调指出,应该以各种方式解决对抗性和非对抗性的矛盾。周恩来说,我同意哥穆尔卡关于平等和主权的意见,但不应该忘记苏联为首的作用。为首的作用这是主要的问题,平等和错误这是次要的问题。毛泽东与基里鲁克同志的谈话中正确地强调指出,我们国家间的关系,如同兄弟间的关系一样,但不是父亲对儿子,如同以往苏波间的关系那样。从自己角度我们告诉苏联共产党,他们对待兄弟党关系的立场经常是错误的,但我们不认为,应该把此公诸于众,以便不削弱苏联。不应该重复错误,团结一致地反对敌人和苏联为首是当前的主要的问题。 ."JtR  
G>c:+`KS  
  周恩来同志继续谈到中国共产党过去所犯的错误及其对它的纠正。在克服了错误和毛泽东掌握党的领导之后,我们的立场多次不同于苏联共产党的立场:他们曾劝告我们停止与蒋介石的斗争。当时他们认为,如斗争,将导致对人民的屠杀。斯大林曾指示中国共产党与蒋介石和解,放弃革命斗争。中国共产党不顾这种劝告和指示,而进行革命战争并取得了胜利。解放以后,我们与苏联的关系也不是最好的。斯大林同志不相信人民。他曾是多疑的,并认为,他的意见是惟一最正确的。斯大林曾担心,中国成为第二个南斯拉夫,而毛泽东成为中国的铁托,中国会置于美国的影响之下。这是我们党不能同意的。 yixAG^<  
97L# 3L6t  
  尽管苏联共产党有许多错误,我们仍应看到共同反帝斗争的必要性。斯大林犯过许多错误,如解散波兰共产党,这对波兰同志是巨大的委屈,以及与南斯拉夫的关系问题。但是,在对这些事件进行总的评价时,不仅应该看到斯大林的错误,而且还要看到他对革命运动的巨大功绩。委屈是明摆着的,但不应该集中到他一人身上。毛泽东在斯大林面前也同样感到委屈。斯大林同志已经去世,全面评价他的功与过还为时过早。若干时期后我们将能够从历史前景的角度进行全面的评价。无论如何,斯大林的功总是大于过的。对于个人崇拜问题,应该不只是从斯大林身上找原因,而应该从集体和在苏联建成的制度上找原因。在国际革命运动中斯大林起过重大作用,尽管他有错误,但他的著作仍可以教育工人阶级。如果苏联同志们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这应该帮助他们,以使他们改正错误。在这一点上我们有共同的观点。如果兄弟犯了错误,我们应该帮助他去战胜错误。每一个国家有自己独特的特点,但建设社会主义的主要道路,总路线是相同的。 ju?D=n@i  
'nh^'i&0.  
  我们同意哥穆尔卡同志的意见,南斯拉夫同志们使用了公开批评苏联的不好的方法,把自己的经济当成惟一的模式,这是不正确的。我们大家还年轻,应该寻找各种各样的道路,但是必须利用作为最早社会主义建设的苏联的经验,我们必须为我们阵营的团结一致而共同工作。所有我们的党都是马列主义的党,必须互相帮助,如果苏联犯了错误,我们应该帮助它纠正。首先我们必须相互信任。 \L{V|}"X  
l^E)XWd  
  周恩来同志通报了国际形势和他最近访问亚洲的情况。最近由于匈牙利事件和侵略埃及事件,国际形势变得尖锐了。虽然英国、法国和以色列遭到了失败,匈牙利的反革命也被镇压了下去,但形势却更紧张了。但是,周恩来并不认为,这会导致世界力量的重新平衡。他看不到世界大战的直接的危险,因为帝国主义力量还未完全准备好,以便能在这场战争中取得胜利。但是,美国想从这一形势中为自己取得最大的利益。在英国、法国和以色列侵略埃及破产以后,美国想取代他们在中近东的地位。美国同样想自己控制苏伊士运河,这与英法的利益相左。英法企图利用社会主义阵营内部暂时的困难(匈牙利事件),认为这时苏联不可能更多注意其他问题,他们进攻埃及,力争占领苏伊士运河并同时推翻纳赛尔政权。艾森豪威尔对英法的行动很不满意,其中因为它妨碍了西方干涉匈牙利局势。的确,英法进攻埃及为我们援助匈牙利、镇压反革命创造了条件。 K';x2ffj  
O4A{GO^q  
  苏联和整个和平阵营的立场使帝国主义的阴谋陷入瘫痪状态。但是,为这一目标需要行动的团结一致。帝国主义者在联合国利用匈牙利问题,企图危及苏联在国际舞台上的和平政策。尼赫鲁在与艾森豪威尔会谈中声明,他不赞成苏联干涉匈牙利,但是他认为,不应人为地煽动这一问题,以免引起新的世界战争。艾森豪威尔与尼赫鲁会谈时谈到匈牙利事件时公开承认,如果不想挑起新的世界战争,那么在这一问题上不可能再有所作为。在埃及事件上,艾森豪威尔向尼赫鲁声明,美国可以做的:1.帮助清理苏伊士运河;2.保证运河航行的自由;3.将调停解决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争议。尼赫鲁确认,对美国研究调查中近东并给这些国家尤其是巴基斯坦予以援助很感兴趣。尼赫鲁对艾森豪威尔说,美国可以给很多资金上的援助,但是,这种援助将具有侵略性质并引起阿拉伯国家人民的不满,它仅仅有利于这些国家的上层人物。艾森豪威尔向尼赫鲁保证,美国给巴基斯坦的借款,没有损害印度的意图,给巴基斯坦的军事援助,也不会利用它去反对印度。艾森豪威威尔没有回答尼赫鲁的不在亚洲建立军事集团的建议。根据尼赫鲁的声明,美国在苏伊士运河和以色列问题上所持的立场现尚不清楚。他们无疑想巩固自己在那里的影响,但现在还没有计划好。 L4-v'Z;  
"s5[w+,R  
  周恩来同志谈到,在我第二次会见尼赫鲁时,我们讨论了美国宣布的所谓艾森豪威尔主义,的确声明,美国企图取代英法在近东的地位。尼赫鲁承认,他同华盛顿会谈时,艾森豪威尔没有通报上述情况。关于这一点,周恩来同志说:“我们早就说过”,艾森豪威尔把英国和法国从近东赶走的活动解释为:第一,想扩大美国在近东和中东的影响,削弱英法的影响;第二,害怕阿拉伯国家接近社会主义阵营国家。 x C+TO  
wxSJ  
  我们认为现在世界可分为三个阵营:1.帝国主义阵营,2.社会主义阵营,3.资本主义—民族主义阵营,即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这是些由民族主义领导的希望中立的国家)。中国共产党认为,应争取影响不发达的资 aJ^RY5  
本主义国家集团,把它们吸引来与我们社会主义阵营合作,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集团。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政治上和经济上支持民族主义者统治的国家,但是我们没有借款武装他们。与中国相邻的国家与我们的关系是很好的,但是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害怕中国的发展强大,即将来中国会不会干涉他们的内部事务和在领土上冒犯他们。两年半以前,中国与印度和缅甸共同签订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然后又在万隆会议上得到发展,在那里获得了亚非人民的广泛支持。最近在与缅甸关于边界争议地区中国做出让步,这一问题1941年蒋介石与缅甸的条约中已承认,尽管那一条约对我们并不利。缅甸领导人问我们,我们将派军队去缅甸吗?当时我回答他们说,由我们签订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没有规定这一点。 d/Y#oVI  
|Y&&g=7  
  周恩来同志说,尼赫鲁认为,不应该干涉匈牙利的内部事务,以让匈牙利根据自己的意志决定自己内部的关系。尼赫鲁同意,如果对世界和平有益的话,匈牙利可以留在社会主义阵营。他在联合国的代表梅农同样表示了这样的观点。但是,尼赫鲁认为,外国军队驻扎在甚至是友好的国家,也能引起当地人民的不满。我曾问尼赫鲁,有第三条道路吗?他没有回答。我告诉尼赫鲁,匈牙利曾请求苏联的帮助,因此干涉是有理由的。我指出,在波兰的形势完全不同,波兰没有请求帮助,并依靠自己的党、军队和人民的力量,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变革。尼赫鲁确认,在波兰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了正确的变革。但他表示反对把纳吉送到罗马尼亚去。我回答他,在印度同样关押过阿伯杜拉赫总理。(周恩来对波兰谈判者补充说,如果我们逮捕纳吉的话,会当场逮捕他的)。尼赫鲁问我,社会主义阵营不允许现在属于我们的任何国家脱离吗?我声明,我们不允许帝国主义者对我们阵营的敌对工作和破坏行为。 0JM`*f%n  
XdxSi"+  
  周恩来同志确认,我们社会主义阵营必须团结一致,以对抗帝国主义者反对我们阵营的任何野心。在这一问题上,应该利用帝国主义阵营内部的任何矛盾,以击破他们的计划,并给他们制造困难。中国共产党认为,应该准备好对付、回击帝国主义对我们阵营的任何国家的袭击,但我们不应挑起进攻,仅仅是预防。我认为,几个五年计划后,我们国家的生活水平将确实提高。第二,半殖民地国家关于自由和独立的民族主义运动的发展对我们有利。中国认为,应该避免与帝国主义者的任何武装冲突。但是,我们对帝国主义的策略应该是坚决的。如果他们侵略我们,应给他们以坚决的回击。美国不愿意让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联合国,并推行两个中国的主张。中华人民共和国任何时候也不允许把中国分裂为两个国家,这里不能与德国、朝鲜和越南相比。我们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它。我们感谢波兰在联合国舞台上关于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应有的地位而进行的始终如一的斗争。同时,我们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急需占据在联合国的席位,因为现在的状况不仅不能阻止我们的政治活动,而且给了我们批评美国的更多的自由。中国不在联合国,并没有削弱中国,而削弱了联合国,因此,进入联合国对我们并不是急迫的,我们可以等待。台湾是中国的内部事务,我们宣传和平解放台湾,但不放弃武力解放。我们与美国进行谈判已一年多了,他们要求我们放弃使用武力解放台湾。日内瓦的谈判不管结果如何,对我们是有利的。我们同日本的关系在发展,尽管尚未建立外交关系。美国竭力利用一些亚洲国家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些印度人在劝诱达赖喇嘛不要回西藏,并竭力扩大对西藏的破坏,要求独立。不久我将同尼赫鲁会谈并决定达赖喇嘛是否回西藏。 :M _N  
\olYv!f  
  帝国主义的特性是怕硬欺软。作为例子,可用最近艾森豪威尔对尼赫鲁的谈话,即在匈牙利问题上将无所作为。在柬埔寨同西哈努克会谈时我提示他,如果他不隶属于帝国主义国家,我们可以帮助。他这样做了并拒绝加入马尼拉集团。我认为,这是同不发达国家合作的正确形式。在我们的政策中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是基本因素。伙伴不平等的歪曲和错误结果,使得我们阵营关系尖锐化,这是老毛病,关于这一点我们没有谈,最近它又出现了。10月30日苏联的声明和中华人民共和国11月1日的声明,纠正了不平等和错误,成为在主权和平等原则上新的合作形式的基础。哥穆尔卡同志讲道:关于赫鲁晓夫和其他苏联同志们在华沙机场的不适宜的举止,这是过去的老毛病,但应经常一贯地医治它,变坏事为好事。 '$\O*e'  
ni`uO<\U  
  党之间的会晤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兄弟党代表的共同会晤是必要的,他们中的每一位代表有权代表自己的观点。通过相互交换甚至是矛盾的意见,可以获得共同的立场。周恩来同志没有建立共产国际式或情报局式的国际组织的想法。一个党在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的基础上独立解决所有的自己的问题。他提出兄弟党会晤的具体建议,发表共同的文章,评定总结性的文件可以是会晤的结果。 H^r;,Q$9  
ATscP hk  
  出版思想刊物问题:中国同志们认为,出版这样的共同刊物对于共产党和工人党是必要的。我们认为,苏联可以出版自己的刊物,兄弟党代表的文章可以寄往该刊。 h"$)[k~  
~D\zz }l  
  在匈牙利问题上: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苏军的帮助是必要的。当纳吉背叛并在匈牙利实行反革命和屠杀共产党员时,别的出路是没有的。卡达尔认为这是革命行动。在这一问题上中国支持苏联。苏联拯救了匈牙利。匈牙利没有理由接受联合国的干涉。我们不在联合国,很不错。 x,:DL)$1  
^e\H V4s  
  铁托的观点多少与尼赫鲁的相似。周恩来同志说,我相信,波兰同志们会赞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匈牙利问题的观点。 +nU=)x?38  
bAS/cuZs  
  在布加勒斯特的五党会议问题:这个昨天哥穆尔卡谈的是有道理的。我们在莫斯科与苏联同志们谈过这一问题。他们对我们说,他们之所以不邀请波兰是由于选举的原因。他们同样没有邀请阿尔巴尼亚、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而只邀请了与匈牙利相邻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同志们将再次把我们的意见转告给苏联的同志们。 5DxNHEuS  
5/YGu=,  
  卡达尔和马罗山已得到周恩来的邀请去莫斯科,因为周恩来将在匈牙利只待一天。他问我们在波中会谈联合公报中关于我们与匈牙利的关系还有什么要说的。他暗示,不广泛谈论拉科西的错误,而仅总括谈团结和友谊。 ^bk:g}o  
v@ifB I  
  关于南斯拉夫问题:我们支持苏联改善它同南斯拉夫的关系。我们认为所有的党和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是必要的。我们认为,南斯拉夫是社会主义的兄弟国家。我们党完全保持着与南斯拉夫的真诚关系。在南斯拉夫领导中有民族沙文主义情绪,同样也有各种各样的修正主义观点,这在我们《人民日报》的文章中已叙述过。我们批评铁托和卡德尔,为的是帮助他们克服他们的错误。我们希望讨论和合作,而不是孤立。我们愿意与他们会见。 =M`Xu#eRk  
/^hc8X  
  波兰问题:我非常感谢哥穆尔卡同志的通报,我尽力对一些事实谈谈自己的态度。我希望你们将会明确对我的讲话的态度。在八中全会上波兰统一工人党完成了巨大的变革。中国共产党支持你们的重大变革。我们认为,支持波兰统一工人党领导是自己的责任。 =M9;`EmC  
H[2W(q6  
  在纠正偏差和错误时,同样不应忘记过去由于党的领导和全体人民的努力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如果只谈偏差和错误,而不谈成就,这是无益的和片面的。我确信哥穆尔卡和政治局的思想。昨天哥穆尔卡同志谈到关于存在两种倾向和两派的问题:保守的和修正主义的。我们认为,目前,当保守主义者已从政权机构中被排挤出去时,已不再是威胁。对他们应以教育的方法影响他们,甚至施以党的处罚和行政制裁。我们认为,当前修正主义倾向是主要的倾向,它可以造成许多损失。当它代表着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和民族沙文主义时,它与保守主义倾向在思想上是有根本区别的。在波兰,它不仅代表着波兰和外国记者,而且得到暗藏的反动势力的支持。它影响着许多迷失方向的共产党员。例如,帝国主义利用修正主义的错误观点为自己挑拨、组织国内的混乱,以达到推翻党的目的,造成社会主义制度的危险。 GUn$IPOM  
ToR@XL!%rP  
  周恩来同志说,你们过去的偏差在于,一方面是民主化的不彻底,另一方面是对敌斗争的不彻底。我同意西伦凯维兹同志的意见,我们希望民主化,但我们将战胜反革命。 e?_uJh"  
#5%ipWPHb  
  在中国,在不同时期同反革命的斗争运用过不同的方式。我们也犯过许多错误,错误地处决过一些好人,但我们(你)却没有注意敌人的活动。全国解放后,我们那里组织过两次大的群众性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在与反革命斗争中,我们采用过四种处罚,这就是处死、强迫劳动、临时监禁和对可疑的人长期监督。在与反革命斗争过程中,逮捕了几百万(400万以上)人,枪毙的只有70万人。 ~$d(@T&  
3HqTVq`&  
  在我们国家的两个不同阶段战胜反革命有过不同的方法。1927~1934年为第一阶段,那时我们学习苏联的榜样,接受了他们战胜反革命的方法。在这一时期,有过很大的偏差。当时保安机构领导与反革命的斗争,它没有彻底的监督。第二个时期是1935~1949年,当时毛泽东同志占据了党的领导,我们改变了以往对反革命斗争的方法。这一时期党监督着安全机构,对反革命斗争的主要方法是依靠党与群众的紧密联系。解放以后,在对破坏分子的斗争中,党请劳动群众和人民的帮助。在工厂和企业的许多会议上,工人自己揭露暗藏在他们中间的反革命分子并指出他们对政权的危害。在这时期,侦察机关仅仅起着辅助作用。动员群众与反革命斗争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在党的领导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革命分子基本上被粉碎了,全国处于安定控制之下。 %f5c,}  
[\-)c[/  
  思想教育工作:它是社会主义建设所要利用的最重要的武器。在这一斗争中报刊是可以起很大作用的武器,但我们的报刊不是经常能很好地起这种作用。我们认为,当报刊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外发行时,应该更大地注意我们党的报刊。因为它可能变成歪曲当时党的政策概念的工具。 <f#pS[A  
&} r-C97  
  经济问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看到这一问题的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教育人民依靠自力更生,动员所有的人员去完成计划,相信只有长期不懈的努力才可能建成社会主义;第二种观点:来自兄弟国家的援助。最重要的、最巩固的支柱在于自力更生以及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相互援助。来自其他国家的援助可以接受,但是应该经常考虑到这一援助的政治后果和影响。如果我们请求资本家帮助,他们一定认为我们软弱,他们就要仰头站起来提出最苛刻的条件。如果我们从他们那里接受了这种援助,那么就应这样做,以使他看到,我们主要不是依靠他们的这种援助。中华人民共和国被美国采取的禁运包围着,但是不少资本主义国家同我们做买卖,尽管存在着禁运,中华人民共和国同这些资本主义国家间的经济关系仍在发展。 3b[.s9Q  
mO2u9?N  
  如果谈到关于波兰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关系,那么在这一问题上,我们做的还不多,因为我们必须在经济上帮助亚洲国家,我们不能不看到兄弟国家中经济上的困难。我们支持,我们的贸易关系继续顺利地发展。 M>d^.n  
$Y M(NC  
  我们非常希望,波兰统一工人党和政府能克服这些暂时的困难。我们很想知道,为了更快地度过这时期暂时的困难,波兰希望用什么方式得到中国的援助呢?我们建议通过我们的大使商谈或派波兰代表团前往中国以决定这种援助的方式。 YI>9C 76L  
f7/M_sx  
  选举问题:在你们这里有经过协商委员会提出的议员候选人全部名单。可能出现这样的局面,某些党员可能不赞成党的路线,在选举过程中持有另外的立场;同样的情况在党的联盟者中也可能发生。 G=er0(7<  
7%Ou6P$^fr  
  党应该考虑自己继续工作的方法,以使在议会中不处于少数,为了在议会中获得多数必须进行斗争。如果在议会中没有获得多数,那就必须考虑自己工作的方向。  De2$:?  
5mX^{V&^  
  党的团结:我们认为,党内的团结是关键的问题。八中全会后党的力量增强了。党内团结依靠的是根据八中全会决议的党的领导与党员的团结。党必须准备对付好的和坏的情况,我们相信,波兰党在哥穆尔卡同志的领导下已经取得了重大成就,我们知道,对敌斗争是沉重的,因此,我们承认你们,祝你们在你们的工作中继续取得成功,在这一斗争中我们准备给你们最大的支持。我们认为,任何一个兄弟党不可能没有错误,像这样的不犯错误的党是没有的。如果那个党说,他做的百分之百都好,那就证明,他是过于自信,他将会继续犯更大的错误。 \k{d'R#~(  
_2hZGC%&E  
  〔周恩来同志的讲话,开始于第一次会议,在第二次会议上(1月12日10时30分)继续。〕 KL./  
f@2F!  
  哥穆尔卡同志,衷心感谢周恩来同志的通报,他声明,在下一次会议上将回答提出的问题。决定下一次会议于1月12日20时召开。 kbo9nY1k g  
D#A6s32a  
  第三次会议1月12日20时 AH-BZ8  
}0?XF/e(R  
  哥穆尔卡同志回答: ?aI. Z+#  
N>CNgUyP  
  1)关于在适当的时候组织所有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协商以加强团结问题,政治局认为,这是个正确的想法,如果有谁提出这一创议,那我们将支持他,并将参加。我们赞成中国同志的求同存异的意见。我们清楚,这一建议是较广泛的,我们认为,同志们考虑的不仅是欧洲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将接受党与党之间为协商各种对这些国家有意义的问题的多边会谈的原则。 eV~"T2!Sb  
t)= dKC  
  2)在苏联共产党建议的刊物问题上,我们完全支持中国同志的立场和他们指出的这一刊物出版的不适当的论据。我们得知,在这一问题上,意大利共产党持有这样的立场,它甚至表示出版这一刊物是毫无目的的。我们认为,假如苏联科学院想出版这样的意识形态性质的刊物的话,那么届时苏联共产党可以自己干。我们同意,如果别的党想写什么样的文章并想在这样的刊物上发表,那是可以的,但那仅仅是苏联科学院出版的刊物,不能联系其他任何党以免该刊物具有党际刊物的性质。在这样的情况下,与苏联同志们建议是相反的。两周之前,我们做出关于出版国内刊物的决定,在这一刊物上我们希望刊登外国刊物的文章和我们的国内和国际问题主张。 IJVzF1vC  
G;d3.ml/aZ  
  3)关于匈牙利问题——我们同意在我们的联合声明中,表示我们两党都支持卡达尔政府。我们提出的具体措词如下:我们接受中国同志们的建议,以便在这一声明中不谈错误的原因,而仅仅肯定对卡达尔政府的态度。我们曾给过匈牙利政府数额为1千亿兹罗提的援助,我们准备与匈牙利政府继续商谈这一问题。 WZTAXOw  
L6#4A3yh  
  4)关于国内形势和选举前边我谈过。我们得出这样的印象,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同志们对危险估计过大了。那么在选举时这样的危险将威胁我们党。我想说的是将不会造成这样的形势:即选举结果会出现损害我们政权的危险。我们看到我们面前的困难,它可能使在某些选举区中参加选举的人数上低于50%,那就需重新选举,但是在第二次选举不会改变形势,相反,在第二次选举中更易提出这些候选人。当某些候选人没有被选上时,可能造成政治上的真正的困难,但这些困难是可以克服的。 A!Tm[oqu  
UB+7]S  
  5)关于从资本主义国家贷款问题——还没有一点具体的。如果同志们了解我在大选前会议上的讲话,他们将知道,从这方面威胁我们的危险是最小的,即以贷款可能影响政府的政策。几个星期前我们的外交部长与美国驻华沙大使会谈,他通报,美国政府同其他国家协商过给我们贷款的问题。英国和西德回答说,他们一点也不反对波兰和美国间的贸易关系,但他们认为这样必然影响他们与中国的关系,事实上,美国大使向我们重复,他有自己的说法。 %'X~9Pvi  
P)#h4|xZ  
  6)关于我们的经济关系:我们感谢周恩来同志在这一问题上的声明。我们明白,在这方面我们不能谈经济细节。如果谈到关于我们的贸易关系,按照波兰贸易代表团的建议,那么扩大波兰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总贸易额对我们是很适宜的。我们希望签订长期贸易条约,向中国出口波兰机器方面我们有很大的可能性。我们可以向你们出口洗煤机,制糖厂,我们可以出口生产军事设备的机器,它是在很高的技术水平上生产的军事产品和现成的军事设备。在进口上我们希望要润滑油和金属。中国贸易代表团现在我们这里,很难解决这一问题,我们说的是来自中国同志方面的趋向——不想扩大我们的贸易额。我们同意你们的意见,以使这一问题的会谈在大使级进行。 Y`(~eNX^%  
K7@|2;e  
  我们非常感谢周恩来同志通报了他与尼赫鲁的会谈和关于国际形势。我们不重复这些问题了,因为我们的观点同你们的观点是一致的。 Zd88+GS,#  
^tjw }sE  
  周恩来同志:想再谈谈对某些问题的态度。 C"$~w3A k  
Fq_>}k@fI  
  在出版刊物的问题上,周恩来同志说:这一政治性的刊物可以由苏联一科学机构出版,其目的是集中发表兄弟党寄来的各种文章,当时苏联同志们没表示不同意这一点,因为他们并没有摒弃在出版刊物上起领导作用。 v~yw-}fk%  
gcB hEw  
  援助匈牙利和支持卡达尔政府的问题上,他认为,最好在联合声明中简单陈述。 GzBPI'C  
<h;_:  
  在选举问题上——如果在选举中党取得胜利那很好,但他认为问题不在于选举中威胁党的危险估计过高还是过低。在长期的革命实践中中国共产党经常注意两种可能性:好的和坏的,并同样做好好的和坏的准备。 QnP?j&  
5gII|8>rQ  
  我们同帝国主义接触的经验令人信服地证明,当我们强大时,那么他们重视我们并来帮助我们,而当我们软弱时,那他们就想利用这种帮助。 wy8Q=X:vP  
>3pT).wH|M  
  在吸收贷款和贸易交换问题上,我们赞成建立在互利和平等的原则基础之上。周恩来同志说,可以向资本主义国家借款,但这种借款经常想必带有对借贷国家的政治影响。国内战争后,苏联为换取贷款对帝国主义有让步,这对苏联曾是有利的,当然这同样在社会上造成不好的结果。 K~2sX>l  
/-i m g^^  
  现在中国与许多还未建立外交关系的资本主义国家有贸易关系。例如现在中国与日本的贸易关系在很大交易额范围内是在互利和平等的基础上进行的。但是从中国释放日本战争罪犯同样在中国社会中具有消极的意义。 idGn{f((f  
Z^z{, u;!  
  周恩来同志说,我们同哥穆尔卡同志在兄弟般地交换意见,我们认为应尽力使从资本主义国家获得的贷款在社会中产生的影响减少到最小最小。 Yh!=mW!OY  
+RJKJ:W  
  波兰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贸易问题 %8h=_(X\7  
M. % p'^5  
  第八次代表大会以后,周恩来同志与兄弟国家的单独代表就关于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关系发展问题进行交谈。在讨论关于第二个五年计划的结果时(这一计划应部分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预计到于最短的时间内扩大贸易交易额,甚至企图修改查看一些进入中国的物品。他认为在过渡时期我们国家遇到的经济困难,将在波兰人民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间贸易协定之外在我们的大使之间会谈基础上予以解决。周恩来同志解释说,在会见中国贸易代表团时已指示他们注意波兰同志们的愿望。 cm_5,wB(w  
71Za!3+  
  在修改共同声明问题上,周恩来同志建议,要每一方指派自己的同志去修改这一草案,草案要在我们共同的会议上交付讨论。哥穆尔卡同志建议,我们方面参加修改这一声明的是纳希科夫斯基部长,他将陪同代表团去全国访问。周恩来同志声明,中国方面确认外交部长助理。 p JT)X8K"  
n6.Z{Q'b  
  哥穆尔卡同志:他想再简单明确一下对周恩来同志刚才谈话的看法。 tgl(*[T2  
F6111Q </  
  经济问题同贷款问题联系着,应更广泛地讨论援助问题。经济困难在我们这里不是暂时性的。我们在原料供应上只能靠扩大出口。因为在我们这里煤是主要的出口产品,而没有资本投资的手段,我们面临的是必须寻找贷款的可能性。 {:*G/*1[.  
~tyqvHC  
  我们认为,贷款对政治活动有影响。现在还没有任何人给我们贷款,我们有重大的疑问,当我们的问题如此公开摆着时,资本家还来吗?有这样的问题,对我们来说什么是更大的危险?是国内由于经济困难降低劳动群众的生活水平带来的形势尖锐化呢,还是由于吸收资本家给我们的贷款带来的政治影响呢?我们认为,第一种经济困难对我们的危险比获得资本主义贷款所带来的危险威胁更大,何况他们给我们的贷款在数量上是很小的。 7M7Lj0Y)L  
{Ji&rk}NP  
  我们很理解中国同志们的立场,他们可能进口的是那些他们能够和需要的。我们同样也有这样的原则。为建立适宜于我们的相互交易额不是一年,而是几年,因此我们两国之间规定了长期的贸易交换。 =0] K(p,  
*?d\Zcj85[  
  周恩来同志:新的五年计划还没有最后确定,应该减少对它的投资和进口的费用。在中国全国的需求越来越多,进口的需求越来越少,因此在新的计划最后确定之前不可能扩大相互的贸易交易额。现在出现的经济困难和负的差额,如我以上所述,可以用别的路子解决。 $[?N^   
ymqv@Byi8A  
  下一次会见定于1月15日,最后的宴会和讨论联合声明草案。 %J9u?-~  
@s cn ?t  
  第四次会议 m//aAxmB  
Uq_lT,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访问全国回来以后,1月15日22时30分再次会谈讨论了联合声明草案的争议片断。关于这些争议的问题在旅途中副部长级别的会谈中没有解决。 {6h 1  
\A01 1R&  
  哥穆尔卡同志建议,纳希科夫斯基同志报告一下争议点,中国同志们表示同意。 FXDB> }8  
bRyxP2  
  纳希科夫斯基同志:第一个分歧是前言的序言结尾句。我们的草案说的是双方对于所讨论的问题取得了完全的一致。中国同志们的建议是这样,“下列问题”代替“所讨论的问题”,对读者来说这一句可能不明显,可以理解为仅仅是协商过的问题。人们将可乘机利用没有协商过的问题。 1uN;JN `_  
ut\ X{.r7  
  周恩来同志:我们认为,在一些基本的最重要的问题上我们取得了一致,但在一些问题上我们没有取得一致。取得了战略上的一致,但在一些策略上没有取得一致。在我与腊帕茨基同志在火车上的会谈中就一些策略上的分歧已表明了。甚至应当求同存异。我建议,要概括解释这一句。 ]s0wJD=  
r>ed/<_>m;  
  腊帕茨基同志:在我们会谈中涉及的问题,都包括在声明中了。因此这一声明将被一致通过,而将不讨论没有协商一致的问题。我建议把这一句表述争论的话放到最后。 ^*`#+*C  
#J3o~,t<  
  哥穆尔卡同志:同意周恩来同志的意见,把分歧放一边去,不再提出它们。某些分歧的存在,这是不可争辩的,但是我们说过,如果这是些不是必须的分歧,那么就不应把它对外面讲。当我们接受了像周恩来同志建议的这一句的措词,那么我们就可以在世界面前指出,我们没有在所有问题上取得一致意见。 wU!-sf;]y  
yUJ#LDW  
  腊帕茨基同志,不知道在什么样的问题上我们没有取得一致意见,因此哥穆尔卡同志也建议接受这样的措词:双方在“下列讨论过的问题上”取得了完全一致的意见。 n0co* ]X+k  
4GF3.?3  
  中国方面接受了这一建议后,纳希科夫斯基同志读第二段有争议的片断。事实说明关于在我们国家中敌人的颠覆活动,这是中方的建议。我们建议用挑拨社会主义国家关系的企图。我们不否认帝国主义者颠覆活动的事实,但这一提法在策略上不合适。 !ITM:%  
R/"-r^j  
  周恩来同志:中国绝对坚持自己的观点。帝国主义有在策划颠覆中国的内部事务,如大家看到的在西藏和台湾的例子。 t !6sU]{  
WHBGhU  
  哥穆尔卡同志:中国同志们不仅要照顾到自己的观点,也要照顾到我们的观点。在我们国家看到的形势与中国的形势是完全另一个样子。最近一系列因素的结果,我们甚至看到外来的敌对宣传减弱了。那样的一种提法,在我们社会上得不到理解。那样在大选前,会使我们的处境更加困难。因此他建议用搅乱关系这样一种提法。 G \MeJSt*  
Z]Ud x  
  周恩来同志建议,把关于颠覆活动和挑拨关系两种措词都放进去。 0]*W0#{Zj  
CKZEX*mPC  
  哥穆尔卡同志建议这一措词的第二种方案:“企图使社会主义国家不和与搅乱这些国家的关系”。哥穆尔卡同志阐述道,得到外部搅乱和支持的内部的反动势力导致了匈牙利的反革命事件。 HAI) +J   
AN:s%w2  
  奥哈布同志:应看到选举前我们的形势,所以在联合声明中应用很平和的措词。虽然不否定事实——颠覆活动可能在我们这里活动。 =dHdq D  
Z7pX%nj_  
  周恩来同志说,美国政府每年花费1亿美元用以颠覆活动。 `lOW7Z}  
R\3v=PR[  
  哥穆尔卡同志,美国为此目的可能拨了更多数目的款,但是不赞成美国通过这个,具有能从内部颠覆的可能性,他们惟一的是从外部扰乱。 j*|0#q;e6  
hQe78y  
  在最后的文本中确认为:“他们没有放弃企图挑拨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和在这些国家内部进行破坏活动的努力。” fA<os+*9i  
m%})H"5  
  声明的第二部分,波兰的陈述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即“社会主义的实质是一样的、共同的,是各个国家的社会主义变化的阶级内容。第二,根据民族的特点,历史条件和阶级力量的构成,建设社会主义的形式和方法可能是不同的。” QQN6\(;-  
'[8w8,v(  
  周恩来同志建议采用这样的措词:“共同的社会主义思想把苏联、波兰人民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紧密地联系起来。双方声明,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基本原则,应该不同地应用到各个国家”。 J5jI/P  
`a[fC9  
  前边中方曾建议区别基本的(共同的)道路和具体的(不同的)道路。 ;PG= 3j_  
@|"K"j#  
  哥穆尔卡同志:应该说,什么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具体道路。如果我们都赞同,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预见的各个国家的不同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形式和道路,那么我们就没有争论的基础了。 { g[kn^|  
P8h|2,c%  
  最后接受的措词是:“社会主义的共同思想把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波兰人民共和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双方声明,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基本原则应该考虑个别国家的具体条件加以运用。 $Lbamg->E  
A7#nBHwxZ  
  最后一点分歧在于,中国同志们没有采纳最后论述的措词,即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支持波兰变革是根据列宁主义原则完成的。经过长时间争论之后得出结论,中国同志们不想用太过激的措词约束自己。哥穆尔卡声明,波方不坚持并理解中国同志们可能难于太明显地表示出来。表述如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支持波兰人民共和国按照列宁主义原则巩固波兰社会主义的努力”。在其他地方这一段也替代了前边的叙述。 <w*WL_P  
W+8s>  
  这样结束了关于联合声明草案的讨论。 o/a2n<4  
Tr}XG  
  1957年1月16日,华沙, wE<r'  
N}#"o  
  纪录:基里鲁克·斯[基里鲁克,波兰驻中国大使。]、克拉马日·克 h$9ut@I  
F/LMk8RgR  
  一式七份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9-01 16:33 | 6 楼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05832 X7L:cVBg  
波苏领导人会谈纪要 ]Rxo}A  
(1957年4月19日) d8jH?P-"  
                                     机密1号
     ;n(f?RO3X  
  参加者: rn*'[i?  
  波兰方面:西伦凯维兹、斯坦文斯基[斯坦文斯基,波兰轻工业部长。]、纳希科夫斯基、盖德,女翻译:玛伊斯卡 2Wluc37  
  苏联方面:赫鲁晓夫、布尔加宁、米高扬、葛罗米柯、戈尔恰科夫、伊利切夫,翻译:杜尔皮特科 g_syGQ\  
  赫鲁晓夫:谈到最近从人民民主国家有许多代表团来访。5月份蒙古代表团还要来。然后苏联代表团将访问芬兰和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本来要到斯堪的纳维亚国家访问,但是否在最近访问还未定,没有意思,小国家。关于阿富汗首相将到波兰,赫鲁晓夫强调指出,这是一个很可爱和认真能干的国务活动家。不排除阿富汗国王将访问苏联。 %w65)BFQ  
  西伦凯维兹谈亚洲7国之行的结果和印象。 [%dsq`b#  
  缅甸:人民很好地接待。政府中的势力是分裂的。存在着很强的亲美势力。这里突出的是副总理吴迪乃,社会党员,令人讨厌的人。他认为英国人是殖民主义者,而美国人不是。吴努总理介于美国势力和中立主义之间,与我们合作很密切。吴努是摇摆不定的。美国压力很大。签订了4000万美元的美援协定。居民有反英情绪,(英国人是带着大炮来缅甸的,而美国人是带着美元来的)。游击队问题尚未解决。吴努认为,将达成协议。 CipDeqau2  
  在柬埔寨:关系构成很明显。西哈努克亲王的立场很坚定,有很大的影响和威信,尤其是在农民中。尽管还保持着封建独立的形式,但在外交上西哈努克宣称民主、中立的原则。他想挽救国王宝座,并进行广泛的改革。他利用与我们阵营的良好的关系,以使他在美国面前强大些。在宫廷、在王室周围有很强的亲美势力。 !9/`PcNIpy  
  中国想帮助柬埔寨,但踌躇不定,没有行动。这个国家很落后,生活水平很低。 lY tt|J  
  亲王在法国文化的影响之下。 /&#y-D_  
  我们代表团访问了橡胶种植场(年产12000吨)。种植场是法国人的财产,法国人自己确定卖橡胶(美国和法国),柬埔寨仅拥有5%。当橡胶专家们因困难离开后,他们害怕种植场国有化。可能再有2~3年将变为现实。 OmWEa  
  在缅甸和柬埔寨,发现市场由西德和日本控制着。日本给缅甸2亿美元的赔偿。看不到英国的商品(和在印度相似)。 4}; @QFT*  
  在印度。代表团在国际问题研究所同一些活动家首先同尼赫鲁和克·梅农举行了会谈。我们方面的主要压力是德国问题。(在我们之后冯·布列坦诺去访问)我们把问题摆得很明确:统一德国,但要考虑邻国的安全。在我们访问之后,布列坦诺在政治上没有得到多少东西,相反他不得不采取守势。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经济上在印度的地位很牢固。他们正在建冶金厂。苏联驻印度大使和托尔格布列德建议,波兰在苏联援助的掩护下,在印度也建冶金厂。我们认为,这无法保守秘密。当然,我们自己也不具备去进行这一工作的条件。 "73y}'  
  苏联同志们(赫鲁晓夫、米高扬)评论说,这是空想,他们一点也不知道这一建议,也没有指示苏联驻印度大使提出这一建议,甚至印度也没有问过这一问题。 $"/l*H\h  
  西伦凯维兹:从与尼赫鲁会谈看,印度在美国对中立国家压力下采取守势。他们与巴基斯坦之间有克什米尔问题。亚洲一些小国家,为自己的客观地位考虑对印度有要求。 9#:nlu9  
  匈牙利事件的第一阶段。 Zwc&4:5%  
  尼赫鲁问过匈牙利问题。我们回答他,如果没有对匈牙利的干涉,如果帝国主义势力得逞,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施加压力,这无疑要打破欧洲的均势,那将直接威胁和平。尼赫鲁强调指出,苏联把这一问题弄坏了。我们回答道,如果不进行干涉,那么社会主义国家的困难局势和其他国家首先包括中立国家的困难局势比现在情况糟得多。苏联为挽救整个局面,自己承担了来自各方面的指责。 9t\14tVwx  
  尼赫鲁和梅农的立场是有道理的。他们在政府中的影响很强大。从与缅甸的会谈中可得出结论,尼赫鲁对巴格达条约和北约的态度是否定的。他支持纳赛尔,但他赞成允许以色列船队通过苏伊士运河。他曾以退出大不列颠联邦相威胁(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将军)。 q%;cu1^"M  
  我们在联合国亚洲经济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提请注意,东南亚公约组织进攻性的增强,必然在中立国家中造成紊乱。这是美国压力的结果。 qco'neR"z  
  在印度,伴随着很落后的同时又有许多新的东西产生(原子能反应堆)。 2T2<I/")O  
  我们代表团对在印度的访问很满意。 /r~2KZE  
  越南 Z. gb'  
  在委员会中工作的波兰人是很满意的。波兰人同印度人保持着反对加拿大的联合阵线。在柬埔寨的印度代表(达斯)是很反美的,而在越南的印度代表(科夫列)则坏一些。 ^;PjO|mD Z  
  在老挝和泰国存在着企图唤起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恐惧的美国的巨大压力。一些人真害怕人民中国,另一些人怕人民中国取美国而代之。 fW2NYQP$:  
  在老挝有相互妥协的可能性,但巴特寮提出一些宗教主义的条件,以使老挝在统一面前接受中国的援助,当然这是不正确的。 ! I?C8)  
  在越南有三种困难:1.土地改革问题上的偏差;2.天主教问题;3.经济形势(非常困难的形势,物价上涨和通货膨胀)(西伦凯维兹详细谈了这些问题)。 Lbz/M _G  
  对于日内瓦协议,尼赫鲁站在坚决保持这些协议的立场上。 PdO"e  
  在北越,在政治上比战争结束后要差得多,当时,如果在全越南举行选举的话,胡志明有可能获胜。 qWr=Oiu  
  我们认为,在三个国家中应保持委员会,因为如果取消了,那将意味着取消日内瓦协议的一个信号。达斯持同样的意见,但科夫列则认为,应逐步取消。 =A6*;T"W  
  纳希科夫斯基详细通报了协议第14条关于民主自由问题上波兰代表与印度代表之间的争执,在这一问题上我们没有允许单独进行表决。 <T[LugI  
  葛罗米柯插话,一年以前英国人同意保留委员会。现在英国人赞成取消委员会,法国人赞成保留委员会,印度人内部尚未决定。我们必须一起表示赞成保留委员会。苏联、波兰赞成保留委员会,印度最终也将支持我们,而加拿大不愿意单独表决。正确的策略是:在一些小事上不要破坏投票,但在原则立场上要坚决。 8X`DFeJ  
  西伦凯维兹继续谈。 a%`Yz"<lQ  
  中国:会谈是很有意思和有成效的。讨论了广泛经济合作。代表团访问了几个城市。对当地资产阶级的关系很有趣。各企业的资本家拥有5%的利息。为他们举办思想训练班。在苏联这是不可能的,当时整个资产阶级反对革命。在中国大部分资产阶级反对帝国主义者,这样就应给予它走社会主义的可能性。作为阶级要消灭他们,但作为人不能消灭。这一经验对于其他亚洲国家也有意义,以便不使他们挫伤资产阶级转为左派的锐气。 *]yrN`  
  赫鲁晓夫:这不仅对亚洲,而且对世界其他部分如南美洲也是宝贵的经验。“这不是南斯拉夫的经验,而是中国的好经验,这一经验丰富了实践和理论,而不是损害它。印度尼西亚仿效中国:那里有个聪明的党。我们很不了解他们,我们同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人没有任何接触,尽管他们责备我们支配着所有的共产党”。 y60aJ)rAX  
  西伦凯维兹:亚洲的共产党必须依靠农民,因为那里的工人阶级弱小。必须成为强有力的工农联盟,否则农民将置于资产阶级的影响之下。能使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变成同情、中立的,就很好,他们从来不会是马克思主义者。 _=I1  
  赫鲁晓夫:中国人很聪明地向前走。我们祝贺他们。在印度选举结果是有意思的。在喀拉拉邦选举取得值得注意的胜利。但是他们被扑灭了,这样的政府在一个邦是不能成功的。我们不能给他们任何帮助,因为那样是反对印度中央政府的,而我们同这个政府有着友好的关系。 *Ze0V9$'  
  西伦凯维兹:在朝鲜,我们只到过平壤。我们参观了一家新的纺织工厂(苏联的机器)。正在建筑的很多,但雄伟的建筑物、写字楼和机关楼有点多,而民宅少。奢侈! x @43ZH_  
  赫鲁晓夫,这个金日成对待奢侈软弱无能。建筑师支配我们,我们隶属于他们。我也喜欢雄伟的建筑,但应建民宅。 #>aq'47j  
  西伦凯维兹:我们也去了蒙古。其特点是:缺乏劳动力。这个国家比波兰大5倍,有100万人口。今年冬天有80万头牲畜死亡。 Fya*[)HBo  
  斯坦文斯基:他强调道,想着重指出整个访问是令人忧虑的,越南的经济形势非常沉重,这对南越的政治影响很不好。最糟的是,越南同志们从这一形势中看不到前途。 O)&W0` VY  
  西伦凯维兹:回顾了参观安卡拉河上伊尔库茨克水电站。“如果得到邀请的话,我们将留下来访问苏联其他地区”。 >C_G~R  
  赫鲁晓夫:“我们欢迎你们到我们这里来”。 E}9wzPs  
  顺便说说关于新型客机图—110的制造和试验问题。关于一些数字:4个喷气式发动机,最高速度为1000~1100公里/1小时,平均速度为960公里/1小时,载乘客100人。 ++b[>};  
  赫鲁晓夫再次感谢通报情况,并表示完全赞同我们[这是波兰人站在自己代表团立场上的记录,故这里的“我们”指波兰人,在记录赫鲁晓夫的话中,却用“他们”代表苏联人,为了阅读方便,对文中“他们”二字加了(〓〓)号。]代表团的结论和印象。访问对波兰和社会主义阵营都是很有益的。 <MJU:m $3  
  缅甸与美国签订了供给武器的秘密协议,(数量不大)。关于这一点,他们瞒着苏联,我们也装着不知道。 (Nc~l ^a  
  在柬埔寨和缅甸他们害怕中国,因为在他们那里有许多中国人(商人、手工业者、渔民)。关于橡胶种植场问题,在访问期间,向西哈努克亲王建议,柬埔寨人自己建立国营橡胶种植场,并允诺在专业人员上给予帮助,但柬埔寨人没有回应。应当支持西哈努克,这是有利的。 ')q4d0B`"  
  在印度,苏联正在建冶金厂。派遣了最好的人员到那里建设。(最后是黑色冶金建设部副部长)。他们对于新的一些重要定货没有兴趣。同时他们将必须废除过去的一些协议。 BJ5MCb.w  
  (他们)给南斯拉夫送去关于延期建筑铝冶金厂和化肥厂的照会。南斯拉夫人应该理解,但这可能使他们生气和愤怒。 ^dLu#,;  
  (他们)不得不给予许多额外的贷款:给波兰(1956年11月18日);给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为我们和你们的利益);给匈牙利(非常严重的局势)。 fWJpy#/^*K  
  (他们)不得不改变制定的五年计划。钢铁生产比原定计划减少300万~400万吨,这样在计划上将要做出重大的改变。 8?LT*>!  
  赫鲁晓夫以在场的所有苏联同志的名义再次表示感谢,并转到国内问题上来。 RYCiO,+  
  政治和经济形势是好的,是过去没有过的。土地非常帮忙,它们可以养活全国,供给所需要的面包,并通过取消迄今为止使用的代用品的配方,大大改善了质量。  I\_2=mL  
  同时,(他们)还帮助了其他国家,出口800万吨粮食(代替了原想存入粮仓的粮食)。 py\:u5QS  
  (他们)给了匈牙利、德意志民主共和国(190万吨)和波兰粮食。卖给埃及40万吨,芬兰30万吨。 GFLat  
  (他们)在畜牧和牛奶经营上有很大成就。 4F.,Y3  
  (他们)完全可以供应国内牛奶、黄油和乳渣的需求。(他们)将很快向世界市场出口,因为国内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奶制品。 `PAQv+EYz  
  农民的情绪非常好。 !dwZ`D  
  1957年收购猪肉的计划比1956年增加30万吨。(他们)估计还要超过这一计划,将比1956年多收购40万~50万吨。 o}QP+  
  集体农庄庄员有很多钱,他们不知用它们去干什么。他们需要建筑材料,想投资。工业生产很好,超过了计划。减少了紧张,供应良好,生产较有节奏,没有停顿。别尔乌辛同志甚至建议提高计划,但被否定了。宁可让职工多挣点钱,而不能回头搞过分紧张的计划。 hO[_ _j8  
  赫鲁晓夫继续谈到将于第二天公布的决议的细节,即关于公债推迟20年偿还的决定,从1958年开始停止发行新的公债。已发行的公债数目为2600亿卢布,每年支付160亿~180亿卢布,且呈增长趋势。推迟偿还公债使国家预算大大松了口气,取消新发行的公债,可使人们的实际工资增加。他们胡说我们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财政困难,我们的财政状况从未这样好过,它得到工人和农民的普遍赞扬。 Ojz'p5d`>  
  现在普遍讨论关于工业改组的提纲,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创造性的意见。 OF`J{`{r  
  从莫斯科去工业区的仅高级工程师就有1300个。 hK)'dG*  
  迄今为止要取消的中央机构的人员: .*YF{!R`h  
  国家经委—2000名, })<u ~r  
  国家计委—1000名, >ye.rRZd`  
  各部—34000名 (N&i4O-I  
     37000名 ]wDqdD y7S  
  现在国家计委想要3000个编制,因此节约了3万多人编制。在地方苏维埃同样需要减少人员,因为将从一些大工业的地方机关人员中抽出人员。 'gor*-o:wu  
  在铁路上来往人数大大减少了,莫斯科的旅馆人满为患(每天有2000人出差)。铁路运载计划、客货运输都减少了。 |Q)mBvvN  
  最重要的是消除官僚主义。 & 'i_A%V  
  中央的计划被强行控制,行政机关被迁到地方,而在莫斯科将调整一些区域的工作。 L&s~j/ pR  
  各加盟共和国将得到可靠的权利。 i|z=WnF$&  
  整个工业将由各加盟共和国管辖,而将不是全联盟的工业。 k0=!%f_G!  
  过多的集中那是愚蠢。 : 8>zo  
  西伦凯维兹:我们那里也一样。 \^,Jh|T  
  赫鲁晓夫:“你们可以推翻我们的,从我们这里吸取了一些坏的榜样,而我们将推翻谁的呢?” {sB-"NR`K  
  我们这里政治情绪很好,很团结。会见外国代表团的结果很好。 ~Yc~_)hD  
  与南斯拉夫的关系恶化了,但应把一些问题谈清楚。总的结果是有利的,如果我们注意改善同其他国家的关系的话。要增强团结,一些思想问题(很重要!)要解释。 'Up75eT  
  兰科维奇讲话的第一部分(今天赫鲁晓夫同志宣读了)不错,这是个好的,聪明的活动家。但是,泰波在阿拉伯国家访问时讲得很愚蠢。他要纳赛尔警惕苏联,甚至纳赛尔不得不纠正他并坚决拒绝他的立场。 jt}oq%Bf  
  西伦凯维兹同志:这可能会改变的。 _+P*XY5  
  赫鲁晓夫同志:他们得到关于延缓铝厂供应的照会时,情况更坏。南斯拉夫人不理解这点。他们论证,关于贷款的协议已实施。我们怎能给他们钱,并同意让他们吐在我们脸上(不仅我们,而且整个社会主义阵营),而在美国人面前他们却伸出小指头。 'fK=;mM  
  不是所有的人都理解“权利平等”是什么意思。一些波兰人也在谈权利平等关系。南斯拉夫代表团来了,要求权利平等关系。我们对他们说,我们不想要他们的胡椒、水果、酒、烟草,因为我们不需要这些货物。我们从保加利亚可得到它们,尽管我们不需要,但因为我们要帮助他们,如果从保加利亚不要这些货物,那么他们就没有什么可卖的了。同保加利亚的关系,这不是权利平等,但这是社会主义的关系。对保加利亚人做出让步,这是帮助他们,但同时加强了社会主义阵营。 7Z:3xb&>  
  关于与波兰的协议。我们给了140万吨粮食的贷款,那么这是权利平等吗?波兰人吃熏猪肉并为了外汇卖给英国人。我们不要忘记,我们在朋友般地解决自己的问题。下面举个例子:西伦凯维兹同志在自己的信中写道:你们将不能完成义务,不能给煤(我注意到这是1956年的信)。我们怎么对待这封信呢?如我们这样说:那么我们不给矿石。这是商人般的权利平等,是政治的愚蠢。当从法律观点上达到完全的权利平等时,那么强的一方——苏联将胜利。 <-N eusx%  
  例如,如果对阿尔巴尼亚施行权利平等,那么他们干嘛到我们这里来。 G3|23G.~)(  
  我们在印度建冶金厂,贷款的利率为2%,那么在我们这里建厂或卖产品不是更好吗? `f}ZAX  
  西伦凯维兹:权利平等在于:大国、老大哥帮助小弟弟。当南斯拉夫人在我们那里时,我们对他们说,公开批评是有害的。 gNxv.6Pp=  
  赫鲁晓夫:在报刊上发表了许多不好的,欺人的反苏言论。在许多情况下,我们领导不能忍耐这些。我们理解这些并且是耐心的。如同你们曾指出的那样,我们的报刊没有回击反苏的攻击。 vM5I2C3_>!  
  西伦凯维兹同志:我们表示坚决反对反苏攻击。例如反对马琼格的评论,而在苏联报刊上也有过同样的例子,如反对谢凯尔斯卡。 {BM:c$3@j  
  葛罗米柯:这只是你们那里描写的百万分之一。 @A8y!<  
  赫鲁晓夫:在与你们的关系中我们没有任何野心,也许有些问题,我们正在解决。 M6MxY\uM  
  西伦凯维兹简述当前经济形势及困难。 OO/>}? ob  
  就共同的问题谈道:我们对于遣返协议是满意的。如果出现什么困难,我们会向你们提出来。 +Q_xY>ej  
  但我们发现在解决1956年11月18日纪要中的二个问题上遇到了困难:铁路运输结算和最终赔偿问题。 exSwx-zxI  
  苏联同志们声称,他们不了解情况,也没有谁向他们报告这一问题。 dk]  
  西伦凯维兹:我们政治局研究之后,再向你们提出,要求你们协助,以便消除结算问题时的困难。 ;;UsHhbhI  
  赫鲁晓夫:我们读过哥穆尔卡同志最近的讲话,我们对它的评价很好。我们与波兰人没有意见分歧。报刊上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P[H`]q|  
  哥穆尔卡同志提得很正确,如果要求甚至是正确的要求,若没有东西给的话,那么就不能给。 |:(BI5&S  
  我们很清楚给什么,给予谁,但往往不知道从哪里拿东西。 tZ=|1lM  
  会谈从11点10分到13点15分。 vQXF$/S  
                                                   纪要整理  盖德(签字) oIE(`l0l  
i)@vHh82  
T06w`'aL  
Rbm+V{EF&  
№05833 ,t1s#*j\!q  
波兰党政代表团与苏联党政代表团会谈记录 25, [<Ao  
(1957年5月24日)
_jkJw2+s\  
  会谈的第一天: /Jk.b/t.*S  
  苏方出席的有:赫鲁晓夫,布尔加宁,朱可夫,米高扬,萨布罗夫,卡巴诺夫,尼基京,贡多宾和波诺马连科。 mMhe,8E&  
  波方出席的有:哥穆尔卡,西伦凯维兹,斯彼哈尔斯基,希尔,英德里霍夫斯基,格拉涅夫斯基,瓦卢霍夫斯基。 /$vX1T  
  会谈由哥穆尔卡主持。他介绍了会议要谈的诸问题。 #2.C$  
  斯彼哈尔斯基报告了军队问题。 "J >, Hr9  
  维斯瓦夫[波党内对哥穆尔卡的称呼。]补充了军队问题,如:没有充分利用我们的军事工业,因而必须获得新的专利。转产米格—21要求有较长的时间改造工厂和培训人员等。朱可夫说,米格—21的发动机已经有现成的,因此我们可以开始掌握它了。坦克也是如此。没有坦克炮的生产图纸,坦克的生产也不能进行到底。 !})3Fb  
  协调军事工业方面有一系列困难。还在去年就曾计划波兰出口价值约17亿卢布的东西(1957~1960),而目前已经落实的只有约8亿6千万卢布,也就是说有9亿计划中的出口我们没有可能实现。罗马尼亚本来要购买约4亿卢布的货,现在把定单缩小了一半,并且要求所有货物按特别贷款条件提供,这对我们不合适。 ;NJM3g0I  
  我们的军事工业没有完全启动,甚至到1960年也只有40%得到利用。或许苏联能给我们一些定单。目前我们在取得图纸资料方面有困难。我们可以说,1958年将会更糟。这是主要问题。 y7*^H  
  向资本主义国家的出口:例如尼赫鲁曾表示要我们去建坦克工厂。 v g tJ+GjN  
  如果某种武器已不成其为秘密,我们认为那就可以将它出售。我们是这样理解的,人们也是这样向西伦凯维兹同志表示的。可是现在又有了一些障碍。(作为例子列举了一些国家的定货数字以及迄今实现了多少)。 ~>$(5 s2  
  租赁问题:指租用那些我们缺少而由于费用太高又无法购买的军舰。 x2f_>tu2  
  军事机密问题:两个月前成立了几个委员会,组织了视察并颁布了相应的法令。当然,并非一切都好了,但我们能做的正在做。 Ox/va]e7"  
  英德里霍夫斯基谈到出口武器时说,我们有叙利亚和埃及要买波兰设计的“尼萨”(NYSA)雷达站的定单,但是这些设备必须用苏联A牵引机及“问讯器”。定了八台,但由于苏方拒绝提供上述设备,结果不可能了,政治上合适的向资本主义国家的出口能使我们更好地利用我们的工业。 9>@"W-  
  西伦凯维兹提醒说,去年他从波诺马连科那里得到了一张能够往那里出口的国家名单。还需要一张允许出口的武器清单。他提到他在印度的会谈。在会谈之前,国防部长向我们提交了建设坦克工厂的定单。 RzSN,bL R  
  赫鲁晓夫:兵器工业任务不足的问题在波方的发言中已经谈到了。我们那时就已经谈到了。我们那时就已经表示,为了加重军事工业的负担就需要开始战争。我们也正在改组我们的兵器工业,并且在批评迄今这种不让兵器工业承担民用生产的制度。没有别的出路。我们也有一些没加以利用的工厂和没有开工的工厂,尤其是弹药库。 ':]w  
  我的意见是,斯大林主张在波兰、匈牙利、捷克和罗马尼亚发展军事工业,他这样做可能是不对的。为什么?第一,在周围搞些小批量生产。例如,掌握米格—21的生产对苏联来说要花多少力气,而对波兰来说花的力气要大得多。这样做要浪费多少钱。这是一件大事。在和平时期我们的工厂任务吃不饱,你们的也吃不饱。战场的临近正威胁着利用你们那里的军事工业。在这种情况下发展这种工业是不明智的。在战争期间谁会来增加你们工业的生产呢?怪罪死人容易,但是斯大林的这个主张是愚蠢的。应该把波兰的工业转成民用生产。反正战争一旦爆发所有工厂都会转成军工生产的。 `V0]t_*D  
  我不知道斯大林对这些问题的观点是什么。我认为他没向别人说起过。  })w5`?Y  
  (朱可夫,接着是米高扬和赫鲁晓夫都在此表示,是波兰人自己要求的)。 X]CaWxM  
  赫鲁晓夫提到贝鲁特[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和明兹[波兰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的名字。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创议——是波兰还是斯大林的,但这是不理智的。现在,当按比例发展出现某些困难时,人们很愿意说是人民民主国家听了我们的话,但不止一次这正是人民民主国家的话。当斯大林去世后,我们于1953年向这些国家提出不要发展重工业,让他们别这么干。(米高扬准确地说,这首先是指机械和军工)。他亲自劝德治[罗马尼亚部长会议主席。]不要搞小汽车生产。德治斜了他一眼,就像是谁拿走了他的东西,最后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帮助下还是开始了这项生产。但是生产会是昂贵的,并且卖给谁呢?我理解在罗马尼亚这个落后国家生产小汽车这个事实的意义。当农民看见第一辆罗马尼亚的小汽车时,他们跪下来亲吻土地。但罗马尼亚的小汽车在国际市场上没有竞争力。卖得愈多,损失就愈大。我们多次劝说德治,让他停止修建多瑙河——黑海运河。应该看看他当时是怎样望着我们的。这是德国人想了出来的这条运河,为了在战时绕过我们的海岸,而罗马尼亚人却在打败德国之后提了出来。斯大林支持这意见。德治说,这么多钱已经投进去了,人民会怎么说呢。(米高扬插进来说,已经完成四分之一工程了)。由于年轻,我们多少有点罪过,但我们不能把所有的罪过都加在自己身上。并非所有的事都是我们推荐的。 8|Y^z_C  
  例如,乌布利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务委员会主席。]对我不满。(米高扬:不满已经有两年了)。德国人开始生产伊尔—14,可是我们和捷克人在做着同样的事。干吗要这么多呢?又没有出口。苏联不买。乌布利希想培养干部,免得他们逃往西德。这得花多少钱呢?那将是用金子做的飞机。(米高扬补充说,德国人正在制造自己设计的喷气式客机)。但我们现在和将来都还要提醒,我们没有劝他们这样做。 55N/[{[  
  关于专利问题。这使我们不安。印度要求获得坦克的专利,但可能实现不了。两年前印度寄来定货单,还与苏联就出售伊尔—28及米格—17以及价格问题进行讨价还价。他们的飞行员来试飞了这些飞机。我们想卖给他们伊尔—28,但他们硬要米格—17,我们拒绝了,但最后我们还是同意了出售米格—17,印度飞行员进行了试飞,非常称赞。可是后来他们没有买。当我们和布尔加宁在印度时,印度人说想要轰炸机。他们建议买图—16和伊尔—28,但当了解到价格时,他们吓坏了并且缩回去了。他们对于想要买的东西毫无概念。他们想让我们给他们建造飞机工厂。我们告诉他们,工厂是需要的,但要拥有空军就不只是一个工厂。他们说他们将买图—16,我们不想卖给他们。我们告诉他们,如果我们卖给你们,这就跟我们卖给英国一样。最后我们决定连图—16也卖给他们,但他们又拒绝买,为此我们感到高兴,因为那样我们就等于出卖了机密。 ')FNudsC  
  他们想要你们帮他们建坦克工厂。坦克工厂是什么?是个大棚,谁想建都行。但这里是指特定型号的坦克,那就是另一码事了。必须要给专利,要组织生产,要有炮厂、仪表厂等。 )'<zC  
  至于南斯拉夫,我们认为目前我们还没有这种能与它分享军事机密的信任关系。美国人正呆在那里呢。此外他们不尊重我们,因而他们不会刻意保守我们的机密。他们曾向我们提出要,但我们没给。现在他们想绕过我们向你们提出。如果你们给了,结果会怎样呢?(英德里霍夫斯基:正因为如此,我们来问你们)。铁托[南斯拉夫第一任总统。]去年想买米格—17的专利。法国人和英国人拒绝了他。苏联也想购买哪怕是英国的老飞机,因为设计师们总能利用点东西。航空工业就像赛马一样,先是一方跑在前面,然后我们走在前面,之后他们又赶上来了,我们又必须超过他们,就这样总有半匹马的差距。四个月前米丘诺维奇向米高扬说,他受政府之命,要求得到关于米格—19飞机专利的答复。那时并非矛盾激化的时期,但关系已经冷淡了。我们没有答复。在宴会上我们说,现在我们不能给予正面答复。去年铁托在克里米亚时参观了火箭技术,(我们给他看了从岸边向军舰发射以及从军舰向军舰发射)。他很欣赏,希望帮助他们搞起火箭生产。我说:“你们有巴尔干条约,而我们有华沙条约”。对此铁托说,他们永远不会反对我们,在战争时将和我们站在一起。我相信他,但这是空话,实际上美国人正给他喷气飞机,而连个破钮扣都不肯给我们。(米高扬:给南斯拉夫的也是破铜烂铁。朱可夫说,是这样)。这应该引起警惕。在南斯拉夫基本上是苏联武器,但还是战争时期的,从道义上说已经陈旧了。这种武器可以卖给他们,但他们不会买。(斯彼哈尔斯基解释说,南斯拉夫人想要买老式武器的配件,例如T—34等)。这个可以。必须具体确定要什么。从军备上撤下来的,可以无障碍地出售。 QnOa?0HL/  
  至于对资本主义国家,必须制定一份新的名单,确定对哪些国家能出口武器以及出口哪些种类的武器,因为现有的名单已经不行了。例如必须排除沙特阿拉伯、侯赛因的约旦,留下埃及,叙利亚。 !! K=v7M  
  关于波兰的生产问题。不保守军事机密的一些事实令我们感到不安。你们那里什么事都写,不顾自己也不顾我们。你们工厂的大门是敞开的。许多事不取决于你们。你们国内还发生着许多也许并非你们愿意的事。许多军人和公安人员到以色列去了。根据我们的情报,其中有些人在以色列的反间谍机关工作。还有些个别情况,但我方才说的已经足够了。如果我们有这种情况,即有人从美国到我们这里来了,那我们就够了。公安人员是保卫军事机密的,因此过去他们什么都知道。我们这里也曾有过这样愚蠢的制度。他们离开了你们那里,但在离开之前,他们已在华沙将东西交给了有关的人。波兰提出米格—21的事,我们本可以给你们,但这将进入工厂,从那里再到英国或美国。(米高扬补充说,生产尚未准备好)。有时有这种情况,我们制造一种飞机,而人民民主国家却研究另一种,因为存在着不信任。(英德里霍夫斯基提醒说,关于生产米格飞机的顺序与捷克曾有过协议。由我们制造米格—17,由捷克制造米格—19,然后再由我们制造米格—21等等)。捷克人刚拿到图纸。 %F/tbXy{  
  至于T—34A,我们将给你们炮的图纸资料,你们将能够充分地生产。(米高扬:这样的炮世界上还没有。它在运动中自动射击)。这种炮的稳定器我们研究了十年。我们给你们就像给朋友们一样,但即使你们所有的人都齐声保证说你们会保守秘密,我反正不会相信你们。(布尔加宁:从1945年起我们就在研究垂直的稳定器,并且做出来了。平面的稳定器早就有了。美国人知道我们有稳定器,但不论在他们那里还是在正研制这种东西的英国都没有搞成功,并且放弃了。他们肯定会尽一切力量来得到这种秘密)。有关于保守专利秘密的协定。我们给你们时要冒很大风险。我们等于是在解除自己的秘密。 Vgm{=$  
  米高扬:假如你们要拥有战斗机的生产,那我们可以给你们米格—19,就像给捷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米格—21还正在试验中。人们说世上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为了增加工厂的任务,也可以着手生产作战-教练机。我们可以向你们定货,因为生产米格—19需要很多钱。如果你们着手生产其他种类的飞机,我们还可以向你们提供某些联动机。这类飞机不会这么快老化。关于这点我们有中央委员会的决定。(英德里霍夫斯基:米格—19只能是小批量生产)必须重新装备军队,这要花两年时间。可以制造带双座的UT米格,米格—15副型。(赫鲁晓夫:可以生产喷气式客机)。(英德里霍夫斯基:可以造少一些座位的)。 {5z?5i ?D  
  赫鲁晓夫:座位少的很贵。载客的涡轮直升飞机“乌克兰”有84个座位。正在设计制造有100个座位和能飞7千公里的图—107。如果飞不太长的距离,伊尔—14仍然是好的。(西伦凯维兹:捷克人和德国人在制造这一种)。苏联已停止制造,转而生产涡轮直升机。也许你们需要伊尔—28?我们可以卖给你们,它在我们这里已经算陈旧了。 & ='uAw  
  朱可夫把你们的军队报纸《自由战士报》拿给我看了。它今年5月19日刊登了苏联飞机与美国飞机的比较。当对手公布有关我国飞机的资料时——我们沉默。但是当波兰重复他们的资料时,他们从中看到了对他们资料的证实,这就帮助了他们的情报部门。(朱可夫:报上登着飞行速度和距离,最高高度)。谁需要这些呢?问题不在于是称赞我们,还是说我们的更差,但登这种文章的政治含义是什么?是为了更便于我们的会谈吗?(哥穆尔卡:你们片面地理解了这点。作者肯定没有恶意。他们想要表明,苏联的更好)。我们在讨论这种宣传的目的性,这就够了。这就已经不好了。我们是敏感的,因为你们那里有人对友谊不感兴趣。我们曾有消息,说是有一些波兰将军曾去哥穆尔卡那里要求退出华沙条约,哥穆尔卡把他们骂了一顿。(哥穆尔卡否认这个消息,并建议斥责提供这种情报的人。有谣传说什么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代表团曾到过坦克工厂,对此也进行了辟谣)。 V+K.' J ^@  
  铁托和哥什尼亚克[南斯拉夫国防部长。]曾经说,我们在匈牙利动用军队干得好。他们说,如果苏联不站出来,那他们自己会站出来。对此科涅夫[苏联元帅。]说,那匈牙利人就会粉碎他们,因为匈牙利的大炮是摩托化的,而南斯拉夫的炮则是由马拖的。因此在你们之间不能提出平等交换和相互参观兵工厂。例如,你们在南斯拉夫能看些什么呢?交流经验归交流,但必须保守秘密。我理解你们的情绪,你们与我们交流时要求平等,但这是不可能的。 %yrP: fg/  
  哥穆尔卡:问题不在这里。比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航空工业没有前途,那么等完成了教练-作战机的生产之后,我们做些什么呢? },L[bDOV07  
  朱可夫:之后又从头来。教练机总是需要的。 :{6[U=O  
  哥穆尔卡:正好在那些有飞机工厂的地方没有任何其他的工业。例如在密莱茨市有3500个就业人员——人们只靠这种工业为生。 ) D`_V.,W  
  赫鲁晓夫:我们的飞机工厂还制造电冰箱和康拜因机。 LOYv%9$0*p  
  英德里霍夫斯基:康拜因机工厂的任务也不是完全饱和。 FxT [4  
  哥穆尔卡:我们甚至还有多余的康拜因机,我们可以向你们出口。 \^:f4ZT  
  赫鲁晓夫:我们是需要。也许我们将买你们的,用来开荒。 dk ?0r  
  英德里霍夫斯基:我们可以出售几百台。我们也曾答应卖给蒙古。 Q'Tn+}B&  
  哥穆尔卡:有两个建议。是米格—19还是教练-作战机? w/<hyEpxg  
  赫鲁晓夫:我们给米格—19。 E0PBdiD6hs  
  朱可夫:你们要它有什么用?你们的需求量不大。在波兰组织生产米格—19或米格—21并非是深思熟虑的。 1FX-#Y`e  
  英德里霍夫斯基:波兰和捷克之间有过分工。我们得向他们买米格—19,然后他们向我们买米格—21。 5f5`7uVJF  
  朱可夫:不曾有过这种决定。 ~!OjdE!u  
  英德里霍夫斯基:有过管生产分工的委员会(GUES),有过这样的决定。 RinRQd  
  赫鲁晓夫、米高扬:人们毫不知道这事。有些越权。 M/qiA.C@W  
  瓦卢霍夫斯基:1956年7月有一份关于生产喷气式战斗机的协议书,确定了捷克和波兰之间的生产分工,以便使工厂的任务饱和。苏联方面是由西多罗维奇将军签字。 dd+).*  
  斯彼哈尔斯基:去年1月份在莫斯科签署了一项关于波军军备体制的协议书,其中提到米格—21。 k4P.}SJ?  
  朱可夫:从协议书看,指的是从米格—19过渡到新的型号。这并不意味着就是新型飞机。也可以是改进了的米格—19。 "8I4]'  
  哥穆尔卡:必须成立一个委员会来说清楚飞机生产问题。 }R x%&29&  
  布尔加宁:关于核能源方面的专家合作问题——同意。至于协调动员问题,这对我们来说是新问题,还得研究一下。同意成立一个委员会来讨论以下问题:协调动员问题,核能源方面的合作以及给波兰飞机工厂增加任务问题。 o5R\7}]GE  
  赫鲁晓夫:关于这点我们必须自己决定。委员会只能以后准备。 { 1+H\ (v  
  哥穆尔卡:如果捷克人正生产米格—19,那让我们再生产就没有意义了。还有另一个方案:制造作战-教练机或是运输-客机。 V_kE"W)  
  赫鲁晓夫:“乌克兰”是载客100~140人的四引擎飞机。 uwka 2aSS  
  西伦凯维兹:我怀疑制造米格飞机的工厂能否这样转产。 +9J>'oe'D  
  赫鲁晓夫:这是完全另一码事。这是运坦克的载客-空降机。 ;<A/e  
  朱可夫:至于教练机,并不一定只是UT米格,也可以是雅克。必须详细确定需要量,派我们的专家到那里去考察生产条件并向领导报告。 = !X4j3Cv  
  赫鲁晓夫:必须在这里决定。(指定朱可夫和尼基京代表苏方,斯彼哈尔斯基、格拉涅夫斯基和瓦卢霍夫斯基代表波方)。赫鲁晓夫:关于租赁军舰。我们可以给反鱼雷艇、潜水艇和大的驱逐舰。 A.b#r[  
  布尔加宁:我们认为在1957~1958期间有可能给你们两艘反鱼雷艇和四艘大的驱逐舰,条件是有偿租赁并包括折旧费。鱼雷艇的折旧费是每年为原价值的二十分之一,驱逐舰是每年为原价值的十二分之一。潜水艇的问题还要再研究一下。明年由朱可夫和斯彼哈尔斯基单独讨论这一问题。现在就可以制定用记账卢布进行偿付的某些条件。鱼雷艇和驱逐舰的租金大致是每年700万卢布左右。租期——到1965年止。 ||=Duk  
  哥穆尔卡:我们将考虑一下租赁问题。 'Ap 5Aq  
  赫鲁晓夫:朱可夫、尼基京和你们中的哪位最后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Mm!saKT%  
  布尔加宁:有关1957年提供武器的问题。同意提供价值约1亿6千8百万卢布的武器。除了某些型号的无线电定位器外,你们要求的各类武器都包括在内了。我们将就此问题签一个协议书。 `N|CL  
  英德里霍夫斯基:从苏联进口的总额已经商定为2亿1千4百万卢布。 UJ[a& b  
  米高扬:除无线电定位器之外,所有的定单我们都予以考虑了。其实无线电定位器是我们自己向你们建议的,但是目前还没有准备好。 [ UJj*n  
  英德里霍夫斯基:需要的是与我们的无线电定位器相配套的设备。 v3Yj2LSqx  
  赫鲁晓夫:这是个新问题。我们把它交给尼基京去研究。这一点看来没有人反对。 sh2bhv]  
  西伦凯维兹:希望这个委员会也提出一张出口武器的货单。 v"+EBfx  
  哥穆尔卡:还有培训军官的问题。 $NH Wg(/R@  
  赫鲁晓夫、朱可夫:这事由委员会去管。 N}G(pq}  
  朱可夫:这事我希望直接与斯彼哈尔斯基部长讨论,不用尼基京参加。向罗马尼亚出口的问题也由尼基京去研究。 E,@UM$alP  
  赫鲁晓夫:你们老说我们替你们做决定,但现在你们却要我们替罗马尼亚人做决定。 $4L3y uH  
  英德里霍夫斯基:你们支持我们就行了。 1 7oxD  
  赫鲁晓夫:当捷克人想要卖飞机给你们时,我们曾劝过你们,你们听了吗?现在罗马尼亚人不会听从我们。 rgKn=8+a  
  希尔:我们的军队曾提出来不要买,这是根本。 [i7)E]*oTA  
  西伦凯维兹:军队不要。 Vz]=J;`Mz  
  赫鲁晓夫:玩笑归玩笑,但必须劝罗马尼亚人执行协议。 Ai18]QD-  
  英德里霍夫斯基:我们曾向他们提出与苏联同样的贷款条件。他们显然指望,假如从我们这里争取不到更好的条件,那就将从你们那里争取到。 a HL '(<  
  赫鲁晓夫:你们可以放心。在这个交易中(西伦凯维兹插嘴说,不怎么样的交易),我们不会和你们竞争的。友谊归友谊,钱还得算。 NfF:[qwh  
  哥穆尔卡:我们谈第二类问题吧。关于我们的不满意见,已写成书面的交给你们了。需要的话,可以详细说明一下。 mtddLd,  
  赫鲁晓夫:除了书面的,你们说不出更多的了。西伦凯维兹和米高扬既然已经卷进去了,那就让他们来解开吧。 Tpx,41(k  
  米高扬:是莫洛托夫和奥索布卡[ 1945年曾任波兰共和国临时政府总理,1949年后任疗养所总局局长。]卷进去了。 `0|&T;7  
  西伦凯维兹:就算是我吧。 F5P{+z7  
  (确定由下列人组成委员会:米高扬,卡巴诺夫,贡多宾,西伦凯维兹,希尔和英德里霍夫斯基)。 }tO<_f))  
  赫鲁晓夫:应该从实质上并根据法律进行研究。 C)p<M H<  
  布尔加宁:还要本着良心。 >0#q!H,X  
  哥穆尔卡:还有一件不十分令人愉快的事。过去曾有一个关于向埃及提供苏联出售的一定数量军舰的协定。现在的问题是向埃及提供三艘潜水艇。问题复杂化了,因为在此期间联合国曾有个决议(包括你们在内的所有国家都投了赞成票),让各国都停止向这个地区供应武器。我们与埃及大使谈过。他认为我们现在提供这些潜水艇是欠妥当的。有好几个因素倾向于把这些潜艇的供货推迟一段时间。可能会有某种挑衅,而这件事又不是决定埃及命运的大事。这些艇本该于5月25日由希维诺乌伊希切离港。这对我们很不方便,从国际的观点看也是如此。 WV"QY/e3  
  英德里霍夫斯基:当初曾通知波兰大使,说是波兰船到埃及来了。他跑去迎接,结果全部船员都是苏联人。 =3dbw8I  
  赫鲁晓夫:或许我们将挂上苏联旗开到阿尔巴尼亚去,需要时我们可以从那里再开出去。 +\vY;!^  
  哥穆尔卡:我们已在11月份打发走了。 .eB"la|d  
  朱可夫:我们已将它们从半途撤回。那里有战争,为了不卷进去,也为了船员的安全。 b:cK>fh0_  
  赫鲁晓夫:这个决定是取决于停战的条件。现在既然英国人白给埃及东西,我们就有权与纳赛尔[埃及总统。]做生意了。不能用联合国的决议来进行解释,因为在此决议之后法国也在供应武器。联合国的决议不能老延续下去。我们既不会否认也不会证实这件事,而武器我们可以供应。我们曾向美国人建议停止供应,但如果他们不愿意,那我们也可以供应。 :k(t/*Nl3  
  朱可夫:需要把旗帜换一下。 )"jn{%/t  
  斯彼哈尔斯基:也需要给领航船。 yPG\ &Bo  
  赫鲁晓夫和朱可夫表示同意。 PG[O?l  
  哥穆尔卡:我已经与波诺马连科谈过在苏共中央马恩列研究院的波兰档案问题。已征得同意。不论我们的党史学家还是科学院都没有关于工人运动的资料。它们都在苏共中央马恩列研究院。 mW0&uSM D  
  米高扬:党中央有决定,让全部交出去。 NG!cEo:2aa  
  赫鲁晓夫:让波诺马连科查一下谁在管这件事并且通报一声。他们肯定正在准备这些资料。 | 4oM+n;Y  
  哥穆尔卡:党的历史,波兰共产党,党代表大会,在西班牙的战斗。这些资料都是通过共产国际或者是在战争时期作为战利品被运到莫斯科来的。我们有这些资料的详细清单和影印件。(将资料清单交给波诺马连科)。 \ +-hn  
  沙尔斯基和索哈茨基事件是个很困难的问题,缺乏能够证实对他们的指控的任何材料。他们的家属住在莫斯科,家属提出要为他们平反。我们没有不利于他们的材料,你们可能也没有。还必须查清一下,因为假如有罪的话,那就没必要平反。 mYOdBd  
  波诺马连科:正在查呢。 fZ~kw*0*  
  米高扬:这里不需要长久寻找,一下就能找到。这个姓名在我国大家都知道,过去曾普及过他的作品。 /Q>{YsRRB  
  哥穆尔卡:其家属(化名布拉特科夫斯基)去年提出要求重新审查这个案件。苏联当局曾征询党史部的意见。我们的人回答说,他们没有不利于当事人的材料。 r]O@HVbt$  
  (赫鲁晓夫让波诺马连科接过哥穆尔卡的信件,并与鲁登科检察官一起弄清这件事)。 \g:qQ*.  
  哥穆尔卡:6月15、16日我们打算应乌布利希的邀请到他们那里去几天。卡达尔也邀请了,但我们那时没时间。西伦凯维兹去了一趟亚洲和捷克。最近我们听说,匈牙利人想起诉纳吉。他现在被关在布达佩斯的监狱里。我们认为,从政治上看,这会造成很大损害。当然这是他们的事,但也涉及到我们。我们认为,如果现在开始审讯纳吉,会使事情复杂化。由于没时间,我们没有给匈牙利人答复。此外,他们并没有正式告诉我们这件事。我们从他们的一个同志那里非正式地得到消息,第二天又从报上看到。 .Jat^iFj0  
  赫鲁晓夫:那把他怎么办呢? g6/N\[b%  
  米高扬:要不然送他去华沙? lPcVhj6No%  
  哥穆尔卡:问题不在这里。我们也曾有过我们某些人的案子。政治上有利的应该去做。又将开始反对匈牙利的运动、又将回到那些事件上去了。当然,我们缺乏材料,我们只知道你们与南斯拉夫的通讯中提到的那些。他肯定不是帝国主义的代理人。会有一番喧闹的。 G9y12HV  
  赫鲁晓夫:会的。 .Lr)~  
  哥穆尔卡:但政治上这是坑人。 IL[|CB1v  
  赫鲁晓夫:不。敌人将会嚷嚷,但朋友们会理解,他的角色是背叛性的。从法律的意义上说他是否代理人,他是否拿了钱——这不是实质性的,但他干的是敌对性的工作。  e(;`9T  
  哥穆尔卡:也许我们有些事不知道,但即使他是个叛徒,他自己也决定不了任何事,他不能决定。 +x9"#0|k;  
  赫鲁晓夫:对,他不是单独一人,但他是一面旗帜。警察头目科帕奇执行了纳吉的指示,而科帕奇吊死了共产党员们。这是个复杂的案子,不仅是匈牙利的案子。但是我们认为,对叛乱有罪的人必须承担责任。这是斗争法则,这是阶级斗争。 rq(~/Yc  
  米高扬:你们正确地在自己国内解决了问题,但你们是另一种情况。他是反对人民民主政权。 ci_v7Jnwo  
  赫鲁晓夫:他脱离了华沙条约,像奥地利那样宣布中立,审讯共产党人。(朱可夫:不通过法庭和侦讯)——这算什么无产阶级专政。如果他们胜利了,那早就把卡达尔吊死了。 ZYA.1VrM  
  西伦凯维兹:如果反革命胜利了,那他们也会把纳吉吊死。 o&XMgY~  
  赫鲁晓夫:那难说。美国人是支持纳吉的。他们说,本该不搞恐怖的。 Vyt~OTI\  
  哥穆尔卡:但我认为一个人不可能干这些。 ? __aVQ7  
  赫鲁晓夫:那里还有别人。南斯拉夫人起了坏作用。他们在某种程度上进行了煽动。在工人运动的历史上曾有这样的例子,例如诺斯克[诺斯克——1919年德国革命的人物,社会民主党人,警察局长。]。 oLqbR?  
  西伦凯维兹:共产党人曾反对诺斯克,工人阶级进行了斗争。 R<lNk<  
  哥穆尔卡:纳吉不是诺斯克。 Id.Z[owC`Y  
  赫鲁晓夫:让他们来决定需要干什么,但匈牙利人民应该懂得,拉科西犯了错误,而纳吉利用了这些错误。 Yf!*OGF  
  访问你们那里之后,我们去了铁托那里。他也这么认为,如果共产党的总理吊死共产党人,这算什么样的共产党人?铁托那里也曾有过分歧。如果反革命胜利了,如果纳吉放弃当总理,那会怎样呢?我们曾说过,他会做得很好。铁托(11月2日)曾答应过要劝说纳吉。参加谈话的有铁托,兰科维奇,卡德尔,好像还有米丘诺维奇。我们谈了一通宵,我们之间毫无意见分歧。铁托说,正是你们必须出兵。大国,华沙条约。罗马尼亚人,保加利亚人,还有捷克人——都愿意作为志愿者协助苏联军队。铁托说不需要,最好你们自己干。必须粉碎反革命。第二天黎明铁托亲自送我们到码头。我劝他离开布里俄尼岛。(他当时有病)。我说,炸弹可能无意中掉在岛上。分手时我们热情吻别了。因此——我们行动了,但是我们没有告诉他时间。朱可夫进行了计算,需要三天。出兵的决定是在我出发之前做出的。我和马林科夫是在下午三、四点时飞抵的,卡达尔也是。布尔加宁(他过去不认识卡达尔)从索非亚打来电话。当时在莫斯科的有霍尔瓦特、巴塔、明尼赫、卡达尔。(铁托说,如果卡达尔离开纳吉,这说明是工人阶级的立场。这是工人阶级的良心)。他们谈论谁该当总理。他们决定由卡达尔担任。当他们问匈牙利人时,他们全都回答:卡达尔,尽管开始时我们曾考虑过明尼赫或卡达尔。就这样我们在莫斯科组成了政府。凌晨四点——该朱可夫开始行动了。我们曾指望纳吉会辞职,而他这个小人却号召进行抵抗,自己则逃进了南斯拉夫大使馆。这破坏了我们的情绪,我们给铁托发去了信件。现在——他有罪还是无罪?铁托害怕了。如果我们没有出兵,法西斯分子就会胜利,而他们与匈牙利有一千公里的边界。他说,对他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现在他却来说我们是入侵。历史学家们将很难搞懂。我们曾向你们说过,这需要我们花很多时间来治好给匈牙利人造成的创伤。人们对我们说,匈牙利的游击战将是持久的。但是人民并没有支持他们。军队没有进行抵抗。朱可夫两天之内就把军队缴了械并占领了全部仓库。布达佩斯抵抗的时间最长。最近,在匈牙利解放纪念日时——从来不曾有过这么多人参观苏军战士墓,也不曾有过像这次这么多花圈。我们的战士与人民没有任何矛盾。卡达尔要求我们给他派上校去担任党的工作者,工程师,社会团体和地方的书记。我们给派去了穿军装的。这些人去了工厂。卡达尔从他们那里得到的情报比从自己人那里得到的更好。后来他又要求派少校。经济在提高。煤的生产正接近起义之前的水平。起义的第一天,当坏蛋们冲向工厂时,工人们把他们赶跑并保卫了工厂。如果格罗有个性的话,情况就会不一样。但是他却趴下了,党中央瓦解了——否则他们不会允许那样。纳吉,多纳特,洛松奇和一些作家们进行了挑唆。当群众大会还在召开时,同时就把武器运往各处。干这些事的是霍尔蒂分子。我们在最初曾支持过纳吉。我们决心粉碎首批起义者。米高扬来电话说纳吉不会同意的。他说起义者代表团到他这里来并说要投降。那时我们决定不行动。但是纳吉是叛徒。因为那是燃起大火的信号。那时我们把军队开到了郊区。纳吉救出了那些反革命分子。他和他们谈妥了,却把我们骗了。他们粉碎了党的中央委员会。我们有匈牙利一些电影摄影师拍的暴行照片。如果不判纳吉的刑,工人和共产党员们是无法理解的。没有任何一支工人或农民的队伍反对过苏联军队。 |:(23O  
  朱可夫:知识分子。 VTJIaqw  
  赫鲁晓夫:作家,新闻记者。 te\h?H  
  英德里霍夫斯基:那里没有那么多作家。 hM36QOdm  
  赫鲁晓夫:那是一个组织。不能够只看谁参加了,和谁一起走以及打出什么样的口号。哥萨克和其他人也曾拥有工人队伍。最终将由匈牙利人来决定这件事,但我们是这样看的。 0Y6q$h>4  
  (休息到第二天) ,\S pjE  
  晚上——同一批人参加的宴会(没有苏方的部长们)。在宴会上举杯祝了酒: W) 33;E/}  
  赫鲁晓夫:(两次)为会谈的顺利,为友谊。 @m/;ZQ  
  米高扬:为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 CCW%G,$U9  
  (这时赫鲁晓夫说,他不愿为政治局的全体委员干杯。当维斯瓦夫同志问他不愿为谁干杯时,他回答说,不愿为萨姆布罗夫斯基[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干杯,他对萨姆布罗夫斯基不信任。米高扬解释说,苏联同志们认为,萨姆布罗夫斯基同意他儿子的观点。他儿子过去曾在苏联学习,目前却在波兰大学里作反苏报告。我们方面辟谣说,萨姆布罗夫斯基不同意他的儿子,并曾两次斥责他拥有这些观点。米高扬和赫鲁晓夫说他们不知道这事)。 @QVqpE<|  
  布尔加宁:为波兰政府和西伦凯维兹的健康。 ] ;pf  
  米高扬:为希尔同志。他是“我们的朋友和波兰人”。 dq YDz  
  (有人开玩笑地纠正说:“尽管是波兰人”),他的知识面很广,有时知道得甚至太多了。 "xDx/d8B  
  萨布罗夫为英德里霍夫斯基同志,并强调他对苏联的态度,他的真诚、果断和沉着。 V\@jC\-5Vt  
  哥穆尔卡强调这次会谈的政治分量。他说相信会谈能顺利结束。最后联系到赫鲁晓夫关于萨姆布罗夫斯基所说的话,他说我们更了解我们的同志们。这个事实再一次说明,赫鲁晓夫不理解我国的形势。至于萨姆布罗夫斯基同志,他是位老共产党员,有献身精神。我很了解他,因为就党的工作而言,我每天和他、和莫拉夫斯基[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一起工作。政治局的其他成员有国务和其他方面的工作。 pK6e/eC  
  斯彼哈尔斯基:为与苏军的战斗友谊,在解放波兰中,苏军是决定性的力量。也为苏军的著名元帅朱可夫英雄。 VDByj "%  
  朱可夫:为波兰的武装力量及斯彼哈尔斯基国防部长。 <$ i"zb  
  英德里霍夫斯基: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9-01 16:35 | 7 楼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12376 ?9e]   
波兰党政代表团与苏联党政代表团会谈记录 m r4b  
(1957年5月25日)
uTGcQs}  
  会谈的第二天,1957年5月25日 a)S7}0|R  
  委员会一早就开始工作: zu<3^=3  
  军事委员会:斯彼哈尔斯基,瓦卢霍夫斯基,格拉涅夫斯基和皮优罗。 ]k*1KP  
  经济委员会:西伦凯维兹,英德里霍夫斯基,希尔。 e<5Y94YE  
  经济委员会十点钟开始工作。苏方出席的有:米高扬,卡巴诺夫,贡多宾,马莱丁,伊夫列耶夫,谢米恰斯特诺夫。 /6U 4S>'(  
  米高扬询问对前一天晚上八点钟提交的他们的记录有什么意见。 >Z\BfH  
  希尔同志报告了铁路运输的问题:出现了三个新问题,即苏方提出了运输拆下的装备及清仓物品的资料,估算由此应该付给波方的运费为4500万卢布。第二,苏方同意结算什切青运费,补给波兰600万卢布。第三,提出了1946年至1954年期间客运的新资料,结果要付给波兰约1200万卢布。此外,苏方降低了关于铁路劳务费的要求,从……[此处原件字迹不清。]万卢布降至3200万卢布。对这些建议我们还不能详细表态。根据我们的估算,拆卸物资的运费和什切青运费我们应该获得约7000万~8000万卢布。因此应该由专家们详细核算一下。至于铁路劳务费,我们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分歧。事实上所有这些劳务都具有军事性质,都是按旅或营的编制组织起来的军事化单位或纯军队组织完成的。另一方面,在完成这些工程的工作日清单中,无法确定有多少是波兰民众和波兰铁路工人完成的。根据我们的资料,波兰民众干了很多,而且基本上是自愿干和无报酬的。苏方所提供的材料具有历史记录的性质,其中既没写波兰民众参与了多少(除了50万个有偿工作日之外),也没有写实际支出了多少。也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这些单位是自负盈亏的,尽管苏方这么说。11月份时曾提到,工程是由铁道部的经济单位完成的,并说具有援助波兰的性质。结果这些工程却直接具有军事性质,难于说清楚它们具有援助性质。第二,没有关于波兰民众实际参与的资料。例如我们曾核查了关于在多伦建桥的苏方资料。地方当局和铁路局正式表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工作日是由波兰民众无偿干的。关于在波兰南部建桥,我们也有同样的资料。有代表性的是,在列出有50万个波兰有偿工作日的同时,苏方写明他们为每个工作日支付了6个卢布,而苏联士兵的工作日却估算为24个卢布。尽管如此,我们曾试图对这问题做出妥协。我们删去了所有依我们看与修复铁路无关的劳务,同意接受按大约330万个工作日结算。由内部卢布转换成记账卢布,并考虑到50%的价值,这笔钱大约是600万卢布。 @ Nb%L&=P8  
  至于那些材料,苏方称那是从苏联运来的,以前估价为7800万卢布,目前估价为4500万卢布。我们不能同意结算,因为根据交给苏方的材料,从波兰运往苏联的材料要多好多倍。在这种情况下,对材料进行有利于苏方的结算从政治上是无法接受的。 (F8AL6  
  另一个我们之间有分歧的根本问题,是用苏联(德国)车厢和苏联(德国)乘务人员组建过境列车的苏方支出费用问题。根据波苏运费表第38条和第41条我们计算了运费,并考虑了苏方关于人员多得多以及其较高的补贴等所有理由,我们把运费额提高了95%,表现出很大的妥协愿望。在最近收到的记录里继续要求把每吨1公里的运费定为2戈比,可我们建议的是1.35戈比。应该指出,在确定波兰机车及波兰列车员的费用时,苏方根据的正是第38条和第41条。 j}RzXJ~t  
  因此最大的分歧是涉及过境列车的苏方支出标准以及修复铁路的劳务费用。根据以前的结算,运输1690万吨货物的费用差距竟达7700万卢布,劳务费差距达8200万卢布。估算拆卸装备的运费、什切青运费和客运费用的差距也有待确定。根据苏方的资料,波兰应得到6300万卢布。 / L~u0 2?  
  以前我们按1690万吨计算时,波兰应得2亿卢布,现在至少应增加6300万卢布,因此一共至少是2亿6300万卢布。应该提醒的是,苏方以前结算1690万吨货物的运费时,少算了1800万卢布。现在他们建议同样这批货的运费为1亿1400万卢布。目前实际的差额至少是1亿4900万卢布。 ez*jjm  
  贡多宾称,他们查找档案,干了大量的工作。他们说曾运过450万吨货物、拆下来的装备及战利品。他们计算的办法是同一种,就像以前算1690万吨一样。这批货运的收入是1亿零840万卢布。苏方支出——6340万卢布,波兰盈余4500万卢布。 9#rt:&xo0  
  至于什切青。他们接受了波兰资料中提出的440万吨,并考虑了波方提出的24公里的距离,总共给波兰600万卢布。 onl>54M^  
  关于客运,他们没有资料,但是接受了波兰的建议,按1956年的客运。用这个方法算出给波兰1200万卢布,而他们原先的建议是230万卢布。 @ls.&BHUP  
  关于铁路劳务费,原先计算的是1亿2100万卢布,现在按波兰的建议根据非贸易支付协定折算,同意为1900万卢布。差别不大,因为波方计算的这些劳务费是1200万卢布。他们计算的苏联工作日的数量是对的,不能把波兰公民的回忆作为计算的基础。 *^h_z;{,  
  关于从苏联运来的铁路工程的材料问题。那些是最低数量,是铁路单位经常予以补充的储备。可以再核定一下我们的计算。 ]}2Ztr)zZ  
  至于运输收入的计算,双方过去同意为4亿4000万至4亿4600万卢布。我建议定为4亿4300万卢布,了结这场争执。 Ze ? g  
  运输是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因而费用也大些。如果按苏联的标准,那么我们承担的费用一般是70%。因此2个戈比的数量是最低的,其结果是全部收入的52%。我们遵照的是第19条,因为这一条规定:用苏联列车运货的费用是每吨1公里2戈比。如果是相互交换车皮,才可能采用第38条和第41条。但我们的路轨宽度不一样。你们要我们付钱给你们,但你们也必须考虑我们的费用。 E _iO@  
  伊夫列耶夫:负责修复铁路的组织属于MPS(交通部)而不属于国防部管。它们由铁路员工组成,全部财务和供应都来自交通部。不能把它们当成工兵单位来对待,而是军事化了的铁路组织。交通部没有为结算而搞劳务总结,但是这些组织自己记录了所有的工程,并以相应方式转交了这些文件。这些都已交给了波兰同志们。我们考虑了波兰民众的50万个工作日,剩下的就付给了苏联铁路员工。波兰代表们估算的工作日价值按记账卢布折算是1300万。我们现在算出来是1900万卢布,这就是全部差别。按记账卢布折算,工人的平均工资是28卢布。 7GZq|M_:y  
  关于从苏联运去的材料,在4500万卢布的账目里,我们没有包括在波兰就地取的材料。波兰人说我们运到苏联去了,但关于这一点不论我们还是你们都没有文件。 oJY[{-qW  
  关于费用问题:按核算法,我们估算波方在过境方面的费用占34%,苏方占66%。用这办法我们算出的是2.51戈比。为了妥协,我们决定按第19条接受2戈比。 7Dt"]o"+  
  关于客运,我们提出1200万卢布这个数。我们接受了关于1954年至1955年客运的资料,并增加了行李运费及货物快运,把它延伸到这之前的整个时期,这样我们算出了应该给波兰850万。考虑到与军人一起乘车的还有选派的家属成员,根据波方建议我们同意将此数提高50%。我们考虑了波方(希尔)提出的换算方法。 2u:4$x8  
  关于退回滞留费1公里的预付款。在每节车皮的载重量上有分歧。我们根据资料估算为12.4吨。我们接受了13吨这个数。波兰资料说是15吨,这在我们这里没有得到证实。 qm(1:iK,0  
  为了退还预付款,这种算法致使出现了1500万卢布的差额。关于运输拆下的装备,我们提出的资料是450万吨,希尔同志提的是约400万吨。 c> G@+  
  米高扬:为了核实全部资料,我们已成立了政府委员会。资料是由对外经济联络总局核实的,因为交通部不掌握全部资料。委员会肯定了根据新材料进行的计算,从而得出给波兰的是1亿4460万记账卢布。外贸部也参加了这项工作。你们愿意查账本吗? Oif,|:  
  希尔:问题不在于结算的技术。应该指出,苏联同志做了大量工作。哪些是根本性的分歧呢?第一,在途经波兰运输时,苏方的实际支出。不能把第19条当作计算的基础,因为它涉及邻国的周转及特殊情况。那时,经波兰有关部的同意,可以通过苏联与德国间的过境列车转交从苏联运往波兰以及从波兰运往苏联的包裹。这一条根本就不涉及大宗过境运输。 L11L23:  
  至于第38条和第41条,贡多宾同志关于铁轨宽度不同的理由没有意义,因为途经波兰的苏联列车是适应标准轨距的。为了对波兰计算机车费用和乘务人员费用,苏方在1954年依据的正是第38条和第41务。那么为什么这两条只用来对波兰而不对苏联呢?我们给苏联列车的费用几乎是给波兰列车的一倍。我们完全有权利对你们的费用采取你们对我们的同样态度。第二,在评价支出与收入的比例方面出现的差别产生于对国际票价原则的不正确理解,这些票价是取决于内部成本的。根据苏联资料,普通苏联铁路的计划成本不超过3~3.5戈比,而且是按国内货币而不是按记账卢布计算。根据《铁路财务》这本书(这书是由在座的伊夫列耶夫同志主编的),所谓浮动成本对固定成本的关系与伊夫列耶夫同志在这里所介绍的不同。此外应该考虑到,在苏联每一公里铁路的运输量要大4至5倍,因而与波兰的成本结构相比较,浮动成本要比固定成本高得多。 .3wY\W8Dr-  
  另一个涉及铁路劳务的重要分歧。伊夫列耶夫同志谈到的在文件中都有了,但是完全没有资料提到那里雇用的是哪几种人以及每一级的工资是多少。只有每项工作的劳动日数字。例如文件中提到修多伦桥是57000个工作日。我们调查过并且指出过,在那里劳动的90%以上是波兰民众。多伦市政府和铁路局也证实了这个数字。苏方只是笼统地表示,有约10%为波兰工作日,每个工作日付6个卢布。这与我们的所有资料都不相符。例如目前在这里的斯彼哈尔斯基同志确切地记得,在修复维斯瓦河桥的过程中他怎样组织波兰民众进行义务劳动。在我们所找到的、由苏联铁道兵旅长和营长们签署的文件中,这些单位的报告中所列的工作日数字既包括老百姓的无偿劳动、波兰铁路员工的劳动、农民的派工,甚至还包括战俘的劳动。这样我们深信,500万工作日涉及的不仅是苏联士兵和军官,其中还有相当数量的波兰工作日。此外在劳务中还有些不是修复性质的,例如重铸铁轨。 =!<G!^  
  米高扬:这不对。这些劳务只是为了我们的需要。(转向贡多宾)。 H(qm>h$bU  
  希尔:至于材料。你们没有运走“任何东西”。我们有一份1945年7月纳尔科姆交通的命令,其中提到停止拆除在波兰的铁路线。由此看来是你们干的,你们应该有这方面的材料。根据我们的文件,运走了价值25亿兹罗提的东西,拆除了近5000公里的铁路线,运走了所有仓库中的铁路备件,也运走了各种铁道设备和机械。因此,运走东西的价值比苏联记录中提到的数额要大许多倍。而且,关于运进木材、圆木等的说法也是值得怀疑的,因为大家知道,所有这些材料都是在波兰的森林就地取得的。可以同意运进铁制构件,但不是木材和木制件。 V5 MO}  
  我们的资料是很详细的。从政治上说不能向铁路员工及波兰老百姓解释这个,因为大家都知道苏联运走了铁轨、枕木、设备和材料。下一个问题——车皮的载重问题。我们已拿出了有关什切青地区运输的文件,从中看出在装载类似1690万吨过境物资的货物时,平均每节车皮的载重量是16吨。在波兰,1949年这种载重量达17.3吨。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到苏联的过境运输中,平均载重量目前是18.2吨,而我们谈的不是18吨,也不是17吨,而是15吨。不能够谈运输的特殊条件,因为那只存在于1946至1947年,而我们现在是结算1946至1954这个时期。也不能够说不曾有过大宗运输。大量的煤、粮食、铁矿砂、液体燃料等曾双向运输。 Do;#NLrWb  
  伊夫列耶夫:关于3.5戈比的起价,我不同意引用它作为过境成本的理由。假如是按记账卢布来算收入的话,那成本也应按记账卢布算。在国际运价表上也写明了盈利。已被采纳进行计算的收入价是3.79戈比。希尔同志想要98%的盈利。我们在内部运输中的盈利最多为32%。我们建议你们为35%。过去我们曾按亏本的价格运输并得到了补贴,现在我们为了与你们结算才采用盈利价。(关于材料问题,他同意前面说的立场,并说他们没有考虑全部成本,只算了纯工资,与材料一起共算出1亿7700万卢布)。 Ew4 g'A:H  
  米高扬:必须正确地计算,拿出全部资料,缺乏的就让专家们估算。为了施工而在当地取的材料要算,从苏联运进的也要算。然后可以再碰头,现在难以说清楚。关于起价——建议按第19条。 +hH}h?K  
  希尔:再次解释这不涉及过境物资。 ^ d\SPZ  
  米高扬:那里没有说明是指的什么物资。 Tf-CEHWD  
  米高扬:有两种方案:或者细算,或者是有个客观的基础。(极力主张2戈比)。 H/jm f5  
  希尔:细算的话我们只算1戈比。为了找出解决方法并停止争论,我们提高到1.35戈比。 MUcN C\`z  
  米高扬:为了结束争论,我建议接受2戈比为基础。 H;I~N*ltJ(  
  英德里霍夫斯基:我建议把第38条,第41条与第19条比较一下。 pFIecca w  
  贡多宾:这不对,因为那是关于客运的。对你们方便时,你们就转到有关客运的条款,而第19条是惟一谈到货运的地方。至于车皮的载重量,让专家们再去研究研究吧。 l)8sw=  
  伊夫列耶夫:确定运输收入时是按每一种货物的载重标准来计算的。 -e*BqH2t  
  西伦凯维兹:应该考虑波兰铁路员工及人民的劳动。不应该提出运进材料的价值问题,因为运出的更多。工作日应该落实。 Efr&12YSS  
  米高扬:你们又回到11月份的争论上来了。那时我们就商定对半承担支出的费用。确实,那时修建是为了战争目的,但它也具有经济意义,你们会从中得到好处的,因此我们曾建议接受一半支出费用。让专家们去确定有多少波兰老百姓,并让他们核实关于材料的资料。 .,mPdVof  
  西伦凯维兹:难道可以不提从波兰运走价值5亿卢布的材料问题而只谈支付2200万卢布运进材料的费用吗? j=j+Nf$  
  米高扬:如果我们将寻找那5亿——我们将迷失在账本里。 g rbTcLSF  
  英德里霍夫斯基:铁路部门修复了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铁路。材料运去又运回。只在最初时期当军队进入卢布林地区时运进来过。 4VFc|g  
  希尔:后来就在波兰拆东西,甚至在卢布林省也拆过。共拆除4615公里的铁路线,我们有详细资料说明这点。假如我们将要为运进的材料付款而你们却不为运出的材料付款,对此我国无人能理解。 e@j8T gI)  
  贡多宾:(例举修复的数字)。希尔同志认为应该把保卫铁路线的军队劳务除去,但这样做是不对的。 F<r4CHfh;  
  米高扬:但这是军费开支,这钱不应该算。 @HEPc95  
  贡多宾:关于运进的东西我们有文件,关于运出的没有。你们只有用回忆录的形式写的资料,而我们的是文件和接收档案。 btQet.  
  希尔:这涉及的是个别情况。 r}EM4\r  
  贡多宾:我们准备这些不是为了表示不满。这是关于所完成工作的无私的总结报告。 Dl\d_:+  
  (米高扬同志将会谈主持权交给西伦凯维支兹)。 2U%qCfh6|  
  希尔:应该讨论赔偿的数量和质量结算。根据1947年3月5日的议定书,波兰应该得到德国赔偿总数的7.5%。但按照什么数呢?根据苏德议定书,苏联获得了按1938年价格计算的42亿9200万美元赔偿。11月份交给我们的材料中提到30亿8100万卢布。苏联外贸部称,应该减去4亿6390万卢布作为被算入赔偿的德国境外资产。从1945年8月16日的协定看,确实波兰应该得到德国(包括苏联占区和西方占区)全部赔偿的15%。由此看来,这不涉及到德国的境外资产。但我们并没有得到认可4亿6390万卢布赔偿费的文件。 P<L&c_u  
  接着又从总数中减去7亿4600万美元。我们认为这是不符合1945年的协定的。在记录中我们得到了关于这个问题的新解释,也即协定中关于给波兰供货的各条据说不涉及苏联在德国接收的材料和专利。这是不符合1945年8月16日协定中的以下规定的,即:在苏联得到的各种赔偿中,波兰应得到自己的一份。这之前苏联提出了另一个问题,也即在1953年无偿交给了德国33个工厂,并取消与以前转交的66个工厂有关的德国债务。如果减少赔款是由于这个原因,那苏联方面应该征得波兰的同意,正如减少50%赔偿以及1953年取消进一步的付款那样。 t w!.%_1^  
  与业经公布的苏联得到的赔偿额相比,我们为什么减少了给我们的赔偿额?这点在议会中难以解释通。 +/q0Y`v  
  7亿4600万美元是转交的工厂资产的最终价值。在这些工厂中曾进行过重大的投资,那么其最初价值怎么能和最终价值相比呢?在苏德议定书里曾提到31亿马克。如果用这个数除以4.2马克(这是苏联外贸部所采用的美元对马克的平均比价),那么我们得到约7亿4500万美元。在最近的记录中又提到,那些工厂的最初价值已经不是7亿4600万美元,而是5亿4600万美元,另2亿美元则是苏联接收的专利的价值。16亿3900万马克被3除,得到的数额是5亿4600万美元,这是不对的,因为至少应该采用4对1的比价。专利的价值被纳入了赔偿的总数。如果是这样,那也应该用这个数来算7.5%。协定中明确写明,我们应该得到各类赔偿的7.5%。 uF<S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协定中规定的供货经济价格相等。这就是说,对苏联供货及对波兰供货首先应该实行同一价格体系。实际上给苏联的机器和设备每吨价格定为617美元,从中还要减去62%的折旧费,这样每吨价约为234美元。而从苏联的《参考材料》中看,英国机器的出口价约为612美元,进口到英国的机器价每吨已达约850美元。我们不去管这个,但我们不能同意对我们实行完全不同的原则。例如我们从西方占领区得到的机器每一吨作价约900美元,机车的价格却不顾这些原则,定为每吨637美元。大家都知道,在全世界每吨机车的平均价要比机器的平均价低得多。例如电机的平均价现在每吨是2000美元以上。给我们算的老机车或是较新的、但质量很差的TV—2机车的价格却是637美元。根据我们的资料,1938年德国机车的平均出口价为365美元。在西方占领区计算作为赔偿的机车是每吨约1211马克,这也只合约300美元一吨。目前在德里拍卖会上,出售机车的报价是每吨615~650美元。大家知道,美元的价值现在要比1938年时低一倍多。 K:w]> a  
  按照苏维埃监督委员会的规定,机车的折旧期应是24年,那就是机车每使用一年应该减去损耗费4.1%多,而现在实行的是每工作一年折旧1%,这就是说一百年之后才能报废。对苏联的机车损耗率采用的是62%,而对波兰的机车却是24%。 ;+%Z@b%  
  米高扬:按这样的算法,那苏方还得倒贴机车钱。 o?dR\cxj  
  希尔:不是这样。采用苏维埃监督委员会的规定,我们得到的折旧率是58%,而对苏联的机器则为62%,所以按我们的算法还是比你们的要少。此外我们曾表示过,在列入赔偿的机车中有119台是波兰产的。对于把波兰境内的铁路车辆算入赔偿,对这种做法我们也提出了疑问。 & rQD`E/  
  从协定看,从德国占区的赔偿物资中我们应该得到一份,而这些机车是在波兰领土上的。算给我们的1亿1100万美元赔偿中有8900万美元是德国留在波兰的机车,这种算法是不对的。苏方报的从德国运出的全部机器设备的价值是7亿4600万美元,这8900万就占这个数的12%。按照以前的规定,一吨机车比一吨机器要贵一倍。我们认为,我们是与西部土地一起接收的铁路车辆,正如在并入苏联的乌克兰和西部白俄罗斯土地上苏联接收波兰的铁路车辆一样。归纳起来说,有争议的是: CB]l[hM$  
  从赔偿中减去7亿4600万美元的问题,将铁路车辆算入赔偿的问题和车辆的的价值及其损耗的估算方法问题。 g)cY\`&W8  
  卡巴诺夫:11月份时曾提到要签一个关于赔偿的协议书,而不是要重新考虑赔偿问题。(1956年11月18日议定书第6条)。转交给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工厂价值我们是按开始的状况算的。在确定波兰份额时不应该考虑这个价值。协定中谈到的只是赔偿中眼前的供货。难道可能一面由我们将工厂转交给德国,而另一面又自己掏腰包给你们付赔偿吗?我们认为,从42亿9200万的数额中,只应该按30亿8190万的数额与波兰结算,从中给你们的是2亿3100万美元。你们已经得到了2亿5780万,也即8.4%。这批供货是有文件为证的。设备和已转交的机车的价格:每一辆机车我们都有文件。削减价值所根据的比例是经过双方签字的。当时谁没道理呢?值得现在提起这件事吗? !a[$)c  
  希尔:机车的价格不符合实际的价格。 YFqZe6g0$  
  卡巴诺夫:这是个新问题,与折旧无关。这应该查一下。至于说来自波兰的机车被算作赔偿——那是战利品。把它们转交给你们作为赔偿,因为这样对你们方便。 {F!v+W>  
  西伦凯维兹:(同意波兰代表团关于把车辆算作赔偿、机车的损耗和价格问题的立场。他还提到一个问题,即除去赔偿外苏联还接收了一大笔财产作为战利品,其中也包括西部土地上的财产。他强调这些问题的政治和经济意义,并注意到一个事实,即苏联在德国接收的工厂已经运转5~6年)。 _ n_sfT6)B  
  英德里霍夫斯基:我们陈述的还不是全部理由。例如可以否定把赔偿份额从15%减到7.5%的正确性,因为我们曾认为实行特别低的煤价格是不对的,而赔偿份额的降低是由于降低了对苏联供应煤。至于把德国工厂算入赔偿,接着又从赔偿中减去德国工厂的价值,这只涉及苏联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之间的关系。波兰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参与移交工厂以及管理其收入。移交行动是在苏联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完成了赔偿结算并免去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赔偿之后进行的。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当初参与了这事并由此承担了后果,那么苏联就会向我们提出并征求我们对这种减少赔偿的意见。那时可能会出现苏联与波兰共同移交。但结果不是这样,因此这只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与苏联之间的事。关于机车:把它们列入赔偿是强迫进行的。机车在波兰铁路线上,很难说它们是波兰的还是德国的,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波兰也曾有许多德国型的机车以及在波兰生产的这种型号机车。被算作战利品的机车在波兰境内为我国的经济服务,是我们极其需要的。当人们告知我们,要不你们就把它们当作赔偿,要不我们把它们运走。我们当时处于被迫的境地,我们的代表们不得不表示同意将机车算入赔偿的账目。得凭良心作决定。 I61%H9 ;  
  将这些机车全部算作赔偿不是凭良心的。我们再次提出机车和折旧问题,因为这里明显违背了赔偿结算的准则。价格太高,而折旧期又被延长到了不可置信的地步。我不知道折旧率是在什么水平上确定的,但这是不公平的,不能允许在我们的赔偿结算中、在价格和折旧期限方面实行的条件更差于联盟之间的补偿。我们想把解决赔偿的问题报告给我们的政权机构和我们的社会,这个事实应加以考虑。 YkI9d&ib+  
  卡巴诺夫:我记得过去我们就这些问题已经谈妥了,只是说给波兰的供货要有个文件,在此基础上要签一份议定书。我们已把这些文件交给希尔同志,但他没有看,而是就总数和价格提出了新问题。现在谈谈煤的问题:赔偿是与煤的供应相关的。如果你们认为我们已经付了你们煤款,这样你们就不该得到赔偿了。 `Sx.|`x8  
  希尔:我同意卡巴诺夫同志说的,如果我们同意了他的全部条件,那我们之间就不会有争论了。但我没有得到对所有提出的问题的答复。不能够接受形而上学的观点,即专家们签署了的东西是不能否定的。(例举了1947年萨帕希尼克专家会谈的历史)。 +"Ub/[J{G1  
  经济上的等价是作为一条原则被写入国家间的协议书的。另一方面从形式上提出一个问题,即对价值估计的错误签字比国家间的协议书更重要。 C9pnU,[  
  专家们签署的文件和国家间的协定存在着矛盾。因此应该表明,正是从形式的观点看应如何评价这个问题。 /f]/8b g>  
  与德国的结算问题是清楚的。那为什么与波兰结算则是另一样呢?境外资产问题可以理解,但如何解释德国给苏联的赔偿是42亿9200万美元,而给波兰的份额却以比这个数少7亿4600万的总数来算呢。因此这表明我们得重新审查苏德协议书并对其加以评论。这是否意味着得重新计算关于赔偿结算的惟一正式文件呢?卡巴诺夫称,对他来说这7亿4600万美元的问题是清楚的。对我——不清楚。这7亿4600万美元并不是苏联接收的所有工厂的全部价值。这里谈到的5亿4600万美元是否只是99个工厂的价值,而不是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全部苏联财产,这点也不清楚。按3的比价来结算是不对的,而按4.2的比价我们得到的将是这笔财产的另一种价值。格罗提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首届政府总理。]在1953年的演说中谈到,减少德国支付25亿美元(即100亿马克)的赔偿,因此格罗提渥也是说马克对美元的比价是4比1。第一,我们怀疑5亿4600万美元这个数字是否真实;第二,我们不赞成从赔偿的计算中减去2亿美元专利款。专利可以拿,但不能退。如果把专利的价值算入赔偿,那在与波兰结算时我们就必须考虑他们,因为在协定中采纳的原则就是这样的。我们不去细究通过苏联得到的赔偿的详细种类。例如我们原可以否定经由苏联得到的机器设备的价值是不是被估得太低了,因而应该给我们更多赔偿。苏联没有向我们提出要减少这笔赔偿。11月份交给西伦凯维兹的记录中没提到这点。我们第一次听说这些提案是在今年2月。 g? I!OG  
  卡巴诺夫说,假如关于估价机车的文件是根据车照制定的,那就没有争论,但是降低价值并非是像应有的那样计算的。根据这些同样的文件,我们可以在5分钟内采用计算损耗的新原则。 6=3(oUl  
  谢米恰斯特诺夫:接受了降低价值30%,大修8%。 .5z&CJDiIi  
  希尔:在萨帕希尼克签的协议书中提到的是机车工作38年减38%。 lG 8dI\`  
  11月份曾谈到我们将得到所有必要的文件,并将加以核实。可是给我们的是一份记录,其中正式声称我们得到了8.4%,也即比我们应得的似乎还要多些。记录中根本没提到7亿4600万美元,我们对此也毫无所知,因此我们今天提出这个问题。由此产生了一系列困难。所以我们想要看看文件,以便知道怎样解释这个问题。  z \^  
  哥穆尔卡同志的信件中提到,关于赔偿问题波兰与苏联之间从未有过结算,因此波兰要求这种结算。单方面确定的文件不能成为结算的正确性的证据。11月份从莫斯科回去后,在各种会见时我们都说,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到处人们都要求解释赔偿问题。因此我们努力在保守会谈的秘密。 Qpw@MF2P  
  英德里霍夫斯基:(回答卡巴诺夫)我是作为举例提出我们份额占的百分比问题的,并不是作为不满,是为了表明我们的态度是多么温和。如果谈问题的实质,那么假使没有减少煤的供应,我们就不得不结算苏联赔偿的15%。但问题不在这里。这个问题本可以完全公平地解决,但我们不提它,以便不扩大分歧面。 l_b_-p  
  希尔:对波兰的赔偿原则是在波茨坦确定的。波兰应从苏联的赔偿中得到一份。因此不能说,我们只是由于供应煤才得到赔偿。在波茨坦之前已经确定了波兰受破坏的百分比,我们的赔偿要求是由此而来的。1945年在莫斯科确定了我们的份额是15%,但现在我们不是得到15%而是7.5%,而且这还不是按苏联从德国拿走的全部财产计算的,只是按苏联算作赔偿的那部分来算,例如苏联拿走的还包括战利品以及波兰被收复土地上的。如果我们把这些算在内,那我们的百分比更要小得多。我们并不提出这问题,而是要说明7.5%完全不能反映我们在战争赔偿中的份额。我们应该自己深信并使别人相信赔偿计算的正确性。 {s9<ej~<R  
  米高扬:如果没有煤就不会有15%。英德里霍夫斯基同志没有道理。但你们有权利在签署协议书时要求得到文件。 FR(QFt!g  
  应该将德国工厂排除在赔偿计算之外。它们的价值是多少,这是另一回事。如果我们把这些工厂交给了德国。我们就不能从中给你们算百分比。这涉及到5亿4600万美元和2亿美元专利。你们也拿了很多德国专利。波兰的专家们在各个工厂里走动并拿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7P c(<Ui+  
  希尔:他们没让我们的人进入任何工厂。 yeNvQG  
  米高扬:任何工业部门的文件我们都给你们,并且不收你们任何费用,更不要说战争技术、飞机或坦克了。 Q2FQhc@L(:  
  萨布罗夫:我们为战斗机图纸付出了1亿卢布。 3wo'jOb  
  米高扬:机车问题应该查查是不是波兰产的,凡属波兰的应该减去。至于机车价格,我们不能同意你们的折旧率。你们希望给你们机车再倒贴你们钱。只可以查一下是否价格定得合理。 wE8]'o  
  西伦凯维兹说,波兰方面不同意减去7亿4600万美元。 G4O3h Y.`  
  萨布罗夫:赔偿的总数只涉及德国和苏联。原先应是100亿美元,后来改变了,那么百分比也必须自动改变。如果从形式上提问题,要是我们对你们采用买专利的原则,比如米格的图纸,那你们还得倒付钱。 ~9bv Wd1D  
  英德里霍夫斯基:我们很想得到德国工厂的图纸,而在1946年至1953年期间我们却没法得到。 e]Puv)S>{8  
  西伦凯维兹:(关于把铁路车辆算入赔偿和机车作价问题,他同意波兰的立场)。 Gj*SPU  
  萨布罗夫:你们说把车辆列入赔偿是不对的,但你们曾同意不提拆卸财产的问题。机车也是财产呀。 `}Eh[EOHJ  
  希尔:1945年8月之后停止了拆卸,并且承认以前被划为战利品准备拆卸的工厂是波兰的财产。我们还要指出,苏联得到了连同车辆在内的波兰过去的东部土地,对此我们没有提出意见。 xmOM<0T  
  米高扬:我们达不成协议了。理由一再重复。让专家们去工作吧。 y{?Kao7Ij  
  (午餐休息和专家们工作) UL[uh@4  
  下午五时(休息之后) fmBkB8  
  米高扬:2戈比和1.35戈比的差别。我相信2戈比是公平的。至于车皮的载重量——我不知道谁对。关于材料问题——我不相信。尽管这样,我同意不计算其价值。这就是额外的2250万卢布,加上1亿4460万,总共约1亿6700万卢布。 g(1"GKg3K  
  我认为现在所有的意见都解决了。 |MVV +.X  
  西伦凯维兹:建议1亿3450万卢布的差额用“克拉科夫集市”的方式对半分,加到1亿4460万去,总共约2亿1100万卢布。 #U:0/4P(  
  米高扬:差额是1亿2600万而不是1亿3400万卢布。 uRFNfX(*  
  希尔:在我们的记录中曾提到2亿7000万至2亿8000万卢布,现在我们有很详细的材料。与苏联专家们比较后,结果是1亿3450万卢布。 ";o~&8?)  
  米高扬:“克拉科夫集市”对我们不合适。1亿6700万卢布这已经是极限数额。绝对不能是2亿1100万。现在谈赔偿吧。 p?}&)Un  
  希尔:如果做出决定说机车的价格可以研究,那么专家们将要来进行结算。但还有关于估价损耗的法规。 !eV^Ah>PZ  
  萨布罗夫:法规是一张谁也不遵守的纸。 ?l(nM+[kSL  
  希尔:你们曾遵守它。根据法规我们得出的是拆卸机器设备应减价58%,而按你们的估价是减62%。 `..EQ BM  
  米高扬:考虑了每部机车的实际状况。 d4Ixuux<3  
  希尔:对我们从西德获得的机器采用了关于折旧的法规。 y)0gJP L^  
  萨布罗夫:如果算总的数字,这是对的。 SCqu,  
  希尔:在赔偿法规中采用了战时的原则。 Xad G\_?t`  
  米高扬:赔偿问题应交给专家们,以便他们继续工作。这里有着原则的和实际的分歧。 N!]PIWnC  
  (经济委员会的会议结束) Q=^ktKMeR  
  代表团第二次会议(下午6时) e og\pMv  
  苏方出席的有:赫鲁晓夫,布加宁,朱可夫,米高扬,卡巴诺夫,贡多宾,伊夫列耶夫,尼基京; XC :;Rq'j  
  波方出席的有:哥穆尔卡,西伦凯维兹,英德里霍夫斯基,斯彼哈尔斯基,希尔,格拉涅夫斯基,瓦卢霍夫斯基,盖德[波兰驻苏联大使。] 4 fZY8  
  朱可夫:谈谈1957年的供货。商定了供货价值约1亿6800万卢布,最近期间将正式签字。昨天曾谈到2亿2400万卢布,但这个数字不准确。此前曾商定为3亿1700万,但波方降低了1亿3400万卢布的定货。结果现在苏联不能提供约1500万卢布的某些设备。这涉及昨天谈到的3种雷达。 L00Sp#$\  
  对资本主义国家出口的货物,已商定了可以出口以下方面的:航空,装甲武器,战船,工程设备等(看军事议定书)。 fLLnf].O  
  关于准备向叙利亚出口的波兰无线电定位器的配套设备问题,同意供应4套NRZ—1。ATS牵引机不应该卖给资本主义国家。可以将从前向资本主义国家提供的其他型号分出去。 zuK/(qZ  
  关于协调经济动员的计划问题。由于波兰政府请求与其他国家共同商定这些问题,我建议先由双方讨论这些问题。1957年7月组织各计划部门及国防部代表的全体会议,并商量组织措施。1957年年底前实现各动员计划联成一体,首先在相互供应武器、供应原料材料以及战争初期的各种服务方面。 _3s~!2  
  使波兰航空工业吃饱问题和供应米格—19飞机问题:米格—19将由中国和捷克生产。由于这项生产费用很大,波兰人不想干这个。转产米格—19需要投资约2亿1000万卢布,这还不算技术资料等费用。苏联国防部经过与对外经济联络总局及兵器工业部协商,建议在波兰开始生产有较长期销售前景的现代飞机,即安东诺夫运输-空降机。1957年开始转交图纸,并在组织其生产时保证给予技术协助,还能保证用于巴克谢耶夫飞机的定货。关于生产安东诺夫飞机事,两周之内将有一个专家组到波兰去,与波兰专家们一起研究这些问题。 >fW+AEt\JB  
  租船:斯彼哈尔斯基同志认为,为了确定技术条件,应该派波兰专家组来苏联就地调查船的状况,然后由波兰政府做决定。 K-N]h  
  关于培训原子技术方面的干部问题:同意由苏联专家在波兰以作报告的形式向波兰高级指挥员介绍使用火箭武器及原子武器的方法。也同意为米格—19准备飞行员。 VFQq`!*i  
  哥穆尔卡:新飞机的图纸将于1957年开始提供,这该怎样理解? Xw&QrTDS`  
  赫鲁晓夫:应该考虑到,“乌克兰”飞机的试飞还没有结束。 >lUBt5gU  
  英德里霍夫斯基:这对我们合适。 WZfk}To1#  
  朱可夫:给这种飞机的图纸是双发动机的,但要到1959年才行,而这是4个发动机的。 9O(i+fM  
  赫鲁晓夫:这是一种很有前途的飞机。 _lP4ez Y  
  英德里霍夫斯基:这对我们合适,因为这为航空工业和民用航空创造了前途。这种运输-空降飞机是否也能改成为客机? ,-w-su=J_  
  赫鲁晓夫:这是换某些部件的事。不过客机(如伊尔—18型有100个座位,6月份能得到)要更经济些。安东诺夫飞机具有相同的技术数据,但更重些。 'w>uFg1.  
  英德里霍夫斯基:朱可夫同志谈到与波兰“尼萨”配套的4套设备,但我们需要8套。 s!8J.hD'I  
  赫鲁晓夫和朱可夫:同意。 M=" WUe_  
  哥穆尔卡:供应飞机的详细范畴应该用长期协定加以确定。 -o=P85 V  
  赫鲁晓夫:应该有个长期协定外加清单,写明你们要什么,你们将给我们什么,因为假如你们向我们提供飞机而不要我们的,这对我们不合适。根据这些飞机的账单我们将向你们提供武器。我们的需要量是大的。我怀疑有哪个国家将会拥有这样的飞机。美国要在两年之后才会有。 gb!@OZ c  
  哥穆尔卡:需要多少投资呢? pgLzFY['  
  米高扬:有些联动机我们将可以提供,甚至发动机也可以。 ae9k[=-  
  赫鲁晓夫:我们可以生产发动机,你们生产机身。波兰的发动机工厂只会仿造,而发动机必须不断改进。例如图—14现在已经不用开始时的那种发动机了。 N}.Q%&6:  
  哥穆尔卡:你们是不是也打算生产图—14? ,H#qgnp  
  赫鲁晓夫:不,但我们反正将为其他飞机生产发动机。飞机的结构比发动机的寿命要长些。假如我们生产发动机的话,你们将会轻松些。 1 $KLMW  
  哥穆尔卡:这是否任我们选择? V7K tbL#  
  赫鲁晓夫:随你们便。 }iiG$?|.  
  西伦凯维兹:我们可以部分发动机自己生产,部分从你们那里拿吗? 886 ('  
  赫鲁晓夫:同意。 n)1  
  哥穆尔卡:出口武器及出口方向的清单怎么样了? B $ y44  
  朱可夫:这也将正式制定。 ZH`K%h0  
  布尔加宁:应该就这个问题换文。 buC m @@o  
  朱可夫:(要求指定对外经济联络总局正式制定文件)。 Yt O@n@1  
  米高扬:(介绍意见的分歧)。关于铁路问题:已经谈妥了不少问题,也消除了分歧。留下的问题是对苏联费用的估价有分歧。我们认为应该接受第19条规定的每吨1公里2戈比。没有其他涉及费用的直接文件。波方想采用另外两条规定,但那是有关客运的,没有在货运上用过。波兰用这两条人为地折算成货运,为苏方加一点,让步为1.35戈比。至于累计的计算,他们谈不拢。 "t%1@b*u  
  车皮的载重问题:苏方的估计是13吨,希尔同志算的是15吨。还有关于苏联为铁路劳务支出的费用方面的分歧。我们认为在材料问题上我们的不满是有道理的。但波方不想付2250万卢布的材料费,他们说运出的比运进的多。 -!bLMLIg  
  苏方同意放弃2250万卢布,建议1亿6700万卢布的总数。西伦凯维兹同志建议将差额一分为二,给2亿1100万卢布而不是1亿6700万。苏联代表团不能同意这个,因为这已经走得太远了。 CwEWW\Bu  
  关于赔偿,双方的立场没有接近。11月份协议书中提到这问题时,我们并不认为有根本的分歧。有(各年度的)年度结算,因此只需要在此基础上进行最后结算。波方提出了我们无法接受的根本性问题。我们的专家们没有给波方签署协议书必需的全部文件。研究这些文件也需要时间。波方根据联盟监督委员会的法规想要把机车价值降低58%,而不是22~28%。这个法规是我们无法接受的,因为我们给了波兰人每一辆机车的证件,其中考虑了它在移交当天的实际状况。应该算的不只是折旧,还有大修。至于机车的价格——让专家们去研究吧,然而我们认为评估机车损耗所使用的方法是对的。还有一个根本的分歧,就是把车辆算入赔偿。波方说不能把机车算入赔偿。当利沃夫铁路转归苏联时,波兰人没有提出要求,而我们——波方称——却要求得到西里西亚的机车。第二个理由是,1945年8月2日波茨坦协定签字之后,苏方停止把东波兰的德国财产算作战利品,并把它交给了波兰。波方的意见认为这也应该涉及机车。这并不是正确的理由,因为机车被标明了是战利品,我们可以把它列入赔偿的账目后转交。 5.C[)`_  
  波兰人突然提出了这样的令我不理解的问题,我感到吃惊。从莫洛托夫—格罗提渥的记要看,苏联得到42亿9200万卢布,波方称从这个数中只应该减去德国的境外资产,而7亿4600万美元(其2亿美元专利和5亿4500万美元移交的工厂值)应该和波兰按7.5%结算。他们想算的不是30亿8100万美元,而是30亿8100万美元(按7.5%)+7亿4600万美元。理由是这样的:在格罗提渥—莫洛托夫记要中与德国结算了赔偿。苏联把工厂送给了德国,但波兰人没有送过这种礼物,因此他们应该从这个数中得到一份。 HhY2`P8  
  我认为我客观地转达了这些理由。这使我们感到惊异。我们给德国并不是因为他们那里更差。德国人生活得比我们好,波兰人吃的肉也比苏联多。我们是在加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力量和边界,这个边界对你们也是重要的,波兰对此同样关心。只有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承认波兰的边界,阿登纳[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第一任总理。]不承认这条边界,他想用武力加以改变。我们为此事曾给阿登纳去照会。阿登纳回答说,他并不想用武力改变边界,但只有和平会议才能确定这条边界。 D"( 3VIglq  
  拥有强有力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这既符合我们的,也符合波兰的利益。这是我们方面为保卫和平做出的牺牲,而你们却说这不是你们的事,并要求就我们没有得到的东西分到百分之几。这是不可理解的。你们将自己排除在苏联所做的牺牲之外。我们没有向你们提交武装你们的军队、食品等方面的账单,而你们现在却对我们提出这样的意见。  u_[4n  
  至于专利。专家们确定它们值2亿美元。你们也从德国拿了不少专利新技术。所有这些年我们都无偿给你们新技术。假如我们估算一下这些图纸的价值。那会是一个很大的数目。对我们来说,这样提出问题是我们没料到的。这是会破坏我们的关系,这是我们不能同意的。有些问题需要专家们的工作。让专家们先干,然后我们再讨论怎样解决专家工作的结果。 kb}]sj  
  西伦凯维兹:有两个问题。米高扬同志介绍了我们对铁路问题的观点。我不想谈细节。在我们有文件依据的意见中包括的数额是2亿8900万卢布。关于运价和车皮载重量问题,我们已经陈述了我们的理由。至于是13吨还是15吨,根据专家们的计算我们相信我们是对的。至于铁路劳务,我们已经说过,那是为军事目的进行的。当然,这些修复的线路后来也为经济服务。有很大一部分是波兰的自愿劳动力,部队和工兵、甚至战俘也进行了劳动。谈到材料,我们已经说过,运出去了5亿卢布的材料。我们不是要提出这些问题,但难于接受要就运进的材料支付2200万卢布这个要求。在账单中除了铁制构件外还有木材,这肯定是在当地采的。同志们决定不同意我们减去2250万的意见。根据很仔细收集的材料,我们相信我们的计算是正确的。准确的结算则要求长时间在纸堆里工作。因而就像我们有时做的那样,当不能彻底算清时,建议把差额从中砍断。我们的建议是接受2亿1100万卢布这个数而不是1亿6700万卢布,这样就可以结束铁路的结算。 W:+2We@  
  至于赔偿,不论是在11月宣言的决定中还是在协议书中都提到要核查波方从未见到过的所有账目。哪怕是两个私人间签的协定,为了分割也得查查文件,以便确定共同的收入。波方想查苏德协定,该协定中写明了苏联(所得)赔偿物资的数额。我们很难有另一种做法。我想提醒注意将赔偿账目提交人民的政治意义。那里有这样那样一个数,但从中应该减去专利和工厂,这我们该如何解释呢。这问题我以后还要谈。德国境外资产的问题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其他账目,你们应该同意我们的观点。7亿4600万的数额:过去只是把这个问题算作工厂的价值,而现在人们告诉我们,工厂的价值是5亿4600万美元,而另2亿美元那是专利的价值,这些专利也已归还德国了。专利被使用了以后再归还那是空的,因为已经被用过了。假如工厂被包括在赔偿的总数里,那就不能把它们与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援助连在一起。我们知道苏联以其他形式也帮助过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不仅在这件事上),我们也在可能范围内帮助过。你们了解我们由于经济处境所造成的困难。德国人吃的肉比波兰人要多得多,所有其他的产品也是这样。他们的生活水平要高得多。(赫鲁晓夫:波兰人吃的肉比苏联人多)。 b0z{"  
  我们的解释,这是历史发展的问题,就像在苏联一样。米高扬谈到苏联的损失,我们知道苏联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任何赔偿都弥补不了这些损失。但我们的国家遭受了怎样的损失,我们又与谁去清算呢?我们在赔偿中的份额根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们的情况与没被战争破坏的捷克很不一样,希特勒在捷克还增建了些东西,而把我国却毁坏了。除这些损失外还有收复的土地问题。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成就,是苏联的伟大帮助。但如果我们能把这些土地大体上经营起来,那时才是明显的成就。曾有过这种情况,我们都快承担不起了。拆除(工厂等)没有使我们更容易,而是使我们非常困难,这些我们也没算在内,尽管我们直到今天还没缓过劲来。假如在机车问题上我们说它与被收复的土地有关,假如移交西部土地意味着这些土地上的工厂和车辆被人拿走,那时就会出现完全另外一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做以及那里的人民如何生活。我们的理由是,在东部土地上的波兰车辆被接管了,我们从未提出过这件事。车辆被错误地算作了赔偿。当时的情况是这样,要不机车被运来,要不就得被算作赔偿,我们不得不同意。既然已经谈到了赔偿结算,那么我们就支持这些理由。还有价格算得不对、折旧算得不对的问题。此外,有119台机车毫无疑问是波兰的。11月份我们曾把这作为最重要的问题提出来,因为赔偿的总数还没有算出来。这个问题引起了敌对的声音,我们在压着,我们这样提这问题,甚至部分政府成员都不知道这个争论。应该这样来结算赔偿,使得我们不仅能够面对政府和议会,而且能通报全社会。使观点接近,以便能抬起头来说我们从苏德协定中提到的数额中得到了应有的百分比,问题结束了,不需要再反复了,这恐怕符合共同的利益。 #iqhm,u7D  
  哥穆尔卡:专家们已经工作了几个月。我们不希望你们这里会认为我们在搞什么“突然破裂”。 F)<G]i8n~  
  赫鲁晓夫:(打断哥穆尔卡同志)西伦凯维兹同志讲的理由令我们生气。如果说赔偿问题——我不能同意。问题不在于钱,而在于理由本身。 GHgEbiY:  
  西伦凯维兹:不在于钱,而在于波兰过去是怎样被对待的,人民会怎样接受。 1A/c/iC  
  朱可夫:就像德国共产党人将接受事实,即移交给他们的财产……(他被打断)。 _G}CD|Kx  
  哥穆尔卡:专家们知道,不曾有这样的目的。出现了争论。有些项目我们也没有加以计算。我们不计较军事运输。例如你们按第19条算2戈比,而应该是另一—种算法,因为涉及的是一些个别问题。 lA Ck$E  
  米高扬:希尔同志没道理,把你们引入了误区。 nGJIjo_I  
  哥穆尔卡:我们认为我们的立场是对的。第二个问题:13还是15吨。那个时期有许多经验和文件,例如什切青地区的运输,那里的载重量曾是16吨,我们波兰的载重量曾是每节车皮17吨。我们认为没有理由算成13吨。 ,C'w(af@}  
  米高扬:我们有部里对此的报告。 3EW f|6RI  
  哥穆尔卡:你们以前曾报12吨。 !Bd* L~D  
  米高扬:他们改正了。 tx1m36a"  
  希尔:这不涉及1690万吨,有关车皮的报告中没有这个,有报告的只有450万吨运输量。 z:Zn.e*$b  
  米高扬:(宣读第19条和第38第条文并坚持2戈比)。 4-nr_ WCm4  
  哥穆尔卡:要确定2戈比或1.35的数字必须有非常详细的文件。你们的间接理由与我们的具有同样意义。 8|-mzb&  
  希尔:我们依据的是我们铁路专家们的意见,以及那些参加起草我们遵循的规定的人们的意见。第19条只涉及苏联到波兰的往返托运件,特殊情况下利用过境列车。这种运输可能成为波兰运输及小托运件的竞争者,因此第19条规定必须要有波兰铁道部对这类运件的批准。这不是过境运价,而是关于邻国周转中特殊情况的某些规定。然而有关波兰机车和列车组的费用却至今仍在按第38条和第41条办。机车费用并不要求折算,因为费用是一样的。至于列车组,那干脆只折算其在波兰境内在客车或货车上停留的时间。我们与苏方共同确定了,货车在波兰一次停留28昼夜,因此只要折算成20小时客车列车员的津贴费就行了。我们的铁路专家们深信这种计算是正确又简单的,尤其是双方都在采用。我们也考虑到了额外支出的所有理由。 Qpv}N*v^  
  哥穆尔卡:因为难于把所有的都详细规定,因此我们提出1.35戈比作为妥协,你们却一直要2戈比,这就造成了最大的分歧。我们认为应该找到妥协的解决方法。没有理由拒绝一切。可以在2亿1100万~2亿卢布的范围内解决。 n.qxxzEN  
  第二个问题——赔偿。我们得到30亿8100万美元这个总数,后来我们又得出了另一个数。当初应该告诉我们有两个数。每一个看公报的人都能算出供货额是42亿9200万美元。苏方称这是在已公布的文件基础上算出来的。可是每个人都可以说苏联给自己增加了赔偿。干吗报的数要大于自己得到的数呢?我们是由此得出的(结论)。从其他国家的德国资产中拿了什么——这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其余的我们则认为应该按7.5%算。现在说必须从总数中减去交给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工厂价值。苏联没有拿工厂,交出来了。工厂被算进去了,假如把它们转交了,那可以从赔偿中减去这个数。但现在人们告诉我们,我们得到的是另一个数,而不是德国和苏联间确定的数。 +D-+}&oW  
  布尔加宁:从政治上说,我们更愿意说是我们给德国的。是你们机械地计算。 [?f.0q  
  赫鲁晓夫:从获得的器材中你们得到很多好处吗?我们从中没得到多少好处。 -x%`Wv@L  
  朱可夫:不能够使内容服从形式。 io33+/  
  赫鲁晓夫:我们过去打仗时不知道边界会是怎样的。我自己可以作证,那时他们不想给你们什切青。没有别的理由,就是说是红军攻占了它。那时人们说把什切青给波兰更好些,可斯大林说这是在奥得河的左岸。现在又对我们说,我们运走了东西等等。 )!*M 71  
  哥穆尔卡:你们不要感到奇怪,指的不仅是西部土地上的工厂,也是指波兰土地上的。奥斯维辛和其他。 ONe!'a0  
  赫鲁晓夫:西伦凯维兹说德国人在捷克没有破坏而是建设。在苏联一切都被破坏了。西伦凯维兹没见到过真正的破坏。我到过华沙,华沙是被毁了,但从华沙到罗兹就可以说,那里不曾有过战争。克拉科夫也一点没被破坏。既然我们援引波茨坦协定并认为那是法律基础,那么假如我们愿意的话,我们也可以说,对德国的和平条约还没有,边界也还没有确定,因为在波茨坦是这么写的。 5NvyK[w]  
  哥穆尔卡:我倒想请您解释一下这点。 xjbyI_D  
  米高扬:我们受的损失是最大的。 ?kFCYZK|"  
  哥穆尔卡:如果算一下,那么波兰受损失的百分比更大。 Q|H cg|  
  赫鲁晓夫:波兰土地上有多少苏联的坟墓,按怎样的比例流的血。 Yg,WdVI&@  
  哥穆尔卡:血是无法计算的。我们也流了许多血。 _NqT8C4C  
  英德里霍夫斯基:我们死了600万人。 ?N?pe}  
  赫鲁晓夫:既然这样,必须忘记昨天。英德里霍夫斯基同志,那时就必须说,我们得向你们鞠躬,因为你们把德国军队从我们的边界赶走了。 (cA|N0  
  英德里霍夫斯基: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生气。 )~mc1 U`b  
  赫鲁晓夫:还不知道历史将会怎样发展呢。怎么,从这千百万中要付出百分之多少,我们是傻瓜吗? 42LXL*-4  
  朱可夫:假如德国共产党人听说,就这些我们给他们的工厂我们还得付钱给你们,你们说说看那会怎么样?西伦凯维兹以后的脸面会怎么样? Vh2/Ls5  
  哥穆尔卡:我们也不希望别人把我们当傻瓜。问题不在于激怒你们还是德国共产党人,把你们的东西拿走,既然这些东西你们不曾有过。难道西伦凯维兹不关心德国会是怎样的国家吗?苏联交还了这些工厂,我们一点不认为是错的。 6F&]Mk]V8  
  赫鲁晓夫:我们那时就说过,从每人那里取一点,我们将帮助德国。现在你们已经忘记了。 p}zk&`  
  哥穆尔卡:我们什么也没忘记。这不是7亿4600万美元问题。我已经说过,是第二个官方数字问题。必须解释清楚,苏联没有拿工厂,因而没有得到。问题就在于怎样进行解释,而不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形势与我们无关或者德国共产党人会说些什么。 wJR i;fvi  
  关于机车问题。出发点是形式主义的。你们说专家签字了,确实是签字了。但是每一吨机车的价值为486美元,这不符合实际。现在你们说必须核实一下。你们提的问题是,专家们已经确定了损耗百分比,不能够再反复。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这些机车中许多已经被当作废铁回炉了。许多机车质量不好,不能用多久了。铁道部称,这些机车中有32%已经不能用,而你们接受的报废率只有24%。这样做合适吗?我们没有想“突然破裂”,但我们想找出办法结束这件事,以便使你们相信我们没有坏的意图,以便你们使我们相信你们没有坏的意图。 2 Yd~v|  
  希尔:(再次解释在赔偿供货中苏方也采用的折旧问题)。 KdMA58)  
  赫鲁晓夫:我同意有些问题我们党中央主席团必须额外研究。我想请哥穆尔卡同志解释一下,我担心一件事,这些百分比会不会被用来激起形形色色的反苏演说。各种蛊惑人心者把我们在全世界所做的一切好事都说得一钱不值。这一切会不会被煽起来以至于要我们用钱来偿付这种蛊惑。有过肮脏的蛊惑,现在必须要在议会及人民面前清算。但是——实质性地,而不是掩盖蛊惑者。闹腾得凶的地方是有政治目的的。我们也必须在中央委员会及最高苏维埃面前算账。你们做决定吧。不要留下坏的残余。今天我与伏罗希洛夫[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同志谈过话,我告诉他有波兰同志。他说你问候他们,但我必须说,西伦凯维兹周游亚洲时留下了强烈的反苏痕迹。他曾在中国和越南朋友们中间,他们告诉我的事情我都不想听。捷克朋友们告诉了我们你们在那里进行的谈话。你们干吗要这样?你们想把我们踩在泥里吗?你们没有这样大的“鞋”。你们会没劲儿的。你们也想贬低波兰的作用吗?我们必须说出来,我担心,但愿不要有这样的分子,在我们正谈论的这件事中也这样。我们要尽一切力量以便不允许敌人利用这个并且在我们两国间散布不和。我们可以给,可以付钱,我们受得了。但我们不要不公正,不想鼓励反苏演说和用人民的代价支付。必需的——我们将支付,硬敲的——我们不付。 jLS]^|  
  布尔加宁:伏罗希洛夫和我也谈了,与对赫鲁晓夫说的一样。他没提名字,但说有个“秃头”到这里来过,乱说了些什么。伏罗希洛夫说:听了西伦凯维兹就苏联作用及苏对波关系所作的演说和谈话感到很不舒服,很难听下去。(赫鲁晓夫:我们全都很了解伏罗希洛夫,他干吗要捏造这些呢?) F20-!b  
  哥穆尔卡:假如已经这样提出问题,那必须把中国人、捷克人和匈牙利人找来。 [*ovYpj^  
  西伦凯维兹:还有当时在场的我们的同志们。 $5CY<,f  
  哥穆尔卡:谁需要这种争吵。我们之间可以有意见分歧,这是正常的,但要看谁表达和怎样表达。 dB/I2uGl>  
  赫鲁晓夫:我们说了什么反对波兰的话了吗?谁能就这问题谈一谈。 H1qw1[%0y  
  哥穆尔卡:你们不能够指控我们的领导集体,你们很清楚我们对这些问题是什么态度。我国在最近期间有过反苏文章吗? mf_'| WDs  
  西伦凯维兹:现在西伦凯维兹在周游亚洲并且搞反苏宣传。 /D]r "-  
  哥穆尔卡:你们以为只有你们在乎这个。在我国这是个基本问题。关于赔偿问题的会谈我们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政府成员也并非全都知道。我们不想给人任何一点点可能被利用来反对苏联的理由。我们现在查封的(文章)比过去多十倍,而你们却说我们想利用我们会谈的事情。 s^R2jueR  
  赫鲁晓夫:西伦凯维兹同志,您曾与我一同在克拉科夫在诺瓦胡塔[新钢铁厂。],英德里霍夫斯基也在。我还去过热兰,我没感到波兰工人对我的态度与苏联工人相比有任何不同。那么到底出了什么事、在我们访问后掀起了这样疯狂的反苏叫嚣呢?这是人为造成的。有人一心要加热这个题目。 'p+QFT>Ca  
  哥穆尔卡:我们知道得更清楚。 J3S+| x h~  
  赫鲁晓夫:有一种阶级直觉。为什么波兰人要反对俄国人、反对俄国的共产党人呢?我们也有一部分人不支持党。他们沉默。但我说的是人民。 ! e,(Zz5  
  哥穆尔卡:我想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 uOqDJM'RM  
  赫鲁晓夫:对。 S,v>*AF  
  哥穆尔卡:但我们听到的是抱怨。 .V:<w~=b  
  赫鲁晓夫:不是对您的。 <U`Nb) &  
  哥穆尔卡:对于自己个人,我不接受这个。我与集体一起工作。 /M `y LI  
  赫鲁晓夫(再次回到伏罗希洛夫说的话上,说“这个秃头”……)。 Z@O e}\.$  
  西伦凯维兹:(插入)在他们所说的话中,这一点是对的。 9],"AjD  
  米高扬:新的事实,今天的。昨天对此还一点不知道。伏罗希洛夫不是那种大声胡说的人。 Cy'W!qH  
  西伦凯维兹:哥穆尔卡同志建议的最正确。假如有这样的评价或是这类情报,那就必须把人聚到一起并且说说是怎么回事。我相信旅行带来了积极的成果,不仅对波兰,对苏联也如此。一次旅行能带来多大的成果就多大。不需要加以说服。我们到了中国、蒙古等地。到处都有更多人参加会谈。就算这里的同志们对我表现得不够信任,那还有其他的同志呢,他们可以谈谈这个题目。假如我们已经谈了,那总是同另一些同志谈。我们首先谈到的是相互关系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我们也谈到了自己的错误和偏差。我们与捷克人谈的也差不多。假如有这样的指责,那必须解释清楚。假如同志们认为在与某个党的会谈中(我们在亚洲没这样做),谈到了一个时期的偏差问题,那么这种指责是不正确的。我没有参加与法国同志们的会谈,但是那里肯定谈到了偏差。而且在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上就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和其他问题以及此前在七月中央全会上关于对其他国家的关系和这方面犯的错误时,苏联同志们谈得最尖锐,也谈得正确。难道那是反苏宣传吗?尽管无疑地可能部分地引起这样的反苏宣传。可是在亚洲我们没有提出这类问题。但根本不谈及这个时期和不对它进行评价是不可能的。谈到这些问题时,我们对它们的评价就像我党做的那样,并且不谈细节,细节在此已不重要。在谈及这些问题时,我们基本上谈的是我们波兰的错误。假如有阴谋家和制造假情报的人(我们不仅在国外与这类人打过交道),那应该指出,这不是有益的工作。考虑到已出现的情况,应该调查这件事。至于说到政治方面,对于可能会具有同志们在这里说的那种不好味道的指责,我坚决拒绝。 >M85xjXP  
  赫鲁晓夫:我们不会进行调查的,也不会召开会议。我们没有时间干这个。但俗话说:无火不冒烟。告诉伏罗希洛夫这件事的人们不想搞坏关系。 H4A+Dg,  
  赫鲁晓夫:看来西伦凯维兹是尖锐而不很清楚地说的。他们感觉到了这种色彩,结果就这样了。 *]?YvY  
  哥穆尔卡:这不像共产党人做的。假如他们对什么事不同意,为什么当时不说。我们和南斯拉夫人谈话时,他们假如对什么事不同意,就直接说出来。令人不愉快。应该像我们这样提出问题——照直说。 &`2*6 )qa  
  赫鲁晓夫:我们认为问题已谈清楚了,我们将加强我们间的关系,个人的和两党之间的关系。最后谈到哪里了? irj}:f;!eF  
  朱可夫:军事问题我们已经谈妥了。 ys6"Q[B  
  赫鲁晓夫:这就是说,当军人卷入时,他们就把问题解决得好。 RW8u0 ?b  
  哥穆尔卡:(强调铁路问题的差额是在2亿1100万~2亿卢布和1亿6700万卢布之间)。 ^q r[?ky]&  
  赫鲁晓夫:正如我们已说过的,波兰代表团来到之前,昨天中央委员会研究了这些问题。我甚至都不知道赔偿问题还没有解决,因此我说我认为这些问题已经解决了。中央委员会研究了这些问题并通过了某些决议。这些决议与波方的建议并不相符,因此现在我们不能做决定,这超越了中央委员会主席团通过的决议界限。与你们会谈之后,我们为自己保留可能性——我直说吧——向会上报告这些会谈并再次研究你们的理由和我们的理由的原则。我们已经表示了我们个人对这些问题的态度。我们将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并将取得最后的决定。关于铁路和赔偿问题必须让专家们再次碰碰头。我们不会回避决定并躲在专家的背后。但我们不想支持反苏宣传。我们不想为小事纠缠不清。我们想做出正确的、使你们和我们都能够向人民解释的决定。 3PeJPw  
  哥穆尔卡:我们的经济问题不仅限于今天的范畴。我们比你们更关心能有正常的会谈气氛。有个煤的问题。当初萨布罗夫同志曾提出额外出口100万吨煤的可能性。 c4W"CD;D  
  英德里霍夫斯基:3月份在国家计委主席的会上,我们阐明了我们不仅向苏联、也向其他人民民主国家出口的可能性。我们今年只能向人民民主国家出口600万吨煤,理由是我们需要向资本主义国家购买许多原料。过去从这些国家购买原料用贷款支付。除600万吨外,我们还可以提供100万吨,条件是要得到自由外汇或是自由外汇的货物。巴伊巴科夫[苏联国家计委主席。]同志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供考虑。萨布罗夫同志在莫斯科与雅罗谢维奇[波兰部长会议副主席。]同志谈了这事。萨布罗夫建议雅罗谢维奇,让波兰增加供应100万吨。我国外贸部算了一下,向苏联提交了我们的建议,但没得到答复。 vu >@_hv  
  米高扬:5天前萨布罗夫报告说,波兰建议给100万吨煤,交换2万5千吨橡胶,2万吨棉花等。我们决定把这事提交中央委员会,但这事还没议。 A1T;9`E  
  卡巴诺夫:可以考虑我们放弃煤。我们曾建议要多买些,但后来收到了西伦凯维兹同志的信,说他们只想出售500万吨。关于额外数量的煤,我们收到了莱什[波兰部长会议下属计委主任。]同志关于100万吨的信,因为在资本主义市场上出售有困难。但要求只付外汇。问题将提交党中央。 <)rH8]V  
  哥穆尔卡:这是真的。签订协定之后我们曾建议额外卖100万吨。 <WkLwP3^  
  赫鲁晓夫:我们正把城市改造为烧煤气。不久我们就不成问题了。将来还可能出口煤。 T,@7giQg@  
  哥穆尔卡:在6月12日的经济委员会上须要提出煤的问题。那里将要提出远景问题。在机器设备的长期供应问题上,我们必须取得一致意见。 vbJMgdHFR  
  米高扬:我们很愿意搞长期协定,但你们还没有提建议。然后将可以考虑双边协定。 o62gLO]z@  
  赫鲁晓夫:不必只考虑双边协定。我们从其他共产党得到信号,说波方的代表们曾表示他们只愿签双边协定。这是不符合我们国家间的国际合作原则的。我们愿搞综合经济。 T8 /'`s  
  哥穆尔卡:在去年的经济合作委员会上,南斯拉夫人作为观察员参加了。 u:?RdB}B_@  
  赫鲁晓夫:假如他们同意,那必须邀请他们。我怀疑他们会不会干。 ^T>.04";x  
  米高扬:会的。 M!@[lJ  
  哥穆尔卡:应该讨论一下专家工作,免得拖二、三个月。 m!if_Iq  
  希尔:关于铁路问题,我们已与贡多宾同志交换了几十次看法。因此看来需要的是决定,而不是再让专家工作。然而在赔偿问题上却有一系列问题,应该由专家们研究一下。 kp"cHJNx  
  晚上9时至12时举行了波兰代表团的告别宴会,苏共中央主席团的成员们参加了。宴会在亲切的气氛中进行。苏方祝酒的有赫鲁晓夫,布尔加宁,米高扬,卡冈诺维奇等同志。赫鲁晓夫同志重复去年的邀请,请哥穆尔卡同志到苏联休假。也邀请了其他同志。他们为我们两国之间的友谊和个人之间的友谊干杯。 )~kb 7rfl  
  波方祝酒的有哥穆尔卡同志和西伦凯维兹同志。西伦凯维兹同志强调了坦率和直接谈话的重要性并表示,那些对苏联同志尽说好话的人往往正是想把自己的一切缺点和困难都归咎于苏联的人。 ]P^ +~  
  哥穆尔卡同志强调了苏联所出现的转变的重要性,并指出在肉和其他物品的人均生产上赶上并超过美国的水平,这个纲领是苏联人民生活中最重要的因素。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9-01 16:36 | 8 楼
乌斯季诺夫
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1
发帖: 5669
爱心: 934 点
金钱: 5645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7-14
最后登录:2017-02-11

 

№05834 :%Bo)0a9  
波苏领导人会谈纪要 g\ke,r6  
(1958年10月25日)
TGg*(6'z  
  1958年10月25日——第一次会谈(正式访问) 9:P)@UF  
  苏联方面出席人:赫鲁晓夫、伏罗希洛夫、格奥尔加泽、葛罗米柯、费留宾、安德罗波夫[安德罗波夫:苏联地质和矿藏保护部长。]、戈尔恰科夫、阿布拉西莫夫[阿布拉西莫夫:苏联驻波兰大使。] }nQHP4'  
  波兰方面出席人:哥穆尔卡、西伦凯维兹、萨瓦茨基、伊格纳尔[伊格纳尔:统一农民党最高委员会主席、波兰部长会议副主席。]、库尔钦斯基[库尔钦斯基: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莫拉夫斯基、盖莱克[盖莱克: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塔塔尔库夫娜、加林斯基、纳希科夫斯基[纳希科夫斯基:波兰外交部副部长。]、盖德 2 `#|;x^<  
  赫鲁晓夫:(欢迎波兰代表团。向与会者介绍苏联的经济形势。首先谈苏联农业的巨大成就。)由于开垦荒地,现在粮食问题真正得到了解决。今年将收购35亿普特[普特:又译作“俄担”,俄重量单位,等于16.38公斤。] (折合5800万吨)谷物。迄今已收购上来34亿5000万普特,很可能将达到35亿普特这一数字。诚然,下了雪,一部分业已割倒而尚未脱粒的庄稼躺在地里成了“长条草堆”。也许能够抢救一点,但很可能埋在雪下烂掉。计划是31亿普特。本国需要21亿5000万普特。因此尚有13亿5000万普特盈余,用作储备及出口。这么好的形势,在苏联是空前未有的。 h7g9:10  
  将收购的牛奶也比去年多得多。前9个月收购到牛奶已比去年多出10亿8600万公斤,而12个月将多出12亿6000万公斤。 L-fAT'!'  
  羊毛已多收购到3万2000吨,到年底将比去年多收购4000万吨[原文如此。]。今年是非常好的年景,尽管棉花的收获有延误,棉花尚未采摘下来,而雪却落下了。乌兹别克斯坦要求派1万名士兵去他们那里帮助收棉花。 A/'G.H  
  甜菜收成很好,乌克兰甜菜单产平均为每公顷240公担。苏联正在积极推行甜菜种植,特别是在克拉斯诺达尔和斯塔夫罗波尔边区。例如在克拉斯诺达尔边区正在建设13座糖厂。那里的收成非常高——每公顷300公担。预计在库尔斯克、奥尔洛夫和沃罗涅日等州将获得同样的良好收成。食糖是一种优良商品——它带来高积累。已决定使用简化的食糖加工方法。用这一方法加工时,固然会损失0.5个糖单位的糖,但糖厂能多加工14%的甜菜,这是完全合算的。在白俄罗斯酿酒厂现在使用甜菜代替土豆。 ]^s4NXf+  
  集体农庄庄员还按旧方式思维——少向国家交售农产品。这种思维是旧时期遗留下来的,那时候价格形成低于生产费用。现今价格是统一的,是完全合算的。因此尽可能多地交售,是符合生产者利益的。在自由市场上,他们得不到高于国家给予他们的价钱。假若国家停止收购粮食,那么自由市场上的价钱就会下落一半。在今天我们就不得不预先警告:将来在补充后备粮食之后(储备——每年大约20亿),我们每年将只收购20亿~30亿普特。粮食价钱无疑将会下落,而集体农庄将改种其他更合算的农作物,例如甜菜、果木等等。 PoC24#vS  
  今年我们只用分工法收割庄稼(这就是说,收割庄稼的只管割,把割倒的庄稼留在地里码成长条堆,让它吹干,然后联合收割机收集这些长条堆进行脱粒)。这种收割方式的优点是很明显的。过去长在地里的庄稼单产达到每公顷25公担,在用联合收割机进行收割时,收上来的庄稼或者是潮湿的,或者是纷纷掉粒的。结果在粮仓里粮食单产只有每顷10公担。其余是损耗。由于这一情况,我们下达了任务:把拖挂式联合收割机改装成自行式联合收割机。给脱谷机提供动力的发动机有一定的富余功率,可以利用这种富余功率来开动联合收割机本身。机器改装并不复杂。改装费用大约5万卢布。我们将为这种改装生产必需的零件。我们已经出竞标,悬奖征求标准设计。 LG;xZQx'  
  (然后赫鲁晓夫转而谈到拖拉机生产问题),基本的是DT—54型履带式拖拉机。现在正转向轮胎式拖拉机,基本的将是“白俄罗斯”牌拖拉机。过去批评这种拖拉机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是现在改进了它的生产。它将是世界上最优良的拖拉机之一。S—80型拖拉机主要将用于开垦荒地。此外,生产用于果园、花园的小型拖拉机以及用于蔬菜种植的很小的手扶拖拉机。在拖拉机转型方面,真正在进行一场革命,取消拖挂机具,转向生产带悬挂机具的机型。这可节约金属,同时又可免去使用大批工人来进行机具安挂工作的必要性。整个农业正在更换装备。我们甚至把技术上尚未损耗的机器撤换下来。资本主义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QRKDp  
  同样,当我们投入使用新型的伊尔—18与AF—2型飞机时,老式飞机伊尔—14我们就将拆作废铁。 *G=n${'  
  我们让工业部门由煤炭改为用石油与天然气作为燃料来源。由于这样改用燃料,在7年期间我们可节约1250亿卢布(这是昂贵的煤炭投资费用与石油和天然气投资费用之差额)。现在我们的局面是这样;如果说过去我们总是煤炭有缺口,而现在我们则不知拿煤怎么办。从这节约出来的1250亿卢布中,我们给化工1000个亿。这是一笔似乎天文数字。剩下250亿我们还未分配。 nuvz!<5\{  
  (接着赫鲁晓夫谈到输气管)。这些管道将把哈尔科夫、斯塔夫罗波尔、克拉斯诺达尔、布哈拉等地附近的天然气田同莫斯科、明斯克、加里宁格勒联接起来。高炉使用天然气,可节省焦炭15%(当然,像过去一样,高炉还要使用焦炭,只是少用15%)。此外,高炉的效率可提高10%。七年计划的方向是使用天然气。现在我们不建新的煤矿,煤矿消耗很多钢铁,因而输气管道所需的管子将不成问题。 9!o:)99U  
  我们也提出扩大石棉生产的任务。我们将生产石棉-水泥管。这种管子虽不适合做管道干线,但做城市里的分支管道是很好的。石棉是我们的金子。与其向金矿投入资金,不如投资于石棉生产。 1y 6H2  
  星期四我们批准了党代会提纲。我们决定增加对化工的投资。首先是对化肥、化纤和塑料(合成树脂)的投资。我们也要增加对食糖生产的投资。七年计划将是一个庞大的计划。11月12日将举行中央全会,全会将批准向党代会提出的七年计划提纲,并解决教育改革问题。 7^S&g.A  
  我看过你们的十二中全会决议。是个很好的决议。你们承担起很大的义务。 ,"&vhgYU  
  12月22日将举行最高苏维埃会议,会上将通过教育改革提纲。教改提纲将提交各加盟共和国讨论,各加盟共和国将通过自己的立法,因为这属于它们的职权范围。 w^dB1Y7c(W  
  全会后我们公布党代会提纲。 N!hp^V<7  
  大约12月15日左右将举行另一次中央全会,讨论农业问题。我们把这个问题作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单另提出,因为在党代会上,农业问题会处在一般总的问题的阴影下。 *#~3\{  
  1月27日党代会开幕,即是说我们的日程很紧张。一直到党代会,我们将没有喘息时间。 Q5baY\"9^  
  (然后赫鲁晓夫叙述自己对一些州的访问,叙述人们的情绪)。人们的情绪很好。只有一件事使人们忧虑:最好没有战争。 yBeSvsm  
  伏罗希洛夫:当我们的阵营是团结一致的,就不会有战争。我们应当加强我们阵营的力量。 U%2pbGU  
  哥穆尔卡:当我们再过15年见面时,我们将能够总结我们今天谋划的非同一般的结果。 -Ndd6O[ a5  
\\BblzGMR  
 8DyE  
5 '.j+{"  
№12377 z;1yZ4[G  
波苏领导人会谈纪要 }[? X%=  
(1958年10月27日)
~u7a50  
  1958年10月27日——第二次会谈 ?2QssfB  
  苏联方面出席人:赫鲁晓夫、伏罗希洛夫、米高扬、基里钦科、苏斯洛夫、科兹洛夫[科兹洛夫: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葛罗米柯、阿布拉西莫夫 Bz]j&`  
  波兰方面出席人:哥穆尔卡、萨瓦茨基、西伦凯维兹、纳希科夫斯基、盖德 kC6J@t)  
  哥穆尔卡:我们通过阿布拉西莫夫大使向你们提交了一份文件,在文件中我们提出了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使用1956年给予我们的贷款问题。现在形成了这样的局面:在使用给予我们的贷款方面存在困难。虽然外贸情况确实得到了改善,但在支付平衡上我们有困难——困难虽比1956年小,但仍很严重。我们降低了短期贷款,但是在这方面的负债状况是债台高筑。我们曾向你们提出要求补充供应某些商品,这可以使得我们可能全额使用7亿卢布的贷款。 KTd4pW?w  
  (哥穆尔卡列举我们在文件中请求补充供应的所有商品,然后强调指出:)我们要求的不是在今后几年,而只是在1959年和1960年。 Lw1~$rZg  
  赫鲁晓夫:我们曾想过,你们是这样贪婪的人,你们曾请求贷款,而现在又不想使用。我见到你们的商品清单。清单上有一系列项目等于是请求给予你们黄金贷款——你们想从我们这里拿黄金。因为你们所要求的许多商品例如铜,我们是用黄金购买的。黄金我们不能给你们。至于谈到黄金,这个我们想如同列宁曾经说的那样加以利用,就是在共产主义时代能用黄金装饰卫生间。 OlQ7Yi>  
  哥穆尔卡:(论证进口粮食的需要:发展饲养业—出口肉类,要做这个,本国自产的粮食不够)。我们从加拿大进口粮食。 @<r  ;>G  
  赫鲁晓夫、米高扬:我们也是,给远东地区进口。 T^%$  
  哥穆尔卡:你们买粮食,因为对你们合算,而不是因为你们需要。我认为,你们还将会获得丰收。 "=N[g  
  赫鲁晓夫:需要把这个问题交给我们两国的国内贸易部去办。我们方面委派帕托利切夫[帕托利切夫:苏联对外贸易部长。]和阿布拉西莫夫。 _.yBX\tf[  
  哥穆尔卡:我们方面将派特朗普钦斯基[特朗普钦斯基:波兰对外贸易部长。]和盖德。 [$ vAjP  
  现在谈第二个问题——苏联在地质勘探和咨询以及对我国铜矿蕴藏的估评方面提供援助问题。我们发现了铜矿资源。我们的科学工作者想要向苏联专家就这些矿藏的价值、钻探条件等等问题进行咨询。我们想建设矿井,但没有具体的设计方案。矿深700~800米,含铜率平均1.4%。 mO(m%3  
  赫鲁晓夫:铜最好是用露天采矿法开采。但在你们那里将需要建设深矿井。 ku&IVr%  
  哥穆尔卡:我们想向你们提出请求派遣专家。 &FW|O(]  
  赫鲁晓夫:我们毫不反对这个。 "~># ;x{  
  哥穆尔卡:现在谈下一个问题——苏联援助勘探石油和天然气问题。在卢巴楚夫[卢巴楚夫:波兰边陲县城,在与乌克兰接壤的热述夫省内。]旁边,在对面苏联境内也有天然气。这有一个协调与合作的问题。 UW8 8JA0  
  赫鲁晓夫:同意。这个委托地质与石油勘探部去办。天然气蕴藏量大约是10亿,这不算多。在德罗戈贝奇地区,天然气气压大约是90个大气压。这很好。 E0o=  
  哥穆尔卡:我们有一个具体的请求,请提供钻井和勘探用的专门设备和仪器(列举文件中的订货细目)。我们常常损失太多的资金,因为钻探并不是很深。这是一个具体问题。假若做出肯定的决定,需要把这写进协议。 %D:Mt|  
  赫鲁晓夫:我们同意,如果是这些原班同志草拟这些材料。 eZ8~t/8  
  萨瓦茨基:这里重要的是不要丧失时间。 ]SA]{id+  
  赫鲁晓夫:我们给你们布哈拉的天然气。我们自己短缺。你们要天然气做什么用?给华沙还是给工业部门。 NffZttN  
  哥穆尔卡:给工业部门。假若我们的天然气够用,我们想扩大化肥生产。 }YfM <  
  赫鲁晓夫:或许你们可用石油做这个。 f,wB.MN  
  哥穆尔卡:这也有一个进口的问题。我们面前就有这个问题。在下个五年计划里我们将建设炼油厂。 *VmJydd  
  赫鲁晓夫:在今年我们也有困难。 }'U "HHv  
  哥穆尔卡:一年消费200万吨。而产量大约为10万吨,即5%。其余数量来自进口。 dj3}Tjt  
  赫鲁晓夫:甚至用进口的石油进行生产,也比用煤炭生产更划得来。天然气的情况相类似,如同我说过的那样,用天然气生产化肥、合成橡胶及其他合成原料是最合算的,从煤炭提炼是最昂贵的。对石油来说,情况类似。值得进口石油,以便用它生产这些物品。资本家们同样减少煤炭生产,而扩大石油进口。例如英国正在发展石油生产。是斯大林曾经想要节省石油,但这是愚蠢做法。干吗要过多地囤积石油而不去利用它。我们摒弃了这个,正在发展石油和天然气的开采,我们大力推行这个。而对于煤炭,则维持迄今的开采水平。在与波兰交界的附近地区,我们进行石油与天然气勘探。斯坦尼斯拉乌夫附近的盆地是一个很富饶的地区,波利斯拉夫已经枯竭了。但是西乌克兰的这些地区,不受石油工作者喜爱,因为在那里生产更为昂贵;在巴什基里亚、鞑靼、土库曼尼亚石油便宜得多。至于说到贵国边界地区,这我们已在那里找过矿,暂时什么也没有找到。 HTA@en[5  
  哥穆尔卡:战前在博莱斯瓦维耶茨地区,石油开采约为45万吨。 X~(%Y#6  
  基里钦科:现在斯坦尼斯拉乌夫给德罗戈贝奇提供石油。 Vv8e"S  
  哥穆尔卡:那里过去有外国资本。他们没有搞新的钻探。 @ )owj^sA  
  赫鲁晓夫:我们的人也是不愿意去乌克兰。搞投资不合算。例如在巴什基里亚和其他地方更便宜。 6`Zx\bPDm  
  哥穆尔卡:但是对于我们是合算的。(接下来谈苏联对建设炼油厂提供援助问题)。炼油厂加工能力设计为200万吨。我们请求帮助提供某些车间的设备。(照着文件宣读细目)。在设计工作上我们已得到帮助,我们说的是提供我们不生产的设备。昨天西伦凯维兹向你们提出了:我们没有得到对我们8月21日函件的答复。 G}<%%U D  
  米高扬:我们没有答复,因为对这个问题还在进行研究。你们的要求阐述得不大明确,因而难以给予答复。或许我们这样商定;你们自己先了解一下,从民主德国你们能够取得什么(因为你们曾说过,一部分你们从民主德国得到),从捷克人你们可取得什么,你们自己能够制造什么;其余的,如果任何人都不能够向你们提供时,可从我们这里获得。我们愿意考虑这一部分。 }d?"i@[  
  赫鲁晓夫:我们自己给炼油厂的定货,也放在其他的计划里。 E2+x?Sc+  
  米高扬:我们与捷克人签订了一个很大的合同。我们给了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一个化工基建投资的很大订货单,其中也包括炼油厂的订货。 5v<X-8"  
  哥穆尔卡:你们曾帮助了罗马尼亚人。 c((^l&  
  米高扬:不错,帮助建设两个工厂。不过他们把一个卖给了印度人。 sq1Z;l31"  
  赫鲁晓夫:我们有过一些老设备。他们购买了它们,但后来转卖了。 >*rH Nf  
  哥穆尔卡:总结一下,就是说我们自己做不了的,从捷克和民主德国也得不到的东西,我们将从你们这里获得。 cK6M8:KW  
  赫鲁晓夫:米高扬予以确认。 "N\>v#>C  
  哥穆尔卡:下一个问题——对冶金工业的技术援助。列宁钢铁厂不是所有的定货都能够完成。首先,在分配定货时,某些设计我们自己承担了起来,而现在情况表明,我们没有能力完成这个。问题是要苏联方面接受一部分设备的生产。 \i%h/Ao  
  米高扬:有一个对“新钢铁厂”[即列宁钢铁厂。]的援助协议。 vF,\{sgW  
  赫鲁晓夫:你们给我们提出具体的建议吧。 T"ors]eI  
  哥穆尔卡:此外,我们并未得到苏联方面制造的设备的所有图纸。没有这些图纸,在安装、维修、保养等等方面我们都有困难。我们得到的器材没有详细的技术说明书。我们请求今后把技术文件同器材一起寄给我们。 ANgfG8>  
  米高扬:通常是不给全部文件的,除非是你们想要掌握设备的生产。 OY$P8y3MY  
  盖德:这里问题是要进行维修,而不是要掌握它的生产。我们并不想掌握整个生产。 agdiJ-lyQ  
  (盖德同时还提到,涡轮机和发电机的包装问题已得到解决。) PgZeDUPP  
  米高扬、赫鲁晓夫:解决这些问题,基本上没有困难。请将波方的要求具体化。关于第一点(苏联接过一部分设备的生产)、关于第二点(技术文件)苏联外贸部将得到指示:把必要的图纸送交波兰方面。 $7 1(g$6#  
  哥穆尔卡:谈下一个未完全解决的问题——特殊供货[此为军品供应的代称。]问题。(根据瓦卢霍夫斯基将军递交的笔记,引述特殊供货的货物平衡与支付平衡情况)。波兰方面曾请求下述支付条件:波兰从苏联进口器材,1/3按汇划结算,2/3用贷款。同时,这种条件也应适用于给工业部门的协作供货、部件供应和汽车。有关火箭,我们请求得到10年期限的贷款,宽限期为5年。苏联方面最近通知我国代表团,只能对我国进口数额的50%给予信贷;此外,给工业部门的协作供货及汽车排除在信贷之外。而对于火箭,不想给予更优惠一些的条件。我们的境况是这样的,我们必须用我们的特殊出口[此为军品出口的代称。]来抵偿该领域经常项目的支付,并偿还这方面的贷款。我们决不能允许自己用民品供货来抵偿特殊供货的逆差。我们请求积极地解决我们的申请。在今后七年期间,我们将偿还我们的民用贷款,然而请求对我们不要恶化特殊供货的支付条件,同时请给采购火箭给予特别信贷。 an!ceB  
  赫鲁晓夫:我们将研究这个问题。建议苏联方面由米高扬、科兹洛夫和帕托利切夫抓这个问题,允许在下次会晤时给予答复。 (KQAKEhD!  
  可穆尔卡:最后一个问题——遣返(波侨)问题。按照协议,1959年3月31日遣返回国的时间结束。许多问题尚未了结,给我们寄来许多被遣返者的信件。需要决定他们的问题。建议:那些曾向波兰当局或苏联当局提出要求遣返回国而其问题又来不及在3月31日之前解决的人们,不会丧失遣返回国的权利。 N#<h/  
  赫鲁晓夫:这件事没有使你们感到烦吗?因为我们已经烦了。要知道他们将没完没了地给你们写信。这些问题不能够无止境地拖下去。尤其是那些尔后跑到以色列去的人们给你们写信。对这个问题总应当了结一下。我们感到够了。这对谁有好处。这个问题被人为地炒热。开始时想从苏联到波兰去,然后部分人向以色列跑,其他人又返回苏联来。为这个要做多少不必要的工作,需要设立一个什么样的机构。我能给你们看许多信件,在这些信中他们请求我们允许他们返回。 %heX06  
  哥穆尔卡:我们不提出犹太人的问题。问题是要解决有争论的问题。这种问题很多。 4'L%Wz[6  
  伏罗希洛夫:(继续赫鲁晓夫的思路,他说:)是波兰人,又是犹太人。 ;533;(d* o  
  赫鲁晓夫:话又说回来,你们说是什么样的困难。我们曾经说过,要想走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走。 W '54g$T  
  帕托利切夫:困难是在当他认定是波兰人的时候开始的。 OFS` ?>  
  哥穆尔卡:总而言之,需要决定此事,研究此事。 ,":l >0P[  
  盖德:我们已确定了时间。需要决定何时结束遣返回国。 49Sq)jd<  
  赫鲁晓夫:应当强迫我们的机关在3月31日之前结束遣返行动。无论是俄罗斯人还是波兰人,谁都不会因此受损害。须要责成他们在3月31日之前结束。否则这个问题我们又将再拖延5年。应当这样来办理此事,使得再也不会回到这个问题上来。尤其是我们常常受理的是一些不负责任的人们,有时简直头脑有病的人们的信件。 ?FC6NEu}8  
  帕托利切夫:例如给我们寄来了3000名乌克兰人的申请,他们想要返回。 c o}o$}  
  赫鲁晓夫:要知道为他们往返旅行是要付钱的。这是一些国际旅游客。干吗要给他们发“差旅费”呢。 +;nADl+Q  
  西伦凯维兹:过二年后这就会减少到1.5%。 etbB;!6  
  哥穆尔卡:这是另一个问题。但是也有一个分给住房的问题。至于这些表示要求返回的信件,那就让大使馆进行审理,他们可以返回。 gm;6v30e  
  赫鲁晓夫:这种宣称想当波兰人并想走的人,自己就已决定了。否则这会是一个不断的过程。 )2c[]d /a4  
  哥穆尔卡:是这样,但问题是对于这些已经提出了书面申请的人,要审理他们的问题。 pfCNFF*"  
  米高扬:遣返回国的问题应该结束。既然我们面前有如此多的活生生的事要办,干吗要去忙活僵死的问题。至于说到从俄罗斯联邦遣返的困难,那么说那里存在交通困难的论点是不对的(此为对西伦凯维兹的回答)。在苏联已经没有去不了的地区。基本上谁想要走都已经走了。 e%#8]$  
  赫鲁晓夫:再过10~15年,我们大概将开放边界,那时谁想去都可以走。至于说到俄罗斯联邦的地区,那么我想要捍卫自己国家的荣誉。在技术发展的目前状况下,通讯组织得已是这么好:没有去不了的地方。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流放。甚至把卡尔梅克人[卡尔梅克人:蒙古族游牧部落之一,聚居在俄罗斯东南部的卡尔梅克自治共和国。]也送回了。此外有这样一些波兰人,他们在这里感到完完全全地好,并不想回去,例如利沃夫[利沃夫:乌克兰西部城市,二战前属于波兰版图。]的库雷沃教授。(赫鲁晓夫借此机会谈论西乌克兰的民族形势)。那里过去发生过波兰民族主义分子谋害乌克兰人,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谋害苏维埃活动家的案件。今天那里完全平静。 TRQX#))B  
  基里钦科:(证实赫鲁晓夫的这番言论) q*Xp"yBTo  
  赫鲁晓夫:最后的结论是,要在1959年3月31日前结束遣返回国。不要延长。你们向你们的机关,我们向我们的机关下达这样的指示。如有必要,那么我们可增加编制员额,以便有效地解决所有的申请。如果存在什么问题,那么我们可在书记处进行研究。盖德同志和杜多罗夫同志来书记处找我们,向我们提出这些问题。而拖长遣返我们是不愿的。 v&:R{  
  哥穆尔卡:感谢在座的人。谈完了所有的请求与问题。 ti`R  
  赫鲁晓夫:(开玩笑式地提问)轮到我们可向波兰人想出一些什么不满的意见呢? _J}vPm  
  哥穆尔卡:我们不是想提出不满的意见,只是在我们向你们提出之前,每个问题我们都加以深思熟虑。 a8fLj  
  赫鲁晓夫:(谈论粮食丰收,基本上对第一次会谈时谈过的问题没有增加新东西。然后劝说在波兰种植玉米)。我对你们说过,并且现在我最郑重地重申,波兰应当抓玉米种植,没有比玉米更合算的农作物。让我们来签个合同吧,选几个你们的国营农场或合作社,播种50至100公顷玉米作为试验田。玉米可使你们减少或者完全取消粮食进口。其实我去过罗兹[罗兹:波兰著名大城市。]国营农场,并且看到了非常出色的玉米庄稼。为什么你们抛弃不搞。苏联愿意提供相应的种子,我亲自派我的助手——这方面的专家去给你们出适宜的主意。当然,种玉米必须有适合的机器和适当的栽培。须要选择这样的农场:它的场长要用心血来抓玉米种植。我保证你们能够获得每公顷600~800公担青贮饲料的产量。玉米就是共产主义。种植玉米时在2~3年内就能解决的东西,不种玉米则10年期内也解决不了。 WZ"g:Khw  
  当我去克拉科夫时,曾同你们的一位科学家——马尔赫莱夫斯基[马尔赫莱夫斯基:十九世纪末叶至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波兰工人运动杰出活动家,1920年领导波兰临时革命委员会成立。]的兄弟有过争论。他说在你们国家无法种植玉米。而后来,一些农民来我那里,并给我带来他们培植出的非常漂亮的玉米植株。这里面蕴藏着巨大潜力。请你们相信我:这是为了你们好。种子我们给你们。其实并不需要很多。需要会干这个,知道如何播种,播种多少。每一公顷地需要播16至20公斤。我们向你们不仅提供我们的技术样品,而且还有图纸图表,以及全部栽培技术。 9gMNS6D'b  
  我向德国人谈过这个。乌布利希根本就不听,而努舍开玩笑说,他们早就知道怎么播种。他们播种玉米像播种燕麦一样——又密又矮。我向他们也建议过拿块土地当作栽种玉米的试验田。努舍后悔只拿出了半公顷。但是一位苏联农艺师播种了玉米,并且拿了一点种子给努舍的雇农及居住在比萨拉比亚的德国人。他们的田地里玉米长得很好,每公顷获得700公担的收成。他们那时才相信了。德国人出版了一部著作,在书中他们拿其他农作物做比较,对种植玉米所带来的好处进行了分析。他们是以德国的精确性做这个的。他们得出结论:没有比玉米更合算的农作物了。我劝你们读一读这本著作,因为对这个问题如此确切论述的著作甚至在我国也没有。在捷克斯洛伐克其实也接受了。在匈牙利同样种植玉米,他们完全是“库库鲁兹尼克”号飞机[ “库库鲁兹尼克”为苏联在二战中使用的一种双翼小型飞机的诨号,在俄语中,与“玉米种植人”或“玉米爱好者”谐音,在此处则是赫鲁晓夫的插科打诨。]。但他们对玉米侍弄得并不好。我给他们派去农艺师、送去机器等等——全匈牙利的庄稼人都来到这个农场聚会。在罗马尼亚情况相似。现在你们在自己那里试一试。让你们的农民代表团来,让他们看到我们在种植玉米方面有什么成果。我们帮助你们搞种子,我们给专家,开始时我们给机器,然后给图纸,使得你们自己可以生产。你们去德国同志那里了解他们的经验。 !/0XoIf"  
  当然,你们认为怎样好就怎样做,这是你们的事。但是我们热情地建议你们做这个。 c9e  }P  
  哥穆尔卡:同意在某些试验田里引进玉米种植。 1a {~B#  
  赫鲁晓夫:只是请严格按照我们的建议栽种,听农艺师的——玉米要求精心耕作。你们有一些亏损国营农场,你们能使它们盈利。你们的土地适宜于种这个。必要的机器给你们。例如在美国——在他们的机械化水平上——100公顷玉米由一个人种植。由于种玉米,在苏联历史上我们从来没有过像现在那么多的饲料。我们曾计划在六年期间使母牛的奶产量平均每头增长60公升,我们用三年就实现了这个。过去我们是用谷物的秸秆喂牛,牛奶产量平均每头为1200公升,现在是2500公升。在白俄罗斯我们甚至取得了这样的成绩:去年那里每公顷地收获了1800公担青饲料。肯定地说,白俄罗斯种植玉米取得这样的成果,在牛奶和肉类生产上超过了乌克兰。 =U3,P%  
  如果你们划出一定数量的田地种玉米,选择适合于这个的农场并播种玉米,我保证你们可获得每公顷地500至600公担的单产量,其中玉米粒约200公担。我承诺给农艺专家和种子。 ku,Y-  
  (赫鲁晓夫谈论自己出身的卡利诺夫卡村的成绩)。那里一头母牛的奶产量为1160公升。母牛数量增长了2倍。集体农庄庄员在自己的私人菜园中喂养母牛已不合算了。他们把奶牛交给了集体农庄。在集体农庄中以70戈比1公升的价钱买牛奶。准备的青贮饲料窖可供1年半之需。如果将来发生欠收,饲料足够。 6ju+#]T  
  在肉类和牛奶生产方面,我们给自己提出很高的任务。我们清楚看到这点:不种玉米就什么也做不成。 e=nExY  
  如果你们搞玉米种植,我保证你们再过2、3年将有饲料过剩,进口粮食问题你们将从议事日程上撤销。 _\ n'uW$  
  哥穆尔卡:我们的农村青年团在试验田从事这项工作。可以向他们推荐。诚然,现在冬天即将来临。 &,':@OQ  
  赫鲁晓夫:让他们把冬季用作准备期。让他们来我们这里,参观青贮饲料塔,同我们的专家交谈,让他们熟悉一下情况。浪费冬季可惜。 }#@P+T:b  
      哥穆尔卡:同意。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华约苏联版对外交流群(“ПартияЛенина-силанародная”列宁的党,人民的力量)招收志同道合的同志!
П.Л.С.Н-本部:209206045<重新开放>
顶端 Posted: 2012-09-01 16:37 | 9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波兰人民共和国

Total 0.111594(s) query 6, Time now is:09-23 15:31, Gzip disabled
☆Warsaw Pact BB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华约军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