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第三十六章 羊与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杨阿灿
苏军白俄罗斯军区近卫坦克训练第45师坦克训练第11团第1营第1连连长
级别: 苏联武装力量大尉


精华: 0
发帖: 128
爱心: 18 点
金钱: 1270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国籍门派: 苏联
在线时间:15(小时)
注册时间:2020-06-09
最后登录:2020-11-29

 第三十六章 羊与狼

0
\L"kV!>  
    转眼已是五九年的冬月,韩文德被队上派去修西侯路,和韩文德同去的还有村上不少民工。 I_RsYw  
|P%Jw,}]9  
    利用冬闲季节修路是那个年代里经常进行的事情,那时候没有大型机械,主要靠的是人海战术,千军万马的,气势很宏大,也很热闹。 rS;Dmm  
Hw4%uS==V  
    西侯路是从西安到山西侯马的一段公路,以后又称西禹路,也就是从陕西的西安到山西的禹门,禹门是大禹治水开凿出来的一条黄河水道,让自古以来泛滥的黄河水从禹门宣泄而出,有益于子孙万代。这条西侯路是连接山西的主要通道,陕西过去和山西是亲戚,从战国以来就有结秦晋之好的美誉,这条路把陕西和陕西连接得更紧了。 <i,U )Tt^C  
L*:jXmUM_~  
    韩文德这个乡去了一百名左右的民工,全县共一千多。 AJ=qna  
>rf'-X4n  
    那时候正是三年自然灾害的开始,民工们主要是下大力气的挖土方、炸山,工作量很大,却吃不饱,有些人吃不了苦,就跑回去了。开始去百十个人,不到两个月时间只剩了六十多个人。因为活重粮少,民工还有病死的和饿死的,韩文德干的是拉车子的重活,也用样吃不饱。 , N)/w1?I  
pej|!oX  
    村上有一个民工饿得心里发慌,半夜翻墙摸到一户村民家里,把厨房弄开,想找点吃的,但是把厨房翻\无\错\小说 .().C<遍了,也没有一点,那时候因为粮食缺,人们到晚上都把厨房里能吃的东西收拾了,放在卧室里。那个民工饿得实在没办法,摸到了案上的一小罐辣椒面,把辣椒面吃完了,烧得肚子里难受,喝了半晚上凉水。 4M2j!Sw  
Om5Y|v"*  
    韩文德心眼多,他住在一位老大娘家,每天起得很早,为大娘担一担水,因那地方井深,每次绞水需用七个人,也难上来一桶水。大家都得互相帮助,才能吃水。他在上下工的时候从田地里采些野菜回来,让老大娘给他煮熟充饥。 h D/*h*}T>  
yPal<c  
    大娘对他说,光吃野菜不行。 :>C2gS@  
\RG8{G,  
    韩文德说,没有粮食。 Ck) * &  
2I,^YWR  
    老大娘就在给他煮野菜的时候放上一点粮食。 rp ;b" q  
6 |PrX L&  
    有一次,韩文德趁下雨干不成活的时候请假跑到黄河边,买些低价的柳花柿皮和麦麸子黑豆颗回来充饥。 !]=d-RGNe  
3R.W >U  
    高陵的民工住在一个叫南庄的地方,天很冷,人们常形容的冰冻三尺在那儿是名副其实,修路的时候要挖土,一铁镐抡下去只是个白印儿,他们就想办法先从下面掏,等冻层悬空再凿下去就省劲多了。 bAx-"Lu  
v]B3m  
    焦乡长代表乡上来看望民工,在工地住了几天,与民工们一同劳动,一同吃饭。他见民工们吃不饱,干不动活,就想办法从乡上弄了些粮食。 vzim<;i  
xe^Gs]fm  
    焦乡长就是韩文德在公安局的那个同事,他到乡上办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韩文德解除群管,由于工作出色,有魄力,没几年就当了乡长。 =4FXBPoQK  
Z$/xy"  
    工地上没有蔬菜吃,用干辣子面当菜下饭。 m}7iTDJR9  
VHIOwzC  
    这天,焦乡长想给民工改善一下生活,要派个人去买只羊来杀了吃,派谁谁不去,主要原因是浅山里的羊都被民工们买完了,得进深山里去。深山路远,得走几十里,民工们都是从平原地区来的,见了山就害怕,另外,当时山里的狼非常多,有时大白天都能碰上,深山路远,一天单人打个来回都不容易,更何况还要带只羊。如果摸黑走,就有被狼吃了的危险。 iKX-myCz  
&m-PC(W+  
    焦乡长知道韩文德打过多年的仗,还当过连长,胆子特别大,就对韩文德说,我想派人进山买只羊吃羊肉,没人敢去,你胆子大,去跑一趟吧。 e4? >-  
Nn!+,;ut  
    韩文德问,就去我一个人? W3MJr&p  
`4=^cyt+  
    焦乡长说,咱们有干活的任务,任务是按一百人分配的,只剩了六十多个人,人不能去多了。 9\_eK,*B  
_Xk.p_uh  
    韩文德怀揣着在出纳处领的五十块钱,紧了紧腰带,就上路了。 *U&0<{|T  
Lr$go6s  
    他口袋里装着钱,觉得沉甸甸的,过一会儿摸一下,害怕丢了。焦乡长在他临走的时候就向六七十个民工宣布要吃羊肉,民工们高兴得大喊大叫,几个年轻人还打起了唿哨,那原始的、不借助任何辅助工具发出来的尖厉声音在空旷冰冷的空谷里回荡,像天籁一般。韩文德想,我如果把钱丢了,把羊买不回来,那无异于给他们兜头泼了一瓢凉水,从外面到心里都冰透了。 vq(0OPj8r[  
>=:&D)m"  
    韩文德顺着山间的小路走去,由于是冬天,山上和山下都光秃秃的没有一点绿色,杂树哪干冷的枯枝刺向天空,更显得冰冷。太阳虽然红红的照在山间的小路上,但是没有一丝儿暖意,冰冷的风迎面顺着空谷吹过来,像小刀子一般在皮肤的****处刺。 k_ & :24Lj  
.F   
    韩文德把腰带解开,把衣服裹紧,然后把腰带勒得更紧,双手护住两个耳朵,侧着身子向前走去。翻过第一条沟,爬了一座山头,身上就出汗了,翻完第二条沟,肚子开始饿了,腿也发软,有点走不动了,但是,韩文德就有坚持一下那么一股劲儿,这是在队伍上锻炼出来的,他们在江西的崇山峻岭上和日本人赛跑,还要被日本人跑得快,跑得不快就要吃日本人的亏,弄得不好连命就丢了,就是到了精疲力竭的时候,也要凭意志跑,生命在那时所显现出来的力量如今回想起来都感到不可思议,这么一点路,、这么一点饥饿当然不在话下。 /:~\5}tW  
 D~S<U  
    下了山就到了黄河边了,站在山顶上,就能看到远处滔滔的黄河水,也能看到黄河边上的人家。由于是下坡路,韩文德感觉省力,就加快了脚步,估计已经走了几十里路。到近处一看,原来是个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在村口见到一个穿得破破烂烂衣裳的小孩子,只见这个孩子鼻子下面干鼻痂子已经形成了两道凸起来小渠,鼻涕就沿着两条渠道趟下来,拖的长长的,并不时伸出袖子去擦。两只破棉袄袖子上的垢痂起明发亮。 z> Rsi  
q&s3wDl/  
    他问那孩子,小老弟,你知道谁家养的有羊? e:fy#,HEj{  
E ~Sb  
    孩子说,都有。 x@P y>f2  
p>RNPrT  
    韩文德又问,谁家最多? xjfV?B'Y}V  
T!+5[  
    孩子有点不耐烦地说,不知道。 H?<N.Dq  
ub^h&= \S  
    然后用袖管擦一把鼻涕,晃晃悠悠向村外走去。 PF)jdcX  
0b+Wc43}K  
    韩文德心里想,别看这小子这时候这样,说不定过些年还能当领导,当个县长或者市长省长啥的,看他这时候说的口气,即简捷又短促和不耐烦,就有当领导的样子。 F, W~,y  
~ {E'@MU  
    见问不出啥,韩文德就信步在村街道上走,韩文德估计,他一个外乡人在村子里走,一定有人要问。果然,刚转了不大会儿,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就向他走来,问他找谁? )97SnCkal  
@mOH"acGn?  
    韩文德说,不找谁。 UK595n;P  
D>/0v8  
    那人问,不找谁你转什么,看你面生得很。 QLXN*c  
6IBgt!=,  
    韩文德说,肯定面生,我从来没上你们这儿来过。 ?5C!<3gM)  
B:5Rr}eY+  
    中年人警告他说,我们这儿最近闹贼,有偷羊偷鸡的,你一个生人乱转,小心被当贼抓起来。 R<\F:9  
zMj#KA1  
    韩文德笑了,说,你看我像个贼吗? ;YA(|h<  
<'qeXgi  
    中年人说,贼脸上又没刻字,别看你人长得光眉花眼的,说不定就是个贼。韩文德这才说,我不是贼,我是修西侯路的民工,想到你们村里买只羊带回去改善生活,老哥能不能帮这个忙?  f\]sz?KY  
7E!IF>`  
    中年人说,哦。原来你是买羊的,咋不早说,我家就有羊。 xQ}pu2@d  
7|{}\w(I  
    一听说韩文德是买羊的,中年人立即变得热情起来了,他告诉韩文德,全村里就他养的羊最多,最肥。然后把韩文德让进他家。 8$")%_1]  
^N7e76VwR  
    他问韩文德,肚子饿不饿? #*QO3y~ZM  
?3nR  
    韩文德说,饿了。 .X@FXx&  
S)cLW~=z  
    中年人给他拿了一个黑麦面馍,又给他倒了一壶茶,韩文德把馍吃了,然后喝着茶与那中年人商量买羊的事。 r"C  
Lx\ 8Z=  
    中年人问,你要几个羊? LCZ\4g05  
Kf>A\l^X7  
    韩文德说,先买一个。 -K q5i  
0+?7EL~  
    中年人说。可以卖给你一个。 @JtM5qB  
rX4j*u2u  
    韩文德问,啥价? 6ys &zy  
@Fluc,Il  
    年人说,你打听一下行情,咱们再说价,我保证比市场价低得多。 4,sJE2"[9  
?j40}B]]d  
    韩文德说,我也不打听了,你只说多少钱吧。 [h^2Y&Au5  
=8t]\Y?  
    中年人说,你给开三十块钱。便宜得很,在浅山,四十块钱也买不来。 aNScF  
{1IfU  
    韩文德是个有心人,他打听过浅山一只羊的行情,一只好羊四十块钱早出头了,韩文德又砍了一会价,把价钱降到二十八块,然后把钱掏出来,数出二十八块,交给那中年人,说,咱们到圈里挑羊,我今天还要拉着羊赶回去。 '9S8}q  
Ka[t75~;  
    中年人说,你来的太晚了,路太远,你拉不回去。你在我这儿歇一晚上,到明天早上起个早走。
顶端 Posted: 2020-10-19 21:54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无产阶级俱乐部

Total 0.017889(s) query 5, Time now is:11-30 00:46, Gzip disabled
☆Warsaw Pact BB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华约军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