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苏联与战后阿尔巴尼亚的相关解密文档 --]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 -> 苏联与战后阿尔巴尼亚的相关解密文档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乌斯季诺夫 2012-08-18 08:45
前言: }1sd<<\`  
  本专题的16件档案文献,涉及到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1948年底欧洲冷战格局形成时期,苏联对阿尔巴尼亚的政策,以及苏阿之间关系的发展变化。 W7T2j+]  
i(q a'*  
  阿尔巴尼亚1912年独立,是欧洲最落后的国家之一,战前已在意大利的控制之下,1939年4月被意大利占领。1941年底,在南斯拉夫共产党的帮助下,成立了以霍查为首的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战争期间,阿共领导了反法西斯武装斗争。1944年10月,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全国解放,由霍查领导和各党派联合建立的反法西斯民族解放委员会改名为阿尔巴尼亚民主政府。到1946年1月,阿尔巴尼亚宣布成为人民共和国,选举了共产党一党执政的新政府,霍查出任政府总理兼外交部长和人民保卫部长。尽管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只有区区20000多人,但在1946~1948年这短短的三年中,党内却充满了激烈和残酷的斗争。而这些党内斗争,实质上反映的是阿尔巴尼亚与苏联和南斯拉夫相互之间以及苏南之间的矛盾和冲突。 3%N!omAe  
ET6}V"UD  
  战后的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只有6名政治局委员,其中主要起作用的人物是恩维尔·霍查、科奇·佐泽和纳科·斯皮鲁。内务部长佐泽与贝尔格莱德通好,经济部长斯皮鲁倾向莫斯科,霍查作为党的总书记和政府总理则摇摆于两者之间。在战时和战后初期,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得到了南共的积极支持和帮助,斯大林也默认铁托对阿共的控制。不过,在阿南亲密无间的关系背后也隐藏着深刻的矛盾。这不仅表现为双方在科索沃州和梅托希亚州的民族和领土问题上的分歧,也反映在阿南经济合作的问题上。1947年11月,斯皮鲁因抵制南斯拉夫的强权政治而遭到党内以佐泽为首的亲南派的批判。此时苏南关系尚好,莫斯科对斯皮鲁的哭诉和告状未予理睬,霍查也完全倒向佐泽一边,致使斯皮鲁走投无路,自杀身亡。但几个月后,苏南关系破裂,霍查立即掉转枪口,开始在党内肃清亲南派。从1948年6月以后,阿共积极参与了共产党情报局对铁托的围剿和攻击,并在11月党的代表大会组织了对佐泽的批判,甚至采取了“野蛮”、“粗暴”的刑事手段。同时,为了讨好莫斯科而为斯皮鲁恢复了名誉。此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就顺理成章地加入了苏联在东欧各党内部发动的大清洗行列。 c^,8eb7c  
[attachment=49114] reoCyP\!!  
h>|IA@;|f  
还有更多苏联解密文档与同志们分享 hN;$'%^  
_ukBp*u  
《斯大林同丘吉尔、多列士和艾登关于欧洲战后问题的谈话》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78 ;|Rrtf9  
{=y ~O  
《朱可夫关于个人崇拜未发表的演说》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68 :&O6Y-/B  
gvxOo#8]  
《苏联与尼加拉瓜及其民族解放阵线的关系的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52 c 9zMI  
gBX bB9  
《苏联与法国“红色五月风暴”事件的相关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32 `g(r.`t^  
82=>I*0Q  
《贝利亚对内务部的改革与重大案件的重新审理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24 .+`Z:{:BC&  
2&:w_KJ  
《苏联与战后阿尔巴尼亚的相关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717 7{u1ynt   
f\vg<lca  
《关于“索尔仁尼琴事件”的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96 :x_;-  
_R|8_#yM  
《苏联与南斯拉夫的冲突及其后果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81 .RWKZB  
 )9$>i5l  
《二战后的苏军军官编制及其安排》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69 1}I%yOi)  
>l0D,-O]m  
《有关苏联与安哥拉独立运动的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56 *Zk$P.]  
uI_h__  
《有关阿富汗战争及其后果的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53 aQ.mvuMa7'  
ZHOh(  
《有关苏军出兵阿富汗的部分解密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39 sT%^ W  
H7R6Ljd?&S  
《苏联与80年代波兰局势相关文档(附对波贷款援助表)》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33 Bis'59?U_  
\y0uGnmCj  
《斯大林逝世后的思想“解冻”与知识分子(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617 Z3Y(g  
d"hW45L  
《七月全会与贝利亚倒台的文档(附《卢比扬卡元帅的一百天》)》  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91 `q(eB=6;[  
!S}4b   
《有关斯涅吉廖夫放弃苏联国籍的文档(共3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84 ^bDh[O  
xr'gi(.o  
《车臣-印古什移民风波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68 ]W>kbH Imz  
*1cl PK  
《苏联30年代大清洗导火索(基洛夫遇刺案)的相关文档》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63 Z4'8x h)-  
1 n<7YO7}  
《有关“布拉格之春”的解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57 | ?])]F  
;wvhe;!  
《关于出版古米廖夫学术著作的争论》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46 f)/5%W7n}  
6YeEr!zt%  
《苏联在50年代的裁军方案和行动(附苏联裁军纪念邮票)》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33 E[N3`"  
PQFr4EY?i  
《苏共中央对纳—卡事件和局势的讨论》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21 \9GJa"xA`  
7`IoQvX  
《关于戈尔巴乔夫时代的社会矛盾与冲突》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507 P7 `sJ("#  
.G|9:b  
《有关60—70年代泛俄罗斯主义思潮问题的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99 Nn%[J+F  
$8"G9r  
《60年代初克格勃针对中央情报局的秘密计划》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90 -*I Dzm  
c8cPG m#i  
《关于剥夺罗斯特洛波维奇国籍的问题的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82 =6N%;2`84  
m$X0O_*A  
《苏联对外军事援助和情报工作的相关文件(共10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73 k;bdzcMkQ  
Z*Fxr;)d  
《有关对索尔仁尼琴严密监视的机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8 hH|moj]  
@d]a#ypU  
《赫鲁晓夫关于柏林危机的讲话摘录》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1 9+o`/lk1  
`X06JTqf:  
《关于1953年东德(东柏林)暴动的机密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60 '4""Gz  
 ta\CZp  
《关于50年代波罗的海沿岸的政治动荡的苏联文件》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46 MvLmEmKb}\  
cn~M: LW23  
《关于苏联“护卫”号反潜舰兵变事件的相关(绝密)报告》http://www.warsawto.net/bbs/read.php?tid=33439
    

乌斯季诺夫 2012-08-18 08:48
№09267 5du xW>D  
莫洛托夫与塔什科关于阿尔巴尼亚政治形势的谈话纪要 g${k8.TV  
(1946年4月20日)
O=^/58(m  
  抄送斯大林、贝利亚、马林科夫、米高扬、日丹诺夫、维辛斯基、杰卡诺佐夫、丘瓦欣(地拉那),送巴尔干国家司,归档。 w"? RbA  
  秘密
     Eh$1p iJG  
摘自维·米·莫洛托夫日记     Q X-n l~  
H6U 5-  
  塔什科[К·塔什科,阿尔巴尼亚驻苏联公使。]向莫洛托夫提交了国书并且说,他很高兴成为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派驻苏联的第一个代表。 > `0mn|+  
G.PRPl  
  莫洛托夫问,阿尔巴尼亚的事情如何。 yqB!0) <  
Cl{Ar8d}  
  塔什科说,经济方面的事情进行得很好,国民经济正在振兴,开展了“五一”节劳动竞赛,开始铺设管道和其他设施。人民以高涨热情参加政府的经济活动。塔什科提到了苏联和南斯拉夫提供粮食帮助阿尔巴尼亚的事实,并且说,阿尔巴尼亚的经济形势总的来说是好的。阿尔巴尼亚目前有商品,现在如果商人不纳税或私藏商品国家就没收他们的商品。现在除了私营商店以外还有国营商店。 q%dbx:y#  
E>`|?DE@  
  塔什科说,从外交政策的观点看,事情比较复杂。希腊在英国的影响下继续在边境挑衅。英国人企图把阿尔巴尼亚同其他民主国家孤立起来。塔什科指出,英国人对奥特朗托海峡,包括对发罗拉港和萨赞岛[原文如此,疑为萨扎尼岛。]感兴趣。英国人指责阿尔巴尼亚人不向英国人提供在阿尔巴尼亚国内自由行动的可能性。实际上英国人在阿尔巴尼亚建立了一个政治组织,它有自己的匪帮,现在已被阿尔巴尼亚粉碎。这些匪帮的成员已被逮捕,并准备送交法庭,以便查清他们同英国军事代表团的联系,这个军事代表团的团长已经离开阿尔巴尼亚。 B&6lG!K'?  
n|KYcU#  
  莫洛托夫问,阿尔巴尼亚同英国和美国有外交关系吗? /'b7q y  
nd7g8P9p  
  塔什科说,同英国有外交关系,但是英国人不想向阿尔巴尼亚派出自己的外交代表。同美国没有外交关系,但是美国人在阿尔巴尼亚有自己的政治观察员。塔什科说,美国不给阿尔巴尼亚提供向美国派遣领事代表的可能,但许多阿尔巴尼亚人在美国生活。 m;t&P58f  
g 4952u  
  莫洛托夫问,美国有阿尔巴尼亚的实际上的代表吗? W|y;Kxy  
m/ID3_  
  塔什科做出了否定的回答并且说,美国不允许阿尔巴尼亚人有那样的代表。 '$?!>HN4  
_uXb>V*8  
  塔什科说,阿尔巴尼亚只是在苏联和南斯拉夫有外交代表,但同法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保加利亚也有外交关系。而目前正在同罗马尼亚就建立外交关系进行谈判。 ;mvVo-r*q  
5;,h8vW  
  莫洛托夫问,阿尔巴尼亚政府打算向法国派遣自己的代表吗? ivyaGAF}+o  
(z?j{J  
  塔什科说,政府还没有决定这个问题,尽管法国已经任命了驻阿尔巴尼亚公使。 e =r  b  
~E!kx  
  莫洛托夫问,阿尔巴尼亚同南斯拉夫的关系怎么样。 $mh\ `  
!a-B=pn!]  
  塔什科说,关系很好,是兄弟式的关系。 ODhq `?(N  
X6 N&:<  
  莫洛托夫问,阿尔巴尼亚的国内政治形势怎么样。 G$%F`R[  
:tI F*pC  
  塔什科说,政府受到居民的支持,尽管阿尔巴尼亚人在政治方面比较弱。塔什科指出,阿尔巴尼亚南部居民更有觉悟,因为那里早就开始为阿尔巴尼亚的解放而斗争。阿尔巴尼亚北部居民觉悟低一点,尽管那里百分之百的人投票拥护现政府。 XM,slQ  
Lj9RF<39g  
  莫洛托夫问,索古[А·索古,1922~1939年阿尔巴尼亚的政府首脑和国王。]在国内有影响吗。 Y#tur` N  
5j6`W?|q  
  塔什科回答说,索古在国内没有什么影响,尽管在反动分子阶层中有人支持他。索古利用英国人的支持去联合国内的反动势力。塔什科说,尽管如此,政府的政治地位很稳固,只是需要加强对居民进行政治教育。 nw0#gDI|  
nSC2wTH!1  
  塔什科说,政府得到了取得了真正自由的妇女和看到自己现在已经有前途的青年的支持。 q! ?*M?Oz  
+yHz7^6-5  
  塔什科说,阿尔巴尼亚人民热爱和尊敬苏联人民和斯大林同志,阿尔巴尼亚人把斯大林看成自己的父亲,无限真诚地爱戴他。 oPM*VTMA  
XNv2xuOcJ  
  莫洛托夫问,阿尔巴尼亚有什么宗教。 V 3cKbk7~  
m<#12#D  
  塔什科说,65%的居民是穆斯林教徒,10%的居民是天主教徒,25%东正教徒。对政府最有敌对情绪的是天主教徒。 T9H*]LxK  
,<r&] eC  
  莫洛托夫问,阿尔巴尼亚语最接近哪一种语言。 Zo yO[#  
a4=(z72xe  
  塔什科说,苏联学者马拉认为,阿尔巴尼亚语属于高加索语系,比较接近格鲁吉亚语。一些德国学者认为它与巴斯克语相近。 "cP g_-n  
;ryNfP%  
  在谈话结束时,塔什科请求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接见自己,以便向他递交国书。 Xa?O)Bq.  
a[(OeVQ5  
  谈话持续了15分钟。 'in%Gii  
                                                    记录  阿法纳西耶夫 &|~7`  
                                               1946年4月20日15时于莫斯科 D5D *$IC  
!}#> ky!t  
[49Cvde^  
`KFEz v  
№09270 '\tI|  
曼奇哈关于阿尔巴尼亚之行的报告(摘录)  % D  
(1946年5月14日)
|'nQvn:{  
  该书面报告寄给了苏斯洛夫、潘友新、巴拉诺夫、波诺马廖夫。[文件上有批示:“致巴拉诺夫同志。请就第10~11页(即报告中《关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要求》一节)进行谈判。苏斯洛夫。6月13日”。还有标注:“该报告的三份(复印件),即潘友新、波诺马廖夫和曼奇哈的文件,已被销毁。曼奇哈。1947年2月22日”。] gHrs| 6q9  
秘密     ` 3qf}=Z`  
(WyNO QO'  
  在阿尔巴尼亚逗留了19天,并同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局的一些委员进行了一系列交谈之后,我又仓促地分析了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得到的材料,认为有必要简要报告如下: 1^![8>u"  
   o$sD9xx  
  国内政治形势   ew~Z/ A   
(Xh <F  
  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现状 tQ|c.`)W  
qk2E >  
  阿尔巴尼亚从占领者手下解放以后的17个月以来,在国家制度进一步民主化方面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举行了全国性的无记名投票,选举了新的人民议会(会议);通过了新宪法;阿尔巴尼亚宣布它为人民民主共和国;通过了一系列加强新人民权力机构、恢复国民经济和同法西斯反动势力残余作斗争的法律和政府命令。 )4L2&e`k)(  
0Z1ksfLU  
  国家经济和政治生活所有部门的领导力量是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在这个国家还没有其他政党的情况下,共产党是执政党。党中央委员会由13人组成,是党的核心。中央政治局由6人组成,他们是: p Cs3-&rI3  
P}v ;d]  
  1.恩维尔·霍查——中央总书记,总理,外交部长,民主阵线总委员会主席和阿尔巴尼亚军队总司令。 eU1F7LS  
,|: .0g[n  
  2.科奇·佐泽——中央书记,副总理,民主阵线总委员会副主席,内务部部长。 w}xA@JgQ%  
R^l0Bu]X  
  3.纳科·斯皮鲁——共产党中央宣传鼓动部部长,经济部部长,反法西斯青年联盟总书记。 >^s2$@J?p  
vB8$Qx\J  
  4.潘迪·克里斯托——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 "lh4Vg\7n  
^wIB;!W  
  5.贝德勒·斯巴秀——经济恢复部部长。 23gN;eD+m6  
3W?7hh  
  6.图克·雅科瓦——阿尔巴尼亚工会领导人。 XV]N}~h o`  
|[?O tv  
  目前,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有党员约12000名,州党组织10个,地区党组织53个。基层党组织按照地区生产部门的原则建立。目前正在制定党章。党员的社会成分如下:贫农占26%,中农23.7%,工人16.3%,学生9.8%,手工业者8.7%,知识分子7.2%,富裕农民2.5%,其他6%。地区党组织书记以上的党的领导干部的社会成分:学生24.2%,工人15.7%,贫农13.7%,知识分子13%,中农12.1%,手工业者9.9%,富裕农民2.1%,其他9.1%。文化程度普遍较低,政治文化程度更低。将近78%的党员只有最低的文化程度,受过高等教育的党员人数很少。共产党在人民议会、政府、民主阵线、工会(共计27336人)、反法西斯青年联盟(将近7万人)中起到领导和教育作用。人民议会的81名议员中48名是共产党员,13名政府部长中11名是共产党员。在民主阵线总委员会内,共产党员占60%,民主阵线书记的9名成员中有5名是共产党员,民主阵线执行委员会的18名委员中有13名是共产党员,党在阿尔巴尼亚人民中享有巨大威信和受到信赖。但是,共产党员们不想向英国人和美国人炫耀共产党在整个国家和社会生活中的巨大影响,无论什么地方都不以共产党的名义发表讲话。但是,据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局的成员们说,现在不仅阿尔巴尼亚人民,而且国外有关人士都知道共产党的作用和活动。所以,共产党活动的全部合法化在引起注意的同时,大大增强了它在人民中间的影响并加强了它在国家中的作用。今年3月召开的共产党中央第五次全体会议决定讨论今年5月25日召开共产党代表大会的问题。 n n7LL+h  
{A0jkU  
  缺乏有经验的、训练有素的干部仍然是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面临的巨大困难。以往的宗派活动、小集团和派别活动在很大程度上已被消除,但是在党的领导层中迄今为止尚未形成真正的团结。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教授由于追求名利、搞分裂、不执行党的决议、对政府的外交政策妄加评论和机会主义倾向,根据中央第五次全体会议的决定,已被开除出政治局和中央。在讨论马列绍瓦问题时,支持他的潘迪·克里斯托和图克·雅科瓦尽管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是意志薄弱,借口没有能力胜任工作,宣布退出政治局。克里斯托和雅科瓦的行为受到了政治局大多数成员的谴责。 & FhJ%JK  
`MI\/oM@  
  中央第五次全体会议揭露了党的领导活动中的错误,并将这些错误归纳如下: jY=y<R_oK  
] Dq6XR  
  1.党自行取消了同国内反动派和反人民的行为进行的长期斗争。民主阵线没有成为党手中的强大武器。 vB7Gx>BQd  
$${I[2 R)  
  2.党自行取消了同私有资本的斗争,党的活动不是旨在发展和巩固作为社会主义成分的国有经济,不是着手发展和巩固合作社。 %1i:*~g  
"\o#YC  
  3.宣传和文化工具没有成为党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的手中武器。 :r q~5hK  
<=.6Z*x+  
  4.党没有确定正确的道路,例如确立亲苏联和民主南斯拉夫的政策。没有按照这一点教育人民群众加强同苏联人民和南斯拉夫人民的友谊。[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第五次全会的决议指出:苏联“是我们的独立和我们的人民政权的最伟大的保证人”,“我们政策的目标应该是与南斯拉夫保持最密切和最具体的联系。我们的人民应该明白,这种兄弟般的情谊是我们生存的保证”。] <m-(B"F X  
h#YO;m2wd  
  5.对英国人和美国人的帝国主义危险性估计不足,用对待英美的态度对待苏联。 d5'Q 1"{  
8_ %GH}{  
  中央五次全会指出,在阿尔巴尼亚建设社会主义的任务没有成为党的总路线。全会认为,政治局成员们应对这些错误负责,其中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应负主要责任。…… r2RJb6  
   Ey=2 zo^F  
  阿尔巴尼亚的反动势力  ~0PzRS^o  
  z*},N$2=  
  目前,阿尔巴尼亚的反动势力还没有形成公开的组织。但是,全国有数量众多的由5~10人组成的分散的反动小组(男性反动小组和女性反动小组)。参加这些小组的主要是青年,这些小组的头目是从前的大地主、旧军队的军官、宪兵和警察、天主教教士、前傀儡政府成员、前反人民组织“民族阵线”以及索古的“合法派”成员。 wpZ"B+oK!  
Mq0MtC6-  
  此外,在阿尔巴尼亚的北部有一些武装匪帮在活动,总人数将近600人。根据阿尔巴尼亚同志现有掌握的材料,1945年8月和11月,这些武装团伙的代表在山上开会,研究制定其反人民活动计划。这些匪帮和团伙的许多人互相之间有联系,并且同希腊反动分子和美国外交使团有联系。他们反对新生的阿尔巴尼亚政府及其所采取的措施,在人民中散布不信任情绪,鼓吹第三次世界大战,指望在阿尔巴尼亚发生政变,指望希腊法西斯分子和主要是英国入侵阿尔巴尼亚,以便推翻恩维尔·霍查政府。阿尔巴尼亚政府机关知道这些反动小组和匪帮的大多数头目,准备在取得有关他们活动的证据后将其一网打尽。…… 8eB,$;i  
p"0#G&-  
    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局成员的要求 rUKg<]&@  
!<];N0nt#  
  在同我交谈中(参加交谈的有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公使丘瓦欣同志),科奇·佐泽同志代表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全体成员讲述了如下要求: _# {*I(l  
D\Ez~.H  
  1.为了同联共(布)中央建立经常联系,允许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向苏联派出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常设代表,以便在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活动的最重要问题方面取得必要的咨询和建议。 chICc</l&  
6_`Bo%  
  2.同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建立专门的联系。 Jr5S8 c|"  
.)/ ."V  
  3.向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部分领导干部提供前往苏联政治学校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的机会。 mu\1hKq;B  
,V1"Typ#<  
  4.考虑到阿尔巴尼亚人对学习俄文的巨大兴趣,向阿尔巴尼亚派遣哪怕10名俄文教员也好,以便到阿尔巴尼亚的中学和训练班教授俄语。 f"7MYw\  
`NtW+v  
  5.允许在阿尔巴尼亚挑选209名大学生前往苏联的高等学校继续深造。 utmJ>GW SI  
zQ+Mu^|u+  
  6.允许由医生、教师、农艺师、工程师、画家、建筑学家组成的阿尔巴尼亚知识分子代表团前往苏联,以便了解苏联专家的工作情况。苏联对外文化协会方面向阿尔巴尼亚派出类似的代表团。 xb\EJ1M>  
icb)JZ1K  
  7.委托苏联的一个电影制片厂写电影剧本,拍成电影,并按照在南斯拉夫的发行方式发行介绍阿尔巴尼亚的电影。 h\!8*e;RAW  
?>;b,^4  
  8.向阿尔巴尼亚派出一个芭蕾舞演员小组进行巡回演出。 O[d#-0s  
yy3x]%KK  
  9.增加向阿尔巴尼亚提供苏联电影的数量。 =DdPwr 0Op  
}-fHS;/  
  10.苏联对外文化协会寄发的材料(文章)最好使用阿尔巴尼亚文,至少使用塞尔维亚文,因为国内把俄文译成阿尔巴尼亚文的翻译人员很少,而且这些翻译人员在政治上不能信任。 6,5h4[eF*  
/xUF@%rT  
                                                               П·曼奇哈[П·И·曼奇哈,联共(布)中央对外政策部顾问。] mo^E8t.  
                                                                            1946年5月14日于莫斯科

乌斯季诺夫 2012-08-18 08:50
№09271 c@g(_%_|2  
丘瓦欣与霍查关于阿尔巴尼亚党内斗争的谈话记录(摘录) J&j5@  
(1946年5月20日) [s$x"Ex  
  抄送莫洛托夫、杰卡诺佐夫、拉夫里舍夫,归档。 sg=G<50i  
  秘密
     4 xqzdR_  
摘自Д·С·丘瓦欣的日记     D]_6OlIE#'  
'4M{Xn}@  
  …… ^1~lnD~0  
Gx$m"Jeq\  
  恩维尔·霍查继续说,在培拉特会议上,我在斗争过程中采取了所有措施。斯托伊尼奇[韦利米尔·斯托伊尼奇,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派驻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的代表。]在某些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委员的默许下,严厉地谴责了在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内存在恐怖主义活动,其结果是使党实行了独裁措施,脱离了群众。但是以后的情况证明,这些“独裁措施”和“恐怖主义活动”有利于党,有利于民族解放斗争。关于当时被枪决的许多人,后来我们得知,他们是阿尔巴尼亚反动派的代理人,或者是“英国国家情报处”的间谍(如穆斯塔法·吉尼什和其他人)。 LCSvw  
OCu_v%G 0  
  恩维尔·霍查还就培拉特会议通过的不正确决议谴责了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说他没有参加过任何游击运动,在国外苟且偷安,一个劲地要求党给他寄钱。恩维尔·霍查说,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在培拉特会议上以“学识渊博”的马克思主义者和“理论家”自居。在会议发言中,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公开辱骂党,说什么在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没有一个出身于人民的领导人。他指责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搞土匪活动和恐怖活动;他要求把党的所有领导人送交军事法庭。 8?8V;   
Zj -#"Gm  
  恩维尔·霍查指出,他说这一切是为了提请我们注意,目前党的领导人的错误同培拉特会议有联系。他随后指示,现在党内有人借口培拉特会议和利用这次会议的不正确决定反对他,因为对阿尔巴尼亚党那个时期的活动负责的党的领导人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i#4+l$q  
W0MgY%Qv[  
  恩维尔·霍查强调指出,培拉特会议以后,他被取消了主动领导党务工作的权利,尽管他名义上还是党的第一书记。他说,党的领导权实际上已经转移到以科奇·佐泽为首的干部委员会手中。霍查继续说,由于培拉特会议的不正确决定,由于在这次会议上斯托伊尼奇的坚持和科奇·佐泽的默许下,政治局吸收了一些没有能力的人(贝德勒·斯巴秀,图克·雅科瓦,潘迪·克里斯托和机会主义者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目前党内二元论盛行:党和政府各行其是。在党中央和共青团中央的工作中也可以明显看到这种二元论的表现。恩维尔·霍查继续说,这种状况带来了严重后果。这种后果现在已经表现出来,尤其表现在中央干部委员会和共青团中央领导人之间的关系上。谈到这里时,霍查介绍了阿尔巴尼亚青年的功绩,介绍了共青团中央的功劳,他们在许多问题上走在中央领导人的前面。但是,共青团中央工作人员(利里·贝利绍娃,法迪尔·帕奇拉米等人)倡议和提出的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遭到了干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和政治局一些成员的激烈反对。出现了极其不正常的情形:在中央全会上,共青团工作人员的讲话遭到了某些中央委员(奈兹米耶·杜马等人)的蔑视和取笑。 [R1|=kGU  
^;ZpK@Luk  
  恩维尔·霍查认为,党中央内部形成这种状况是由于受到了前南斯拉夫共产党代表斯托伊尼奇和迪兹达罗维奇(前南斯拉夫驻地拉那使团一等秘书)的极其有害的影响。 lusUmFm'*  
k9oi8G'g~  
  恩维尔·霍查强调指出,他介绍这些情况是为了让联共(布)中央更好地了解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党内情况。他对不久前抵达阿尔巴尼亚的联共(布)中央工作人员曼奇哈能不能全面了解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内部的情况表示怀疑。此外,霍查对曼奇哈同志是否在阿尔巴尼亚得到关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民政部的全面和客观的信息表示不相信。 Z$INmo6  
V|@bITJ?7  
  在谈话结束的时候恩维尔·霍查说,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处在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前夕,这是党的生活中的严峻阶段,应该全面地准备这次代表大会。[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第五次全体会议决定1946年5月25日召开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但由于党内斗争激烈,大会多次推迟,直到1948年11月才召开。]这次代表大会应该以一致的、坚定的、完全明确的观点看待一系列紧迫的问题。他表示担心,中央政治局的某些工作人员(科奇·佐泽)和干部委员会的某些工作人员没有考虑到党内目前形势的全部严重性,没有对政治局成员之间(科奇·佐泽和纳科·斯皮鲁之间)展开的对抗性矛盾予以应有的注意。 <[n:Ij  
XYR q"{Id  
  为此恩维尔·霍查指出,他对科奇·佐泽的莫斯科之行是否合适表示怀疑,因为他担心科奇·佐泽没有完全准备好向联共(布)中央介绍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现状的全面情况以及正确地指出党在最近时期的任务。恩维尔·霍查说,我们十分激动地期待着我们被邀请前往莫斯科的那一天的到来,我们到时要身穿完全“干净的衬衫”去莫斯科。来到联共(布)中央领导人面前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讲都是莫大的幸福。 [-[59 H[6)  
h STcL:b   
  恩维尔·霍查极力强调说,对于他来讲,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人中谁去莫斯科都无所谓。但是他认为,重要的是,前往莫斯科的人应该进行充分的准备,他本人能够全面地讲述阿尔巴尼亚的真实情况和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近期任务。 ?\8  
Dqo#+_v  
  同恩维尔·霍查的交谈使人产生这样的印象,即在政治局内部,尤其在恩维尔·霍查和科奇·佐泽之间,关系不那么健康。还使人感到,恩维尔·霍查害怕在即将召开的党的代表大会上,科奇·佐泽会利用培拉特会议的决议,组织反对他的有关发言,以此来使自己在党的地位得到进一步的巩固。 PX/Y?DP  
N@tKgx  
  毫无疑问,恩维尔·霍查想在代表大会召开之前预先获得我们的支持。尽管他没有直说,但是从他谈话的口气和他所提的问题中可以看出,他愿意在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代表大会召开前来莫斯科亲自同联共(布)中央领导人详细谈一谈全部情况。 OS`jttU@  
OQfFS+6  
  参加谈话的还有索科洛夫同志。 lCUYE"o  
qD*y60~]zz  
                                                            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公使  Д·丘瓦欣 B<L7`xL  
                                                               1946年5月20日于地拉那

乌斯季诺夫 2012-08-18 08:52
№09279 dW4jkjap  
丘瓦欣与霍查关于阿政府代表团访南结果的谈话记录 HCN/|z1Xq  
(1946年7月3日)
* HKu%g  
  抄送莫洛托夫、杰卡诺佐夫、拉夫里舍夫,归档。 QKj0~ia 5  
  绝密
     =lJ ?yuc  
摘自Д·С·丘瓦欣的日记     S/5QK(XLC)  
7tcadXk0  
  7月3日11时,我应恩维尔·霍查的提议同他进行了会晤。总理讲述了他的贝尔格莱德之行。他说,无论他本人或阿尔巴尼亚政府代表团的其他成员,都对贝尔格莱德之行的结果感到非常满意。贝尔格莱德之行对将来发展阿尔巴尼亚和南斯拉夫之间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关系具有重大意义。 }aRib{L  
+>q#eUS)  
  恩维尔·霍查说,在贝尔格莱德达成了关于签署友好和互助条约的协定,并签署了经济合作条约和向阿尔巴尼亚提供120万美元财政贷款的协定。上述两份文件基本上是今年5月初纳科·斯皮鲁在贝尔格莱德逗留期间准备的。目前他正在贝尔格莱德,这些文件已经办理完毕。 Z#d#n!Lz  
Zigv;}#  
  1.恩维尔·霍查说,在关于签署友好和互助条约的谈判期间,讨论了阿尔巴尼亚和南斯拉夫感兴趣的所有军事问题。恩维尔·霍查继续说,铁托元帅对诸如阿尔巴尼亚军队的状况、部队的部署、阿尔巴尼亚总参谋部战时的武器供给和计划、阿尔巴尼亚陆地边界和海上疆界的防御情况,以及这个国家现有机场的情况等问题表现出很大兴趣。 ~'_cBJ 'XD  
m]2xOR_  
  恩维尔·霍查说,铁托元帅所持的意见是,阿尔巴尼亚首先应该加强与希腊接壤的南部边境,之后加强沿海地区。但是铁托元帅强调指出,目前,无论是阿尔巴尼亚或是南斯拉夫,都没有建设现代化防御设施的物质力量。他认为,应该把阿尔巴尼亚的所有海疆的防御设施构筑成能够阻止敌对武装力量登陆的临时性防御工事。同时铁托提请我们注意加强发罗拉地区的防御,包括加强萨赞岛[原文如此,疑为萨扎尼岛。]、卡拉角以及同希腊领土(同科孚岛)直接接壤的萨兰达地区的防御。铁托认为,这两个地区具有巨大的战略意义,因为它们实际上控制着进出亚得里亚海(奥特朗托海峡)的制海权。 _Ub `\ytx  
0ae8Xm3J@R  
  恩维尔·霍查说,铁托请他相信,南斯拉夫总参谋部将在组织和建设防御工事方面向阿尔巴尼亚军队提供全力帮助。铁托答应在最近将派遣一些南斯拉夫军事专家(非正式派遣)前往阿尔巴尼亚研究海岸防御设施的构筑问题。 U7s$';y"%  
1/Ts .\K3  
  至于阿尔巴尼亚军队的具体需求问题,铁托建议恩维尔·霍查提供所需武器、装备和供给的详细清单,供南斯拉夫总参谋部在制定供应计划时一并考虑。铁托同时提到,南斯拉夫目前有一些捷克斯洛伐克制造的山地火炮,很适合在阿尔巴尼亚使用,可以移交给阿尔巴尼亚军队。 qG6s.TcG  
Z[. M>|  
  据恩维尔·霍查说,为了确保两国总参谋部之间的长期联系和工作协调,在贝尔格莱德达成了关于成立常设的军事代表团的协议——派驻南斯拉夫总参谋部的阿尔巴尼亚军事代表团和派驻阿尔巴尼亚总参谋部的 Xi&J%N'  
南斯拉夫军事代表团。此外,铁托好像还说要加强驻阿尔巴尼亚的武官处。 h+ [6i{  
9wWBE<}>u  
  南斯拉夫军队给恩维尔·霍查留下了令他吃惊的印象。他认为,南斯拉夫军队穿得比阿尔巴尼亚军队差,至今还穿德国人的军服。但是,南斯拉夫军队的素养、纪律和装备要比阿尔巴尼亚军队好得多。霍查指出,他所到之处都发现南斯拉夫军队全都使用苏联武器。 sW[-q PK<  
KG'i#(u[  
  2.经济问题。铁托认为,为了完成军事计划,必须振兴阿尔巴尼亚的经济。铁托告诉恩维尔·霍查说,铁托在莫斯科逗留期间,斯大林同志对他说,苏联政府把阿尔巴尼亚看做需要全力帮助的兄弟共和国。同时指出,苏联将通过南斯拉夫帮助阿尔巴尼亚,因为苏联政府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直接帮助阿尔巴尼亚会引起盟国方面无谓的挑剔。 <>3)S`C`p  
5BhR4+1J  
  铁托指出,为了加强南斯拉夫和苏联之间的经济联系和执行苏南经济条约的条款,将成立一些处理某些问题的阿南联合公司。铁托同时指出,他认为,这件事应该由“我们两国”来办。 L|'^P3#7`  
E8# >k  
  恩维尔·霍查简要介绍了在贝尔格莱德签署的经济条约和财政贷款协定的内容。他说,为了迅速恢复和扩大阿尔巴尼亚的生产,为了加强阿尔巴尼亚和南斯拉夫之间的经济合作,在贝尔格莱德达成了关于优先成立下列阿南联合公司的协议: w" ^h<]b  
?"d$SK"6Z  
  (1)阿南铁路建设和运行联合公司; [*',pG  
=01X  
  (2)阿南石油开采和加工联合公司; R+M&\ 5  
,>   zEG  
  (3)阿南矿产资源勘探和利用联合公司; [oLV,O|s|j  
S0,\{j  
  (4)阿南电气化联合公司; h|qJ{tUWc$  
{D +mr[ %  
  (5)阿南海运联合公司; Aedf (L7\  
_wq?Pa<)e  
  (6)阿南商品进出口联合公司; 9njl,Q:  
*T5;d h (  
  (7)阿南银行 g*Y, .  
/at7 H!  
  恩维尔·霍查指出,南斯拉夫人答应一定向阿尔巴尼亚的农业、纺织业和食品工业、以及某些其他工业部门提供技术援助。 *pKTJP  
nr!N%Hi  
  恩维尔·霍查接着说,今年5月,经济部长纳科·斯皮鲁和南斯拉夫的代表进行了谈判,结果达成了关于向阿尔巴尼亚提供总金额为120万美元财政贷款的协定。这笔贷款用于购买南斯拉夫的商品和支付南斯拉夫人向阿尔巴尼亚各机构、企业和一些提供服务的费用。 v,KKn\X  
Kgbm/L0XR*  
  根据达成的协定,贷款期限为5年,年息3%,从1948年开始偿还。根据规定,可以用商品支付,也可以用美元支付。 </h^%mnd  
'YL[s  
  至于成立阿南铁路公司问题,恩维尔·霍查强调指出,在贝尔格莱德尚未就首先建设什么铁路达成协议,是首先建设佩奇-斯库塔里-杜拉佐-发罗拉铁路,还是先建斯特鲁加-发罗拉铁路,双方尚未商定。同时,还对阿尔巴尼亚人说(好像是铁托元帅说的),南斯拉夫明年就可以着手修建这两条铁路中的任何一条。 rpR${%jc  
Jup)m/  
  3.恩维尔·霍查还讲述了他同铁托关于党的事务的交谈内容。在交谈中只有南斯拉夫驻阿尔巴尼亚公使杰尔贾参加(作为翻译参加)。恩维尔·霍查向铁托元帅详细介绍了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内部的情况和中央某些领导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关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过去所犯的错误。恩维尔·霍查说,他坦率地同铁托元帅谈这些问题,没有任何保留。霍查还对铁托讲,阿尔巴尼亚的党还年轻,其过去和现在都需要布尔什维克党和南斯拉夫共产党的帮助。阿尔巴尼亚党在工作中无疑有一些错误,但这些错误不是原则性的。恩维尔·霍查同时强调指出,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在整个民族解放斗争阶段基本上坚持了正确的路线。 {0zn~+  
oaoTd$/5  
  恩维尔·霍查接着对铁托元帅说,派驻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南斯拉夫党的代表给了阿尔巴尼亚党巨大帮助。但是,他们中某些人,例如韦利米尔·斯托伊尼奇犯下了许多错误,这些错误至今还能感觉到。例如,在培拉特会议以后,实际上取消了恩维尔·霍查对党的领导权,让机会主义分子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参加了政治局,之后得到斯托伊尼奇的支持,把一些没有工作能力的人拉进政治局。此外还有其他一些错误。 J!I)G&:  
jwZ ,_CK  
  铁托在回答恩维尔·霍查提出的一些党的问题时好像说,他完全同意恩维尔·霍查对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现状的评价。铁托指出,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政治路线过去和现在都是正确的,和其他一些老的政党不一样,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在二战期间所犯的错误比其他任何政党都要少。 $NXP)Lic)  
* QgKo$IF  
  铁托似乎承认,南斯拉夫共产党的代表确实在阿尔巴尼亚办了许多蠢事,他们摆出“老爷”的的架子,不考虑当地领导人的意见,忘记了阿尔巴尼亚党是独立自主的。 w:~*wv  
ep0,4!#FAO  
  铁托指出,目前阿尔巴尼亚党必须团结一致,党和政府必须由一个人领导,这个人应当是党的总书记,同时又是总理。同时铁托还告诉恩维尔·霍查说,科奇·佐泽应该懂得这一切,他在中央只从事组织工作,不要插手任何政策。铁托说完这话后指着会谈结束时才参加的南斯拉夫党的组织书记兰科维奇说,兰科维奇在南斯拉夫党内从来不插手制定政策的事。他只是在铁托的领导之下研究党中央的组织问题。据霍查说,铁托希望科奇·佐泽到贝尔格莱德了解一下南斯拉夫共产党组织书记的工作方法。 zG!nqSDG  
:{lwz#9V  
  铁托让恩维尔·霍查相信,南斯拉夫共产党今后将向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提供各种帮助和支持。之后他告诉恩维尔·霍查说,最近他将派一个“南斯拉夫共产党的重要代表”前往地拉那了解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工作并交换工作经验。 r"h;JC/&<T  
_X6'u J  
  4.恩维尔·霍查向铁托讲述了自己对科索沃州和梅托希亚州未来问题的观点。他认为,目前无论是南斯拉夫政府或是阿尔巴尼亚政府都不适宜提出把这两个州并入阿尔巴尼亚的问题。他认为,这个州的居民大部分是阿尔巴尼亚人,早晚会并入阿尔巴尼亚,但这只能在当阿尔巴尼亚和南斯拉夫都成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时候实现。恩维尔·霍查同时强调指出,在整个民族解放斗争期间,他一直持这一观点。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所有领导人在这个问题上也是持这一立场的。 I2cz:U7  
wp[Ug2;G  
  但是恩维尔·霍查认为,科索沃州和梅托希亚问题应该以某种形式在友好互助条约中得到反映。恩维尔·霍查对铁托元帅说,如果不这样做,科索沃州和梅托希亚的反动势力以及阿尔巴尼亚本国的反动势力就可大肆宣传,指责阿尔巴尼亚现政府把这两个州出卖给南斯拉夫。 PnlI {d  
G0cG%sIl  
  据恩维尔·霍查说,铁托似乎回答说,在关于科索沃州和梅托希亚州的未来问题上,他完全同意恩维尔·霍查的观点。铁托指出,南斯拉夫政府过去对这两个州的居民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因此那里有许多无秩序的现象。铁托接着说,目前的国际形势不利于提出把科索沃州和梅托希亚并入阿尔巴尼亚的问题。他认为,目前提出这个问题只会削弱南斯拉夫的地位,尤其是削弱南斯拉夫政府在塞尔维亚的地位,同时这一点也不会加强阿尔巴尼亚的国际地位。但是铁托认为,有必要采取措施使科索沃州和梅托希亚的居民同阿尔巴尼亚的居民相互亲近。其中的一个措施是开放阿南边界并在开放的边界地段取消关税。 c8RJOc4X  
APQq F/  
  据恩维尔·霍查说,对于铁托元帅提出的关于在科索沃州和梅托希亚地区开放阿南边境问题他回答说,这个问题需要专门研究,可以在将来再回到这个问题上来。 q'2vE;z Kb  
s27IeF3  
  恩维尔·霍查最后说,在签署这些重要的政治协定后,目前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和政府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要在各个领域进行许多工作。首先是军队的改组工作,改组军队使其能够应付任何突发事件。他认为,必须尽快完全改组阿尔巴尼亚军队的总参谋部,因为阿尔巴尼亚总参谋部的某些领导人不能领导军队。为此恩维尔·霍查谈到了关于任命穆罕默德·谢胡少将(莫斯科伏罗希洛夫军事学院学员)为阿尔巴尼亚军队总参谋长问题。 l'@-?p(Vuw  
/?\3%<vn  
  恩维尔·霍查对穆罕默德·谢胡作了如下评价。他说,穆罕默德·谢胡是目前阿尔巴尼亚所有将军中最有能力和最适合担任总参谋长的人。穆罕默德·谢胡是天生的军人,参加过两次战争(西班牙战争和阿尔巴尼亚民族解放运动)。恩维尔·霍查指出,穆罕默德·谢胡在来莫斯科之前担任副总参谋长,几乎没有参与过党的工作,尽管他是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候补委员。恩维尔·霍查认为,穆罕默德·谢胡落后了,不了解党内生活。他认为,在穆罕默德·谢胡返回阿尔巴尼亚和任命他担任总参谋长以后,必须同时让他参加与领导党务工作。恩维尔·霍查同时强调指出,穆罕默德·谢胡在其工作中依靠的只是军队中的一些老同志,这似乎是他的不足之处。 <Au2e  
YIU3}sJ!  
  “不管怎样”,恩维尔·霍查说,“穆罕默德·谢胡是阿尔巴尼亚军队总参谋长的惟一候选人,不等从军事学院毕业就将把他从莫斯科召回国。” 7*/{m K)  
>ZA=9v  
                                                                           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公使  Д·丘瓦欣 zmMc*|  
                                                                               1946年7月3日于地拉那 1 I +9?fa  
G)3I+uxn  
==[,;g x  
jvT'N@  
№09280 ,pNx(a  
苏斯洛夫关于佐泽提供的阿共领导层情况给日丹诺夫的报告 'sNZFB#  
(1946年7月13日) *O?c~UJhhV  
                                                    绝密
     yNTd_XPL  
呈安·亚·日丹诺夫同志 4<s.|W`  
_IH" SVub  
 关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层情况报告 gcLz}84  
?KT{H( rU  
  联共(布)中央对外政策部收到了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科奇·佐泽提供的材料。据他说,这些材料已经征得其他政治局成员同意。材料除了介绍阿尔巴尼亚国家和党内的政治形势以外,还介绍了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层的情况。 Q YJ EUC@  
 ;C]Ufk  
  科奇·佐泽说,尽管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内以前有过的宗派主义、小团体和派别活动在很大程度上已被铲除,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层中迄今为止仍然没有形成真正的团结。 <LX\s*M)  
Iv`IJQH>  
  根据今年3月召开的中央五中全会,教育部长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由于追逐名利、搞分裂、不执行中央政治局决议、对政府外交政策问题做出有害的解释、有机会主义倾向而被开除出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与此同时,在讨论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的问题时,支持他的政治局成员贝德勒·斯巴秀(经济恢复部长)和图克·雅科瓦(阿尔巴尼亚工会领导人),尽管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是灰心丧气,宣布愿意退出政治局,其理由是无力胜任他们所担负的职责。贝德勒·斯巴秀和图克·雅科瓦的行为受到了政治局大多数成员的谴责。 %36x'Dn ?  
Hl*v S  
  五中全会发现了党的领导活动的许多严重错误。已经通过的决议中说,党自行取消了同国内反动派和反人民现象的斗争,民主阵线还没有成为党手里的强大武器。 !, 4ag1  
,'#TdLe  
  全会的决议还说,党自动取消了同私有资本的斗争,党的活动不是旨在发展和巩固作为社会主义成分的国营经济,不是面向发展和巩固合作社。 Ob d n#Wm=  
<,d550GSm  
8\"<t/_ W  
  党对英国人和美国人的帝国主义危险性估计不足,用对待英美的态度对待苏联。 P<<$o-a"  
]5!3|UYS  
  中央五中全会指出,在阿尔巴尼亚,建设社会主义的任务没有成为党的总路线的基础。全会认为,政治局成员应对这些错误负责,其中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应负主要责任。 y@P%t9l  
.hTqZvDa  
  全会的决议在各州和各地区的党组织大会上进行了讨论,得到了共产党员的广泛支持。但是,科奇·佐泽说,某些党的领导工作人员仍然对中央委员会的活动及其路线表示怀疑,说什么“谁能够担保目前党的路线已经没有缺点了”。中央领导人认为,即将进行的党的清洗有助于把不坚定分子清除出党,巩固党的团结,加强党的纪律性。 dBWny&  
[g}Cve#i  
  中央五中全会决定,在即将举行的共产党代表大会上(开会日期没有最后确定)将讨论共产党活动全面合法化问题。之所以做出这一决定,是因为不仅阿尔巴尼亚人民,而且国外关心阿尔巴尼亚的人士都已经知道,共产党在国家和社会政治生活中的影响已占绝对优势。所以政治局成员们认为,共产党活动的全面合法化只会扩大它在阿尔巴尼亚人民中间的影响。 b|#=kPVgL}  
!\4x{Wa]  
                                                                            米·安·苏斯洛夫[米·安·苏斯洛夫,时任联共(布)中央对外政策部副部长。] /qpSmRL  
                                                                                                                           1946年7月13日于莫斯科

乌斯季诺夫 2012-08-18 08:54
№09293 q,v<:sS9T  
丘瓦欣与斯皮鲁关于斯库台市暴动的谈话纪要 `_/bg(E  
(1946年9月13日) Z\ hcK:  
  抄送莫洛托夫、杰卡诺佐夫、拉夫里舍夫,归档。 O9ex=m `L  
  秘密
     :EX>Y<`]  
摘自Д·С·丘瓦欣日记     ^*. [b  
@ 9/I^Zk  
  今天我应纳科·斯皮鲁的要求同他进行了会见。谈话一开始立即转入了不久前发生在斯库台地区的武装暴动事件。斯皮鲁向我通报了如下情况: 4m*)("H  
v9(5H Y  
  一、9月9日发生在斯库台的事件是一次可悲的事件。[在阿尔巴尼亚北部的落后地区,民族解放运动开展的比其他一些地区要晚些。1944年10月,北部的封建领主企图建立自己的政府,他们结成了“斯库台联盟”。临时政府宣布该地区进入军事状态。1946年9月政府在部分地区发布参军动员令。当应征公民抵达集合地点,但却被派去推翻斯库台政府,从而引起当地农民的反对,遂爆发了起义。]这件事之所以能够发生完全是由于我们的有关机构心慈手软和丧失警惕。例如我们的某些领导人就曾经直言不讳地说,只要现政府仍在地拉那执掌政权,北方就不敢起来反对政府(在这里纳科·斯皮鲁提到了科奇·佐译的名字)。实际上本来有更多的理由让我们去思考相反的情况。9月9日发生的事情并非偶然。北部地区的人民由于愚昧无知而对至今还继续在米尔季塔、杜卡纳、库克斯等地山区活动的部落武装头领和分散的土匪仍然言听计从。最近一个时期,由于希腊人在巴黎会议上的一系列带有挑拨离间性的讲话和英国、美国代表团对希腊君主主义-法西斯主义分子所提要求的支持,某些匪帮加强了其针对政府的敌对宣传。这些匪帮9月9日在斯库台进行的煽动毫无疑问是由国外势力所指使的。当地匪帮的头子尤普·卡扎齐无疑是知道自己的煽动是注定要失败的,但是他为了帮助其在阿尔巴尼亚境外的朋友们还是这样做了。至于事件的实际情况,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尤普·卡扎齐通过自己的奸细于9月8日散布谣言说,地拉那已经被希腊军队占领,游击队纷纷逃离斯库台,人民必须拿起任何能够找到的武器赶往斯库台市,斯库台地区东北部的居民几乎全部都是文盲,愚昧无知,他们对这一宣传信以为真,于是纷纷穿上节日盛装,向斯库台进发。有2个村庄因这一煽动而全体出动,其余5~7个村庄则分别派出了15~20人的代表。由当今民主政府最凶恶的敌人——其中之一是斯库台的大富商罗伊——指挥的人群于9月9日夜间到达斯库台,他们群情激奋,沿街蜂拥。在城市郊区(在铁路信号所附近)人群涌向兵营,要求哨兵放他们进兵营大院并发给他们武器。哨兵没有张皇失措并开了火,接着援军赶到了。匪徒当时都带有武器。他们当中有一部分被当场击毙,一部分被逮捕,而许多人则四散逃往深山。现在正在这一地区进行清剿匪徒的行动。 tYA@J["^  
}`R,C~-|^  
  谈到尤普·卡扎齐的情况时,纳科·斯皮鲁说:在过去卡扎齐曾经当过律师,曾就读于都灵(意大利)的法学院。在意大利人统治时期尤普·卡扎齐当过阿尔巴尼亚法西斯党发罗拉和都拉斯地区的区委书记,而后担任阿尔巴尼亚法西斯党书记。但后来他“失宠”了,被任命为都拉斯的行政长官。卡扎齐曾是斯库台市阵线分子的首要组织者,在整个解放战争的过程中一直同游击队作战。 #GM^:rF  
w8lr pbLh  
  我问纳科·斯皮鲁,在9月9日暴动期间天主教徒表现如何。据纳科·斯皮鲁称,天主教徒表现并不积极,没有公开参加这次暴动。初步掌握的材料表明,天主教徒们认为这样一种暴动企图为时过早因而注定要失败。 9f~qD&~  
vF\>;pcT  
  二、纳科·斯皮鲁同时还向我通报了南斯拉夫军队在列桑市(位于普雷斯帕湖以北)地区包围了以最重要的阿尔巴尼亚匪徒头子之一穆哈雷姆·拜拉科塔里为首的80余人的情况。据斯皮鲁说,这伙匪帮本打算逃往希腊。现在阿尔巴尼亚部队已被派去增援南斯拉夫人(后来得知,穆哈雷姆·拜拉科塔里逃出了包围圈,现在躲在迪布拉地区的某个地方)。纳科·斯皮鲁指出,同拜拉科塔里呆在一起的有2名外国人,但他们的国籍不详。 {Y~>&B5  
M 9)4ihK  
  三、纳科·斯皮鲁还概括地向我介绍了他巡视马利克沼泽地排水工程的印象。据他说,此项工程将不可能取得预期的结果,因为现在看来,排干湖水工程的计划未经周密制定,地方当局本来希望沼泽地的水排干之后能得到9000公顷土地,而现在据说只能得到400公顷。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是:政府将必须在某种程度上压缩此项工作,以免在人民面前公开丢脸。纳科·斯皮鲁说,所有这一切之所以会发生,是由于“我们没有一个能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坚强、果断的领导人”。斯皮鲁在这里也没有忘记“伤害”科奇·佐泽。他对我说,对马利克沼泽地排水工程的失败首先要承担责任的是佐译,因为此人似乎是此项工程的“教父”,并且直到最近还曾断言说那里的工程正在顺利进行。 i'f w>-0  
*\ii +f-  
  谈话结束时,纳科·斯皮鲁提出了一个问题,问是否有可能从苏联给派一名地质学专家来。我已经要求这位部长就此问题给我发一封信来。 )KZMRAT-  
KL \>-  
                                                                          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公使  Д·С·丘瓦欣 )>@S8v,(  
                                                                               1946年9月13日于地拉那 9'MGv*Ho  
8Lgt  
1PY]Q{r  
SkuR~!  
№09296 LR=Ji7  
丘瓦欣关于阿共领导人状况与霍查的谈话纪要(摘录) !Yof%%m$;  
(1946年9月21日) /&Q{B f  
  抄送莫洛托夫、杰卡诺佐夫、拉夫里舍夫,送联共(布)中央,归档
py;p7y!gxA  
摘自Д·С·丘瓦欣日记     xPZ >vCg  
l'I:0a 4T  
  …… kZe<<iv  
J~%43!X\K  
  三、关于扩大共产党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组成人员问题 }MaY:PMA  
Q6m8N  
  恩维尔·霍查主动谈到了党的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中的状况。他坦率地说,在他从巴黎回国之后,他已更加确信必须采取紧急的措施对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的工作加以改组。据他说,在政治局里已经形成了极不正常的局面,政治局的半数成员不做任何工作,等于是个摆设。由6人组成的政治局实际上只有恩维尔本人、科奇·佐泽和纳科·斯皮鲁在工作,而另外3位成员——贝德勒·斯巴秀、潘迪·克里斯托和图克·雅科瓦——则通常是从不参加政治局的争论,而是在所有情况下都是别人向他们提议什么就同意什么。除此之外,近来科奇·佐泽和纳科·斯皮鲁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了。霍查说,事情曾经闹到这样的地步,致使“我有时不得不在没有做出任何决议的情况下中止政治局会议”。 bK:U:vpYm  
tV !?Ol  
  据恩维尔说,科奇·佐泽对纳科·斯皮鲁对他的行为与活动的任何批评都过分敏感。更有甚者,每当科奇·佐泽对恩维尔·霍查提出的某些措施或建议感到不中意的时候,他在这里也要试图找出纳科·斯皮鲁搞了什么阴谋,认为这样的建议是纳科·斯皮鲁向恩维尔·霍查暗中提示的,是针对他(科奇·佐泽)的。据霍查说,科奇·佐泽的缺点是“他过高估价自己的才能和过分乐观地看待事物”。 *2 Pr1U  
W>#yXg9  
  说到这里,恩维尔·霍查介绍了他从巴黎回国之后同科奇·佐泽的一次谈话。据恩维尔说,科奇·佐泽同他仅用了7~8分钟谈了谈9月9日发生在斯库台的事件,而且是非常肤浅地泛泛而谈,没有对这次事件进行任何分析,也没有得出任何政治结论。对于他(科奇·佐泽)来说,一切都不过如此而已。人们暴动了——就是说,应当予以平息。他认为,保卫人民指挥部的部队“将能够恢复斯库台的秩序”。恩维尔·霍查说,对待解决严肃的政治问题的这种态度不可能导致任何好的结果,并将引起比9月9日事件更为严重的后果。 tWn dAM(U7  
Zv!`R($  
  还有另外一个事实。在8~9月间,国内曾进行了民主阵线机关的选举工作。科奇·佐泽在这里也没有看出有什么缺点和不足之处。科奇·佐泽认为选举进行得很有组织,选民参选比例在有些地方达到95~100%,领导内定的候选人“均获通过”。在这次选举中,科奇·佐泽没有发现有任何不足之处。可是要知道缺点和不足之处是很多的。而缺点之一就是缺乏对民主阵线机关工作的批评。这位部长会议主席继续说,实践表明,仅仅一次简单的投票并不足说明什么问题。在北部一些地区出席选举会议的人员比例同样也是很高的,阵线的候选人也都“获得通过”。可是在实践中情况又是如何呢?这些被人民选上了的候选人竟然是9月9日暴乱的组织者,正是这些人策划了这次暴乱。而科奇·佐泽却看不到这一点,他认为“一切都在顺利进行”。当前,我们需要的是对我们工作的尖锐批评,对我们的某些领导人的缺点的批评,以便使人民,特别是北方各省的人民振奋起来,使他们从数百年来的沉睡状况中醒来。这样的批评毫无疑问会加强我们的行政机关和群众性的社会组织,至于对党的加强就不用说了。 #*bmwb*i  
vAX(3  
  谈到中央政府和党的机关的工作时,恩维尔·霍查说,这些机关的工作缺乏计划性,处于放任自流的状态,党中央委员会的工作也没有任何条理和秩序。某些组织在职能方面的混乱不清,有时导致群众性社会组织没有被吸收来参与一些重大的全国性和政治性措施的实施。例如,关于不久前部分地征召人员入伍问题,就没有吸收民主阵线和阿尔巴尼亚反法西斯青年联盟(该联盟中的大多数成员都是共青团,而共青团又是阿尔巴尼亚反法斯青年联盟的领导者)来参与。还有另外一个例子。在民主阵线机关选举之前,没有进行任何事先的准备工作,一切都是靠单纯的行政手段来进行,没有动员广大的人民群众来参与此事,甚至连在地拉那本地的某些群众组织都不知道将要进行民主阵线机关选举之事。 lcl|o3yQ  
"{~5QO   
  为了从根本上改善党和国家机关的一切工作,恩维尔·霍查认为必须尽快地改组党中央委员会的工作并增加其组成人员。他认为政治局组成人员应当扩大到11人,新增成员应当是在工作中已经崭露头角的“年轻、精力充沛并且比较有工作能力的干部”。他认为,吸收参加政治局的人员应当有:现任总参谋长穆罕默德·谢胡少将,现任军队总参谋部政治管理处主任克里斯托·特梅尔科上校,教育部副部长(未来的中央委员会宣传鼓动部领导人)法迪尔·帕奇拉米,现任驻贝尔格莱德公使希斯尼·卡博(计划逐渐让他担任外交部长一职)和共青团中央委员会书记利里·贝利绍娃。所有这5个人均被恩维尔·霍查称之为能够给政治局的工作带来新的气息的有才华、有能力的干部。 j n^X{R\  
l.@1]4.  
  恩维尔·霍查还打算对中央委员会的组成人员进行一些变动,他认为必须把所有像卡德里·霍查之类的缺乏工作能力的人、游手好闲者和可疑人物淘汰出中央委员会。他认为中央委员的数量需要由18人增加到27~30人,另加7~9名候补委员。按照恩维尔·霍查的意见,可以让这样一些党员进入中央委员会,诸如:马诺尔·科诺米(司法部长),米斯托·特列斯卡(出版局长),哈基·托斯卡(农业部副部长),内斯蒂·佐托,或许还可以有拉马达纳·奇塔库等。目前霍查正在研究最后敲定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未来组成人员的问题,同时也在研究以何种方式以及在何时实施打算采取的措施问题。 t@!n?j I  
8m") )i-  
  我认真地听取了恩维尔·霍查的谈话。我没有向他提出任何建议,但是我也未能对他所打算采取的措施提出什么反对意见。我也不得不对霍查在上边谈到的那些缺点表示同意。至于科奇·佐泽与纳科·斯皮鲁之间的摩擦,我在此之前已有所了解。我表示希望在政治局的某些成员之间不要有这样的摩擦,强调了特别是在当前形势下团结一致的集体工作的必要性。 <>6j>w_|  
@` KYgjjH  
                                                                  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公使  Д·С·丘瓦欣 SES.&e|!6  
                                                                       1946年9月21日于地拉那

乌斯季诺夫 2012-08-18 08:55
№09330 65aYH4"  
丘瓦欣关于对马列绍瓦免职的反应与科奇·佐泽的谈话纪要 wm@j(h4  
(1947年5月12日) [#GBn0BG)  
  抄送莫洛托夫、维辛斯基、古谢夫,送巴尔干国家司,归档。 $^Xxn.B9  
       秘密
     [R4# bl  
摘自Д·С·丘瓦欣日记     \oPe" k=  
*z[vp2 TN  
  今天10时我会晤了科奇·佐泽。在交谈时谈及了如下问题: a[hF2/*  
P"NI> HM  
  1.关于解除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在政府中的职务问题。 \ZRII<k5)  
7=fM}sk  
  科奇·佐泽向我通报了国内各界对解除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教育部长职务的反应。 }4>u_)nt  
-`4]u!A  
  这位部长说,普通百姓仍在继续做出反应。所有的人都认为,在政府中不应有游手好闲者的位置,政府将巧言惑众者、懒人和习惯于只拿国家的钱而自己对国家毫无贡献的人清除出国家机关,做得很对。 St?mq* ,  
b_Y+XXb<  
  至于反动分子(商人,原吉斯林分子[吉斯林是挪威法西斯党创始人,战时与德国占领军合作。后来,吉斯林就成为内奸的代名词。]政府和索古政府的旧官吏、旧军官等),按这些人的看法,政府解除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在政府中的职务是由于以下两个原因: KJFQ)#SW!  
-}m  
  1)反动分子们散布反苏谣言说似乎苏联政府打算用自己的武装力量占领阿尔巴尼亚,据这些谣言称,关于把苏联军队引入阿尔巴尼亚的问题曾经在政府的会议上进行过讨论,在这次会议上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发言表示坚决反对允许苏军进入阿尔巴尼亚,可是当时其余所有的政府成员都表示了“同意”。这些人认为,正是由于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的这一发言,他才被解除了政府中的职务。 ++~ G\T9H  
qt OuA  
  2)反动派还散布了另一种说法。据称,不久以前阿尔巴尼亚政府似乎收到了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一份秘密备忘录。据这些人散布的谣言说,这份备忘录甚至还在政府中“讨论过”。在这次讨论时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发言表示赞成接受盎格鲁撒克逊人在这份虚构的备忘录中提出的那些条件,并因此而丢失了自己的职位。 Wqv7  
\zJ^XpC  
  至于说到党内人士,则应当指出,党内群众对解除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的工作基本上都表示赞同。但是在某些党内人士中(包括在地拉那),对解除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的教育部长职务引起了某种惊异。这些人士无论如何也不理解,像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这样一个曾在苏联呆过数年并曾亲眼目睹“应当怎样工作”的人,竟然不被允许参加建设民主的新阿尔巴尼亚的工作。当他们看到政府中在知识和素质方面有时还在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之下的其余那些领导人都能忠诚地、无可指摘地工作的时候,对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如此表现尤其感到吃惊。 ScJ:F-@>  
F-@y H  
  在“有学问的”知识分子中,对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被解职的反应很有意思。例如,地拉那科学研究所的成员们在相互间的谈话中就坦率地表示,尽管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发表了一些高深莫测的讲话,做了一些“指导性的”发言,谈了一些“理论上的”认识,并曾呼吁加强国家的恢复工作等等、等等,但是他自己实际上并没有干任何事情。这些人士认为,应当把这样的蛊惑宣传家从政府机关中清除出去。 u0R[TA3  
DQhHU1  
  还应当指出一个在人民议会主席团讨论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问题时出现的细节。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所有的主席团成员都一致赞成政府的建议——解除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的职务。但是人民议会主席团主席奥梅尔·尼沙尼在表决时却来了这样一段插话:“当关于解除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职务的问题实际上已经决定了的时候,我们现在未必还能做什么事情。遗憾的是我们还不得不来做这样的事情。……关于问题的实质我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也许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本人要就这个问题说点什么”。 5S? "<+J'  
gS(JgN  
  不难理解,这段插话的目的是旨在挑动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站出来发言,从而在人民议会主席团挑起争论。但是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以沉默应付了事,未敢说什么话。 `T[yyOL/  
T\wOGaCW  
  应当指出,奥梅尔·尼沙尼听到关于解除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职务的消息时的确感到很不是滋味。正如上面已指出的那样,在人民议会主席团开会的时候,以及在同个别政府成员的交谈中,他都以自己的言行证明了这一点,例如,在会晤卫生部长米达尔·什图拉的时候,奥梅尔·尼沙尼就直截了当地表示,他对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的被解职感到惋惜。在同米达尔·什图拉的这次谈话中,奥梅尔·尼沙尼还曾试图探听是否有些什么促使政府做出解除谢伊富尔拉·马列绍瓦教育部长职务的纯党内的考虑。…… 5%S5*c6BD  
JK)|a@BtOT  
  3.[原文如此,缺序号2。]关于某些议员的反政府活动。 W=2.0QmW  
rREev  
  科奇·佐泽告诉我说,政府已经决定在近日内对在最近数月里广泛开展活动,甚至采取了有组织的形式对反政府的议员集团进行有力的打击。他指出,这个集团为首的人有人民议会议员谢夫凯特·贝亚、康斯坦丁·博什尼亚库、科尔·库佳利、萨拉胡丁·托托、法伊克·谢胡、恩维尔·萨扎尼、谢赫·卡尔布纳拉、伊尔凡·伊马尤尼、伊斯拉姆·拉多维茨卡等人。此外,政府还打算以未完成政府交给的任务及作为驻巴里的阿尔巴尼亚军事代表团团长在意大利工作期间挥霍大量钱财的罪名逮捕议员卡德里·霍查(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前中央委员)。科奇·佐泽说,根据国家安全机关掌握的初步材料,所有这些人都和去年9月9日发生在斯库台的暴动的参加者有联系。 h%:wIkZ/  
y%--/;  
  科奇·佐泽说,不久以前还逮捕了议员谢赫·卡尔布纳拉的儿子,此人公开道出了这一帮议员同阵线分子的联系以及他们有组织的反政府活动。数日前被捕的索古统治时期杜拉斯宪兵队长泰菲克·费里·阿累西也供出了这些议员的反政府活动情况,此人直到最近一直是谢夫凯特·贝亚的“左右手”。 Q m9b:U~  
Ct /6<  
  据国家安全机关目前所掌握的情报,这个集团的所有成员已经约定要想尽一切办法不落到政府手中。对此,科奇·佐泽指出,政府打算尽快地消灭这个集团,不让该集团的成员有藏匿的可能。据他说,国家安全机关已经采取了一切措施不让这个集团的任何成员逃出地拉那。 q&ed4{H<  
3!;o\bgK  
  据初步统计的材料,政府打算在近日内加以逮捕的人员数量在全国范围内将达100~120人。在这个数字中包括有:医生和教师7~9人,商人和工业家13~15人,律师和法官5~7人,前历届反动政府成员家庭出身者15~20人,僧侣约5人,索古军队的军官约12人,天主教徒5~7人以及其他一些人。 F`Vp   
ICoZ<;p  
  在谈话的最后,科奇·佐泽指出,作为开始,政府打算先逮捕5名该集团中最积极的成员——谢夫凯特·贝亚、谢赫·卡尔布纳拉、科尔·库佳利、萨拉胡丁·托托和法伊克·谢胡。这位部长说,在对这5个人进行审问并从他们那里获得相关的材料之后,将可以解决再逮捕参加这个集团的其余所有议员的问题。 -'W:P'BG  
'H1"z!]  
  我对这位部长所做这些情况通报表示了感谢。 @Ng q+uXm  
!oV'  
  谈话就此结束。 /9y'UKl7[  
                                           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公使  Д·С·丘瓦欣 Rx<[bohio  
                                               1947年5月12日于地拉那 x^F2Ywp%  
)fZ5.W8UE]  
7f=9(Zj  
DA4!-\bt@  
№09347 q33!X!br  
莫洛托夫关于阿同苏联及相邻巴尔干国家关系与霍查的谈话记录(摘录) A%M&{S'+|X  
(1947年7月15日) sEfGf.  
                                                          秘密
,v1-y ?kB  
    摘自维·米·莫洛托夫的日记     %@M/)"k  
Ll&5#q  
  在座的有;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内务部长科奇·佐泽和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公使丘瓦欣。 Tf[-8H<  
ELNA-ZKp  
  莫洛托夫问恩维尔·霍查,在莫斯科都看到了些什么。 U7fE6&g  
{78*S R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他今天,即7月15日,参观了克里姆林宫,此外,还去看了地铁。 Iei4yDv ;  
m~NWY$oI9[  
  莫洛托夫问恩维尔·霍查希望制定一个什么样的参观苏联的计划,他想在莫斯科看些什么和做些什么。 B&Ci*#e  
3y D5u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他在莫斯科想看的东西很多。他(霍查)同莫洛奇科夫同志进行了交谈,他们一起拟定了一个参观莫斯科的各种名胜古迹的计划。 " Gn; Q-@  
6nSk,yE'hE  
  莫洛托夫说,今天,7月15日,斯大林同志或许能够接见恩维尔·霍查,但他(莫洛托夫)还需要把这一接见的时间搞确切。接见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将另行通知恩维尔·霍查。莫洛托夫还补充说,接见大概将在晚上7点或8点种以后进行。 J2[QHr&tn  
@x J^JcE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他非常高兴。他整个一生都盼望着有这一天。此外,受到斯大林同志的接见也是他给予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巨大荣誉。 Tx_(^K  
S@"=,Xj M  
  莫洛托夫说,阿尔巴尼亚与苏联之间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们应当相互熟悉和了解一下。斯大林同志很高兴接见恩维尔·霍查并同他及其他民主阿尔巴尼亚的领导人结识。[恩维尔·霍查与斯大林的会谈是在1946年7月16日进行的。会谈时讨论了阿尔巴尼亚对内对外政策的一些问题。斯大林提出关于将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根据其社会成分(其大部分人员是农民)改名为劳动党的问题。] }EIwkz8  
QBn>@jq  
  莫洛托夫说,他大致地了解恩维尔·霍查在莫斯科的访问所做的计划安排。莫洛托夫补充说,如果恩维尔·霍查希望在这个计划安排中做些什么改变,悉从其便。莫洛托夫问,阿尔巴尼亚代表团希望在此间,在莫斯科讨论哪些问题。 _0j}(Q>|H#  
Sf'5/9<DW+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阿尔巴尼亚代表团希望商谈几乎所有关系到阿尔巴尼亚的问题。代表团还打算谈及经济和其他各种问题,其中包括关于国民教育、关于军队等问题。恩维尔·霍查说,他准备同维·米·莫洛托夫——如果维·米·莫洛托夫有时间的话——或者其他同志讨论所有这些问题。 RK3/!C`  
I2DmM"-|  
  莫洛托夫回答说,当然,可以直接同他(莫洛托夫)讨论所有这些问题。至于那些专门性的问题,可以同在相关部门工作的有关同志一起进行商讨。这一切将取决于恩维尔·霍查提出的问题的性质。 DVcu*UVw  
lM 1!2d'P  
  莫洛托夫问,恩维尔·霍查希望提出哪些问题。莫洛托夫指出,他事先询问此事是为了报告斯大林同志。 t(rU6miN  
rYS D-Kq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从阿尔巴尼亚方面来说,主要问题当然是阿尔巴尼亚对它的南部邻国——希腊的政策问题。这个问题关系到阿尔巴尼亚总的国际地位。其次,他(恩维尔·霍查)希望谈及经济和财政问题,其中包括同南斯拉夫的经济关系问题。如果维·米·莫洛托夫愿意听取的话,恩维尔·霍查还打算介绍一下阿尔巴尼亚的经济状况,并指出阿尔巴尼亚在这一领域存在的不足和取得的成就。恩维尔·霍查还想概述一下阿尔巴尼亚的国内局势。此外,恩维尔·霍查还希望讨论有关阿尔巴尼亚军队的组织体制问题。恩维尔·霍查说,他还可以介绍一下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内的情况,党的领导班子及即将召开的党代表大会准备工作。…… Y#Vy:x[  
9cmJD5OO  
  莫洛托夫说,他想提一个有关巴黎会议的问题。正如恩维尔·霍查所知道的那样,我们在收到了进一步的情报之后,已决定在参加巴黎会议的问题上采取否定的立场。莫洛托夫问恩维尔·霍查是否理解苏联、阿尔巴尼亚以及一些友好的巴尔干国家所采取的这一立场。 B D0-v`  
2* L/c-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对于他来说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阿尔巴尼亚政府认真地研究了莫洛托夫在巴黎的所有讲话。苏联政府和联共(布)中央委员会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是完全清楚明确的。 -d3y!| \>a  
*&0Hz{|  
  莫洛托夫问恩维尔·霍查是否掌握有关于英国人、美国人和法国人在即将举行的大会上将对阿尔巴尼亚或者就同阿尔巴尼亚建立关系问题采取的立场的什么材料。 _z5C plO  
y&Hh8|'mC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他不了解任何新的情况。 [;f"',)y,  
~=mM/@ HD  
  莫洛托夫说,应当认真注视这一问题。莫洛托夫问,阿尔巴尼亚已经同哪些国家建立了关系。 PK4UdT  
nu<!/O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阿尔巴尼亚同保加利亚建立了关系。此外,就建立两国间外交关系问题已经同罗马尼亚进行了7~8个月的谈判。阿尔巴尼亚从自己方面已经就这个问题做了全面的表态,但是罗马尼亚至今仍未做出关于同阿尔巴尼亚建立外交关系的决定。 [E~TYk;  
B~#@fIL  
  莫洛托夫说,罗马尼亚虽然拖延了就此问题做出决定,但是它最近将会同阿尔巴尼亚建立外交关系。莫洛托夫问,阿尔巴尼亚同南斯拉夫之间是否签有条约。 n_Y]iAoc`  
-*M:OF"Zh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阿尔巴尼亚同南斯拉夫之间在1946年曾经签署了友好互助条约。除此之外,还签有一系列关于开采铁矿的阿-南合股公司、关于修建铁路等问题的阿-南经济协定。 ~m?~eJK#a  
k#) .E X  
  莫洛托夫问,南斯拉夫同阿尔巴尼亚之间政治和经济关系发展得如何。 kwR@oVR^  
bVHi3=0{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这些关系正在顺利发展和巩固。阿尔巴尼亚人民把同南斯拉夫的友谊看做是一个重要的和生命攸关的问题。至于同南斯拉夫之间的经济关系,则由于南斯拉夫方面的过错,一些合同和协定的执行进行得相当缓慢。他(恩维尔·霍查)觉得南斯拉夫似乎对执行自己签订的经济合同并不很热心。形成的印象是:所有的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经济合同和协定都是在对问题缺乏深入研究的情况下签订的。因此这些合同和协定的实施遇到了一系列困难。例如,存在着一个关于阿-南合股公司的问题。这是一个对阿尔巴尼亚来说十分重要的问题。它关系到阿尔巴尼亚矿井和矿山的发展。但是迄今为止阿尔巴尼亚的自然资源尚未得到充分的开发。这些公司还没有开始运作。技术和行政管理人员缺乏。但是事情还不仅仅在于人员方面。目前尚没有任何一项发展阿尔巴尼亚煤炭或者铁矿开采工业的具体计划。眼下从事自然资源开采工作的只有阿尔巴尼亚的有关部和苏联专家。 ?&m]du#6  
_[o^23Hj  
  对于阿尔巴尼亚来说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关于铁路问题。阿尔巴尼亚政府没有一个明晰的概念:阿尔巴尼亚铁路建设的前景怎样,它们将通往何处,它们的终点在什么地方。曾经计划要修建两条铁路干线。一条干线应当是从都拉斯经由爱尔巴桑和斯特鲁加至斯科普里(南斯拉夫),而第二条干线则是从申吉纳至佩奇(南斯拉夫)。这些问题都同铁托讨论过。南斯拉夫人已经同意在最近的2~3年内建成这些铁路。但是迄今尚未着手进行工作。 *^Y0}?]qT  
q*nz4QTOE  
  莫洛托夫问,修建这两条铁路干线的目的是什么——经济上的或是战略上的。  ]:fCyIE  
*$C[![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都拉斯-斯特鲁加铁路主要具有经济意义,因为在这条铁路经过的地区出产铁和铬。从战略观点来看,这条铁路并不很可靠,因为它是从山区通过的。从申吉纳至佩奇的另一条铁路首先是具有战略意义,虽然它也将被用于经济目的。在这些地区蕴藏有铬和铜。 +yH~G9u(  
!@Lc/'w  
  莫洛托夫问,预计阿尔巴尼亚今年的收成是否良好。 \q'fB?bS^  
\Egc5{   
  恩维尔·霍查回答说,预料阿尔巴尼亚今年的收成很好,阿尔巴尼亚政府预计能收获200万公担小麦和玉米。 oD@jtd>b%  
Q5n : f+  
  莫洛托夫问,用自己的粮食能否满足阿尔巴尼亚的需要。 _lv:"/3R  
,D2_Z]  
  恩维尔·霍查做了肯定的回答。恩维尔·霍查说,除了本国的收成之外,南斯拉夫人还同意向阿尔巴尼亚提供30万公担的小麦和玉米。 E2H<{Q   
rOb"S*  
  莫洛托夫说,看来还需要就一些问题再进一步进行商谈。关于斯大林同志的接见问题,莫洛托夫答应将另外通知恩维尔·霍查。 t`ceVS  
fbTw6Fde$  
  谈话持续了1小时35分钟。 6oh@$.ThG  
                                                                               1947年7月15日15时于莫斯科

乌斯季诺夫 2012-08-18 08:58
№09366 # 5y9L  
斯皮鲁关于其受到阿共政治局审查与加加林诺夫的谈话记录 QOT)x4!)  
(1947年11月19日) vQK n=  
  抄送莫洛托夫、维辛斯基和马立克,送巴尔干国家司,归档。 aJ6#=G61l  
  秘密
     JFG",09]  
}iua] 4 |  
  今天纳科·斯皮鲁主动前来拜访了我。很难把这次会晤称为交谈,说得确切些,这乃是他一个人的独白。 1m>^{u  
b|sc'eP#?  
  互致问候之后,他一开始直截了当地说,他想谈谈昨天举行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会议的情况。 7_Ba3+9jpa  
cc|CC Zl  
  他说,昨天(11月18日晚上)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举行了有9名政治局委员出席的会议。 Sc&)~h}YF  
}rz dm9  
  他说:“政治局候补委员没有被邀请出席会议,而这样做我完全明白是为什么,因为所有的政治局候补委员——利里·贝利绍娃、穆罕默德·谢胡和法迪尔·帕奇拉米——都是新派人物,他们没有卑躬屈膝地在南斯拉夫的压力下低头屈服,他们是南斯拉夫人所不喜欢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未能被邀请出席这次为了使之具有确定倾向而经过十分精心准备的会议的原因”。 y)3~]h\a  
i>Z|6 5  
  这位部长告诉我说:“在这次会议上,报告人是恩维尔·霍查,他在报告中综述了萨·兹拉季奇所发表的多次意见的主要内容,并完全承认了南斯拉夫的所有指责都是正确的,而把对此应负的全部责任推到我的身上,其中也提到了法·帕奇拉米和另外某个人”。[南共联盟驻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的代表萨·兹拉季奇出席了1947年11月18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会上宣读了由铁托签署的南共联盟的信,尖锐地批评了斯皮鲁“反南斯拉夫”的立场。恩维尔·霍查和科·佐泽是11月5日知悉该信的内容的,当时萨·兹拉季奇还向他们做了口头声明,说在贝尔格莱德人们认为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在发展阿南两国关系问题上的立场是错误的,因为阿共中央过低地估计了两国经济计划一体化的必要性。兹拉季奇还指责说,在阿尔巴尼亚存在着一个隐蔽的反南斯拉夫的阵线,并说出了具体人名。] C9<4~IM w  
F+ffl^BQ  
  “我曾经说过,萨·兹拉季奇这些意见的内容并没有全部让我知道,这话我说得没有错。尽管恩·霍查和科·佐泽曾经几次同我谈到这个话题,但是他们对我隐瞒了这样的事实,即南斯拉夫人直言不讳地提出,在阿尔巴尼亚,反南斯拉夫势头的策动者就是我纳科·斯皮鲁。只是听了恩·霍查在政治局会议上的报告之后我才得知了这一点。这对我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用我们阿尔巴尼亚的语言来表达,这就意味着我是一个敌人。”——纳·斯皮鲁这样说。 cVQatm  
>vlQ|/C  
  他向我介绍说,在这次会议上科·佐泽和克里斯托·特梅尔科先发了言。用斯皮鲁的话说,他们当然“是支持报告人的,很显然,这是事先已经决定并准备好了的”。至于政治局的其他委员,纳科·斯皮鲁断定说:“他们谁也不敢说出什么反对已经阐明了自己观点的那些人的意见的话”。 YXF#c)#  
T>#TDMU#Fm  
  接着他尖锐地批评了恩·霍查和科·佐泽“从根本上改变了其在南斯拉夫问题上的立场”。 94Xjz(  
[O= W>l  
  他说:“现在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是要知道所有由我做出决定的原则问题从来都是得到了恩·霍查和科·佐泽同意的。这些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从来做事都是遵照他们的指示,这并不排除我也有错误,但是这是属于工作中犯的错误。我曾不止一次地向恩·霍查说起过,在相互关系中存在的那些不正常情况,并且在5~6个月之前就已经提醒过他说,这些不正常情况需要加以解决,否则它们有可能发展成为具有原则意义的问题。” luW <V>  
fd4;mc1T  
  接着纳·斯皮鲁谈到了自己的工作并说,在他工作一年来没有任何过错。 qE>i,|rP`  
3PfiQ|/b  
  我感觉到,尤其令他难以接受的一点是没有在事前把兹拉季奇的谈话内容全部让他知道,特别是谈话中南斯拉夫指责他本人,为反对他个人而着重事先定下调子的那一部分。 }% eDEM  
gf+o1\5t@  
  他说,直到昨天之前他都认为问题是在于纠正工作中的错误,但是到了昨天的会议上他才完全明白了事情是关系到他本人的。 !q!"U MiG  
8{oZi]ob  
  在谈话结束时他直言不讳地说,他认为当前恩维尔·霍查以及同他一起的所有其他政治局委员完全听从南斯拉夫的意见,所采取的现行路线是不正确的。[在此次谈话的第二天,即11月20日,恩维尔·霍查在与加加林诺夫会晤时,谴责了斯皮鲁,并向他表达了政治局全体成员改善与南斯拉夫相互关系的决心。随后,加加林诺夫避免了与斯皮鲁的再次会面。于是,斯皮鲁给加加林诺夫留下了一封信,信中阐述了在政治局会议上即将发言的提纲,并答应要讲述事情的全部细节。但是,第二天,斯皮鲁就当着自己助手们的面自杀了。] SijtTY#r  
,1,&b_  
                                                                                                                          苏联驻阿尔巴尼亚临时代办  А·加加林诺夫 LyIKP$t  
                                                                                                                                          1947年11月19日于地拉那 C?,*U  
ze&#i6S  
Q*gnAi&.#  
"c6<zP  
№09513 {o( * f  
丘瓦欣与霍查关于阿国内政治形势的谈话记录 <P- $RX  
(1948年3月16日) IAYACmlN&  
  抄送莫洛托夫、佐林,送巴尔干国家司,归档。 q]K'p,'  
  绝密
     8yn4}`Nc@  
摘自Д·С·丘瓦欣的日记     `g--QR  
NddO*`8+)  
  今天恩维尔·霍查同志会见我并与我进行了交谈。会见时科奇·佐泽同志在座。我请求总理向我谈谈他自己对阿尔巴尼亚国内政治形势的看法,并介绍我不在阿尔巴尼亚的这段时间里(1947年8月以来)国内发生的变化。 m~;B:LN<  
syR N4  
  恩维尔·霍查在强调人民政权继续得到巩固以后说,国内的政治形势完全稳定。为了证实自己这一论断,他列举了前不久举行的人民政权地方机关的选举(1948年2月)以人民阵线的完全胜利而告终,它也是人民民主的胜利。在场的科奇·佐泽指出,选举表明民主阵线在基层威信很高,有些地区几乎100%的选民投票拥护阵线的候选人,恩维尔·霍查将民主阵线在前几次选举运动(1945年12月2日的成立议会选举,1948年2月15日的区、市会议选举)得票率加以对比之后指出,民主阵线候选人的得票率逐步增加,例如,1945年12月2日的选举,民主阵线候选人的得票率占参加选举的全体选民的93.18%,在区会议选举中得票率增加到97.6%,最近一次选举中已经达到99.1%。 88+ =F XG  
E:)Cp  
  这位总理在谈到选举进行过程的总形势和居民的情绪时强调指出,在全国范围内情绪高涨,没有出现任何事故。人民高唱歌曲来到选区,友好地投票拥护“我们的候选人”。科奇·佐泽说,“反动派和我们的某些政敌这次不敢抬头”。科奇·佐泽继续说,“如果说在过去在某些地区,特别是山区,选举经常伴随着武装土匪的袭击、暗杀和吓唬选民的话,那么在最近这次选举中已经没有这些现象了”。据他说,选举是在平静的氛围中进行的。权力机关和党组织在各地出色地完成了选举运动期间的任务。 b:1 L@8s;  
:> SLQ[1  
  据我的交谈者们反映,如果考虑到阿尔巴尼亚现在正经受着严重的困难,加之去年政府对待基本群众——农民的政策上犯了许多政治性错误(1947年5月从政治上看是错误的粮食征购法,地方土地机关没有兑现自己与农民签订的合同义务,错误的收购烟草和经济作物等等政策),那么人民政权在这次选举中所取得的成就特别具有典型意义。 w//omF'`  
>OK#n)U`  
  恩维尔·霍查在谈到国内总形势时指出,权力机关在消灭继续对当地居民进行恐怖活动的武装匪徒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据他说,现在在整个阿尔巴尼亚,只有不到150~160名匪徒,而在1947年年初时还有500~600名。现在国内已经没有由于政治原因与人民政权进行斗争的重大武装匪徒,现在在北部山区和中部的某些地区,隐藏的主要是刑事犯罪分子。他们由于杀人、盗窃而逃避人民保卫机关的惩罚。至于政治犯罪分子,只是屈指可数,并且在人民中间十分孤立(如迪布拉地区著名的登·埃列齐,登·卡列希等)。科奇·佐泽指出,根据资料,许多政治犯罪分子去年从阿尔巴尼亚逃到希腊,从那里进行反对国家的破坏活动。 Yk 'm?p#~  
J'e]x[Y  
  似乎为了特别强调稳定的国内形势,科奇·佐泽指出,在阿尔巴尼亚各个时代都存在过的凶杀事件,现在已经绝迹。他列举了以下数字:1939年,每月平均发生凶杀案件74起,到了1945年,这一数字降低到40~45起,1946年降到20起以下,1947年只有15~17起,今年1月则只有3~5起(也许这里列举的数字需要稍作更正)。他特别强调,在科尔奇省的莫克拉地区,索古时代没有一天不发生凶杀案件,而最近几个月只发生过几起。恩维尔·霍查和科奇·佐泽把出现这一形势的原因归结为基本群众的政治觉悟普通提高,群众性的社会团体(青年团和阿尔巴尼亚妇女联合会的地方组织)工作的结果,这些团体已经深入人心,其活动在人民中间愈来愈有影响。 LL.x11 o3  
2e59Ez%k6  
  科奇·佐泽就此还指出收缴居民武器运动的丰硕成果。他说,去年居民共向警察机关上缴了数万件各种武器,现在居民每个月都要上缴1000~2000支火枪、步枪和其他武器。这位内务部长指出,居民上缴武器完全没有受到警察和人民保卫机关的压力。科奇·佐泽说,“这一切都说明,我们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威信已经大大提高。人民再不用为自己的命运而担心,将保护自己那部分财产的责任完全寄托在警察机关和人民保卫机关身上”。 N'QqJe7Z  
)S*1C@  
  恩维尔·霍查在谈到经济形势问题时说,人民的公共福利现在已经大大提高。尽管从表面上看,城市的粮食供应还有些困难,但总的来看全国的供应还是有保障的。农民无疑有大量的粮食储备,不仅能够养活城市居民,还可以建立一些储备。这位总理就此指出,1947年政府在经济政策上犯了大错误,引起农民对政府的某些不满。在去年的错误中间,恩维尔·霍查列举了1947年5月23日无疑打击了农民生产更多粮食的积极性的有害征购法,收购经济作物,尤其是收购烟草的错误政策。土地机关没有履行自己与农民签订的合同义务,他指出,政府应当向苏联公使表示感谢。还在去年5月,苏联公使就提请总理注意1947年5月23日颁布的法律的危害性,结果导致它及时被取消。他接着指出,土地机关“欺骗”了农民,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它们坚持要求某些地区的农民用减少粮食播种面积的做法扩大经济作物的播种面积,并且签订了承担相应义务的合同,结果又不向农民供应所必须的粮食。还有另一个例子,看上去就像是公开欺侮农民。贸易部的收购部门已经与农民签订了协议,规定了收购他们的烟草的条件(价格、质量、保管条件、运送到指定地点的期限等等)。时间到了,可收购部门就是不收农民的烟草,致使烟草质量降低(不是由于农民的过失),收购部门相应地降低了烟草的价格,并且在某些情况下降低了几倍。“我们机关的这种政策”,恩维尔·霍查说,“没有产生任何好结果。这种政策只能激怒农民,使他们对政府的任何创举产生不信任”。“当然”,恩维尔·霍查继续说,“在所有这些事件中,也有不少是人民政权的敌人的故意破坏”。总理对我提出的有关问题回答说,到新的收获季节之前,城市居民需要6万多公担的粮食,政府打算从农民手中收购。据他说,贸易部目前正在制定措施,以便顺利收购6万多公担的粮食。他指出,实现这个任务的困难是机关没有任何可以信赖的统计资料。他还指出,如果阿尔巴尼亚有关机构能够确定某些地区的收成,或者是在一定程度上能正确地确定收成,确定各种作物的播种面积,那就“不会造成中央机关的重大失误”。现在,当同志们都从各地赶来时,发现某些作物的播种面积被大大扩大了,因此也引发了完成粮食收购计划的严重混乱。总理继续说,“不难理解,我们现在必须尽快修改这些计划”(尽管知道在许多城市,其中包括首都在内,粮食的供应经常中断,但我没有料到目前的形势会变得如此严重)。 &n>7Ir  
u h )o  
  对此恩维尔·霍查指出,刚刚闭幕的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全会,不仅要研究党的建设问题,还得研究国家的经济问题。据他说,在最近一次全会上,来自各地的同志从未像这次如此尖锐地批评“我们的失误”,并且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议。现在已经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委托它研究在全会上提的所有建议,将其归纳后向中央提出有关的决议草案。恩维尔·霍查在谈到中央全会时,不能不提到他称为纳科·斯皮鲁的反党活动。纳科·斯皮鲁多年来一直推行非常隐晦的政策,其目的似乎是要把工人出身的同志排挤出党的领导人之列。恩维尔·霍查列举事例表明,纳科·斯皮鲁企图让恩维尔·霍查与科奇·佐泽争吵,并夸大南斯拉夫方面的错误。据恩维尔·霍查称,纳科·斯皮鲁企图唆使南斯拉夫人反对恩维尔·霍查(纳科·斯皮鲁1946年与南斯拉夫公使杰尔贾的谈话,并将恩维尔·霍查关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培拉特全会问题的讲话交给了杰尔贾,恩维尔·霍查在这次讲话中将这次全会所犯的错误似乎推在南斯拉夫人身上;纳科·斯皮鲁企图在去年与基德里奇[鲍里斯·基德里奇,南斯拉夫部长会议经济和计划委员会主席。]会谈时,唆使南斯拉夫人不信任恩维尔·霍查等等)。同时恩维尔·霍查继续说道,纳科·斯皮鲁在推行自己与党敌对的路线的同时,千方百计显示其亲苏联立场,尽管他在自己亲朋好友的圈子里多次谈到苏联“不好的东西”。据他说,纳科·斯皮鲁去年从苏联回国以后对苏联人,对苏联的集体农庄和工厂反映极坏,声称他在阿尔巴尼亚被占领期间见到的意大利企业,其秩序似乎比苏联的企业好得多。 L5f$TLw h;  
8Q=ZH=SQK  
  恩维尔·霍查还列举了纳科·斯皮鲁反党行为的其他例子。尽管据恩维尔·霍查说,纳科·斯皮鲁把他(恩维尔·霍查)当成亲近的人,但他从前并没有发现这些活动。说到这里,恩维尔·霍查开始批评自己,声称对已经发生的一切,他应负主要责任,是他没有及时“认清”纳科·斯皮鲁。“只是到了现在”,恩维尔·霍查说,“当我们用同志式的方法批评我们党的某些领导人的错误时,我们党内才达到完全的团结一致”。他接着说,纳科·斯皮鲁一案使阿尔巴尼亚党的领导人受益匪浅(非常耐人寻味的是当恩维尔·霍查在介绍这一切时,科奇·佐泽极力装出他在所有问题上与恩维尔·霍查一致的样子)。“有关所有这些问题”,恩维尔·霍查说,“我们已经详细通报给联共(布)中央代表彼得罗夫同志,并向他转交了全部必要的材料”。恩维尔·霍查和科奇·佐泽指出,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清除了像纳科·斯皮鲁这样的分子以后,变得更加坚强,领导班子更加团结。 |@wyC0k!  
JYJU&u  
  谈话结束前,科奇·佐泽通报了党员数量增加的几个数字。据他说,目前共有2.2万名党员,1.45万名预备党员,共青团有3.1万名团员。 KP{3iUqvO  
;&S;%W>|  
  谈话结束后,恩维尔·霍查和科奇·佐泽邀请我与他们共进午餐。我谢过他们,并未对此表示反对。 4x=(Zw_X  
n Q-mmY>#  
                                                                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公使  Д·丘瓦欣 |>+uw|LtZ  
                                                                    1948年3月16日于地拉那

乌斯季诺夫 2012-08-18 09:00
№09518 "![L#)"s  
普赫洛夫和曼奇哈关于阿共第八次中央全会的报告 `dW]4>`O  
(1948年5月15日) ~ 'Vxg}  
                                             绝密
     Q[u6|jRt  
  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第八次中央全会于1948年2月26日至3月2日举行。全会是在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见我们的情报资料)指责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人进行反南斯拉夫活动的情况下召开的,这一指责首先针对前经济部长、计划委员会主任、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纳科·斯皮鲁。八中全会讨论了这一问题并通过了决议。 ^@6q  
u8L$]vOg  
  决议谴责了纳科·斯皮鲁反人民的敌对活动,对他的主要指控是反共产党的经济政策,从事反南斯拉夫的活动。决议指出,纳科·斯皮鲁不遗余力地使阿尔巴尼亚的经济“独立地、不依赖南斯拉夫的经济”而发展。他曾告诉人民:“没有南斯拉夫,我们也能够实现自己的经济计划”。决议将纳科·斯皮鲁的这些对阿南关系的看法视为资产阶级、沙文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观点。 B[o`k]]  
,kM)7!]N  
  正如决议中所指示的那样,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全会拥护政治局采取的措施,将受纳科·斯皮鲁的敌对影响并与他一起进行反党活动的所有人员调离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中央全会撤销了阿尔巴尼亚军队参谋长穆罕默德·谢胡和人民青年组织领导人利里·贝利绍娃的职务,并将她开除出党。 e %O0hE  
q3w1GD  
  中央全会决议制定了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最近的任务。首先是注意“保持和继续巩固党的领导和党内的团结”,更加紧密地加强与南斯拉夫的联系和合作。全会指出,阿尔巴尼亚是民主阵营最薄弱的环节,帝国主义者企图在这里挑起国际复杂事态,决议接着提出了党在组织方面的任务。它们是:巩固党的领导机关与基层党组织的联系,加强对工会活动的关心和改善劳动者的物质生活环境。 l*=aMjd?  
SNpi=K!yn  
  中央全会还接受了中央政治局关于“补充和改变共产党中央和政治局组成”的建议(在我们的参考资料中已经报告过)。 ;;U :Jtn2  
<V&5P3)d9  
  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全会的这一决议是依据从南斯拉夫得到的指示而通过的。决议草案是在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驻阿尔巴尼亚全权代表萨·兹拉季奇的参与下起草的。 x3G:(YfO  
NL"G2 [e  
                                                                                                                              И·普赫洛夫[普赫洛夫,联共(布)中央对外政策部干部。] \2v"YVWw  
                                                                                                                               П·曼奇哈[曼奇哈,联共(布)中央对外政策部干部。] _lxco=qd=%  
                                                                                                                                                              1948年5月15日 F7}-!  
!q"cpL'4  
Y3U9:VB  
z8_XX$Mnt  
№09505 6" B%)0  
莫洛托夫与霍查关于阿南关系问题的会谈记录 nHXX\i  
(1948年6月24日) M[]A2'fS  
                                      机密
&(pjqV  
    摘自莫洛托夫的日记     o*S"KX $  
6;b9swmh  
  相致问候之后,霍查感谢莫洛托夫的接见,他说他知道最近莫洛托夫有多么忙。 Vm1-C<V9  
1R%1h9I4'  
  莫洛托夫问霍查,是否认为召开八国代表会议是及时的。[ 1948年6月23~24日,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代表在华沙举行了讨论德国问题的外交部长会议。] Am4lEvb  
R W/z1  
  霍查做了肯定的回答。 Q;/a F`  
qt e>r  
  莫洛托夫又问霍查关于八国外长声明草案的意见。 J5M+FwZq  
oMH.u^b]fT  
  霍查说他未能及时了解文件的内容,因为这份文件当时没有译成法语。 |UnUG  
:Ixx<9c.  
  莫洛托夫问,现在有没有翻译。 @ EuFJ=h  
+K",^6%1  
  霍查回答,他已经得到了译文,声明的草案很好。 >h~IfZU1  
tfO#vw,@  
  莫洛托夫说,代表大会召开得很仓促,是因为需要很快采取行动,连准备工作的时间都没有,尽管如此也不应该出现严重的错误。 d I'SwnR  
uq3{h B#  
  霍查说,他想和莫洛托夫谈谈阿尔巴尼亚的情况。 1`0#HSO  
Kb ;dKQ  
  联共(布)中央的信[指联共(布)中央1948年3月27日给南斯拉夫共产党的信,该信分发给了共产党情报局的各国成员。参见本档案集第22卷“苏南冲突的起源及其公开化”专题№01626文件。]使阿尔巴尼亚避免了重大的危险。由于南斯拉夫领导人的行为,使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曾陷入重大危险之中。 C@\{ehG  
dtStTT  
  莫洛托夫指出,这是确实的。 1%[_`J;>Z  
DbI!l`Vn4  
  霍查说,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人完全信任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特别是铁托。他们曾坚信不疑,这个立场是符合联共(布)中央的指示的。阿尔巴尼亚领导人向联共(布)中央通报过自己的立场。霍查提醒说,他第一次和莫洛托夫在巴黎会面时就讲了阿尔巴尼亚和南斯拉夫的关系问题,这个问题还在霍查到莫斯科时讨论过。 c~}l8M %  
#Il_J\#  
  霍查说,联共(布)中央的信使阿尔巴尼亚有可能理解南斯拉夫共产党实际上的路线,为了便于推行这个路线,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首先极力分裂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的统一,破坏一些领导人的威信。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是很年轻的,领导干部缺乏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修养。国内实际上没有工人阶级。但是党也积累了不少的斗争经验,战争中为了阿尔巴尼亚的解放,党英勇斗争并无限忠实于苏联。党也犯过错误,但霍查说,在他看来,没有什么原则性的错误。 w0m^ &,;#  
R6;Phdh<>  
  在战争时期,阿尔巴尼亚和南斯拉夫领导人之间没有来往。实际上,波波维奇[米拉丁·波波维奇,南共中央候补委员,南共科索沃和梅托希亚省委书记,1941年11月任南共中央驻阿尔巴尼亚代表,1944年9月回国。]在阿尔巴尼亚时,是阿尔巴尼亚人把他从德国人那里解救出来的。波波维奇在促进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发展方面给予了帮助,但他不是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的正式代表。在阿尔巴尼亚解放前夕,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派出了自己的正式代表。当时南斯拉夫人说,这个代表的任务首先是帮助阿尔巴尼亚人组建政府。事实上,他的目的是换掉过去党的领导人,挑选出对南斯拉夫合适的人。南斯拉夫人制造了一种印象,似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人犯了一系列错误,包括他们责备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人力图不依赖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的行动。由于科索沃问题,南斯拉夫人还指责阿尔巴尼亚领导人有沙文主义。 UKd'+R]  
+\ _{x/u1  
  霍查接着说,他认为南斯拉夫人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阿尔巴尼亚解放前夕,组成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是按这种办法,这样正好符合了南斯拉夫人的打算。南斯拉夫人可以造成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层的分裂。南斯拉夫人试图达到让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人只按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指示行动。阿尔巴尼亚人曾与南斯拉夫人紧密地合作。 }Rvm &?~O  
l(W[_ D  
  阿南关系的转折点是阿尔巴尼亚领导人的莫斯科之行。霍查说,当他从莫斯科回来,阿尔巴尼亚的情况就困难了。南斯拉夫人开始指责阿尔巴尼亚人改变了政策,说阿尔巴尼亚领导人执行反南斯拉夫的政策。同时南斯拉夫人诉诸恫吓的手段。他们指责阿尔巴尼亚领导人,听说在阿尔巴尼亚的好多机关都撤掉了铁托的画像。在与南斯拉夫代办的谈话中,霍查当时就声明,这种指责没有任何根据。 ]w).8=I  
)P&9A)8  
  南斯拉夫人甚至开始攻击阿尔巴尼亚的经济政策。还在霍查莫斯科之行以前,阿尔巴尼亚人向南斯拉夫人递交了自己的五年计划。南斯拉夫方面很久没有任何反应,后来收到答复,内容是对计划进行了最激烈的批评。南斯拉夫指责阿尔巴尼亚追求国家经济独立政策。同时还说,南斯拉夫同其他民主国家的关系,特别是同保加利亚的关系,比同阿尔巴尼亚的关系要好。 `1` f*d v  
\5 pu|2u  
  南斯拉夫人公开对纳科·斯皮鲁表示不满。同时暗示,他们认为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行为让人感觉像是敌人的帮手。 R@ Y=o].2  
hi2sec|;<  
  这样就形成了艰难的局面。南斯拉夫人对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方面的批评明显是不友好的。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没有被看做是独立自主的党。而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内的情况也变得相当复杂。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令人悲痛的事件——纳科·斯皮鲁的自杀。 j|fd-<ng  
>Q E{O.Z  
  莫洛托夫说:“我们的印象是,阿尔巴尼亚丧失了一个像纳科·斯皮鲁这样的好的工作者和苏联的朋友。”  v9RW5  
GOy%^:Xd  
  霍查说,看来纳科·斯皮鲁是南斯拉夫人阴谋的牺牲品。但霍查认为,纳科·斯皮鲁是一个虚荣心很重的人。 j`*N,*ha  
K/_9f'^  
  莫洛托夫表示,这有可能。 H!IshZfktn  
#G]!%  
  霍查继续说,如果就南斯拉夫人的阴谋而言,纳科·斯皮鲁的虚荣心是可以原谅的。霍查说他自己此时犯了错误,接受了南斯拉夫人的影响,他相信了南斯拉夫人的批评。所有的情况,包括由科奇·佐泽引入的观点,导致的后果是霍查对纳科·斯皮鲁的敌视态度。纳科·斯皮鲁的自杀正好证实了这种态度。 m*0,s  
mg:!4O$K  
  莫洛托夫表示,纳科·斯皮鲁的自杀是应该受到谴责的,这不是共产党员的行为。莫洛托夫指出,当时南斯拉夫人向他(霍查)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v`[Eb27W.  
2(!fg4#+  
  霍查同意这个说法。他说,南斯拉夫人人为地激化了与阿尔巴尼亚的关系,指责争取自给自足是荒谬的。 @ez Tbc3  
J'&# mDU  
  莫洛托夫说,如果阿尔巴尼亚想争取进步,它就应该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包括经济关系。 ]uL +&(cr  
q6P wZ_  
  霍查说,南斯拉夫人不希望这样,他们想对阿尔巴尼亚搞殖民政策。 =nUW'  
?dZt[vAMn  
  莫洛托夫说,这个想法完全对。南斯拉夫人就是在对阿尔巴尼亚的关系上实行殖民政策。 Z(0@1l`Z-`  
AN:@fZ  
  霍查为证明自己的说法,列举了以下事实。为提高石油开采量,南斯拉夫有责任提供给阿尔巴尼亚必需的设备,但他们没有履行这个责任。当阿尔巴尼亚为此与南斯拉夫交涉时,南斯拉夫人却说,阿尔巴尼亚人没什么可担心的,因为如果石油开采少一些,受损失的只是南斯拉夫人。霍查说,南斯拉夫人只看到南斯拉夫的利益,他们不想了解,阿尔巴尼亚本身也有兴趣扩大石油开采,发展自己的经济。 l7[7_iB&E  
zW |=2oX2  
  莫洛托夫请霍查原谅,不能继续和他谈话了,因为要去参加编委会的会议。 >XW*T5aUA  
#!J(4tXny  
  告别时,莫洛托夫说,阿尔巴尼亚应站在正确的道路上,摆脱南斯拉夫人不好的影响。莫洛托夫说,在南斯拉夫人中也有好同志。 u~zs* qp  
"$HbK @]!h  
  谈话进行了30分钟。 Q-TV*FD.  
                                                                  记录  维加索夫 4B+9z^oQ  
                                                               1948年6月24日于华沙

乌斯季诺夫 2012-08-18 09:03
№09524 Kz8:UG(  
丘瓦欣与佐泽关于在阿共一大发言进行自我批评的谈话纪要 Upl6:xYrG  
(1948年11月5日) JF9yVE-  
  抄送莫洛托夫、佐林,送苏联外交部巴尔干国家司,归档。 4] > ]-b  
       绝密
     {X]R-1>  
摘自Д·С·丘瓦欣的日记     d87vl13  
G%p~m%zIK  
  今日上午11时,我应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前任组织书记、阿尔巴尼亚政府前任内务部长科奇·佐泽中将的约请会见了他。 Myat{OF  
UUo;`rkT  
  这位前中央组织书记说,他找我是想就如何更好地准备在即将举行的党的代表大会上的发言征求我的意见。科奇·佐泽说,如果有机会,他打算在党的代表大会上发言,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承认最后一次中央全会以及在这次会议之后举行党的骨干分子会议上对这些错误的批评。据他说,他已经准备好了讲话草稿,对自己过去在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以及担任内务部长期间所进行的全部工作的情况进行了全面的分析。他认为,党对他过去的活动进行了尖锐的批评,并撤销了他在党内和政府内的所有领导职务,无疑是正确的。他完全同意这些决定,并打算在即将举行的党的代表大会上公开宣布这一点。据科奇·佐泽说,他同时还将在党的代表大会上,揭露自己在1944年10月的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培拉特中央全会期间以及在这次全会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与南斯拉夫共产党托派领导人的联系。科奇·佐泽没有忘记说与托派分子伏克曼诺维奇·泰波[斯韦托扎尔·伏克曼诺维奇-泰波,时任南斯拉夫人民军政治部主任。]自1943年起就建立了联系,他对泰波是言听计从的。据科奇·佐泽说,他曾告诉伏克曼诺维奇·泰波许多关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内部的情况,阿尔巴尼亚某些领导人的行动以及他认为的南斯拉夫共产党代表米拉丁·波波维奇的工作中的错误。“正是从这个时候,即我同伏克曼诺维奇·泰波初次相识起”,科奇·佐泽说,“应当认为我就开始堕落了”。我的交谈者泪流满面,愤怒地开始谈起南斯拉夫驻阿尔巴尼亚代表的反马克思主义活动。他重复了早就为人所知的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驻阿尔巴尼亚代表韦利米尔·斯托伊尼奇在培拉特全会上的阴谋[参见本卷本专题№09271文件。],还谈到南斯拉夫公使约瑟普·杰尔贾的阴谋。据科奇·佐泽说,公使多次唆使他反对恩维尔·霍查,与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工作人员争吵。在这方面,科奇·佐泽还谈到自己1948年3月10日在苏联代表团授予恩维尔·霍查苏沃洛夫一级勋章举行的招待会上与杰尔贾的谈话。科奇·佐泽说,招待会的正式部分结束之后,杰尔贾与我进行了这样的一场谈话。杰尔贾说,苏联驻地拉那的代表怎么能这么办事呢?为什么只授予恩维尔·霍查一人勋章,而在南斯拉夫,苏联的勋章却授给了党和政府的许多领导干部呢?据科奇·佐泽说,他反驳说,苏联政府向恩维尔·霍查授勋,目的是以此表彰我们整个国家、整个军队,以此承认阿尔巴尼亚在反对法西斯主义斗争的共同事业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等等。杰尔贾对此似乎回答说,“你们都是工人,不理解这次授勋的意义,你们应当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S-DB#6  
_&3<6$}i"  
  科奇·佐泽承认他过去在担任中央组织书记和政府内务部长时期全部的活动给党带来了巨大损失,特别是1947年底到1948年初,这种活动间接反对了苏联,但又指出他将永远忠于苏联。无论有人多么起劲地给他戴上反苏分子的帽子,但他从来不会同意这一点。“我准备用自己的全部生命”,科奇·佐泽十分激动地说,“表明我不是反苏分子,我自己也从未反对过苏联”。 w JwX [\  
YKZrEP 4^  
  听完科奇·佐泽的话以后我回答说,由于科奇·佐泽所理解的原因,我在关于他如何准备自己在党的代表大会的“自我批评”发言稿问题上不能向他提出任何建议。但我指出,可以这样说,正如党的骨干分子会议所表明的那样,党要求您帮助党查清您和其他中央委员所犯的全部错误。我认为,党需要您不仅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且从根本上分析并亲自对这些错误进行一定的批评。党现在需要您这位前领导人之一,帮助党制定迅速纠正这些错误的方法,最后我还说,必须注意:在分析您所犯错误的问题上,在党如何评价这些错误的问题上,我认为除了您本人之外,其他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k#TYKft  
`[#x_<\t  
  科奇·佐泽同意我的意见,并且说他并不是为了征求我的意见而来,而是“简单地,同志式地想了解我对他在即将举行的党的代表大会上的发言实质性问题的看法”。在科奇·佐泽说了这个意见之后,我没有就他发言的实质性问题说什么。 {@}?k s5  
Dz=k7zRg"  
  随后科奇·佐泽说,按照有关交换情报的规定,他想将自己在大会上发言的副本寄给我。对此我表示同意。 < |O^>s;  
Sgb*tE)T  
  鉴于路透社最近援引贝尔格莱德的消息,说对地拉那的事态和阿尔巴尼亚“讨伐”铁托支持者的情况谈得很多,我问佐泽是否了解英国在这方面的宣传,如果了解,他怎么看待这些宣传。科奇·佐泽回答说,他是从政治局委员贝德勒·斯巴秀那儿了解到这些情况的。在与贝德勒·斯巴秀谈话之后,他已经向《团结报》编辑部准备了一封公开信的草稿。据科奇·佐泽说,在这个已经准备好的稿子里他尖锐地批判了英国人的宣传,痛斥以铁托为首的南斯拉夫民族主义分子的背叛活动,声明自己完全同意党和政府关于他的问题的决议。 xynw8;Y ,  
^ OJyN,A  
  谈话到此结束。科奇·佐泽沮丧地离开了苏联使团大楼。谈话时М·Ф·格拉兹科夫同志在座。 <<9Va.  
nm$Dd~mxW1  
                                                                                          1948年11月5日于地拉那 jcCoan  
wCs3:@UH  
fa* Cpt:  
vqsli rC  
№09526 iVtl72O  
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关于对阿共领导人立场的评价给丘瓦欣的电报 1PaUI#X"2F  
(1948年11月20日) +1C3`0(  
  抄送莫洛托夫和佐林。 J`M&{UP  
       绝密
     _s,ao '/  
~ jU/<~s  
关于丘瓦欣同志的电报 zxb/  
Bsf7mcXz7z  
  由于丘瓦欣同志发来关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代表大会的电报,现给他复电如下: 2 gq$C"  
+ j+5ud`  
  “地拉那(苏联)公使: C# rc@r,F  
8r Z!ia!  
  我们认为您对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代表大会工作的评价是片面的、不正确的。您将该党的领导人揭露科奇·佐泽反党集团的行为视为‘野蛮’、‘粗暴’等等也是完全不妥当的,是错误的。 yZ]:y-1  
zo{/'BnU  
  我们认为,您所提议的拟向恩维尔·霍查所提的建议也是不能接受的。[在1948年11月召开的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代表大会上,开展了对科奇·佐泽及其支持者揭露和批判。丘瓦欣在给联共(布)中央的报告中认为,批判带有“尖锐的、残酷的性质,直至要求将集团的成员交付审判,永远将其消灭”。丘瓦欣请求莫斯科批准他与恩·霍查会晤,以便提请他注意必须制止反对科奇·佐泽及其支持者的过火行为。随后,便收到了这封电报,并被召回莫斯科述职,直接领受莫洛托夫和斯大林的训示。] ,y`CRlr:  
                                                                                           上级机关 m .IU ;cR  
                                                                            1948年11月20日于莫斯科 R;whW:Tx  
h+.{2^x  
|LG4=j.l  
№09527 ?,P3)&3g  
丘瓦欣与尼沙尼关于佐泽的错误及阿南、阿苏关系的谈话纪要 @tohNO>  
(1948年12月7日) MiT}L  
  抄送莫洛托夫、佐林,送苏联外交部巴尔干国家司,归档。 xp'_%n~K@  
       绝密
     ',3HlOJ:  
摘自Д·С·丘瓦欣的日记     sKz`aqI  
5 S Xn?  
  今日(12月7日)10时,应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议会主席团主席奥梅尔·尼沙尼博士的请求,我在使馆大楼会见了他。 CQ7{1,?2  
J2q,7wI#  
  奥梅尔·尼沙尼首先说,他早就想会见苏联公使。今天,他想在“友好的气氛中谈谈自己对阿尔巴尼亚最近所发生的一些事态的看法”。人民议会主席团主席首先从党的代表大会问题谈起。奥梅尔·尼沙尼在对党的代表大会的工作做了总的正面评价之后说,现在阿尔巴尼亚人民满怀希望,政府将采取一些实际措施纠正过去所犯的错误。他说,自从揭露了由科奇·佐泽领导的国家安全机关的非法行动以来,人民大大地喘了一口气,感到某种放松,据他说,事态曾经发展到人们已经不相信自己,对每个人都进行监视,人们不愿意与自己的亲朋好友聚会,害怕“无孔不入的科奇·佐泽的警察”怀疑自己。奥梅尔·尼沙尼说,国家安全机关和科奇·佐泽不奉公守法,忘记了宪法,现在这一点已经不是秘密。他们不提出任何指控就把人关进监狱,连续几个月关起来既不审判,也不侦查,而是搞逼供信。奥梅尔·尼沙尼指出,事情已经发展到采用真正的强盗手段。人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失踪”,谁也不知道他的命运如何。说到这里,奥梅尔·尼沙尼举了大学生哈季比的例子。据他说,此人被用真正的强盗手段所劫持,无疑是没有经过审判和侦查就被杀害了。奥梅尔·尼沙尼接着谈了内务部对私人通信的检查。他并不掩饰对他的私人通信也进行了检查,他相信还对恩维尔·霍查的私人通信也进行控制等等。奥梅尔·尼沙尼说,这一切引起了人民的强烈不满。每一个诚实的爱国者都会对自己提出一个合法的问题:“难道人民民主就应当是这个样子?”尽管现政府是由于全体人民在反对占领者的斗争中取得胜利而执政的,但他的无视这些人民,不倾听他们的声音,简直是脱离了他们。奥梅尔·尼沙尼说,像科奇·佐泽这样的人,一旦国家和他们这些领导人遇到了新的威胁,将被迫再次向人民求助。他继续说道,应当尊重人民,应当时刻保持同他们的联系。阿尔巴尼亚人民尊敬那些奉公守法,行动有法律依据的领导人。奥梅尔·尼沙尼指出,我国人民最近几年所经受的一切,是国家历史上的黑夜。这种无法无天的现象,即使在“国民阵线”时期也不多见。 onCKI,"  
M}:=zcZ l  
  接着,奥梅尔·尼沙尼谈到了阿尔巴尼亚与南斯拉夫的关系。他说,从戈戈·努什在党的代表大会上关于经济问题的报告中,他同全国人民一样,了解到许多新的内容。据他说,戈戈·努什在代表大会上清楚地提出了南斯拉夫人大力在阿尔巴尼亚推行殖民制度的问题。他说,这一切讲得都不错。但现在人民要问:“这个戈戈·努什部长从前干什么去了?!”据奥梅尔·尼沙尼说,之所以发生这一切,是因为阿尔巴尼亚领导人忘记了自己的尊严,在普通阿尔巴尼亚人的心目中,几乎把铁托当成了需要顶礼膜拜的神。我们的某些领导人开始忘记,我们也有自己的祖国,我们也应当热爱和尊敬它。只有通过热爱自己的祖国,我们才能真正地热爱自己的朋友。奥梅尔·尼沙尼说,我想,尤其要这样热爱和尊敬苏联。我们应当向那些实际上并不喜欢苏联,但表面奉承和尊敬苏联的蛊惑家宣战。“为什么阿尔巴尼亚人民热爱苏联和苏联人民?”奥梅尔·尼沙尼激动地说,“因为他们视苏联人为英雄,在与德国法西斯军队的殊死搏斗中保卫了自己的祖国;因为苏联人民兄弟般地帮助了小小的阿尔巴尼亚,不仅送来了面包,各种物资和专家,还在国际会议上保护了小小的阿尔巴尼亚的利益;还因为阿尔巴尼亚人民想沿着苏联各族人民的足迹前进”。奥梅尔·尼沙尼继续说,我们需要苏联和莫斯科的经常援助,不希望最近几年在阿尔巴尼亚出现的令人痛心的错误和无法无天的现象重演。他指出,现在大家都承认,如果不是布尔什维克党的历史性文件,那么阿尔巴尼亚的形势将会一如既往。奥梅尔·尼沙尼指出,在我国人民的文化水平还没有提高之前,我们经常需要苏联的援助和建议。 Tm^89I]L  
wHZW `  
  奥梅尔·尼沙尼在谈到阿尔巴尼亚政府组成最近发生的变化时说,在人民群众中享有威望的好人,在与法西斯占领者的斗争中不惜牺牲自己的人进了领导班子。这是我们的领导人走上了正确的道路,并开始在实际中实现党的代表大会所表达的愿望的标准。 n8=5-7UT  
Dih6mTP{  
  我认为没有必要就奥梅尔·尼沙尼所提到的问题进行争论。在谈话过程中只提了几个建议,奥梅尔·尼沙尼也立即表示同意。 m42T9wSsx  
\y6OU M2y  
  谈话结束时奥梅尔·尼沙尼要求我向他解释几个俄文单词的意思,这是他在学习俄文过程中遇到的(奥梅尔·尼沙尼几个月前开始学习俄文,现在已经能够自由地读比较复杂的俄文课文和解释一般的问题)。 ?7:KphFX)  
]3ONFa  
  谈话到此结束。 o)6pA^+  
                                                                          苏联驻阿尔巴尼亚公使  Д·丘瓦欣 "gd=J_Yw  
                                                                              1948年12月7日于地拉那

tomlion 2016-07-01 04:21
很全面,不错的档案。


查看完整版本: [-- 苏联与战后阿尔巴尼亚的相关解密文档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120096 second(s),query:4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