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被遗忘的法西斯组织——克罗地亚乌斯塔沙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神圣伊斯兰
级别: 劳动者


精华: 0
发帖: 8
爱心: 8 点
金钱: 80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8-10-19
最后登录:2009-04-19

 被遗忘的法西斯组织——克罗地亚乌斯塔沙

0
被遗忘的法西斯组织——克罗地亚乌斯塔沙 =10t3nA1$  
?EX'j >  
乌斯塔沙 v:6b&wS L3  
C [2tH2*#  
是克罗地亚的右翼组织,它统治下的“克罗地亚独立国”在1941年参加了轴心国集团。他们奉行纳粹/法西斯政策,最终在1945年被南斯拉夫人民军歼灭。  Gs?W7}<$  
h'-TZXs0e1  
1929年成立的时候,他们仅仅是一个搞恐怖活动的民族主义政治组织。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们掌权的时候,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武装,参加这一武装的人数在1944年达到顶峰,有76000人之多! ;v0sM*x%V  
W: ?-d{  
历史 ao-C9|2>NU  
|nt J+  
1929年1月南斯拉夫王国实行党禁以后,克罗地亚权利党的好战派成立了乌斯塔沙运动。它的领导人是安特·帕维里奇和古斯塔夫·波切克,但是,1933年波切克被帕维里奇暗杀。 p[uwG31IL`  
[ 图片] XPEjMm'*b3  
安特·帕维里奇 +Zr03B  
这个组织的名称来源于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名词,意为“起义”。在黑塞哥维纳境内,它用来纪念1875年黑塞哥维纳的塞尔维亚东正教徒大起义。所以他们最初在南斯拉夫活动时,这个名字没有法西斯含义。后来,这个名字逐渐戴上了邪恶的烙印,尤其在遭受了残酷种族迫害的黑塞哥维纳塞尔维亚人的心目中。 M}5C;E*  
1941年4月6日,轴心国入侵南斯拉夫。当时克罗地亚最有影响力的政党,克罗地亚农民党(HSS)的领袖弗拉德柯·麦契克拒绝了纳粹德国提出的让他领导克罗地亚新政府的邀请。乌斯塔沙抓住了这个机会,在外国占领军的帮助下于1941年4月14日建立了自己的政权。由几百人组成的一支乌斯塔沙小分队从意大利潜入克罗地亚境内,他们的长官斯拉夫柯·克瓦特尼克控制了萨格勒布警察局,并宣布“克罗地亚独立国”(NDH)成立。这个流氓国家的名称显然成功地迎合了克罗地亚人从1102年开始就盼望独立的意愿。 d;;=s=j  
弗拉德柯·麦契克于同一天号召人民与新政府合作,遵守新政府的法令。4月20日,安特·帕维里奇抵达克罗地亚,随即成为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即“Poglavnik(元首)”。克罗地亚独立国很快成为一个包括今天的克罗地亚、波黑和一部分塞尔维亚(桑德拉克地区和萨菲)的巴尔干地区大国。由于乌斯塔沙本身缺少强有力的军队和其它国家机器控制它的领土,德国和意大利便把克罗地亚独立国分为两个势力范围,由意大利控制的西南部和由德国控制的东北部。 kv5Qxj}  
Zka;}UL&Q  
1941年4月27日,新成立的乌斯塔沙军队在一个主要由塞尔维亚人居住的村庄古达瓦克(在别洛瓦尔附近)展开了大屠杀。以此为开端,乌斯塔沙在克罗地亚独立国境内开始了针对非克罗地亚人的大规模种族清洗。 'QV 4 =h`  
[MEa@D<7N  
最终,所有反对并/或威胁乌斯塔沙的势力都被宣布为非法。乌斯塔沙为了使自己取代克罗地亚农民党的位置,成为克罗地亚农民的主要代言人,于1941年6月11日禁止克罗地亚农民党活动。弗拉德柯·麦契克被送往贾赛诺瓦克集中营,但他在人民中的崇高威望使他很快被释放,仅仅被软禁在一间屋子里。后来有人邀请他参加反乌斯塔沙运动,他却拒绝了。   Yr31GJ}K  
_N]yI0k(  
[ 图片] /d=$,q1  
帕维里奇第一次和阿道夫·希特勒会面 YW}/C wB  
zV &3l9?U  
1941年6月6日,帕维里奇第一次和阿道夫·希特勒会面。在这之后的6月22日,帕维里奇政府的一位部长米勒·布达克公然宣布了乌斯塔沙的暴力种族政策。同年夏季,一个秘密警察头子维耶柯斯拉夫·麦克斯·卢布里奇开始建造集中营。 i Bi/9  
<h}?0NA4  
早在1941年6月,起义军就开始组织起来反抗乌斯塔沙的暴行。它们分为两派:由共产党人领导的南斯拉夫各族人民反法西斯游击队,和由塞尔维亚保皇党人领导的反乌斯塔沙切特尼克游击队。 Yx%%+c?.   
;F+%{LgKl  
6月22日,在靠近锡萨克的布赖左威查,第一支铁托游击队成立。6月27日,在塞尔维亚的里卡,铁托游击队第一次与敌人交战。6月28日(圣维多万日,塞尔维亚东正教徒的一个节日),克罗地亚境内的第一支切特尼克部队成立。 y,x~S\>+  
%G@aZWk Sa  
m\>x_:sE  
乌斯塔沙分子对迪那里克阿尔卑斯山脉对面的村庄实施的种族暴行招致了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愤怒。到1942年为止,埃德蒙德·格莱斯·冯·霍斯特瑙将军已经向他的德国国防军司令官们写了好几份报告,陈述他对乌斯塔沙暴行的担忧。乌斯塔沙甚至先于纳粹对异族实施了“最终解决”。这些事实都得到了德国陆军元帅威廉·李斯特及其下属的确认。 JU@$(  
yR!>80$j  
意大利人也不想和乌斯塔沙合作,因此,他们在自己的南部控制区支持切特尼克。虽然希特勒坚持要求墨索里尼命令他的部队与乌斯塔沙协同作战,但是意大利将军马里欧·罗埃塔及其他意大利陆军将领根本就对这些命令不屑一顾。 L$xRn/\  
5Z[ D(z  
  克罗地亚独立国的常备军,国防军(Domobrani),由应征入伍的士兵组成。他们之前几乎从未打过仗,也没有参与种族暴行。那些屠杀异族的主要是乌斯塔沙的党员。帕维里奇在当时一度宣称乌斯塔沙有30000党员,但是一些中立的报告说真正的党员人数不到这一数字的一半。 ah92<'ix  
f+6l0@K2  
[ 图片] _#O?g=1  
_:L*{=N  
克罗地亚独立国国防军 Kv]6 b2HT  
l 3K8{HY  
克罗地亚国防军有时候更像抵抗运动的军需武器库:他们会大批大批地投降或者被歼灭,这样,铁托游击队和切特尼克就可以缴获他们的武器装备。波斯尼亚的切特尼克在蒙奇洛·杜伊奇公爵的带领下实力大增,很快就向乌斯塔沙展开了反攻。到1943年,铁托游击队也已经解放了克罗地亚独立国的大片领土。 [UH5D~Yx  
$ZRN#x@  
1943年,德军在东线遭受了失败,意大利军队开始大规模溃逃,他们为反抗乌斯塔沙的游击队留下了大量的武器。铁托游击队很快就成为了南斯拉夫全境最主要的抵抗力量,他们可以同时击败克罗地亚国防军和切特尼克部队,并接受西线盟军的空投物资援助。 UjaC( c  
qM0MSwvC=  
切特尼克实力锐减的原因有二:他们对乌斯塔沙的报复演变为种族大屠杀(如同他们在福查屠杀波斯尼亚穆斯林一样),并且他们失去了盟军的援助。一部分切特尼克在杜伊奇领导下逃往意大利,另一部分在德拉查·米哈伊洛维奇领导下转移至塞尔维亚,但他很快被铁托游击队生擒并处死。 c)8wO=!  
o0'av+e7  
2M?lgh4"  
苏联红军和铁托游击队最终解放了南斯拉夫,乌斯塔沙被彻底击败。他们甚至在1945年5月9日德军投降后依然顽强抵抗,但很快被歼灭了。一些乌斯塔沙分子、克罗地亚国防军士兵和克罗地亚独立国文职人员在同一个月试图逃往奥地利和意大利,但在奥地利布雷堡被抓获并转交给了铁托游击队。后来他们有的被处死,有的被遣送回国。帕维里奇设法逃脱了。在一些圣芳济会的朋友的帮助下,他在奥地利和罗马躲藏了一段时间,随后流亡阿根廷。 !r*;R\!n2  
\6hL W_q1  
战后,残余的乌斯塔沙分子纷纷潜逃至国外。有的坚持在南斯拉夫国内抵抗:战后大约有20多起恐怖活动或多或少涉及乌斯塔沙。由于缺少民众支持和南斯拉夫人民安全局的高效,他们一般很难取得成功。值得一提的是,南斯拉夫人民安全局的特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给了安特·帕维里奇致命的一枪。 {1aAm+  
%j">&U.[  
受害者 +{%(_ <  
8>Z$/1Mh  
乌斯塔沙对塞尔维亚人、犹太人、吉普赛人以及所有反对他们的人,包括克罗地亚共产党人都极端仇视,并试图从肉体上把他们赶尽杀绝。二战期间乌斯塔沙一上台,就开始建造集中营,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贾赛诺瓦克联合集中营。 Db=>7@h3C  
OLNn3 J  
目前尚没有一个精确的统计数字告诉我们究竟有多少人遭到了乌斯塔沙的迫害,仅有的,只是一些估计值而已。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有数十万无辜的平民百姓在集中营内外被屠杀。 nn L$m_K~  
iBQBHF   
按照西蒙·威森塔尔中心的报告:“乌斯塔沙恐怖分子杀害了500000塞尔维亚人,把250000塞尔维亚人赶出了家园,强迫250000塞尔维亚人改信天主教。他们屠杀了数以千计的犹太人和吉普赛人。” 4AOS}@~W  
LGROEn<*d  
美国大屠杀纪念馆说:“由于观点不一和缺乏相关资料,当时克罗地亚的塞尔维亚被害者人数估计值出入很大,从25000到1000000的都有。在贾赛诺瓦克集中营被杀害的塞尔维亚人大概25000到700000人。目前最可靠的数字表明,被乌斯塔沙杀害的塞尔维亚人大概在330000到390000之间,其中有45000到52000塞尔维亚人在贾赛诺瓦克被杀。” 0DB<hpC:5  
V`,[=u?c  
贾赛诺瓦克遗址委员会主席斯拉夫柯·哥德斯坦提出有70000到90000人在这一联合集中营遇害。一些其他的学者,例如统计学家弗拉季米尔·日尔亚维奇和博戈留布· 柯察维奇也持相同的观点。 ZBR^[OXO  
n,jE#Z.D  
贝尔格莱德大屠杀纪念馆主任米兰·布拉伊奇已经汇总了一份超过77000人的贾赛诺瓦克被害者名单。 *{dD'9Bg  
【 图片】 xrVZxK:!  
"gN*J)!x  
1942年2月7日,一群乌斯塔沙分子提着一颗塞尔维亚东正教牧师的头。 +%}5{lu_e  
;}eEG{`Y  
乌斯塔沙的集中营有: B#GZmv1  
[>&+*c  
   丹尼卡 H]i+o6  
NkA6Cp[Q,1  
   贾科沃(3000名被害者左右)  Z|:_ c  
~e`;"n@4  
   戈斯皮奇 KSgQ:_u4}  
cB|Cy{%  
   贾德夫诺(35000名被害者左右) .}$`+h8W T  
KtfkE\KP  
   贾赛诺瓦克 I-IV(超过500000名被害者) UPVO~hB;  
=p,4=wo{  
   旧格拉迪斯卡(贾赛诺瓦克 V) (!_X:+0_  
2[8fFo>  
   贾斯特列巴尔斯柯(1018名被害者)——儿童集中营 U9@t?j_#X{  
9LqMQv"xW  
   克列斯汀涅科 [Q7->Wo|S:  
%S >xSqX  
   克鲁斯奇卡 fR]p+\#8u*  
5bF9I H  
   列波格拉瓦(1000名被害者左右) .KiPNTh'  
"%.|n|  
   洛伯格勒 lQp89*b?=U  
KA|&Q<<{@  
   帕格(8500名被害者左右) sW]yuu!/  
[Vrc:%Jk  
   坦尼亚 rt5oRf:wY  
=Q/w%8G  
乌斯塔沙的标志是一个大写的印刷体字母“U”。这个标志很容易被到处粉刷。它的一个变体是在顶上加一个“+”号,意为十字架。 他们的帽徽是被字母“U”包围的克罗地亚盾面。 &#.x)>f  
>Jm-2W5J  
克罗斯亚独立国国旗的底面是横向的红-蓝-白三色,中间有克罗地亚盾面,左上角是字母“U”。克罗地亚的货币单位是“库那”。 E@5zd@[  
K?h[.`}  
乌斯塔沙的问候语是“Za dom - Spremni”: D 7Gd%  
9O),/SH;:  
敬礼:Za dom!(为了祖国!) #t"9TP  
"_ nX5J9  
回应:Spremni!(时刻准备!) RtW4 n:c  
[WcS[](ob  
这一问候语被用来代替纳粹的“Sieg - Heil”(“胜利 - 万岁”)。 98D{{j92  
=ied}a :[  
尽管这一问候语最早由19世纪的克罗地亚民族英雄约瑟夫·耶拉西奇提出,但今天它通常只和乌斯塔沙联系在一起。  K&j' c  
k TFz_*6.  
w0#% AK  
意识形态 bZxv/\  
L=d$"Q  
乌斯塔沙当时信奉纳粹的意识形态。他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种族上的“纯”克罗地亚,并且视生活在克罗地亚与波黑的塞尔维亚人为他们的主要障碍。这样,1941年5月,乌斯塔沙政府部长米勒·布达克、米尔柯·普克、密洛凡·詹尼茨等人宣布了乌斯塔沙的目标: b0y-H/d/}  
在克罗地亚独立国境内,三分之一的塞尔维亚人必须改信天主教 \V._Z>]  
S{o@QVbl  
在克罗地亚独立国境内,三分之一的塞尔维亚人必须被驱逐出境 D*|( p6v1&  
i:g{{Uuv  
在克罗地亚独立国境内,三分之一的塞尔维亚人必须被彻底消灭 Vz%"9`r  
bAUHUPe  
纳粹意识形态同时也带来的一个小问题:克罗地亚人本身是斯拉夫人,这样按照纳粹的标准,他们自己反而成了劣等种族。为此,乌斯塔沙的理论家们不得不编造一套理论用来证明克罗地亚人起源于“非哥特文化”,从而使自己步入雅利安人的行列。 Q?W r7  
;9K[~  
乌斯塔沙领导层的家庭成员中有犹太血统或塞尔维亚血统的,会被授予“荣誉雅利亚人”的头衔。但是,一些低级别的乌斯塔沙分子不得不依靠杀害自己的塞尔维亚妻子或孩子来证明自己的忠诚。  }K?F7cD  
TV<Aj"xw  
乌斯塔沙把斯拉夫穆斯林看成穆斯林克罗地亚人。和塞尔维亚东正教徒不同的是,穆斯林并不受迫害。他们有的参加了乌斯塔沙的克罗地亚国防军,有的参加了乌斯塔沙的种族清洗活动,甚至还有的参加了纳粹德国党卫军,组成了党卫军第13“圣刀”志愿山地师(克罗地亚第一师)和党卫军第23“短剑”志愿山地师(克罗地亚第二师)。乌斯塔沙政府甚至把萨格勒布的一座前博物馆改建为清真寺。 SzRL}}I  
  tzZ|S<e6=\  
除此之外,乌斯塔沙反对工业化和民主化。 4>l0V<  
"@(58nk  
dZF8 R  
乌斯塔沙的基本纲领为: S=4R5igrC  
B .El a  
1.克罗地亚民族是一个独立的种族和国家单位,它不依附于任何其它民族,也不是任何其它民族的一部分。 }lH;[+u3  
g083J}08  
2.克罗地亚民族自古以来就有自己的名称——“克罗地亚人”。1300年前,以这个名字命名的民族来到了这片土地上,并且一直繁衍至今。这个名字决不能被别的名字所替换。 k/U>N|5  
L+7*NaPY*  
3.克罗地亚民族早在1300年前就在这片土地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生存至今,并赋予了这个国家“克罗地亚”这个名字。它决不能被别的名字所替换。 _n7%df  
Trpgx  
4.这片自古以来就由克罗地亚人占据的土地永远是克罗地亚人的祖国。如今它已经拥有了许多省份,有的省名在克罗地亚人到来之前就存在了,有的省名在克罗地亚人到来之后才被赋予,但是,这些省份都是克罗地亚的组成部分,异族人没有权利提出领土请求。 pVY4q0@  
&u("|O)w$  
5.在“大迁徙时代”,克罗地亚人民来到了他们现在的祖国克罗地亚,征服了它,永远获得了它。并且按照人民的意志,把它建设成了一个完全自由的国家。 <M=';h^w2  
,^HS`!s[ E  
6.无论在军事意识上还是家族意识上,克罗地亚民族来到这片土地时都是高度组织化的,因此在家国统一的观念下,他们可以迅速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 o7J{+V  
PFm\[2  
7.在很多其它民族还处于混乱状态时,克罗地亚就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国家。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克罗地亚民族一直统治者自己的国家。不论任何艰难险阻,克罗地亚民族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国家,都不会把自己的国家拱手让给他人。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异族势力却试图阻止克罗地亚民族拥有自己国家的独立主权。 %iX/y  
4'` C1a  
8.克罗地亚民族有权在自己的历史固有领土内重塑国家威信,这就是说,将重建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的克罗地亚国家。这一重建计划可以通过任何方式来完成,包括使用武力。 j"i#R1T  
C>NQ-w^  
9.克罗地亚民族有权拥有幸福和繁荣,每个克罗地亚人的快乐与富裕都是国家幸福与繁荣的一部分。幸福与繁荣将建立在民族复兴的基础上,个人的快乐与富裕只有在国家完全独立自主的条件下才能实现。克罗地亚的幸福与繁荣决不会威胁到别的国家。 G8noQ_-  
=D}4X1l  
10.克罗地亚民族是独立自主的,这意味着只有克罗地亚民族才有权统治独立的克罗地亚国家,并且管理国家和民族的一切事务。 lf6|.  
I ld7}R  
11.任何一个非克罗地亚血统的异族人无权决定独立自主的克罗地亚国家的事务。同样,任何其它民族或国家也无权决定克罗地亚的命运。 i_NJ -K  
gd_ ^  
12.克罗地亚民族属于西方文化和西方文明。 6Etss!_  
4 A5t*e  
13.农业是生命的源泉,农民阶级是克罗地亚民族的基础。它是克罗地亚的统治阶级和克罗地亚利益的代言人。 Ww=O=c5uOu  
W"|mpxp  
14.一样的血统、一样的祖籍、与农村和土地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切使不同的阶级构成了相同的克罗地亚民族。在克罗地亚,如果一个人不是出身农民,那他就有99%的可能不是克罗地亚人,而是外来移民。 1 #q^uqO0  
(![t_r0  
15.克罗地亚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来源于人民,因此,只有人民才有权得到物质享受和精神享受。  cLAe sj  
@+:4J_N  
-zTEL (r  
16.克罗地亚人民的精神力量来源于秩序井然的宗教生活;经济力量来源于农耕、村社和土地资源;抵抗力量来源于勇气;教育和文化的进步则来源于天赋以及在科学技术领域的出色才能。手工技能将推动整个农业经济的向前发展。 VXwPdMy*L  
ZtR&wk  
17.为了克罗地亚民族的繁衍生息,为了克罗地亚国家的独立稳定,为全民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以促进全民的文化素质将成为社会福利的最终目标。 *Q5x1!#z #  
kZv*rWAm  
与天主教会的关系 [IMQIX  
G5;V.#"Z[  
乌斯塔沙的反东正教政策是与罗马天主教的“东仪天主教”政策相联系在一起的。东仪天主教依靠重新让东正教徒接受洗礼或强迫东正教徒加入天主教会等方法,尽可能多的使东正教徒改信天主教。20世纪,当大部分南方斯拉夫人联合成统一的南斯拉夫国家时,教皇本尼迪克特十五世反而支持信仰天主教的克罗地亚人和斯洛文尼亚人脱离联邦,独立建国,以便反对信仰东正教的塞尔维亚人。 {>h97}P  
&XtRLt gS  
乌斯塔沙把东正教看成他们的主要敌人。事实上,他们从未承认过塞尔维亚人在克罗地亚和波斯尼亚土地上的存在——仅仅认为这些人是“有着东方信仰的克罗地亚人”。乌斯塔沙的天主教牧师在全克罗地亚执行着强迫塞尔维亚人改信天主教的命令。 t!0dJud  
,T{oy:rB  
9~~UM<66W  
以圣芳济会成员为主的一些牧师甚至在波黑及其周边地区亲自参与了种族清洗。圣芳济会修士米若斯拉夫·菲利波维奇是他们中最著名的。他把撇特利切瓦克修道院作为乌斯塔沙的一个基地,并于1942年2月6日带领乌斯塔沙在邻村进行了一次残酷的大屠杀,包括500名儿童在内的2730名塞尔维亚人遇难。这个菲利波维奇后来成为了贾赛诺瓦克集中营的主管,他在那里被称为“索托纳兄弟”。 nE7JLtbH  
)2V@p~k?  
与此同时,尽管穆斯林完全不信仰***,但他们却反而没有受到歧视。 "{ FoA3g|  
?:/|d\,7@  
在整个战争期间,始终保持着与乌斯塔沙的全面外交关系,并向首都萨格勒布派驻了罗马教廷大使。大使甚至对东仪天主教的成果作了简短的评估,罗马天主教教会也从未谴责过种族大屠杀。(这部分存在争议。) F@EJtwLd5y  
8gI\zgS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设法逃离南斯拉夫的乌斯塔沙分子(包括帕维里奇)通过由天主教牧师和要员操纵的“鼠线”偷渡到了南美。这一行动计划由修士克鲁诺斯拉夫·德拉干诺维奇、皮特拉诺维克和多米尼克·曼迪奇于4月10日,即乌斯塔沙国家生日那天在罗马圣吉罗拉莫伊利里亚学院特别制定。 dhtb?n{  
[q3+$W \r  
据说乌斯塔沙政权在二战期间从塞尔维亚人和犹太人那里掠夺了价值3亿5千万的黄金。大约1亿5千万被英军截获,但是,剩余的2亿到达了,并且至今依然存贮在银行里。尽管在某些方面受到了来自的压力,但美国加利福尼亚法院仍然授权审理此案,并依法否认自身的这一行为越权。 u w"*zBxl  
GO~k '  
1998年,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为二战时期的萨格勒布大主教阿洛伊兹耶·斯特皮纳奇行宣福礼。斯特皮纳奇由于支持乌斯塔沙,组织乌斯塔沙随军牧师,宽恕战犯与种族暴行等罪恶行径而被人控诉。(这部分存在争议。) _Ex|f5+  
R&Ci/  
2003年6月22日,约翰·保罗二世访问巴尼亚鲁卡。访问期间,他在上文提到过的撇特利切瓦克修道院前举行了一个大规模教徒集会。由于撇特利切瓦克修道院和战犯菲利波维奇—马杰托威奇修士的联系,这次集会引发了群众骚乱。教皇同样为天主教牧师伊万·梅尔兹行宣福礼。伊万·梅尔兹是“克罗地亚雏鹰协会”的创始人。这一组织类似“希特勒青年团”,并和它有着紧密的联系。 CjKRP;5  
穆罕默德是主之使者
顶端 Posted: 2008-10-26 14:30 | [楼 主]
Borhondoi
蒙古人民共和国大人民呼拉尔主席团主席
第一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二枚劳动红旗勋章 十月革命勋章 第三枚劳动红旗勋章 第一枚红星勋章
级别: 贵宾/顾问/元老


精华: 0
发帖: 3511
爱心: 401 点
金钱: 110 卢布
好评度: 0 点
国籍门派: 蒙古人民共和国
在线时间:2407(小时)
注册时间:2014-08-27
最后登录:2019-10-28

 

都说了他们只认同自己的民族,所谓的手足或是兄弟只是我们这些置身于历史和实际之外的人想当然给予的,更何况这还是南斯拉夫联邦建立之前的不同外国势力支持的变相内战,更没有统一的意识和友谊而言
Жаргалын тлхр, хгжлийн тулгуур
Жавхлант манай орон мандтугай
顶端 Posted: 2016-01-06 02:02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

Total 9.871271(s) query 7, Time now is:12-06 23:56, Gzip disabled
☆Warsaw Pact BB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华约军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