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天降死神-二战匈牙利伞兵简介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华沙守卫者
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主席团委员 蒙古人民共和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兼内务部长
第一次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第一枚各族人民友谊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次英雄称号 蒙古人民军上将
级别: 中央委员


精华: 1
发帖: 933
爱心: 184 点
金钱: 336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蒙古人民共和国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15-01-17
最后登录:2020-09-11

 天降死神-二战匈牙利伞兵简介

0

(]0$^!YK  
1938年,匈牙利国防部决定组建一支空降部队,匈牙利语“Ejtoernyos”(伞兵)。在首都布达佩斯附近的多瑙河上一座小岛,圣坦德(Szent Endre)镇首先设立了一个测试中心。在1938年,伞兵还只是处在幼年期,不过已经有大量充满满腔热情的匈牙利士官和军官加入了这支新部队。军方也开始在整个欧洲和美国购买降落伞和其它空降装备:意大利萨尔瓦多(Salvadore)降落伞,德国肖罗多(Schrodor)降落伞,以及美国的欧文式降落伞都可以从匈牙利伞兵部队里看到。这支全新的精英部队使用新的跳伞装备从意大利的卡普罗尼101(Caproni)式飞机上进行了多次跳伞。到了1939年,匈牙利军方开始在本国生产空降装备,包括护膝、护肘、跳伞罩衫和H-39M降落伞。匈牙利人还把飞机换成了从意大利购买的薩沃亞•馬爾凱蒂(Savoia-Marchetti) SM-75和其它现代飞机。 x]%e_  
wgSA6mQZ  
匈牙利陆军总参谋长在观看了伞兵的首次军演后深受震撼,认识到了这支新部队相对于一般陆军部队来说具有许多新的用途。1940年匈牙利陆军司令部扩大了伞兵训练计划,为此把训练基地搬到了帕波(Papa)机场,并在这里建立了一所标准化的伞兵学校。匈牙利伞兵部队的兵力为一个三连制的营,共辖约410人:30名军官,120名军士和250名士兵。到1941年,匈牙利第1伞兵营已经完成了作战准备。  ,[ +  
1941年4月,德军计划使用匈牙利作为他们对南斯拉夫发动入侵的跳板。匈牙利当局同意德军经过自己的领土对南斯拉夫发动攻击,但对于自己军队在入侵中的地位还是摇摆不定。等到1941年4月10日,南斯拉夫王国的克罗地亚宣告独立以后,匈牙利才正式准备出兵。 tklU zv  
4月11日,匈军开始入侵克罗地亚,他们首先对巴奇卡(Batchka)地区发起了进攻。匈牙利伞兵营作为匈牙利第3集团军(司令官Novák中将)的预备队,随时准备视情投入战斗。当匈军从北部发动进攻时,南军从第一线即南匈边境撤退至Franz Josef运河后方。 ~fsAPIQ  
该运河把巴奇卡地区分为两半,只有占领了位于圣陶马希(Szenttamas)和韦尔包斯(Verbasz)的两座运河桥梁,匈牙利机动军(军长贝劳•米科洛什(Béla Miklós)少将)才可以占领整个巴奇卡地区。匈牙利伞兵营的任务是在南军防线后方伞降,从后方向这两座桥发起进攻并夺取它们。 , j ,[4^  

Click Here To EnLarge  ;9c3IK@  
值得注意的是,1941年6月在入侵南斯拉夫北部之后,匈牙利伞兵营用匈牙利伞兵先驱阿尔帕德•拜尔陶朗(Árpád Bertalan)少校的名字命名,以表彰他们的功勋。拜尔陶朗少校是一战时期奥匈帝国最高英勇勋章——玛丽亚•特雷西亚勋章的获得者(Honvéd -IR.4,但勋章直到10年后的1927年10月25日才颁发),同时也是伞兵营的第一任营长,但在1941年4月12日悲剧性地死于飞机失事。但具体的情况仍旧有一些争论。 kgK7 T  

Click Here To EnLarge -;T>4B=  
拜尔陶朗少校的飞机是在维斯普雷姆(Veszprém)机场附近失事的。当时由于阴雨,帕巴机场的跑道变得泥泞不堪无法使用,所以他们转移到了维斯普雷姆机场。维斯普雷姆机场是匈牙利仅有的铺设水泥跑道的军用机场,可以作为将要在南斯拉夫发起空中突击的伞兵使用。当时载着拜尔陶朗少校的那架飞机由于超载,在准备起飞时坠毁。大难不死的拜尔陶朗却返回了坠机地点,试图从残骸里抢救出装备和弹药。但飞机着火并发生了爆炸,拜尔陶朗连同飞行员和22名伞兵全部阵亡。当天剩余的三架飞机起飞,在Ujverbász投下了其余的伞兵:3名军官和57名士兵。由于行动计划全都装在拜尔陶朗的飞机上,导致伞兵伞降在距离目标大约30公里的地方。趁着夜色匈牙利伞兵们步行前往他们的目标,在与南军进行了短暂的战斗后夺取了这两座桥梁。 IDzP<u8v  

[7]p\' j  
1941年后期,佐尔坦•舒吉(Zoltan Szügyi)上校被任命为这个精锐伞兵营的营长。舒吉在一战时期的服役记录极为优异,并担任过许多重要的指挥职务,最后被任命为伞兵部队的指挥官。 N##T1 Qm)  
舒吉是在一战时期的奥匈帝国军队里以一名列兵的身份开始自己的军事生涯的,他很快在战斗中被提拔为中士,并在1918年最终成为了一名中尉。舒吉将军获得过下列奥匈帝国勋奖:带军事标志和宝剑的铁王冠奖章、带军事标志和宝剑的三级战争荣誉十字、金质勇敢奖章(这是奥匈帝国士兵能获得的最高勇敢嘉奖,1915年5月15日颁发)、一级银质勇敢勋章、二级银质勇敢勋章、带宝剑的银质军事荣誉奖章、带宝剑的铜制军事荣誉奖章和一战时期的德军二级铁十字。在二战时期舒吉还获得了德军的一级铁十字勋章和骑士十字勋章(1945年1月6日颁发)。 po"M$4`9  
1942年匈牙利人建立了一个莱凡特青年团(Levente Youth)伞兵计划,成员的年龄在16-18岁,训练也放在了帕巴机场。在完成了五次跳伞后可以获得一枚特别的莱凡特伞兵徽章。1942年末到1943年,舒吉上校和一小批伞兵骨干前往东线,在匈牙利步兵对红军进行的特种行动中充当顾问。1943年在斯大林格勒大败之后,舒吉协助组织和计划了对正从顿河前线后撤的匈第2集团军的空投武器装备以及医疗用品的工作。空降部队的空投使许多被包围的匈牙利军事单位得到了解救,从而使得他们可以后撤并逃出红军的追击。 IGql^,b  
1943年10月,党卫队第500伞兵营的部队在捷克斯洛伐克开始集训。这个伞兵营的第一任指挥官是“二级突击队大队长”(相当于少校营长)赫伯特•基尔霍夫,他来自党卫军第十装甲师第21装甲掷弹兵团。1943年11月,这个营在马塔罗斯卡-班加(Madanrushka-Banja)开始了他们的训练。1944年3月,在匈牙利的帕巴机场完成所有训练科目。同时一个德国教导队被派到匈牙利帮助扩大自身的伞兵部队。1944年8月,德军的盟友,却是匈牙利宿怨未了的对手罗马尼亚与轴心国决裂,加入了红军一方,直接危及了轴心国军队尔干的南部战线。1944年3月,当德军开始进占匈牙利时,许多匈牙利部队和德军部队被迅速送往前线,以挽救摇摇欲坠的东线南面战线。匈牙利伞兵营也被迅速派往匈牙利的东南边境,他们将面对一个新对手——罗马尼亚军队。 .D^k0V  
舒吉上校和许多德军部队一起沿着喀尔巴阡(Carpathian)山——这也是他们在东线的最后一道天然障碍了——建立了一道坚固的防线,尽管面对1比10的人数劣势,匈牙利伞兵仍然进行了英勇的战斗,直到被红军与罗军的联合兵力压倒。许多匈牙利第1伞兵营的幸存者和其它单位的人员,如Regents Body Guard和莱凡特青年团一起,在1944年10月20日被编入了圣拉斯洛(Szent Lászlo)师,该师的名字来自于中世纪的一位常胜国王——圣拉迪斯拉斯(Saint Ladislas)一世),舒吉也在当月被晋升为少将,出任这个精锐师的师长。但该师只下辖3个轻步兵营,离一个常规师的兵力相差甚远。1944年11月,圣拉斯洛师被调往巴拉顿湖,试图阻止苏联人从西南方向的推进。在经过了10天的残酷战斗后,该师撤往布达佩斯,保卫匈牙利首都的战斗很快就要开始。1944年12月31日,布达佩斯被红军包围,该城在1945年2月12日才正式向红军投降。红军如压路机一般从东方开来,把德军和匈军逐往奥地利。 m&,d8Gss^  
1945年5月10日,舒吉将军和圣拉斯洛师里的匈牙利伞兵向英军投降。根据耶讷•奈迈什•豪尔毛伊•博尔(Jenö nemes halmaji Bor)将军的呼吁,许多匈牙利人在1945年回到了自己的祖国。此时虽然红军已经侵占了匈牙利,但是还没有在此地完全建立共产党政权,因此在当时看来,一旦战争结束,匈牙利的独立仍然有很大希望。尽管在事后看来,这对苏联人的期望未免太高,但匈牙利人毕竟还没有经历过苏联式的占领。 VYf$0oo\4  
最终,许多匈牙利高级军官落入盟军之手后被交给了红军,红军随即又连同自己逮捕的匈牙利高级军官一起交给了匈牙利共产党当局。当局对他们进行了公开的审判,许多人被处决或者流放西伯利亚(匈军1941年时的最高司令官Szombathelyi将军1945年被交给了南斯拉夫当局,在贝尔格莱德接受了公开审判后,1946年被用刺刑处死)。舒吉将军也没能逃过这一劫。1945年5月被英军军事当局交给红军后,将军被匈牙利新政权指控为叛国和与匈牙利法西斯政权(箭十字党)合作,并被判处终身监禁。舒吉签了几份伪造的认罪书,很明显他在狱中遭受过刑讯逼供。 Gyy:.]>&  
1956年,在匈牙利民族主义“十月革命”后舒吉被释放,但很快被再次送进了监狱。舒吉最终在1957年被释放。但被严禁出国。1967年死于布达佩斯。 gq[}/E0e  
 “主义”已经不再是辨识敌我、区分世界的标准,那个时代已经远去。让我们重新上路吧!天涯若比邻,四海皆兄弟,你永远会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最出乎意料的感动,就像那个深夜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空旷的机场,边检人员翻开我的中国护照,用中文对疲惫的我说了一声:“同志。”我顿时幸福得像花儿一样,在国内,已经有七八年没人这么叫过我了。------------《带着偏见上路》
顶端 Posted: 2015-02-15 21:51 | [楼 主]
华沙守卫者
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主席团委员 蒙古人民共和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兼内务部长
第一次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第一枚各族人民友谊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次英雄称号 蒙古人民军上将
级别: 中央委员


精华: 1
发帖: 933
爱心: 184 点
金钱: 336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蒙古人民共和国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15-01-17
最后登录:2020-09-11

 

呵呵,第七空降师?
 “主义”已经不再是辨识敌我、区分世界的标准,那个时代已经远去。让我们重新上路吧!天涯若比邻,四海皆兄弟,你永远会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最出乎意料的感动,就像那个深夜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空旷的机场,边检人员翻开我的中国护照,用中文对疲惫的我说了一声:“同志。”我顿时幸福得像花儿一样,在国内,已经有七八年没人这么叫过我了。------------《带着偏见上路》
顶端 Posted: 2015-02-16 11:19 | 1 楼
华沙守卫者
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主席团委员 蒙古人民共和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兼内务部长
第一次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第一枚各族人民友谊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次英雄称号 蒙古人民军上将
级别: 中央委员


精华: 1
发帖: 933
爱心: 184 点
金钱: 336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蒙古人民共和国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15-01-17
最后登录:2020-09-11

 

那你应该知道斯科尔兹尼吧?
 “主义”已经不再是辨识敌我、区分世界的标准,那个时代已经远去。让我们重新上路吧!天涯若比邻,四海皆兄弟,你永远会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最出乎意料的感动,就像那个深夜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空旷的机场,边检人员翻开我的中国护照,用中文对疲惫的我说了一声:“同志。”我顿时幸福得像花儿一样,在国内,已经有七八年没人这么叫过我了。------------《带着偏见上路》
顶端 Posted: 2015-02-17 09:49 | 2 楼
华沙守卫者
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主席团委员 蒙古人民共和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兼内务部长
第一次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 第一枚各族人民友谊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一次英雄称号 蒙古人民军上将
级别: 中央委员


精华: 1
发帖: 933
爱心: 184 点
金钱: 3360 卢布
好评度: 1 点
国籍门派: 蒙古人民共和国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15-01-17
最后登录:2020-09-11

 

克里特岛战役中的第七空降师打的很凶,但死了许多人。这一仗被称为“空降兵的坟墓”。
 “主义”已经不再是辨识敌我、区分世界的标准,那个时代已经远去。让我们重新上路吧!天涯若比邻,四海皆兄弟,你永远会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得到最出乎意料的感动,就像那个深夜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空旷的机场,边检人员翻开我的中国护照,用中文对疲惫的我说了一声:“同志。”我顿时幸福得像花儿一样,在国内,已经有七八年没人这么叫过我了。------------《带着偏见上路》
顶端 Posted: 2015-02-17 09:52 | 3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匈牙利人民共和国

Total 0.020405(s) query 7, Time now is:09-24 23:53, Gzip disabled
☆Warsaw Pact BB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华约军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