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张云:判断朝鲜转到经济建设的三大指标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lemonapple
华约政协中央常委兼组织委员会主任委员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 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委员长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星勋章
级别: 中央常委


精华: 0
发帖: 4411
爱心: 1871 点
金钱: 2851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国籍门派: 朝鲜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14
最后登录:2020-07-03

 张云:判断朝鲜转到经济建设的三大指标

0
白宫宣布第二次“金特会”将在2月下旬举行后,世界对于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期待也相应提升;然而必须清醒认识到一点,即要实现朝鲜半岛以及整个东北亚的长治久安,需要朝鲜经济改革开放,并逐渐融入世界经济体系。 >V"{]v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提出的短期内缓解紧张局势的双暂停,以及长期构建安全框架和无核化的双轨思路,自然需要政治安全与经济发展同步的“双步走”。 LeCc`x,5  
我们从今年初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访华中,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朝鲜政策创新的重要信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谈中指出“朝鲜劳动党实施新战略路线一年来,取得不少积极成果,展示了朝鲜党和人民爱好和平、谋求发展的强烈意愿,得到了朝鲜人民的衷心拥护和国际社会的积极评价。中方坚定支持委员长同志带领朝鲜党和人民贯彻落实新战略路线,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 evyjHcCx  
与此同时,金正恩也表示“朝鲜劳动党将带领朝鲜人民继续大力落实新战略路线”。这是非常值得欢迎的积极互动,但从历史上看,朝鲜也多次做过类似的表态和一些行动,却由于种种原因,工作重心转移到发展经济上似乎不大成功。这也就引发了人们怀疑朝鲜是否真的下定决心,不确定要如何去判断朝鲜的真正意图。 QRju9x  
1989年以来,东欧剧变以及苏联解体等冷战格局崩溃,对亚洲的社会主义国家带来不小冲击。中国在这个冷战结束的过渡期,果断地恢复了中苏关系正常化,为之后中俄战略关系稳定以及边境问题解决奠定了基础。在经济上,1992年正式宣布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拉开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和进一步改革开放的大幕,成功地规避了国际秩序大变动期的风险。 R>bg3j  
同样的,越南主动与中国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并且在1995年加入亚细安,并宣布进行“革新”的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总路线,在过去的近30年里,越南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就。毫无疑问,冷战格局的突然解体,同样对曾经在这个国际秩序中,在中美苏之间“游刃有余”的朝鲜内政外交都产生了巨大冲击。 O~5t[  
在这个大背景下,冷战结束初期,朝鲜也似乎开始了第一轮的经济改革尝试。1991年,朝鲜开发罗津经济特区,当时还引起国际社会的不少关注。所谓的环日本海经济圈、图们江流域的次区域经济一体化等构想不断被提出,大家对于冷战后东北亚实现经济一体化,并在这个过程中实现安全问题解决充满了期待。 :Racu;xf  
然而可能处于对于内外政治安全风险的不安,朝鲜并没有像中国在80年代设立经济特区那样,创造招商引资的环境,而似乎更有兴趣在特区发展博彩业。 -53c0g@X  
这说明当时朝鲜试图将经济特区建成一个“孤立”获得外汇的来源地,而不是类似于中国的经济特区,是为了全国范围的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因而我们也就没有看到朝鲜为了吸引外资,在基础设施、政策导向以及金融机制上作出相应的努力。 _g Mr]%Q  
世纪之交,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亚洲经济一体化在金融危机后进一步提速,中日韩加上亚细安的框架形成,在此背景下,朝鲜重新与中国恢复了中断了多年的高层来往,并在2000年代初期开始新一次的工作重心转移的“尝试”。 aVR!~hvFs  
2002年,朝鲜建立了新义州经济特区,但如同前一次一样,朝鲜更多的兴趣似乎仍然在于将新义州变成北方的澳门。很快的,由于第二次朝鲜核危机爆发,这次尝试也就灰飞烟灭。 !$NK7-  
上述两次尝试的失败,当然朝鲜有理由将其归结为美国在政治安全上的遏制,导致其无法安心发展经济。然而与此同时,也要看到朝鲜的经济特区意图似乎不在于实体经济的改革,也就是说工作重心转移的决心始终没有下定。 Z` kVyuQ  
分析到这里,自然就会有疑问,这第三次尝试是否是真的呢?当然对于意图的判定是国际关系中最为困难的事情,而且的确也取决于美朝以及各方今后互动过程中相互认知的调整。但是鉴于过去两次的历史,需要有一些指标来衡量朝鲜的决心。 eBa#Z1Z  
首先,实体经济的改革机制性具体措施是否出现。从上述的经验来看,朝鲜有可能重复过去的努力建立经济特区,这本身值得欢迎,但是如果仅仅仍然局限于博彩业、观光业,而且是在高度“孤立”的状态下进行特区建设的话,那就意味着工作重心转移决心还不那么坚定。反过来,如果在经济特区进行政策性的机制建设,例如金融政策、税收、法制、仲裁等措施出台,那就意味着将来有推广的可能性。 MsIR~  
第二,经济型官僚是否进入核心决策圈。朝鲜经济高度依赖军队,我们可以看到领导人视察的建筑工地、养鱼场等都是军人在管理,这意味着朝鲜的军队实际上参与了大量国家运转的工作。如果要实现经济转型,就需要转业一部分军人,即军转民的发生,而这需要一大批懂经济的技术官僚进入各级管理层。 fgqCX:SWz  
第三,资源配置是否向经济建设方面倾斜。朝鲜长期以来的先军政策,让资源配置极度向军队倾斜,如果转移工作重心必然要牵涉到国家资源配置的重新调整问题,这就是传统上所说的“大炮和黄油”的悖论问题。 Lx_Jw\YO  
对于美朝峰会后一年多时间,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缓和的情况,需要积极肯定。与此同时,朝鲜提出新的战略路线集中精力发展经济的政策,也应该积极评价。但在外部安全环境改善的同时,也是考验朝鲜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意图的开始,同样也是对中国外交的真正考验。 2|"D\N  
(作者是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中国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顶端 Posted: 2019-01-26 15:38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Total 0.030058(s) query 5, Time now is:08-08 15:15, Gzip disabled
☆Warsaw Pact BB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华约军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