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斯大林逝世后的思想“解冻”与知识分子(相关文档) --]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 斯大林逝世后的思想“解冻”与知识分子(相关文档)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乌斯季诺夫 2012-08-10 09:53
前言: b[e+ (X  
]2h~Db=  
  知识分子,尤其是从事文学艺术创作的知识分子,向来是社会神经中最敏感的部分。斯大林逝世后,随着苏联新领导人响亮地提出迅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口号,以及采取诸如大赦普通罪犯、平反某些错假案件,文艺界的一些人首先感到了政治气氛的某种变化。1954年,著名作家爱伦堡写了一部题名《解冻》的中篇小说,“反对以冷酷态度对待同志的斗争”和文艺作品的“粉饰现实”与“粗制滥造”。“解冻”成为描绘斯大林死后知识分子追求思想解放的流行名词。不过,当时还只是“乍暖还寒”的早春天气,文艺界得到的自由空间仍很狭窄。不仅爱论堡的小说以及同年发表《不单是为了面包》的杜金采夫立即受到指责和批判,而且围绕如何理解“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理论、如何贯彻党的政治路线还在进行着不断的争论,经常有一些作家和艺术家受到来自政治方面的打击与压制。不少文学艺术家仍然处于苦闷之中。有关50年代以后苏联文艺界的斗争状况过去报刊上有过不少介绍,本卷也收录了有关帕斯捷尔纳克遭遇的文件,本专题从苏联解密档案中收集了部分作家和艺术家的书信和讲话,还有其他方面的知识分子各种建议和书信。这些文件出自不同类型的人,反映的也属不同的问题,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都有种种苦恼。其中法捷耶夫的遗书具有一定的典型性。 :_)Xe*O  
;,Lq*x2s  
  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法捷耶夫1901年生于特维尔省,在乌拉尔和西伯利亚东部度过少年时代,1918年加入共产党,参加了在西伯利亚对白军和日本人的作战。根据这段经历,他写下了第一部重要的长篇小说《毁灭》。法捷耶夫成为苏联著名的作家,无产阶级文学的主要倡导者和理论家,曾长期在苏联作家协会担任领导工作。1939~1956年任苏共中央委员、作家协会书记和理事会主席,积极贯彻斯大林的文艺路线,对文艺界的清洗和历次批判运动,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反法西斯战争中曾深入前线,1945年发表了长篇小说《青年近卫军》,歌颂在德国占领下的乌克兰一个地方的青年们英勇反抗法西斯的斗争。但这部受到文艺界赞扬的著作却受到政治方面的严厉指责,批评他没有体现地下党的组织和领导作用。法捷耶夫不得不根据领导的意志用了4年时间进行修改。后来我国翻译的是经过修改的本子。1956年苏共二十大谴责斯大林后,法捷耶夫降为中央候补委员,他的良心受到自责,悔恨交加,留下一份遗书而忧愤自杀。正如他自己说的,他本来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作家“却被变成拉重车的马”,他受到的种种训斥和责难难以忍受。当他发现不学无术的新领导将继续断送文学事业时,感到“生命失去任何意义”。 V9B $_j4  
J[VQ6 fD%  
  在50年代不只发生过法捷耶夫现象,还有像帕斯捷尔纳克、涅伊兹维斯内等许多作家和艺术家受压制和批判的事实存在。 gbXzD`WQ  
[attachment=48477] ~Z.lvdA_5  
A' dt WD  
还有更多苏联解密文档与同志们分享 He"> kJx  
z4UeUVfZ}  
《斯大林同丘吉尔、多列士和艾登关于欧洲战后问题的谈话》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78 )Je iTh^  
qI8{ JcFx:  
《朱可夫关于个人崇拜未发表的演说》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68 owmA]f  
@ 105 @9F  
《苏联与尼加拉瓜及其民族解放阵线的关系的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52 Ddt(*z /  
D$#=;H ,  
《苏联与法国“红色五月风暴”事件的相关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32 ;M@ /AAZ  
?%oPWmj}  
《贝利亚对内务部的改革与重大案件的重新审理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24 q SCt= eQ  
(iBBdB  
《苏联与战后阿尔巴尼亚的相关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17 b*?="%eE(  
p m3?  
《关于“索尔仁尼琴事件”的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96 h r*KDT^!  
O3Ks|%1  
《苏联与南斯拉夫的冲突及其后果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81 s- g[B(  
H'Z[3e  
《二战后的苏军军官编制及其安排》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69 o*5|W9  
0~an\4nh  
《有关苏联与安哥拉独立运动的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56 *$(9,y\  
?$=N!>P#  
《有关阿富汗战争及其后果的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53 O6k[1C  
64b9.5 Bn  
《有关苏军出兵阿富汗的部分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39 <<4G GO  
}IEYH&4!  
《苏联与80年代波兰局势相关文档(附对波贷款援助表)》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33 @36^4E>h  
 LDwu?"P!  
《斯大林逝世后的思想“解冻”与知识分子(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17 Hdj0! bUx  
Y @pkfH  
《七月全会与贝利亚倒台的文档(附《卢比扬卡元帅的一百天》)》  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91 n'%*vdHK m  
 :jB(!XH  
《有关斯涅吉廖夫放弃苏联国籍的文档(共3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84 DRf~l9f  
B^{bXhDp  
《车臣-印古什移民风波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68 kwZ C 3p\\  
}_5z(7}3  
《苏联30年代大清洗导火索(基洛夫遇刺案)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63 v 8-F;>H  
*"j _3vAx  
《有关“布拉格之春”的解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57 $0iz;!w  
&<.Z4GxS  
《关于出版古米廖夫学术著作的争论》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46 ;?h#',(p  
klJDYFX=HK  
《苏联在50年代的裁军方案和行动(附苏联裁军纪念邮票)》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33 *~2jP;$  
~iF*+\  
《苏共中央对纳—卡事件和局势的讨论》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21 k= nfo-h  
@YWfq$23  
《关于戈尔巴乔夫时代的社会矛盾与冲突》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07 O&d(FJZ  
((;9%F:/$  
《有关60—70年代泛俄罗斯主义思潮问题的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99 Mk,8v],-Tj  
~]c^v'k  
《60年代初克格勃针对中央情报局的秘密计划》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90 6TPcG dZ  
;$[o7Qm5r  
《关于剥夺罗斯特洛波维奇国籍的问题的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82 69yTGUG3  
|W*f 6F3  
《苏联对外军事援助和情报工作的相关文件(共10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73 alHwN^GhP  
Zb );08X  
《有关对索尔仁尼琴严密监视的机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8 A[+op'>k  
iVXR=A\er  
《赫鲁晓夫关于柏林危机的讲话摘录》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1 Y5ebpw+B-  
a7#Eyw^H{  
《关于1953年东德(东柏林)暴动的机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0 r hNdXYY>  
3%|<U51  
《关于50年代波罗的海沿岸的政治动荡的苏联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46 '*-X 3p  
K7e<hdP_#  
《关于苏联“护卫”号反潜舰兵变事件的相关(绝密)报告》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39
     u$<FKp;I  
Av+ w>~/3  

乌斯季诺夫 2012-08-10 09:58
№03680 qa Q  
作家谢尔文斯基致马林科夫的信 !cq4+0{O;&  
(1953年7月25日)
s}A]lY  
Wqqo8Y~fq  
尊敬的格奥尔吉·马克西米利安诺维奇! !]`]67lC  
NN$`n*;l  
  一位非党诗人谢赫捷尔给我这位党员作家写了一封信。他打算在“苏联作家”出版社出一本薄薄的诗集。作为此事已苦苦奔波两年了,但仍被出版社拒之门外。我阅读了他这本诗集。除三四篇作品外,该诗集总体上是好的。就其思想性、艺术性来看已达到了出版水平。如果“苏联作家”出版社觉得有必要,我完全可以用详尽的分析来证实我上述看法。鉴于我不是任何编委会或书记处的成员,我给谢赫捷尔帮不上任何忙。 H1@"Yg8  
71 2i |  
  我给您写信倒不完全是由于谢赫捷尔的诗集,而多半是由于他的信引发的一些思考。作为一位全俄无产阶级作家协会会员的专业作家不去找作家协会帮忙,而来找自己的文友,抱希望于文友纯洁的党性,看来他对作协已不寄希望。这件事情(顺便说一句,这不是惟一的)本身说明,现在该谈论的不是该作家协会的“缺点”,而是笼罩在该协会内部的恶劣气氛。这种气氛距社会主义艺术家自由创作、自由争鸣的纯洁的气氛太远了:那里明显表现的是资产阶级式的竞争。全俄无产阶级作家协会书记处的核心在多数情况下是扼杀未加入该核心的文学竞争者的文学康采恩式的东西。在诗歌领域中,这一点表现特别明显。特别是农民流派诗人,由于他们参加了康采恩,便扼杀现代苏联诗歌创作的其他诸多流派。然而,这一流派是无法独自完成党为文学界提出的严肃任务的,因为读者阅读这一流派的作品,容易产生一种印象,似乎世界上只有俄罗斯存在,在俄罗斯也只有农民,农民中又只有个体户农民。其实,问题并不在于这个流派。我党政治上所反对的个人迷信同样也存在于文学领域。诗歌创作领域中对特瓦尔多夫斯基个人的过分吹捧便是例子——他被置于文艺批评之外,他的每一首小小诗作,都要被我们的报刊和广播大吹特吹。虽然诗人的创作从总体来说很富天赋,但从艺术方面看是保守的,从思想方面看是反动的。如果允许对他的创作自由评论的话,这一点是不难得到证实的。只要一个例子就足以证明上述结论。瓦西里·焦尔金简直被我们的报刊吹捧成了一位当代英雄,在这篇长达五千行的诗作中全然没有提到革命、党、集体农庄制度的内容,他甚至把同德国法西斯的这场大决战说成是同德国人的战争。 ZzE&?  
|[V(u  
  在整个文化事业飞速向共产主义的顶峰前进的国度里,怎么能够在文学领域产生一种羞于在公开讲台上启齿的气氛呢?这种情况的产生是我们党中央群众宣传鼓动和党的教育部对作家协会领导不力而造成的后果。早在战争时期,它为了将整个作家协会控制在自己的视野中,曾在作家中选拔了几十名“有关系”的文学工作者,把他们安插到文学界各个部门,正是这些人占据了领导岗位,进而成为全俄无产阶级作家协会和各杂志、丛刊、出版社编委会、甚至斯大林文学奖金评选委员会的头目。很自然地,这些拥有无限权力的人官官相护,相互纵容,充分肯定自己,只肯定自己,同时又用最坚决的手段清除竞争对手。群众宣传鼓动和党的教育部使之凌驾于作家们之上的那班人,最终脱离了广大作家,成了广大作家所深恶痛绝的帮派。 n[clYi@e  
]F_ u  
  基于这种原因,文艺界这些领导人纵然想去贯彻执行党的路线,也再没有可能的,因为正如斯大林同志所说的:“客观规律胜于主观意识”。 HsXFglQ  
?@XO*|xkSk  
  于是,今天作家协会的状况如同当年俄罗斯无产阶级作家协会所面临的状况:全俄无产阶级作家协会已从一个能够推动苏维埃文学事业向前发展的动力变成妨碍其发展的阻力。而且,近年来作家们创作的一切优秀作品,都并非是受益于全俄无产阶级作家协会的结果,而是得益于不顾它的阻碍,甚至是根本不按其意志行事的结果。 Oll\T GXP!  
>,y QG+  
  致以同志般的问候! d EXw=u  
< /}[x2w?]  
                                                                                                                                             伊利亚·谢尔文斯基 ,5/g Ng  
                                                                                                                                                1953年7月25日

乌斯季诺夫 2012-08-10 10:00
№03699 N_T;&wibO  
穆欣娜给莫洛托夫信的草稿(摘录) a]Lr<i8#%  
(不早于1953年7月)
[k.<x'#  
                                                                                                                      巴尔维哈     p3-sEIw}Ru  
\:Nbl<9(9  
尊敬的维·米·: NTn-4iJy  
]v+\v re  
  我快要死了,所以我要给您写这最后一封信。这封信几乎全部都是关于我们的艺术问题,它落后的根源及艺术家生活的某些问题。我收集资料已久,但仍很零散。由于病我自己不能整理这些材料。我让自己的儿子把材料作系统整理,编成一部类似《艺术的遗嘱》的东西,这些他已经完成。我请求您读完后告知我,您认为哪些内容对中央委员会和部长会议有用。也许,这一点很有必要,因为所有问题都具有普遍性。我也只能求您,因为您多次以您对我和我的创作关心的态度帮助了我,因此我希望您不会拒绝读这最后的虽然是很长的一封信。…… }6o` in>M  
sqkPC_;A  
  阻碍我们艺术发展的基本原因之一,就是经常遇见的对其特殊性的不理解。我认为,艺术就是作者对主题情感的表现。它的巨大的动力就在于作品能够赢得观众,激发他们的情感,使他们不由自主的流泪或者对作品付之一笑,使他们充满柔情或者愤慨…… z7GLpTa  
X09& S4  
  然而对艺术作品我们经常提出仅适合于科学研究的那种有凭有据的要求。艺术家在创造心理冲突时的各种自由可能性较小,但情感上是有积极作用的,而这种自由被指责,作品被删节,并在保护现实主义的借口下产生了无冲突论及其所有后果。最近一年所发现的在创作“冲突性”艺术作品中失败的原因是冲突在作品中具有外部的、逻辑的、而不是情感的特征。指出这一点很重要。像生活中的任何冲突一样,利益上的矛盾所引起的冲突也没有通过心理和情感的冲突在艺术作品中揭示出来,不能赢得观众,使观众对所塑造形象极为冷淡。造型艺术,特别是雕塑艺术的状况尤为困难。雕塑艺术的惟一主题是人,通常是没有背景和陪衬的,通过本身“身体的动作”体现内容——通过他身体的姿势和面部表情。由于在面部表情中表现最完整的不是思想,而是情感,而我们这里裸体不受人尊敬,我们艺术家中的雕塑家处于一种最为艰难的状况。考虑到最近艺术中的“心理描写”被认为是一种罪过,而现代的服装可以完全遮盖身体和使其变形,雕塑家只好用各种陪衬来充实自己的作品,这些烘托在自己的形式方面常常是违反雕刻艺术的,却必须给观众解释作品的内容。 YUc&X^O  
}3QEclZr  
  因此,我们在展览中看到的是许多平淡的、无聊的、反艺术的作品,虽然它们在技术上是很内行的,但由于数量过多观众很快就会厌倦,并带着合理的“厌恶”情绪而去。我们忘记了艺术家的权利是创造现实,忘记了艺术作品的主要内容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他的情感表现,也可以说是艺术家的好恶。…… tW 9vo-{+  
|{Oe&j3|  
  艺术作品的内容决定形式已经成为我们艺术学中的老生常谈,甚至重复它会感到难为情。同时由此经常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作品的主题选择正确,艺术家具有基本修养,那么艺术作品的表现形式就会随着响应党的号召,正确的主题及善良的愿望自然而然地诞生。然而如果创作任何伟大艺术品的作者没有掌握完好的形式,不会运用自己的技术和素养,去创造不仅主题正确,而且和谐、美好的作品,那么都是不能成功的。然而我们的画家、艺术理论家对形式的问题学习研究很不够。除此之外对它们的学习研究简直是不无危险。某个不共戴天的朋友会给您贴上“形式主义者”的标签,经常您自己还不知道就上了艺术委员会和艺术研究院的黑名单。这种荒唐而有损我们形象的状况导致了,甚至在最严肃的评论文章中除了对绘画或雕塑作品的内容进行或多或少的完全转述外,什么也找不到。 AJj6@hi2P  
aiz_6@Qfz*  
  不仅如此,我们的评论书刊中根深蒂固的“传统”是对作者做什么、怎么做不作详细分析,而责备他在自己的作品中“没有反映什么”。这样进行评论甚至对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作品也会全盘否定。为了使艺术批评占据一个作者的恰如其分的助手和领导者的地位,占据俄罗斯别林斯基和斯塔索夫赋于评论文学的地位,就必须围绕艺术批评提出并解决一系列问题:作者想在自己的作品中说什么?他能做到这一点吗?最后,为什么他在这一点上取得了成功或遭到了失败?后一个问题对观众来说意思不大,但对艺术家来说却是首要的。它揭示了作者创作的秘密,并成为其他所有人的榜样。……

乌斯季诺夫 2012-08-10 10:03
№03917 V+(1U|@~  
利布松等建筑学家致赫鲁晓夫的信 7'LKyy !"3  
(不晚于1954年12月14日)
i^f*Em1  
Uf4A9$R.G  
致苏共中央书记 (_ HwU/  
g Y|f[M|  
  给您写信,是因为我们在下面所叙述的事情中力求整顿秩序的一切尝试都未能取得积极的结果。 b bCH(fYbu  
clV3x` z  
  自16世纪起,就在我们首都保存下来的极其丰富的建筑遗产是社会主义莫斯科的骄傲。在建筑文物国家保护处登记的就有约1000座由俄国建筑师几百年来创作的建筑群和建筑文物,但是这些建筑物的保护和修复事务却处于十分艰难的境况之中。 m:SG1m_6  
G)t_;iNL|  
  仅仅在克里姆林宫内和对某些个别建筑物进行过认真的修复工作,而构成16~19世纪莫斯科建筑风貌的大多数建筑物,由于使用这些建筑物的承担人姿意妄为地改建和维修不当,已经被丑化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 <Nw qt[.  
mE\sD<b  
  其中有许多已经破败不堪,使人们看到这些原先真正的艺术作品时,会以为所有这些建筑物是一些即将清除的垃圾。看来,莫斯科市执委会的许多领导工作人员所具有的就是这样一种平庸之极的眼光,不然很难解释:他们不但对于首都的文化遗产如此漠不关心,而且还容许莫斯科市执委会机关长期地粗暴违反苏联部长会议1948年10月14日“关于保护文物”的3898号决议。 Ve)P /Zz}^  
jlXzfD T  
  不用说数以百计的单个建筑物了,甚至连占据城市整片街区的庞大建筑群,也不仅没有丧失[原文如此,显系“丧失了”之误。]自己最初的建筑风貌,而且它们的个别部分就在我们眼前被人肆意毁坏。作为例证,我们可以指出巴夫洛夫医院(市立第四医院)[巴夫洛夫医院,19世纪初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遗迹。1802~1807年按照М·Ф·卡扎科夫建筑师的设计建成。当时是市立第四医院。]、陀思妥耶夫斯基医院[陀思妥耶夫斯基医院是1803~1805年根据А·米哈依洛夫(大剧院建筑的作者之一)的设计建筑的,建筑上配合相称的古典主义风格。1821年Ф·М·陀思妥耶夫斯基诞生在西侧的厢房中。]、亚乌扎“医疗卫生工会”医院[亚乌扎医院,医疗卫生工会市第23门诊医院,是建筑上配合相称的古典主义风格。19世纪的交接期由要塞建筑师М·基谢里尼科夫按照Р·Р·卡扎科夫建筑师的设计为钢铁工厂主维克斯·巴塔绍夫所建。在1812年的大火中,由于法军统帅谬拉特的司令部设在其中,它的建筑上的配合相称风格完整无损。],以及原“高山”医院(契卡洛夫街)[契卡洛夫街的原“高山”医院的综合建筑是位于亚乌兹河岸上乌萨切夫-奈焦诺夫庄园的建筑,1829~1831年建成,是Д·И·瑞梁尔基建筑师优秀创作之一。]的园林设施。 RUco3fZ   
5 nF46c  
  极其稀有的“莫斯科巴洛克式”文物之一的“费里村的圣母节”教堂[费里村的圣母节教堂,1690~1693年为Л·К·那雷什金建成。“莫斯科的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物已经到倒塌过半,而这是17世纪末俄罗斯建筑艺术的不可逾越的典范。 amv D5  
_@2}zT  
  瓦·伊·巴热诺夫[巴热诺夫,建筑师,俄国古典主义的奠基人之一。]在宫苑建筑群[ 1776~1785年巴热诺夫在此建筑了古典式的贵族公园。1786年,卡察科夫拆除主宫重建。现在是历史建筑博物馆所在。]中建造的精美建筑物已经陷于不堪入目的境况,以致在其附近竖立起一个个警告牌,写着“正在倒塌,有生命危险!”而与此同时苏联科学院和莫斯科市执委会花费了整整10年时间竟未能解决这样一个争论:究竟应该责成哪一个部门来负责保护和修复这一座美妙无比的建筑群。 \no6 ]xN;  
E mG':K(  
  莫斯科郊外几十处建筑文物或者处于半倒塌状态,或者完全损毁殆尽,其中包括马·费·卡扎科夫的一系列建筑物(如彼得罗夫斯科耶-阿拉比诺)。 n#$sLXVy  
K-,4eq!  
  可以绝不夸张地说,如果不立即采取措施整顿莫斯科市保护和修复建筑文物的事务,那么我们不久就要失去许多在数百年中经受过时间考验的杰出建筑作品。 /|s~X@%K  
G`D rY;  
  必须着重指出,研究俄罗斯建筑文物是对当代的实习建筑师进行经典教育的课堂,因为前世的大师们善于运用普通的材料、严格选定细节,并采用有限的装饰成分,创造出精美绝伦的建筑作品。 nwS @r  
|#(KP  
  应当承认,现行的建筑文物维护体制也是不能令人满意的。 ;*u"hIl1/  
_ ck)yY?7  
  许多建筑物被承租人使用得极不恰当。住宅往往用隔墙分成很小的居室,把内部装饰弄得不堪入目,而且挤进了过多的住户。带有用雕塑和绘画装饰的巨大厅室的纪念馆,被用作为初级医务人员的集体宿舍(“沙霍夫斯科耶之家”[沙霍夫斯科耶夫之家——古典主义风格的宫廷式古建筑。1798~1802年由建筑师И·叶戈托夫所建。]——医院广场2号),或者干脆改成住宅(“斯特罗加诺夫别墅”[斯特罗加诺夫别墅,斯特罗加诺夫的住所。19世纪初由建筑师Р·Р·卡扎科夫建筑,古典主义风格。]——沃洛恰耶夫街38号),而上述建筑物所在的五一区的少先队之家则挤在不适用的房屋内。 epN!+(v  
[g<Y,0,J  
  苏联部长会议在1948年10月14日发布的第3898号决议中规定,必须在苏联的一系列城市建立专门的修复建筑文物的科研生产工场。在列宁格勒、基辅、塔什干、普斯科夫、诺夫哥罗德、弗拉基米尔以及其他一系列城市,这种工场都已建立起来。而在莫斯科,只是在莫斯科市建筑设计局的研究所之下成立了一个不大的设计工场,而且没有生产基地。这使工场的活动受到很大限制,实质上也就取消了在莫斯科恢复建筑文物的条件。 lQl!TW"aO  
z( \4{Y  
  只须举出两个数据,便可以说明我们这个工场开展活动的成绩:工场成立4年来,完成了修复50多个建筑文物的设计资料,总施工费用约合200万卢布,但只对其中5个建筑文物真正进行了修复工作,总计修复工作施工费为130万卢布。 |E?PQ?P  
Iip%er%b  
  工场的所有其他成果动也不动地一直躺在莫斯科市建筑设计局的档案库中,没有在近期内加以落实的任何可能。 6b2Z}B  
DHq#beN  
  莫斯科大部分建筑文物的修复工作是由顺便碰上的一般建筑队进行的,它们没有必要的材料(白石、异型砖等),也缺乏熟练的工匠,而更主要的是不理解科学地修复建筑文物的目的和任务,因此往往只是使文物遭受损伤。 `.z"Q%uz  
lfw|Q@  
  兹举出“国家财政部建筑公司”为例。这家公司对待托付给它的修复卡扎科夫[М·Ф·卡扎科夫(1738~1812),建筑师,俄国古典主义奠基人之一。他的代表作是菲力浦总主教教堂。]的优秀建筑物之一(市民二街51号)的任务极不认真,历经3年时间也没有完成修复工作。 ,B~5;/ |  
/S{U|GBB%r  
  在所有其他场合,每当真正要实现工场的设计时,修复工作总是不能令人满意。 /8#e < p  
^GpLl   
  由宗教团体经管的建筑文物,无论在保护还是在修复方面,都比由国家机关负责维修的建筑物要好。这一事实岂不令人感到羞愧。 bey:Qj??  
2$OV`qy@?  
  由于完全缺乏对于修复事务的组织,莫斯科的建筑文物正在遭到破坏。我们这个集体本有责任保证为修复工作提供有价值的技术资料,但我们的工作却徒劳无益地空转着。在修复工作的拨款方面也是一片混乱。根据现行法令,租用建筑文物的收入应列入专项基金,并返还用于修复工作。这笔收入的使用在全国各地都用于规定的专项使用目的,只有莫斯科除外。 ^sKdN-{  
o:'@|(&<  
  首都的建筑业人士在苏联建筑师协会召开的众多会议上,不止一次地指出莫斯科建筑文物修复事务中极端不良状况。但是,要求从根本上改组建筑文物保护和修复事务的内容广泛的决议仍然一直是纸上谈兵。 N~uc%wO A  
})+iAxR  
  我们认为,这种状况无法再容忍下去了,因此请求您采取坚决措施对整个建筑文物的保护和修复工作进行整顿。为此,必须首先采取以下具体措施: ;`O9YbP#  
SBy{sbx4&F  
  1.责成相应的机关,而首先是大多数建筑文物均在其经管之下的莫斯科市执行委员会,有计划地对建筑文物进行修复工作。 KE.O>M ,I.  
7Ll? #eun  
  2.为保证高度熟练地进行修复工作,组建莫斯科市专门从事建筑文物修复的科研生产工场。 KPVu-{_Fi  
u6 QW*8b4  
  3.提出将若干建筑文物用于公共社会机构的问题,规定占用的机关和住户有计划地迁出使用不当的建筑文物。 /mA\)TL|]  
w&@zJ[  
                                            “莫斯科市建筑设计局”研究所建筑文物修复建筑工场领导人建筑学副博士  В·Я·利布松 3@nIoN'z  
                                                       总建筑设计师  А·А·阿法纳西耶夫、А·В·奥赫、Р·П·波多利斯科耶 4{Q$^wD+.  
                                                                     副总建筑师  С·Н·泽菲罗夫 b<!' WpY-  
                                       主任建筑师  Д·Н·库利钦斯基、Л·Б·齐利、Н·М·博加乔娃、Е·А·杰伊斯特、菲尔特、Г·К·伊格纳季耶夫 Wks zN h  
                    建筑师  Б·А·日林娜、Н·华西列夫斯卡娅、А·В·伊利英科娃、Е·扎沃龙科娃、Л·涅纳格列亚德金、И·И·卡扎克维奇、И·П·鲁宾、Г·И·索洛德卡娅 9M^5<8:  
                                                               技术员  О·Д·库兹涅佐娃、И·Ф·扎伊科夫 L8q#_k  
                                                  [文件上有批注:“已向尼·谢·赫鲁晓夫同志报告。С·加夫里洛夫”。]

乌斯季诺夫 2012-08-10 10:06
№03700 =f H5 r_n  
普拉斯托夫在苏联艺术家协会列宁格勒分会讨论会上的发言速记记录(摘录) R!%HQA1U  
(1956年4月19日)
F Z RnIg  
%I9f_5BlT8  
  由于经常要坐在各种各样的委员会、展览会里,思想和心灵的状况、美术家奔向最主要目标的高度热情以及摆在我们面前是什么,这一切在某种程度上对我来说是很清楚的。你们想,在苏联美术家协会代表大会之前我要说什么吗?不,最主要的是首先我们要解决在1957年庆祝展览会之前能够做什么?现在我们事业处于何种状况? mR|5$1[b  
#_x5-?3  
  根据自己的经验,一般我多少知道一些,事情很困难、很艰难。怎么给你们说呢?有些心理上的慌乱,有点麻木的情绪,有点原地踏步…… FfxD=\  
{chZ&8)f  
  有些人讲:“需要设法搞好物质方面”。现在在进行关于工作室、住房等方面的大辩论,怎样调整画家的工资,使他们在自己的观点、事业方面能成为独立自主的人。 tl{{Vc[  
94et ]u%7  
  遗憾的是,实践和事实不利于这一理论。我们当中的多数人,非常多的人拥有工作室、一定的生活保障——进行独立自主和新颖思维的必要前提条件。 h)fsLzn]Tf  
wdf;LM  
  但是看不到这一点,他们坐着两手一摊——怎么想得出来?这听起来不很好——怎么“想得出来”?谁也不会想出吃饭、睡觉、呼吸空气,这一切都是自然进行的。也不能想出图画,这应该是不由自主地出现、不由自主地产生的。 oK-d58 sM  
%'i_iF8.  
  在大多数情况下,无论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都处于某种惊慌失措的状况下。…… CshME\ /  
+c!HXX  
  这里主要是什么影响的呢? iPV-w_HQ  
T n/Zs|  
  我们美术生活发展道路上的一切琐事很难数得清,它们太多。这里有“等级”,在很大程度上是无原则的,“隔靴搔痒的”、轻率的批评、“毛毛糙糙”。这也很不好,无冲突论和虚荣起了极为有害的作用。我们放弃研究生活,停止因生活而“发疯”,我们只出产“畅销商品”,“商品”一付款就万事大吉。而且如果有人感到问心有愧(他们说——须知我们这些画家是诚实的人),如果有时我们良心发现——画家想:“今天我要做了这件不好的事,可是我能保证明天画家具有最真实、最美好的事业!……”。而明天来临——仍然是那些需要,意志动摇了。我们就这样落到了今天的地步…… ]Jm\k'u[  
*k;bkd4x  
  还有一个无情的原因,许多创作力量、许多不稳定的思想家和许多尚未定型的心灵离开了我们的队伍——这就是倒霉的个人崇拜!这一切都过去了,这倒霉的个人崇拜残余,这个虚假的神的残余——它们还会长时间起不利于我们的作用。有人会谈论它们,就像我们说“资本主义万恶的污点”一样,也会长时期说“个人崇拜万恶的污点”。 M ;b3- i  
j0X^,ot@m  
  这一切创造了一种气氛,我们仿佛突然脱离了人民。我们在人民面前的职责一天天增大,人民不再理解我们。我们这样安排自己的“研究”工作,自己的批评,使得人民很难明白:什么好、什么不好,对什么应感到高兴,应为什么流泪。于是人民更多的为现在回想起来都感到惭愧的胡说八道而高兴。而且人民高兴并不是因为他们变得愚笨,而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们糊里糊涂地、昏头昏脑地接受我们设法使他们高兴,使其生活变得更轻松、温和,帮助他们理清日常生活中忙乱的一切努力。 C>x)jDb?  
5@r6'Z  
  于是一切积重难返。我们现在带着巨大的负荷完成着巨大的任务,这些任务我们很久以前就应该承担,而不是在我们开展系列辩论后,讲够应该承担什么、做什么、怎么去做等等之后。 %*!6R:gAp  
xM!9$v  
  于是,1957年这将是一次考试,将是对人民的态度和人民对我们、党及政府在全新的态度的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要非常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或许要请这些工作人员日夜谈论这件事。 mD.6cV  
0SWqC@AR%  
  类似1957年展览会这样的事我们该怎么办?需要签订协议吗?这不是简单的、普通的展览会,而是庆典性的。它应当不仅面向我们苏联人民、也要面向全世界那些不能来我们这里的人民。要知道,亿万人在看着我们,在看着1957年俄罗斯人怎样摆脱困境。一些人满怀信心和希望看到,我们有人类期待了几个世纪的无穷尽的力量和希望。而另一部分人在看,共产党人会不会失败,会不会断送自己的事业。你们知道,我们面临的什么样的考试。一方面,关注我们的是希望的目光,向我们伸出的是世界上一切真诚的人援助之手;而另一方面,是反对我们的乌合之众,他们一点也不会同情我们,哪怕我们只犯半点错误。 P*?|E@;s`  
Li|~%E1  
  因此,应当提高我们做什么,感觉什么的责任。我们应当这样对待自己的工作,不仅因为在这一关键时刻,乃至我们经常都应该发狂地、满腔热情地对待艺术问题,而且还因为伟大的事业才能产生伟大的力量,难道我们的事业不伟大吗?要知道我们的语言全人类都能理解。因为用这种语言可以对所有的人讲述我们生活中美好的东西,讲述席卷全世界的运动。 QICxSk  
Rc{R^5B  
  以为这种责任感是大家固有的,但遗憾的是:并不是一切都是每个人应当理解的按应该做的那样去做的。 Q:Pp'[ RK  
?B;7J7T  
  这样,我们得到的最初是草稿,然后是原稿。画家想取得预订工作,预订画,他提供草稿。那么是什么样图画的草图?他很喜欢风景,或者说“我想画肖像”。谁的?譬如,挤奶员的。而另一些人描绘的是站着一群姑娘,走着一个带手风琴的剽悍小伙子;第三部分人画的是《玩雪球》的图画(笑声)。于是大家都这样仿佛是某种业余爱好的、善意的、略识门径的,好像这不是苏联画家的声音,而是决定开心逗乐和顺便获取暴利的市侩的声音(掌声)。结果会怎样呢?我们经常被指责的并不是残酷性,而是我们不提供可能性去展现画家对生活的个人观点。但是思想的独立性和画家的个性,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譬如画家不想描绘这个东西,试问为什么呢?回答说:“这是我个人的事”。但是,要知道这一展览是庆典性的!应该展现政权及人民在我们土地上经营的光荣的第四十年。要展示,这是什么样的人民;展示,他们是怎样向前迈进的,为什么,向什么目标前进。某些人被这些豪言壮语所吓倒,甚至双手在颤抖,怎样用简朴的方法去解决这一点。但是也有我们人民对这一美好将来的许多反应,而且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我们这些真正的画家仔细地环顾四周,深入生活的话。但这一点还看不出。这样你看到画家提供的草稿上面会有点东西,会有什么呢?我们要问,接下去会怎样?他讲:“我想,将会是这样”。我们说:“谁会给你们钱去支持你们的想法,你们提供的一切本来就很明显。可以理解,因为卢布——这是一定量的数值。这些钱有人赚到,说实话,我们无权付给。”有人说: o+x! (  
m F~]P8  
  ——你们不相信我们,请相信画家们吧! <z2.A/L  
[t3 Kgjt  
  ——我们相信,但这需要国家大量的资金。 'R'hRMD9o  
T]z(>{  
  有才智的人的状况是这样的,它可以和春天来临相比较,它是晚春,我们的艺术也是晚春,但是它一定会到来的。我们是否为迎接它作好了准备?结果是这样的,我们当年要人家个人崇拜,我们现在就应该屏除自己身上所有这些奴颜婢膝(掌声)。 pO7OP"q1  
e21J9e6z   
  接近人民,走向他们的劳动,与他们同甘共苦,急他们之所需——这要比接近一个个人困难得多。个人无论是什么样的,他身上应积累了荣誉和一切东西、金钱、殷勤批评家体面的文章。他们之所以这样写,原因是他们需要“给孩子吃奶的钱。” LI3L~6A>  
hZ>m:es  
  我们的任务不同——是进行忘我的劳动。我们经常读到“集体农庄庄员的忘我劳动”,“炼钢工人的忘我劳动”以及“艺术家的忘我劳动”。我们真是这样忘我的工作吗?如果我们经过2~3天仍没有增加一点创作才能,心里真的痛苦吗? $ -<(geI  
b(R.&X  
  我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在我的眼前走过了许多人。我发现,对待职业的、思想的及其他的积累漠不关心的态度导致一个人年老双手颤抖,而他再也不能等待生活给予什么恩赐。而年轻人却还会有许多精力,他们能酷爱一些东西,说“我还来得及,岁月还在前面!”而把时间花在那些粉饰太平的东西或个人崇拜上的中年人应该快马加鞭。…… ?)(/SZC0  
[attachment=48478]

乌斯季诺夫 2012-08-10 10:10
№03701 .s4v*bng  
法捷耶夫临终前给苏共中央的一封信 v,QvCozOz  
(1956年5月13日)
>2),HZp^I  
Z]DZ:dF  
  我看不出继续活下去的可能性,因为我为之献身的艺术已被党的自负而无知的领导所断送,现在已无法挽救。优秀的文学干部在当权者罪恶的纵容下,或从肉体上消灭,或被折磨致死,其人数之多,甚至历代沙皇暴君做梦也难想到。优秀文学人才英年早逝,余下的多少能创作具有真正价值作品的人,活不到四五十岁。 |1A0YjOD  
0n2H7}Uq  
  文学——这最神圣的事业——遭到官僚主义分子和人民当中最落后分子的蹂躏,并从“崇高”的讲坛上,如莫斯科党代表大会或党的二十次代表大会的讲坛上,响起了“捉住它”的新口号。那条准备“改变”文学现状的路线令人愤慨:拼凑一帮不学无术的人,除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因遭受迫害而无法讲真话的人外,做出完全违背列宁主义的结论,因为这些结论来自伴随同样“棍子”威胁下的官僚主义积习。 JtMl/h  
DOFW"SpE  
  我们这一代人在列宁在世时是怀着怎样自由和开拓世界的感情步入文学的,心里充满多少用之不竭的力量,我们创作出并仍能创作出多少美好的作品啊! Ev3'EA~`  
z<fd!g+^  
  列宁死后我们被贬低到了小孩子的地位,被消灭,被意识形态恫吓,这一切还被称之为“党性”。而现在,当一切本可改正时,肩负改正的人所表现出来的却是粗浅、无知和无以复加的自负。文学落入平庸、卑劣和爱记仇的人手中。那些精神上仍有激情的人,却处于无权的地位,况且年事已高,不久于人世,心中已无任何创作欲望…… kjsj~jwvv  
n=~!x  
  我为共产主义的伟大创作而生,16岁便同党、工人和农民结合在一起,上帝赋于我以非凡的才华,并充满了只有人民生活才能产生的崇高情怀,人民生活又同共产主义美好理想联系在一起。 V?.=_T<  
I Ij:3HP  
  但我却被变成一匹拉重车的马,一生都吃力地拉着不计其数的平庸的、不合理的、任何人都能胜任的官僚主义的事务。甚至现在当我总结自己一生的时候,回忆落到我头上的多少吆喝、训斥、教训,还加上众多的纯粹思想意识罪过,简直难以忍受。而我本应是我国优秀人民引以为荣的人,因为我具有真正的、渗透共产主义的天才。文学——这一新制度最大的成果——已被贬低、被戕害、被断送。那些伟大的列宁主义的爆发户的洋洋得意,甚至在他们对伟大的学说发誓的时候,他们的自负就已背离了伟大的列宁学说。这导致了我对他们的不信任,因为他们将比暴君斯大林更恶劣。斯大林还算有知识,而这些人则不学无术。 _s0)Dl6K  
?,v& o>*  
  作为作家,我的生命失去任何意义。于是我很愉快地摆脱这个丑恶的社会,有如离开向我泼卑鄙、谎言和诽谤脏水的世间。我就要离开这一世界了。 ) ] Ro  
qj:[NPwaM  
  最后希望告诉那些管理国家权力的人,已经等了3年,无论我怎样请求,他们甚至不接见我。 %rrD+  
rB]2qk`/'  
  请将我安葬于母亲墓旁。 8 ;<aco/62  
                                                                                            亚·法捷耶夫 WEG!;XZ  
                                                                                           1956年5月13日 V,c^Vq y  
[attachment=48479] t(PA+~sIp  
Z<AZO ^  
!@ P{s'<:  
' i 5}`\  
№03702 Syl9j]  
雷特海乌在第一次北方作家代表会议上的讲话(摘录) Z vC?F=tH  
(1961年3月21日)
3rN}iSF^  
v;?W|kJ.u  
  ……同大多数同志一样,我也是通过在国家教育出版社发表的一些译作步入文学领域的;在翻译俄罗斯和苏维埃诗歌的同时,我也试着写了几首小诗。我自己无法评价这些诗的优劣,但实际情况是,它们都被发表了,其中一些甚至还被收入楚科奇语的中小学阅读文选。 ]Y-> EME:W  
v5?)J91  
  就这样,我的创作道路一下子就从文选开始了。一般讲,其他许多民族的文选中收录的都是全民族公认的功勋作家的作品,而北方各民族在这一方面却有一个特点:我们中间大多数人都是在不同语言的文选上开始发表作品的。 !J{[XT  
In:V.'D/>t  
  发表了几首诗以后,我写了两三篇短篇小说。但很长一段时间不敢投向任何一家出版社。我自己明白,这些小说还不完善,还不是我所希望的样子。我很想找位俄罗斯作家请教,并给他一份自己逐字逐行加了译注的文稿请他译成俄语。 4T$jY}U  
wpQp1){%Q  
  我至今一直怀着真挚的感谢与尊敬回忆那些与А·С·斯莫良合作的岁月。我是偶然在《接班人》杂志编辑部遇到他的。他接过小说并说,他试着翻译。过了几天他就把小说寄给我,上面满是涂改之处,还附上了一份让人不怎么愉快的评论和小说尚需要加工的结论。 h?4EVOx+  
1_9Ka V  
  我埋头苦干了相当长的时间,满心希望这下会得到他的夸奖。谁知道,他又把稿子退了回来,而且这一次的批评比第一次还多。这样反复了五六次。在我进行了多次改动之后,他着手将小说译成俄语。 <pG 4 g  
I`g&>  
  应该说,与翻译编辑之间的这种工作方式就是我希望我们许多北方作家应经受的锻炼。但遗憾的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斯莫良这样的人。这次合作与学习使我在几年后就能够独立把自己的作品翻成俄语了。 Abmi=]\bx  
D]' 8BS3  
  的确,当我的头几篇小说发表在《新世界》杂志上时,一些搞文学的同志怀疑是我的作品。当时甚至很受尊重的作家机关报仿佛也进行了侦查。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不断地盘问我,有多少是我写的,又有多少是斯莫良写的。甚至一位记者到我那里,故作聪明地对我的手稿乱翻一气,当然,他是一窍不通。 4v5qK  
pxyFM@Z](  
  (主席:这真是乱弹琴!)(礼堂中笑声) \>j@! W  
?wIEXKI  
  幸运的是,当时的编辑西蒙诺夫制止了这种迫害。但是,事后我还是不能不怀着一种不愉快的心情回忆在《文学报》密切注意下度过的那些日子。…… # M3d=  
S&cN+r   
  我们楚科奇人以及其他北方各民族没有自己的经典文学,我们不得不在一片空白上创建文学。毋庸置疑,我们拥有丰富的、让人感兴趣的民间文学,许多人也建议我走这条路子,在创作中运用几百年积累起来的这一经验。而我觉得,当代不能走这条狭窄的道路,应当学习民间文学中的民间艺术创作成就。但是,由于我们的民间文学起源于原始公社制度,所以我感到,用几百年前形成的世界观来看待我们现在的社会主义生活是根本不行的。这必然会导致作品如同幼儿痴语和五岁稚童对宇宙构造的议论。 [{`&a#Q  
M#8_Qbvfk  
  这些想法促使我求助那些只要识文断字就能获取的巨大文学财富:我们的苏维埃文学和丰富多彩的俄罗斯文学以及世界文学中的精品。 PuBE=9,  
|x _jpR  
  盲目摹仿这些文学和这些作品也是不行的。 hHOx ]  
7fT_]H8  
  这里要解决语言问题、风格问题,特别是人物语言问题。 (Nf!E[ }Z  
?AI`,*^  
  谁读过描写楚科奇人的作品,谁就会发现,其中人物讲的既不是俄语,也不是楚科奇语,而是某种特别的、臆想出来的语言。 0Uk;&a0s  
=|^R<#%/  
  这个秘密我是在有一天读完一本描写石器时代人的生活的书后发现的。我一开始读这本书就发现:石器时代人物的语言和楚科奇人物语言是一样的。 (J(SwL|  
^8?px&B y:  
  (主席:正确) /kO%aN  
Ycxv=Et  
  我一开始写作就下定决心绝不臆造一种介乎楚科奇语和俄语之间的语言,如果我的译作中的人物开始说俄语,那么就要让他讲正确的俄语,不能为了迎合某些人不怎么高的口味而使语言走样。 g+4x  
1wggYX  
  《楚科奇民间史诗》一书创作了3年。它一经问世,就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被译成世界上多种语言,特别是在英国出版的行情很好。英国一家很有影响的报纸发表了长篇评论,对此书大加赞扬,但在最后作者批评说:各方面都很好,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天才作品;但不好的是,史诗作者运用了有缺陷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 9!Fg1 h=  
7 3ABop  
  (礼堂中笑声) P}!pmg6V  
(~PT(B?  
  这样我明白,自己站在了正确的立场上。 1n>AN.nI  
`@<)#9'A  
  写完《楚科奇民间史诗》之后,我就开始实现自己的夙愿:写一个描写自己同时代人的书——即生长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楚科奇人,对他而言全部生活是认识世界。这本书起名为《融雪时节》。创作进行得很艰难,以至于我经常怀疑自己的能力。当时我和斯莫良的创作合作已经结束。我们决定,此后我将单枪匹马的干。这本书我写了又写,反复修改了好几次。 )@ .0ai  
9}G<\ y  
  当时我曾答应把这本书交给《十月》杂志。他们不断摧我交稿,使我不得安宁。1958年4月的一天,当我顺路走进《十月》编辑部时,手稿简直就是被从手中夺走。它甚至没有校对,还缺最后两章。我想,稿子在他们那儿,在他们找到人来审阅以前,我还来得及再另写一遍。第二天我要飞到马加丹,编辑部里的人告诉我,稿子已交给抱病卧床的费·伊·潘菲洛夫去审阅了。我心里很不安,告诉他们说,手稿还没写完,它对费奥多尔·伊万诺维奇康复起不了任何作用。但我别无选择,只好怀着一颗不安的心去出差。 %w3tzE1Hq  
S'IQbHz*  
  一到马加丹,我就收到了潘菲洛夫的电报。他在电报中写道,怀着极大的兴致读完了全书,感谢对本民族的热爱,我们将在6月号上发表…… VY!A]S"  
Z =*h9,MY  
  写完《融雪时节》一书后,我在马加丹州的报社工作了两年。虽然没有人告诉过我,但看得出来,我在报社不是个很好的工作者。但在那儿的种种经历对我而言是一笔极大的财富。在那两年中我走遍了楚科奇,很少呆在马加丹。我到过弗兰格尔岛、杰日尼奥夫角、施密特角,去过鹿苑集体农庄,到过最近几年才发现的部落。这些部落避开苏维埃政权,悄无声息地在雅库特和马加丹之间过着游牧生活。当政府开始注意到他们时,他们就离开这个地区;而当政府在那里找他们时,他们又迁往另一个地方。 4(8BWP~.y2  
r!p:73L8  
  (礼堂里笑声) jhka;m  
_=I&zUF  
  在这两年中,我亲眼看到整个楚科奇简直是面目一新了。那里新建了一大批大的现代工业企业,在极圈以北建了一个大型的联合企业,它的车间有创作之家那么大!这是一些用现代技术装备起来的企业。 z{U^j:A  
:*tFW~<*b  
  现在,那里的农庄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农庄了。事情是这样的:当年那里只是形式主义地推行了集体化。当我还在上中学时,分配猎物仍然沿用千百年来的原则:即一切都是平均分配,不能分割的那部分则按顺序分配。在分配之前,先将15%上缴农庄财政出纳处,然后将猎物自行分配。现在农庄里已经不存在这种无人负责的现象了。各农庄在确实提高生产效率,出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新事物。其中就包括,改用从反坦克武器装备上拆卸下来的枪代替步枪射鲸。如果过去杀死一头鲸需要300发子弹,那么现在一两发就足够了…… [Lid%2O3ZR  
m{ rsj dnA  
  为了展示北方的工业化开展……我开始写一部新的长篇,并预计用一年左右的时间来完成。这部小说写得从容不迫,而它也不好写,因为在今天看来是成就的东西,明天就会过时。然而我还是不得不很费力地去创作它…… wJWofFz  
)gxZ &n6  
  今天开幕的这个代表会议对北方作家的创作将是一个很大的促进因素。根据个人经验,我想对作家们说,我号召他们在自己的作品中不要沉溺于过去,尽管它曾经很有特色。应该更多的朝前看,在今天的生活中寻找那种现在还是幼芽,但将来终会开花结果的新事物。 LH q~`  
[attachment=48480]

乌斯季诺夫 2012-08-10 10:13
№03262 8 v<*xy  
米哈尔科夫就讽刺剧《给自己树碑》致福尔采娃的信 #9]O92t2UV  
(1959年12月27日)
2;ac&j1  
BVxk}#d  
致苏共中央 |DXi~  
/k=k rAz.  
苏共中央书记叶·阿·福尔采娃同志 NV;T*I8O  
E{IY7Xz^>  
尊敬的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耶夫娜! x UTlM  
0Q:l,\lY  
  麻烦您是为一个对我极为重要的具有原则意义的问题。 7Q # A  
v=?/c-J*  
  莫斯科讽刺剧院今年上演了我的讽刺喜剧《给自己树碑》。莫斯科的戏剧界和作家们,以及《真理报》、《共青团真理报》、《文学报》、《文学和生活》、《莫斯科晚报》、《苏维埃文学》等报纸和《星火》杂志都发表文章给予我的喜剧以肯定评价。撰写此类文章的有苏联人民演员伊·伊林斯基、评论家Б·埃尔斯贝格、Ю·博列夫、Б·加拉诺夫、В·弗罗洛夫等。 ryt`yO  
(bGk=q=M  
  许多党和社会活动家,其中包括С·Д·波利扬斯基、А·И·阿朱别伊、А·Н·库兹涅佐夫(苏联文化部副部长),都亲自向我说了对我的作品的肯定的意见。这一切使我有根据认为,我从事讽刺剧工作是为社会作需要和有益的事。 ic?(`6N8  
r5PZ=+F  
  今年3月22日《真理报》评论我的喜剧时写道:“新的喜剧有力地揭示出,现代条件下小市民习气的实质是什么。它揭露了这样一个小市民,他在我们今天的共同社会生活中千方百计地苟且偷安,而这在我们这充满英雄业绩的时代比任何时候都更加不能容忍。” MZdj!(hO  
V_jGL<X|  
  在所有这一切之后,怎样让我来认识苏共新西伯利亚州委书记利加乔夫同志的公开言论呢?他在市的创作工作会议上称我的喜剧是“别有用心的,给我们的生活抹黑”的剧本,并且赞许州剧院集体似乎“自行”从保留节目中删去了这一个错误而有害的剧目! [&:dPd1_  
v=x)]<E" _  
  利加乔夫同志的观点在新西伯利亚两家报纸:《苏维埃西伯利亚》和《新西伯利亚晚报》上公诸于众。我的剧本就这样被当众毁掉了,我想,州剧院很长时间不会对讽刺剧表现兴趣了。 FdS'0#$  
'L G )78sk  
  我以为,党的领导干部的这类言论不会促进我国喜剧艺术的发展。奇怪的是,在《真理报》等苏维埃和党的报纸对我的作品作出完全另一种评价之后,苏共州委书记竟会有这样的言论。而这种做法同赫鲁晓夫同志关于讽刺剧在共产主义建设事业中的作用问题的发言又是多么不协调。 i6xzHfaYG  
M8f[ck  
  如果利加乔夫同志不是像新西伯利亚这样大城市的苏共州委书记,我肯定不会对他个人的观点如此重视。 ^AR kjYt  
FOS*X  
  致以敬意 ;rt\  
谢·米哈尔科夫[米哈尔科夫,苏联作家和社会活动家,苏联科学院院士,生于1913年。创作有许多诗歌、寓言、讽刺喜剧和儿童少年剧。从1962年起,主要编辑讽刺电影杂志《灯芯》。] gyOAvx  
OwLJS5r@<-  
  向您祝贺正在来到的新年! Dx.hM[  
                                                                                                                                         1959年12月27日  +Q+!#  
[attachment=48481] iy|xF~  
r-&* `Jh  
^[1Xl7)`  
/1?{,Das=  
№11750 JgcMk]|'  
卡兹明关于《给自己树碑》评价问题给苏共中央的报告 {1'M76T  
(1960年1月11日)
/X?%K't2r  
G:Nwi=vN  
苏共中央 j]6YLM@5$  
10m`LG  
  作家谢·米哈尔科夫抱怨说,苏共新西伯利亚州委书记利加乔夫同志在1959年11月新西伯利亚创作人员会议上讲话中,说喜剧《给自己树碑》是给我们生活抹黑的逗笑取乐的剧本。 [`bA,)y"  
z O6Sl[)  
  利加乔夫同志就这一问题的发言,由《苏维埃西伯利亚》和《新西伯利亚晚报》在报道会议的消息中加以披露。 (_eM:H=e>  
f&C]}P  
  苏共中央俄联邦科学、学校和文化部认为,讽刺喜剧《给自己树碑》存在一些个别的缺点,特别是正面人物塑造得相当薄弱,但是如果把谢·米哈尔科夫的这部戏划入给我们的现实抹黑的作品之列则是不正确的。 C40W@*6S2  
rnXoA, c/  
  戏剧界和报刊给了谢·米哈尔科夫的喜剧《给自己树碑》以肯定的评价。 M[^EHa<i  
ePTN^#|W  
  就这个问题已对利加乔夫同志进行了相应的解释。 Ol*|J  
&e5,\TQ  
  回复也告知了谢·米哈尔科夫。 .a}!!\@  
                                                          苏共中央俄联邦科学、学校和文化部部长  卡兹明 kTo{W]9]  
                                                                        1960年1月11日

乌斯季诺夫 2012-08-10 10:14
№03703 #, rP1#?  
索尔仁尼琴致全苏作家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o-J)+oa  
(1967年5月16日)
zWf(zxGAz  
"I JcKoB  
  鉴于不能在大会上发言,我请大会讨论如下问题: BHZSc(-o  
/P/::$  
  1.我国文学几十年来所遭受的令人再也无法忍受的、同时作协今后也不能容忍的来自书报检查机关方面的政治压迫。 |@*   
*jo1?  
  宪法中没有规定的、因而也是非法的、任何场合未公开提及的书报检查,正在“报刊保密检查总局”这一模糊不清的名称下统治着我们的文学,使不懂文学的人对作家横行霸道。书报检查制度作为中世纪的残余几乎在苟延残喘、举步艰难地跨入21世。它虽然腐朽,却想把不朽的时间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把有价值的书从不成体统的书中剔出来。 Owm2/  
mp17d$R-  
  我们的作家实际上没有,同时也不被承认有权对人和社会的精神生活发表超前见解、对我国许多社会问题或饱经忧患的历史经历阐述个人观点。 a,\GOy(q{  
lu V_  
  那些原本可以表达出成熟的民族思想,能够及时、有益地影响民族意识的发展或人类精神生活的作品,被书报检查机关用一些吹毛求疵、自私自利、对人民生活而言目光短浅的意见宣布为禁书。 &Ef6'  
.;NoKO7)  
  今天,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作家的优秀稿件被编辑部拒绝采用,只是因为它们“不被通过”。作协的许多成员都知道,他们自己是怎样经不住书报检查的压力,而在自己作品的结构、主题上做了让步;对其中的一些章节、段落、语句作了改动,增添了一些毫无特色的标题。仅仅为了使作品能够问世,从而无可挽回地歪曲了作品。根据可以理解的文学特性,所有这些歪曲对天才作品是有害的,而那些没有天分的人是完全感受不到的。以失真的面孔问世的正是我国这一部分优秀的文学作品。 x DX_s:A  
~,reS:9RZ  
  然而,书报检查机关的帽子(“意识形态上有害的”,“有缺陷的”等等)本身也是寿命不长久的、多变的,在我们眼前不断地变化。甚至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世界文学的骄傲,一段时间内在我国也被停止出版(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出版),从中小学教学大纲中被删掉,成为很难一读的书籍。遭到辱骂多少年的叶塞宁被视为“反革命作家”,甚至有人因为读他的书而遭监禁。马雅科夫斯基不也曾一度是“无政府主义的政治流氓”吗?几十年来艾赫玛托娃的不朽诗篇也一直被归入“反苏维埃的”一类。10年前,光彩照人的茨韦塔耶娃给人羞怯的第一个印象被宣布为“一个不可饶恕的政治错误”。只是在晚了二三十年之后,才把布宁、布尔加科夫、普拉托诺夫还给了我们,现在轮到曼德尔施塔姆、瓦洛申、古米廖夫和克柳耶夫了。总有一天,也不得不“承认”扎米亚京和列米佐夫。这里关键是不受欢迎的作家的死亡,在其死后不久,或是隔一段时间,对其“错误作些解释”,他们的作品就会回到我们中间。曾几何时人们还不能提到帕斯捷尔纳克的名字,但现在他去世了,他的书就得以出版,他的诗也在各种仪式上多次被引用。 B-aJn8>/  
,\E5et4  
  这真应验了普希金那句话:“他们只懂得爱死人!”。 QlWkK.<Z3_  
3G-f+HN^E  
  但是,稍后出版其作品也好,对其名字的“解禁”也好,都无法补偿我国人民因为这荒谬的拖延、对文学意识的压制所蒙受的社会和艺术损失(包括一批20年代的作家,如皮里尼亚克、普拉托诺夫、曼德尔施塔姆等人,他们很早就指出了个人崇拜的苗头以及斯大林的一些与众不同的气质。但是,他们遭到了镇压,其意见不仅不被听取,反而遭到了压制。) $ iU~p  
,:"c"   
  在“准许——不准许”,“这个可以写——那个不可以写”的条框之中文学是无法发展的。那种没有表达其所处时代的社会情绪、不敢向社会转达自己的痛苦与忧患,不敢在需要的时候对将要发生的社会、道德危机发出警告的文学不会取得本国人民的信任。印有这种文学作品的纸张人们不是用来阅读,而是当作废物。 aKkY)  
u^&,~n@n7  
  我国文学失掉了它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所拥有的世界主导地位,也失去了那种它在20年代所表现出来的独特的试验光彩。今天,全世界都把我国文学想象得无比苍白。他们把它想象得要比其实际情况,比假如不受限制和折磨本可以展示出来的状况更简单、更贫乏。我国文学因而在全球舆论中声誉扫地,世界文学也因之受到了影响。即使世界文学因为有了我国文学这颗酸果,并因为我们的精神阅历而变得更加深刻,那么整个世界文艺发展的走向也就可能不同,可能会获得又一个新的稳定,甚至可能会达到一个新的艺术水平。 R=s^bYdoy  
{$^Lb4O[V  
  我建议代表大会接受我的要求,取消对文学作品的一切检查:公开的和稳蔽的,把出版者从为每一个印张而负责中解放出来。 Op:7Ed T#  
&?B\(?*  
  2.……作协对其会员应尽的义务。这些义务在作协的章程中没有清晰、明确的表述:有“保护著作权”,“保护作家其他权利”的一些的措词。然而,三分之一世纪令人失望地表明,作协既没有保护其会员的“其他”权利,更没有保护受压制作家的著作权。 C$fQ[ @  
h OF>Dj  
  许多作者生前在报刊上、讲台上受到了侮辱和诽谤,对此他们没有得到辩护的可能,不仅如此,还受到了排挤和迫害(布尔加科夫、艾赫玛托娃、茨韦塔耶娃、帕斯捷尔纳克、佐申科、普拉托诺夫、А·格林、В·格罗斯曼)。而作协不仅没有为他们在自己的出版物上提供篇幅进行答辩,不仅没有为他们辩护,相反,其领导人甚至始终是迫害他们的头号人物。成为我国二十世纪诗坛骄傲的名字从作协的名单中被删除,或者根本就没有被接收。更有甚者,作协领导还胆怯地把许多遭到流放、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甚至被迫害致死的作家弃于患难之中而不顾(П·瓦西里耶夫、曼德尔施塔姆、А·韦肖夫、皮里尼亚克、巴别尔、塔比泽、扎布洛茨基等等)。这一名单我们不得不以“等等”二字而中断,因为党的二十大之后我们得知,被作协顺从地关进监狱、集中营的无辜作家有600多人。但这一名单还要更长,长得我们现在读不完、将来也难以读完,因为有许多我们偶而从私人访谈中才能够获知的年轻诗人、小说家的名字也在其中。他们的天分尚未充分展示就凋败在了集中营里,他们的作品也未出过亚戈达—叶若夫—贝利亚—阿巴库莫夫时代国家安全部门办公室的大门。 qVmG"et'J  
AJ-~F>gn  
  新选出的作协领导人完全没有历史的必要性与前任领导一起为过去承担责任。 cy4V*zwp  
>,%7bq=T!  
  我建议在作协章程的第22款中明确表述,作协将保证为自己遭受诽谤和不公正迫害的会员提供所有的保护,保证杜绝违法现象的再度发生。…… e+>&? x  
{"w4+m~+te  
  当然,我感到心安理得的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完成自己的写作任务,在坟墓里会比活着更成功,更不容置疑。谁也阻挡不了真理的道路,为了真理的实现我也准备接受死亡。但是,或许许多教训会教会我们,只要活着就不会放下作家的笔。 ?$ FvE4!n  
}9ZcO\M  
  这还从未给我们的历史增添光彩。 FR@## i$  
[attachment=48482]

Ленина 2012-08-10 10:15
斯大林同志极端了……

民族尊严 2012-08-10 12:15
马林科夫相对的还是比较开明


查看完整版本: [-- 斯大林逝世后的思想“解冻”与知识分子(相关文档)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7119 second(s),query:4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