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二战中的阿尔巴尼亚 --]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 -> 二战中的阿尔巴尼亚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腓特烈 2008-02-06 02:51
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共产主义的崛起(1941—1944) nkii0YB!  
7ts`uI<E@7  
  在1941年到1944年期间,共产主义游击队和民族主义游击队非但与意大利和德国占领军作战,为了争夺对战后阿尔巴尼亚的控制权,他们彼此之间也发生了残酷的斗争。依靠南斯拉夫共产党的支持,从意大利投降的1943年9月到德国撤退的1944年末,装备有英美武器的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游击队在内战中战胜了民族主义者。军事上的胜利,而不是马克思主义的魅力,把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从阿尔巴尼亚政治舞台的幕后推向了前台。阿尔巴尼亚的宣传机器往往自豪地声称共产党在没有一个苏联士兵涉足阿尔巴尼亚领土的情况下解放了全国,但他们却回避了这样一个事实: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武装是由南斯拉夫人组织,并由西方盟军武装起来的,轴心国部队之所以从阿尔巴尼亚撤退也主要是因为在阿尔巴尼亚境外的军事失利。 : j}4F  
g r[M-U  
  共产主义和民族主义抵抗力量 qnCJrY6]  
NGq@x%T  
  共产主义运动的开始 "s.]amC  
  在两次世界大战的间隙,由于较高的文盲率、较大的农业比重和被索古秘密警察监控着的穆斯林社团,阿尔巴尼亚共产主义运动并没有吸引多少人参加。事实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这个国家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共产党组织。1924年凡·诺利逃亡意大利(后流亡美国)后,原先受到他保护的一些左翼人士移居莫斯科。他们在那里加入了“巴尔干共产党联邦”,并以此获得了加入“共产国际”的资格。1930年,共产国际委派阿里·科尔曼迪去阿尔巴尼亚组建共产主义小组。但阿尔巴尼亚没有传播共产主义思想的基础——这个国家几乎不存在工人阶级。马克思主义仅仅吸引了一些好争论的、受过西方教育的、以托斯克血统为主的知识分子,以及矿工、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和其他一些对阿尔巴尼亚落后的社会经济结构心存不满的人。科尔曼迪被驱逐出阿尔巴尼亚后,加入了“加里波地国际旅”,参加了西班牙内战,随后与其他一些共产主义者来到了法国,这其中就包括青年学生恩维尔·霍查。霍查在法国出版了一份报纸。在1940年法国沦陷,纳粹大批迫害共产党人之前,巴黎一直是阿尔巴尼亚共产主义者的活动基地。 6Ud6F t6  
i}E&mv'  
  恩维尔·霍查和穆罕默德·谢胡的早年经历 7x5wT ?2W  
  在战后的几十年里,恩维尔·霍查与另一位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老兵穆罕默德·谢胡是阿尔巴尼亚最有实力的政治人物。恩维尔·霍查出身并不显赫,但他却成了现代阿尔巴尼亚历史上统治时间最久的领导人。霍查1908出生在吉诺卡斯特一个托斯克地主家庭里。他的父亲是一个穆斯林,曾在美国打工,后来回到了阿尔巴尼亚。霍查早年就读于这个国家最好的大学预科学校——科尔察的国立中学。1930年,他进了法国蒙彼利埃的一所大学,但由于荒废学业而失去了获得阿尔巴尼亚国家奖学金的机会。霍查后来到过巴黎和布鲁塞尔。没有获得任何学位的霍查于1936年回到阿尔巴尼亚。他在自己曾经就读过的中学教了几年法语,并在科尔察加入了一个共产主义小组。战争爆发后,霍查参加了阿尔巴尼亚共产主义游击队。同样是穆斯林托斯克人的谢胡就读于地拉那的美国职业学校。他后来进了那不勒斯的一所军事学院,但由于从事左翼政治活动而被学校开除。西班牙内战期间,谢胡在“加里波地国际旅”里战斗。被法国当局拘留了一段时间后,他于1942年回到阿尔巴尼亚。由于在游击队里作战勇猛,他赢得了广泛的声誉。 |(77ao3  
@r=v*hu  
  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开端 <7 R+p;y  
  1939年3月15日,德国强占了捷克斯洛伐克,这大大地鼓舞了意大利法西斯头目墨索里尼。1939年3月25日,墨索里尼就向阿尔巴尼亚发布了最后通牒,限令阿尔巴尼亚索古政府在4月6日12时之前答复下列要求:允许意大利军队在阿尔巴尼亚主要港口登陆;允许这些军队控制战略要道、飞机场和边境战略据点;在阿尔巴尼亚建立意大利“移民区”,这些移民享有阿尔巴尼亚公民的权利;建立关税同盟;居住在阿尔巴尼亚的意大利公民有权担任最重要的公职;政府各部秘书长应为意大利人;驻地拉那的意大利公使和互派驻罗马的阿尔巴尼亚公使,均应为派遣国的内阁成员。尽管索古政府对墨索里尼的最后通牒严守秘密,但人民群众很快就掌握了事实真相。从1939年4月3日至6日,阿尔巴尼亚每天都在爆发大规模的群众性示威,索古弃国而逃。1939年4月7日,约四万人的意大利军队在最高司令官古楚尼将军的指挥下驶抵阿尔巴尼亚的四个主要港口——都拉斯、发罗拉、萨兰达和申津。阿尔巴尼亚的抵抗很快被击破,4月10日几乎全国都被意军占领。 Pg\!\5  
  随着阿尔巴尼亚的被占领,阿尔巴尼亚人民就开始了遭受法西斯奴役的苦难时期,也开始了阿尔巴尼亚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运动。工厂和大建筑工地成了对资本主义剥削和占领者进行斗争的中心,中学也成了轰轰烈烈的反法西斯运动的基地。但是,当时的阿尔巴尼亚反法西斯斗争并没有一个革命的政党来领导。于是,1941年10月,南斯拉夫共产党领袖约瑟夫·布鲁兹·铁托派代表前往阿尔巴尼亚,设法将这个国家许多分散的、弱小的共产主义小组合并为一个统一的党组织。一个月内,他们就建立了一个受南斯拉夫人控制的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阿共最初只有130名党员,由一个以霍查为首的11人中央委员会领导。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战略目标是:“为争取阿尔巴尼亚人民的民族独立,为在摆脱法西斯主义的阿尔巴尼亚建立人民民主政府而斗争。” A8oTcX_  
  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成立后,临时中央委员会全体委员分别到各州建立新的支部。但是,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最初没有吸引多少公众的注意力,其下属的青年团组织几乎没有招募到任何人。到了1942年中期,阿共领导人听从了铁托的建议,停止了马列主义的宣传,把重点放在呼吁民族解放的事业上,这使阿共迅速获得不少支持者。1942年9月,阿共把许多地下抵抗小组,包括一些激进的反共团体集合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广泛的统一战线组织——“民族解放运动”(NLM)。以前“在阿尔巴尼亚是不敢也不可能谈到共产党的,这时共产党的名称很快在人民中间传开了,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拥护者”。 L =#nnj-  
  1941年11月28日阿尔巴尼亚“响起了反法西斯武装斗争的第一枪”,地下军在地拉那杀死了一个专门迫害政治活动分子的阿奸警察队头目。到1942年,几乎整个阿尔巴尼亚到处都有游击队,据统计共有40多队,人数超过1万。他们袭击法西斯意大利的汽车队和部队,与此同时地下军也在城市中进行活动,消灭法西斯罪犯。阿尔巴尼亚共产党还把游击队或个人所取得的所有成就,通过秘密发行的定期公报和小册子报道给公众,特别是在1942年8月25日,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机关报《人民之声》秘密创刊,“它成为阿尔巴尼亚民族解放政治运动理论纲领和战斗实践的向导”。 &8x wR   
  1942年9月16日,为了使人民的团结在全国范围内都建立在牢固的政治基础和组织基础之上,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佩萨召开了阿尔巴尼亚民族解放代表会议,会议的决议“把两个历史过程从时间上和空间上结合成了一个统一的革命,这两个历史过程就是争取祖国独立的民族解放斗争和争取在阿尔巴尼亚建立真正民主制的人民革命”。 3[;f O_R  
  佩萨会议后,意大利占领者在阿尔巴尼亚南部、中部和北部的27个地区,用大量兵力进行扫荡,烧毁了数百幢农民房屋,杀害了许多妇女、老人、青年和儿童,但都没有扑灭游击运动。相反,游击运动在阿尔巴尼亚越烧越旺。1942年12月,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收到了共产国际执委会关于民族解放战争的指示,“阿尔巴尼亚共产党被承认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支部队”,这大大地鼓舞了阿共。1943年3月17日,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会议,号召阿尔巴尼亚人民踊跃参加游击队,加强武装斗争,以迎接总起义,会议选举恩维尔·霍查为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总书记。响应会议号召,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游击队人数增加了一倍,他们在全国四面八方给法西斯占领者以接二连三的打击,仅仅在佩尔梅特的战斗中,就有五百多敌人被击毙。1943年4月,阿尔巴尼亚最高民族解放会议召开,会上一致决定建立“民族解放军总司令部”,7月10日总司令部成立,霍查任政委。8月15日建立了由谢胡指挥的“民族解放军第一突击旅”,它和另外30个游击大队转战全国各地,直到解放各城市。 t$zeB OI)  
x*7Q   
  民族主义抵抗力量 qayM 0i>>  
  1942年10月出现了一个反抗意大利占领的民族主义抵抗力量。阿里·克里苏拉和米德哈特·弗拉什尼创建了亲西方的反共组织“国民阵线”,参加这个组织的大都是大地主、富农和中农。“国民阵线”反对国王索古复辟,谋求建立一个共和国,并对社会经济结构进行改革。然而,“国民阵线”领导人却十分保守,害怕占领者对无辜农民的报复或没收地主的财产。为了维护自己的财产和权力,盖格酋长和托斯克地主等民族主义者先后向意大利人和德国人妥协。 %Zb dWHO#  
Xdl7'~k  
  意大利人投降后,被德国人占领前 &@[pJ2  
  1943年,随着贝尼托·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权倒台和意大利军队的投降,意大利在阿尔巴尼亚建立的军队和警察机构土崩瓦解。阿尔巴尼亚游击队沉重地打击了五个意大利师,热情高涨的年轻人纷纷加入游击队。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控制了阿尔巴尼亚南部除了发罗拉以外的所有城市,发罗拉是“国民阵线”的一个要塞。“民族解放运动”中的民族主义者控制了北部大部分地区。战争期间在阿尔巴尼亚工作的英国代表向阿尔巴尼亚游击队转达了一个信息:盟军计划在巴尔干半岛发动一次大规模登陆战,这要求阿尔巴尼亚两派抵抗力量联合起来配合盟军的军事行动。1943年8月,盟军说服共产党和“国民阵线”的领导人在地拉那附近的穆凯村会晤,并建立了一个“阿尔巴尼亚救助委员会”以协调两派游击队的行动。然而,由于在战后科索沃地位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这两派最终中断了一切合作关系。受南斯拉夫人控制的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支持战后科索沃回归南斯拉夫,但民族主义的“国民阵线”坚持科索沃是阿尔巴尼亚的一个省。穆凯会议的代表同意战后在科索沃举行公民投票来决定这一地区的地位;但迫于南斯拉夫方面的压力,共产党很快就违背了诺言。一个月后,共产党游击队向“国民阵线”游击队发动了进攻,挑起内战。战斗主要在阿尔巴尼亚南部进行,一直持续到第二年。 ~`c(7  
)kk10AZV-E  
  德国人的占领 wT>~7 $=L{  
  1943年,在阿尔巴尼亚游击队企图拿下首都以前,德军出动伞兵空降地拉那,并占领阿尔巴尼亚全境,把游击队赶进南部山区。柏林随后宣布承认阿尔巴尼亚的独立和中立,并组建了阿尔巴尼亚政府、警察和军队。德国人没有对阿尔巴尼亚实行铁腕统治。他们更希望通过一系列措施,例如把科索沃并入阿尔巴尼亚,来赢得阿尔巴尼亚人的支持。一些“国民阵线”部队与德军合作打击共产党游击队,个别“国民阵线”领导人甚至在德国人建立的傀儡政府中任职。党卫军“斯坎德培”师等阿尔巴尼亚伪军也在科索沃大肆屠杀塞尔维亚人。1943年12月,第三个抵抗组织,一个反共抗德的保皇派武装“正统军”在阿尔巴尼亚北部山区成立。原来,共产党宣布阿尔巴尼亚与科索沃分离后,一些盖格游击队员便脱离了“民族解放运动”,在阿巴斯·库皮的领导下建立了“正统军”。 `W9~u: F  
wmB_)`QNP  
  共产党接管阿尔巴尼亚 dKJ-{LV  
/mG-g%gE  
  共产党临时行政当局 h-+vN hH  
  1943年和1944年之交的整个冬季,阿尔巴尼亚游击队与德军进行了激烈的交锋,双方损失都很大,几乎持续了三个月,游击队未能挡住德军的进攻。1944年4月,在英军的武器援助下,“民族解放军”转入反攻。5月,阿尔巴尼亚游击队仿照南斯拉夫的样子建立了一个“反法西斯民族解放委员会”作为临时行政和立法机构,恩维尔·霍查任执行委员会主席和“民族解放军”最高司令。1944年夏季中期,共产党游击队在阿尔巴尼亚南部击退了最后一批“国民阵线”武装力量。7月末游击队进入阿尔巴尼亚中部和北部地区时,仅仅遇到了“国民阵线”残余势力和“正统军”的零星抵抗。英国军事代表团指示民族主义者不要反抗共产党的北进,并迫使库皮流亡意大利。到8月底,游击队就解放了大部分国土,随后他们向城市展开进攻,开始了民族解放的最后阶段。10月,发罗拉解放。10月20日解放贝拉特城时,在这里举行了佩尔梅特代表大会,会议决定把“反法西斯民族解放委员会”改名为“阿尔巴尼亚民主政府”,由恩维尔·霍查任总理。会议一结束,“民族解放军”又投入战斗,开始了彻底解放地拉那的攻击战,将民族解放斗争推向高潮。在盟军空军的掩护下,经过19天的战斗,地拉那解放,并成立了“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11月29日,又解放了斯库台。这是阿尔巴尼亚解放的最后一座城市。 J?"v;.K|hU  
  随后,“民族解放军”跨出国境,在科索沃协助铁托击溃了阿尔巴尼亚民族主义者。又在波斯尼亚的维谢格拉德城歼灭了残余德军。 /CXQ&nwY9=  
7KJ%-&L^  
  战争结局 *4OB 88$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阿尔巴尼亚的地位并不显眼。希腊和南斯拉夫觊觎他们失去或他们声称的阿尔巴尼亚领土已久。既得到英国军事和外交支持,又与南斯拉夫共产党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民族解放运动”,保证贝尔格莱德将在战后阿尔巴尼亚重建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盟军从未承认过国王索古的阿尔巴尼亚流亡政府,也没有在任何一次国际会议中讨论过阿尔巴尼亚及其边界问题。没有人为阿尔巴尼亚在战争期间的损失作过可靠的统计。不过,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报告说阿尔巴尼亚在二战期间有30000人死亡,200座村庄被毁,18000幢房屋倒塌,大约100000人无家可归。阿尔巴尼亚官方的统计比这略高。 Hj97&C{Q^  
6lob&+  
Plj>+XRO  
阿尔巴尼亚人历史上形成了语言、文化有异的南北两支:南支托斯克人与北支盖格人,各有自己的方言与书面语。托斯克人是低地农民,宗教上除伊斯兰教逊尼派外,还有半数属比克特西教派;盖格人是传统山民,几乎全为逊尼派。科索沃阿族属盖格人,起源于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民民族运动,从普里兹伦同盟直到两次大战间的阿尔巴尼亚国家,也由盖格人主导,二战前阿国的官方语言文字也是以盖格方言为基础的。而二战后掌权的阿国领导层,从霍查以下几乎全是南方托斯克人,官方语文也改以托斯克方言为基础,“托斯克人歧视盖格人”曾数次成为阿国党内斗争的起因。阿党建国初期的盖格人领导,如屠克·雅科瓦、金·马库与拉马丹·齐塔库等人都无例外地很早被清洗,从科索沃回阿工作的盖格人干部更难幸免,阿党掌权不久发生的轰动国内外的米尔迪塔山民暴动,也与盖格人反抗有关。所有这一切,都使身为盖格人的科索沃阿族对二战后的阿国不像从前那样认同。南联邦当局也有意识地利用这一点,南把盖格语而不是托斯克语定为法定阿族语言,并把科索沃阿族称为siptari人,即阿尔巴尼亚人传统自称shqiperi(斯奇皮黑人,意为山鹰之子)的塞语拼法,而把阿国人称为Albanci(阿尔巴尼亚人,这是从罗马时代以来其他民族对阿人的称呼),以暗示两者并非一个民族。南的舆论还宣传在自治社会主义土壤上“斯奇皮里人”已发展出“新的民族意识”。这种说法现在已被斥为搞分化与同化,但当时,科索沃人与阿国人的确较疏远。 V>(>wSR  

6666 2008-02-06 11:10
好文章!

胡克恩 2009-01-18 00:36
不知道二战时的阿尔巴尼亚军服什么样子?楼主有图吗?不管怎样说,阿尔巴尼亚在二战中算有传奇故事的,尽管山鹰之国命运多舛。

robert_li 2009-01-21 00:21
如果后来霍查没有那样残酷地进行党内斗争,凭借阿尔巴尼亚的封闭,应该不会受到东欧剧变的太大影响

八戒 2010-09-12 22:44
这样的文章我喜欢,建议给精华

tomlion 2016-07-01 04:56
状况的确是挺复杂的。

Rerashobula 2016-07-01 12:51
阿尔巴尼亚是东欧或巴尔干半岛唯一一个没有依靠西方和苏联,完全靠着自己力量获得解放的国家?真是这样的话,难怪霍查能有翻天覆地的绝对权威

暮色琉璃 2018-02-07 08:38
[attachment=62858]
Quote:
引用第2楼胡克恩于2009-01-18 00:36发表的  : 6l4l74  
不知道二战时的阿尔巴尼亚军服什么样子?楼主有图吗?不管怎样说,阿尔巴尼亚在二战中算有传奇故事的,尽管山鹰之国命运多舛。
uJ[dO}  
差不多是这样的……


查看完整版本: [-- 二战中的阿尔巴尼亚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56543 second(s),query:4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