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非洲军的绝唱——凯塞林关口之战 --]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民德国家人民军 -> 非洲军的绝唱——凯塞林关口之战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冯.法肯豪森 2008-04-06 01:04
前言 +/!=Ub[:U  
w^due P7J  
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欧洲战场浴血奋战的美军来说,1943年2月的凯塞林关口之役是一场严峻的考验,德军旨在夺取凯塞林关口隘道的反攻战是隆美尔在北非最后一次试图重新掌握战略优势的努力。尽管最初的Sturmflut行动取得了胜利,但整个反攻战很快便宣告破产,导致大量轴心国军队被围困在突尼斯。美军重新控制了局面,并于几周之后将德军包围在El Guettar湾。1943年春,随着蒙哥马利的第8军和安德森的第1军逐渐收缩他们的包围圈并攻克轴心国军队的防线,盟军对非洲军的合围骤然加剧。得到了扩充和增援的美军第II军团被调到北部前线,和比塞大(突尼斯北部港口城市)附近的敌军作战。希特勒拒绝疏散包围圈中的德国和意大利军队,到1943年5月初,轴心国军队已经牺牲近25万人,和几个月前他们在斯大林格勒的损失几乎相当。 _D2bGZN  
Id.Z[owC`Y  
战略背景 e@,u`{C[  
g",wkO|  
对德国和美国来说,北非战场都是战争的外围区域,但这两个国家都由于他们盟友的甜言蜜语而卷入了这里一系列的军事行动。德国的情况是,1940年,意大利进行了一场大胆的赌博,试图扩大其在北非的殖民地,在英军强有力的反攻之下,这次冒险很快便失败了。意大利令人颜面扫地的失利促使希特勒派出一小部分军队支援,由埃尔温·隆美尔指挥,于1941年2月抵达北非。德国非洲军(DAK)对阵线拉得过长的英军第8军取得的一些胜利使隆美尔名声大振,也一定程度的提高了他在德军中的地位,但远未到那种决定性的作用,希特勒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东线的苏联。 ^QXw[th!d  
)pZekh]v  
对英国来说,非洲在其整体战略中是比较重要的,因为大英帝国在非洲、中东和印度开拓了很多殖民地疆域。地中海是通向中东很重要的路径,苏伊士运河控制着和印度之间商贸往来的交通要道,再有,作为老牌的海上强国,英国只依靠单薄的陆军很难与德国这样的陆地巨人相抗衡。一个多世纪以来,英国传统的战略便是外层包围,利用舰队的机动灵活来消耗二级战区的敌军,直到联合自己的盟友一起和陆地上的敌军交战。1940年下半年,德军登陆英国的威胁刚刚减弱,英军便在埃及境内集结部队,准备击败北非的轴心国军队。1941年的大半年以及1942年早期,北非的战势都呈现胶着状态,随着交战双方中的任何一方掌握人力,补给和武器上暂时的优势,战线不时的向着有利于他们的方向推进。但是,德国在1941年6月展开‘巴巴罗萨’计划入侵苏联之后,非洲军的前景黯淡了许多。苏联是国防军的首要战场,一直到1942年夏,北非的实力对比都是明显偏向于英军的。 y3KcM#[  
] [HGzHA  
艾森豪威尔把自己当年在西点的同学奥马尔·布莱德雷也调来北非作为副官,但凯塞林战役之后美军需要新的指挥官,布莱德雷先是晋升为巴顿第II军团的副官,然后才在北非战役的最后一个月才晋升为第II军团的指挥官 hLyTUt~\L  
0 .FHdJ<  
vhYMWfbY  
dDqr B-G  
1941年12月,希特勒对美国的宣战使得英国的战略形势变得有利起来,邱吉尔开始着手游说罗斯福相信地中海战略的好处。当时,这种战略在美国并不被广泛认可,尤其是美国陆军参谋长,四星上将乔治·马歇尔,强烈支持盟军尽早占领法国,最好能在1943年。后来人们发现,盟军1943年的时候还没有做好在法国打一场大型登陆战的准备。在盟军高级领导人一系列的会晤见面中,英国逐渐说服他们的美国盟友加入1942-43年间地中海区域的军事行动,给德国国防军一定的压力,直到登陆法国的行动变得现实可行。此外,斯大林和其他苏军将领也很支持西线盟军的行动,因为红军已经在东线单独抗击德军一年多了。罗斯福和马歇尔最终决定采纳英国的意见,但美军在地中海一带的军事行动始终是三心二意的。 4#@W;'  
YH'$_,8peM  
火炬行动 `\/toddUh[  
J+}+ "h~.  
英美联军在北非地区新的行动计划代号为火炬,1942年10月末,英军第8军已经通过第二次阿拉曼战役控制了战略主动。德国和意大利军队一路溃败撤往利比亚,火炬行动的目标就是从另一个方向把轴心国军队赶出非洲,以美军为主力的盟军将在法属北非的三个区域登陆。当时,在北非的英军委托美军来完成这次军事行动,另外,1940年法国战败后英法政府之间的积怨也促使美军将作为主要力量展开火炬计划。英军不但在1940年法国战败前撤走了陆军部队,其后皇家海军为了避免法国主要舰船落入德军之手,还在Mers-el-Kebir港袭击了法国海军的部分船只。英美军方的假设为:美军也许不会激起如果英军作为火炬登陆行动的主力而可能激起的法军的仇恨。 M q^|M~  
_}I(U?Q-C  
北非轴心国装甲兵的主力坦克是PzKpfw III型中型坦克,该型坦克性能非常不错,50mm炮射程很远。在凯塞林关口战役中,第10装甲师第7装甲团6连就主要使用这种坦克 G%7 4v|cd  
mfeMmKFu\  
<2)s<S.;  
_e?q4>B)c  
法国有关英美军队对其北非殖民地即将展开的军事行动的反应一直是个未知数,贝当政府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做出和德国相敌对的行为,从而导致希特勒占领法国中南部,以及仍归维希法国政权控制的海外领属地。然而,自从1940年法德休战以来,北非成为了很多憎恨贝当当年卑躬屈膝行为的法国军政要人的避难所。登陆前,美国曾向北非派遣了谍报人员,希望能够说服法国高级将官倒戈盟军一侧。当登陆于1942年展开的时候,法军的反应是错综复杂的。尽管一部分地区出现小股抵抗,但总体来说这次登陆行动是顺利的,并没有遭遇法军大规模的反抗。 k'[ S@+5  
jFuC=6aF  
希特勒对登陆的反应和盟军先前预料的如出一辙:德国国防军占领法国全境,贝当也被解职,这使法属海外殖民地,例如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的形势变得扑朔迷离起来。随着阿拉曼的战败,隆美尔已经不再如日中天,希特勒向北非派遣了第二支分遣队,由耐宁Nehring将军指挥,试图占领突尼斯的桥头重地。谁先占领突尼斯的竞赛就这样展开了-安德森的英军第1军,从阿尔及利亚长途跋涉而来;德军第5装甲军,从意大利搭乘运输机和轮船抵达突尼斯,均加入了比赛。最终,德国人取得了竞赛的胜利,一直到12月中旬,突尼斯前线都呈僵持状态,盟军不足以突破德军的防线,而德军由于装备过差也无法将盟军击退回阿尔及利亚。同时,北非的冬季是那样的阴冷,以至于盟军不得不把主攻日期推迟到第二年春天。 \Y!T>nWn)I  
&jV9*  
非洲军最有效的反坦克炮之一是76.2mm PaK 36火炮,一种1941年从苏德战场缴获的苏军师级部队火炮,德军进行改装,作为反坦克炮重新投入使用,图中的该型火炮被美军第13装甲团2营在3月17日的战斗中击毁 *'9)H 0  
2PVx++*]C  
dSOl D/c  
Y z&*PPx  
造成这种相持不下局面的另一个因素是隆美尔的非洲装甲军团在利比亚境内撤退时和英军第8军发生的冲突。墨索里尼请求希特勒保住利比亚,以免他在倒霉透顶的意大利军队面前再次丢脸。隆美尔坦率的向最高统帅部发出警告说,除非他获得适量的支援和补给,否则他不得不选择穿越突尼斯前线撤退到更适宜防守的地带。当时,隆美尔已经失宠于希特勒,并被告知不要再指望有任何补给。隆美尔于是放弃在利比亚的最后一道防线,尽最大努力解救出绝大部分德军和一部分意军,带领他们于1943年2月到达突尼斯,驻守在法军建造的马雷特(Mareth)防线后。 gEZwW]r-  
V I6\   
随着在突尼斯新投入战斗的第5装甲军有了隆美尔的部队在侧翼,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开始计划着如何守住突尼斯桥头重地。首先是指挥权的移交,隆美尔被调回德国,进行治病疗养,接替他的是一位意大利将军,吉奥瓦尼·梅塞(Messe);非洲装甲军团将整编为意大利第1军。然而,在回到德国前,隆美尔发现了最后一个良机,盟军在突尼斯的防守非常薄弱,并且,南部侧翼是由经验欠缺的美军进行驻防的。隆美尔把这些初出茅庐的美军看作是‘英国的意大利’,认为强攻能够刺破美军的防线,然后德军装甲部队可以趁机突入阿尔及利亚,给安德森的第1军造成威胁。在经历了几个月的撤退以后,隆美尔选择这唯一的反击战良机作为力挽他扶摇直下名声于即倒的契机。 Qw24/DJK  
''#p47$8<d  
双方主要指挥官 D 4< -8  
JN9^fR09G  
轴心国指挥官 Vh"MKJ'R^  
名义上,轴心国在北非的所有部队均归意大利最高统帅部指挥管理,而北非战区代表最高统帅部的是利比亚总督埃托雷·巴斯蒂科(Errore Bastico)元帅,他战功卓著,曾参加过埃塞俄比亚战役,后来还指挥意大利志愿军团在1937年的西班牙内战中作战过。但他在控制名义上的属下-埃尔温·隆美尔上却不比前任成功多少,由于先前在北非和希腊的相继失利,德军指挥官对他们的意大利战友持轻蔑态度,北非战场制定作战计划的一直是隆美尔而不是巴斯蒂科。 I3Lg?bZ  
`1nRcY  
轴心国军队中最声名显赫的指挥官便是埃尔温·隆美尔,他早期在沙漠地区取得的一系列胜利使希特勒于1942年6月22日晋升他为元帅。隆美尔最初负责指挥德意志非洲军团,1941年8月后他的指挥权扩大到非洲装甲军团司令,指挥德意志非洲军团和意大利XX军团。尽管北非战役吸引了英国更多的兴趣,但它在德国国防军中却始终是一个小规模的战役,因为当时后者正在同苏联红军鏖战。隆美尔在其他德军将官眼中的地位甚至不及他在盟军对手中的地位,普鲁士军官像冯·阿尼姆认为他是个一夜成名的暴发户,只凭借按照希特勒喜欢的方式作战而讨得他的欢心。 `WH[DQ  
cyW;,uT)D  
随着德军1941年末不断的在地中海附近增兵,国防军于1941年12月在罗马附近的弗拉斯卡蒂建立了南部地区总参谋部,由阿尔伯特·凯塞林元帅指挥。凯塞林是一位空军指挥官,他名义上归墨索里尼调遣,并作为空军将领为意大利最高统帅部服务。希特勒在北非地区的新宠是装甲兵将官汉斯·尤尔根·冯·阿尼姆,1941年6月入侵苏联的战斗中,阿尼姆指挥新的第17装甲师在战斗中严重负伤,9月才重新回到战场,参加了基辅包围圈的扫尾战役。阿尼姆的战绩可圈可点,此后的1941年11月晋升为第39装甲军团的指挥官,他的声望随着1942年5月制定作战计划并亲自率军解救了霍尔姆(Kholm)包围圈中的德军而再次升高。这也引起了希特勒的关注,1942年11月,当决定向突尼斯派遣第5装甲军参加火炬行动时,阿尼姆被选中了。 1#grB(p?  
f?,-j>[.=f  
同盟国指挥官 pG/ NuImA  
盟军的指挥结构要比德意联军统一得多,但在向新的协同作战过渡中也存在一定困难,并且需要尽力解决好这些困难。英美领导人都意识到双方都需要比一战时期更多的统一作战,1942年1月组建了英美参谋长联席会以,用来制定战略层面的决议。盟军之间的合作天生就比德意合作要顺畅很多,因为两个搭档之间的军力对比相对平衡协调。尽管美国拥有更多的战争资源,但1942年的时候英军拥有更多的作战经验,使得在一些重大的战略问题上,英军有了更多的决定权。英美关系在战略层面上要好于具体的战术层面,因为英军将官经常轻视他们初出茅庐的美军盟友。 BjM+0[HC  
*"1~bPl  
随着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上将出任地中海战区盟军最高指挥官,指挥的协同扩大到战区规模,他是那种十分具有战略眼光、能够纵观全局的高级将领,而并非战地式的指挥官。一战时期,艾森豪威尔在美军坦克部队里完成了自己的步兵训练,而当时另一位年轻的指挥官,乔治·巴顿,已经是美军在法国第一个坦克营的指挥官了。上世纪30年代,艾森豪威尔随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在菲律宾作战,其间表现给后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同时也是一个积累政治经验的绝好机会。 @ru<4`h  
53B.2 4Tm  
美军第II军团,于1943年1月21日并入英军第1装甲军协同作战,归肯尼斯·安德森将军率领,他在一战期间曾获得过军事十字勋章,战后在英国海外殖民地服役。安德森曾带领英军第11步兵旅参加过1940年的法国战役,此后转到第3步兵师担任指挥官。敦克尔克之后,他接过第1步兵师的指挥权,1941年春又晋升为军团指挥官。在他的美国下属眼中,安德森是一个‘沉默寡言但性格顽强的苏格兰人’,和他相处不是十分的容易。英美指挥官之间的风格差异也造成了一定的困难,英军指挥官通常更加注意他们盟友的具体作战计划,而美军指挥官则更留意作战责任的分配,至于具体的战术计划则习惯于留给盟友自己去制定。当英美两种截然不同的指挥风格在突尼斯相遇时,美军将官不停的抱怨英国人由于怀疑他们的战斗力而不断介入自己的‘私事’。 m&Lt6_vi  
@gNpJB]V  
洛伊德·弗雷登多尔(Lloyd Fredendall)少将率领中路军于奥兰(Oran)登陆,其后加入美军在突尼斯的主力军—第II军团作战。弗雷登多尔在一战期间曾是一名军士长,1917-18年在法国服役,1935年晋升为上校,1940年10月晋升第4步兵师指挥官。他的训练技巧非常的出色,1941年时出任第II军团的一名指挥官。许多美军军官都认为他是陆军一颗闪亮的将星,但英军军官则认为他承继了很多美国人那些令人不舒服的习惯—讲话大声、无知却自以为是、没有经验但自认为万事通。弗雷登多尔经常使用俚语指挥,这使得他的属下捉摸不透他的确切意图。1943年的大半年里,他手下只有一个完整建制的师级部队,第1装甲师,而他却经常越过师部指挥官奥兰多·沃德(Orlando Ward)少将,对作战部队直接发号施令。不难猜到,他和沃德之间的关系极其不融洽。 GGH;Z WSe  
F&xv z2G  
北非的其他美军指挥官包括乔治·巴顿少将,他率领西路军在卡萨布兰卡登陆,后来驻扎在摩洛哥,成为第I装甲军团。尽管英美之间的关系还算说得过去,但英法之间却极度紧张。法国人始终没能忘记英国人1940年在法国所做的,拒绝将法军编在安德森的第1军麾下作战。但他却通知手下尽力支持艾森豪威尔的军队,突尼斯行动时艾森豪威尔就任命了一位法军副官,法军向这位军官述职,而不是安德森。 aC`Li^  
gWkjUz )  
双方实力对比 DB#$~(o  
h-7A9:  
轴心国军队 29%=:*R$  
1943年1月,突尼斯境内的轴心国军队由截然不同的两部分组成:驻防突尼斯桥头重地的阿尼姆(Arnim)的第5装甲军,以及撤退到突尼斯的隆美尔的非洲装甲军团。相比之下,阿尼姆的军队战斗力更强,他们刚到非洲不久,部队满员,精神抖擞,装备精良;而隆美尔的军队则被持久战拖得精疲力竭,并严重缺乏给养,因为阿尼姆的部队已成为优先照顾对象。 >;,gGH  
^\MhT)x  
德军最著名的反坦克武器是威力巨大的88mm高射炮,在远距离炮击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反坦克作用 {B3(HiC  
u*hH }  
+$PFHXB  
%VWp&a8  
第5装甲军下辖两部分:控制德军的菲舍尔战斗群(Korpsgruppe)和控制意军的意大利第XXX部队。冯·布罗伊希师(von Broich),是由德军伞兵,意大利第10贝尔萨格里(Bersaglieri)团以及1942年11月被空运至突尼斯的那支轴心国部队的残余临时拼凑而成的。第334步兵师是1942年11月才组建的新部队,在开进突尼斯时还略显人员不足;第10装甲师是支久经沙场的部队,曾分别于1940年在法国、1941-42年间在苏联战斗过,经验丰富,除了常备装甲团以外,第501虎式重坦克歼击营也隶属该师麾下,作为第7装甲团的第3个营参加战斗。第21装甲师在1月下旬凯塞林关口之役前夕也重新回归第5装甲军,守卫斯法克斯(Sfax,突尼斯东部港市),该师的坦克移交给第15装甲师。意军的苏佩加(Superga)师曾经参加过1940年的法国战役,并于此后被整编为一支水陆两栖突击师。1月末,阿尼姆在突尼斯桥头重地的军队总共有德军约74,000人和意军26,000余人。 /u=aX  
#pX8{Tf[  
意军主力反坦克武器是47mm反坦克炮,以1943的标准来看它已经非常的过时,尽管比美军当时使用的37mm反坦克炮还要强一些 ! tGiTzzp  
u#FXW_-TK  
/_q#a h  
ehE-SrkU'  
隆美尔的非洲装甲军团,在利比亚战役末期已更名为德意装甲军(DIP),仅在名义上强于阿尼姆的军队,事实情况为:由于阿拉曼战役的惨重损失,加上撤往利比亚途中的消耗,隆美尔部队的战斗力已经远不及阿尼姆的军队。当时的德军整体编制约3万人,但很多师都严重缺员,更趋近于一种临时拼凑起来的战斗组。军团中的意大利军队为第131Centauro装甲师,4个步兵师,以及撒哈拉战斗组,1月中旬的时候一共有4万8千多人。Centauro装甲师是意军最精良的装甲师之一,来非洲参加利比亚战役前曾经在巴尔干半岛战斗过。到突尼斯战役打响的时候,该师实力已经被严重削弱到只剩下一个坦克营的地步。隆美尔当时仅有130多辆德军和意军坦克,其中只有不到60辆可以使用,并且,有30多辆是过时的意军坦克。 Ir/:d]N*  
6}ftBmv  
150mm sFH 18榴弹炮为德军部队提供火力支援,这是德国国防军的一种标准重型野战榴弹炮 j{)~QD?  
;, rnk-  
r{S=Z~J  
^!}F%  
1月19-20日的夜间,当隆美尔下令从塔胡纳-霍姆斯(Tarhuna-Homs)防线撤退,并在斯法克斯建立临时指挥部的时候,北非的两支轴心国军队就已经准备汇合了。随着这两支部队开始汇合,隆美尔的一些精英部队被转移到突尼斯中部归阿尼姆指挥,希望能远离前线。阿尼姆预想中的部队也没能全部到位,意大利西西里和其他一些地方仍有一些军队在等候登船前往北非。希特勒打算在突尼斯桥头重地部署14万军队,但同期进行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极大的减弱了非洲军的兵源补给。 D"cKlp-I6|  
"Hht g:  
在遭遇了利比亚惨败之后,意军只能为突尼斯的轴心国部队贡献一小部分力量,他们凸显了贫穷后进军事国家所能出现的一切问题。标准的意军坦克,M14/41型,是一种只装备少量火炮,防御甲也很薄的轻型坦克。同时,意军炮兵武器虽然比较充足,但大多陈旧落后,像反坦克部队主炮-47mm火炮,就已经非常过时,在对抗盟军坦克的战斗中几乎没有效果,凯塞林抱怨说意大利装甲部队更适合作秀而不是战斗。意军步兵训练模式迂腐守旧,且不实际,基于过时已久的战术理论之上。军官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一种世袭式的嫡系关系,缺少德军式的战友间同心同德并肩战斗的关系。不过,有些意军部队素养要远远高于其他普通的部队,德国人对意大利坦克部队的评价就比较高,以至于在突尼斯,他们隶属德军部队番号之下作战,而没有增援已经处在包围圈中的意军步兵。意军特种编队像贝尔萨格里和法西斯青年团的素养也都比较高,同时,随着在战斗中不断汲取经验,以及技战术和训练方面的改进,意大利陆军也在不断的壮大。可是,在他们目光短浅的德国盟友影响下,意军的武器装备一直是一个薄弱环节。德国国防军没有将1941年从红军那里缴获的大量武器转给意军,帮助他们改造成新式武器,也没有将德军先进的武器设计兜售给意军,而是一直忽略意军的这个致命弱点。其实,意军在突尼斯的表现无疑远远好于他们1940年在埃及和1941年在利比亚的表现,但他们仍旧是轴心国的一个软肋。 tq&Yek>C  
j;iL&eo>  
突尼斯的意军炮兵部队装备比较充足,只是武器过于落后了,图为Cannone da 104/32 mod. 15型火炮,是一战时期从奥匈帝国军队缴获而来的斯科达(Skoda)公司设计的火炮,1943年时突尼斯的XXX军团拥有大约35门该种型号的火炮 hO6RQ0Iv@  
v U}: U)S  
@Dj:4  
Vj B*{,  
由于大批军备都被派遣到苏联战场,所以德国非洲军更需要武器装备,而不是兵源,当时突尼斯的德军装甲兵,摩托化步兵和空军部队有些不成比例。1943年时德军的坦克实力和盟军基本相当,随后他们更多的使用PzKpfw III和PzKpfw IV型坦克。突尼斯还成为西线一些新式武器初次登场的地方,像虎式重型坦克,六联装150mm火箭炮(Nebelwerfer),以及Pak40 75mm反坦克火炮。德军在突尼斯的兵力大部分都是训练有素并富有战斗经验的,从某种程度讲是国防军战斗力最强的时候。

冯.法肯豪森 2008-04-06 01:04
这是意军在突尼斯使用的最有意思的一种车辆,用来运送补给,图为突尼斯前线意军基地的一个厨房,士兵驾驶着该种车辆为前线的部队送去食物 dw}ge,bBic  
zvnd@y{[  
W4qT]m  
0ZD)(ps|  
对隆美尔疲惫不堪的部队来讲,能否重整旗鼓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轴心国通过地中海向突尼斯桥头重地的补给运输。阿尼姆最开始预计的补给大约是5万吨一个月,后来改为6万吨,1942年底的海上运输由40多艘商船进行,另外还有20艘西贝尔海军渡船和一些从法国南部港口驶来的货船作为补充。海上运输线遭遇了英军潜艇和飞机的挑战,仅1942年12月一个月,在轴心国127次运输任务中就有26艘轮船被击沉,9艘遭重创。绝望中,轴心国开始投入更多类型的运输工具,包括渡船,小型帆船,甚至就连法国河流上的游艇也被派上了用场。为了避免海上运输冒更大的风险,德国空军也组建了地中海地区的运输队,大约有200架Ju-52三引擎运输机和15架Me-323巨型运输机可供调遣,每天又能从南意大利和西西里的基地额外运送585吨物资。在1942年11月到1943年1月向突尼斯桥头重地增援的过程里,一共有81,222名德军和30,735名意军被运送至那里,同期到达的还有100,594吨货物,包括428辆坦克,5,688辆汽车,729门各种火炮等。1943年1月是北非补给的高峰月,运送总量达到36,326吨,其中约15%是空运的。此后物资运送数量由于盟军的反击不断下降,直线跌入低谷-4月份总量才23,017吨-这还不到轴心国军需总量的一半。 (O:&RAkk7  
|LZ+_  
突尼斯战场最具创意的武器之一-六联发150mm火箭发射器(Nebelwerter 41),它发射时让人毛骨悚然的声响给了美军部队极大的震撼 { . i^&  
 N6\m*j,`  
P"Q6wdm  
@GweNo`p7  
德军在突尼斯为数不多的优势之一是空中支援,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邻近的南意大利和西西里的空军基地和辅助设施。虽然轴心国和同盟国在突尼斯都没有压倒性的制空权,但整个1943年3月里轴心国都占有空中优势。 _Nz?fJ:$@  
;&w_.j*Is  
轴心国战斗序列,1943年1月下旬,突尼斯 KCa @0  
第5装甲军-指挥官汉斯·尤尔根·冯·阿尼姆大将,装甲兵将军General der Panzertruppen {^:i}4ZRl  
第21装甲师-指挥官汉斯·格尔格·西德布兰特中将 g_Y$5ft`  
w2!5TKZ`  
菲舍尔战斗群-指挥官沃尔夫冈·菲舍尔少将 04X/(74  
第10装甲师-指挥官沃尔夫冈·菲舍尔少将 ucLh|}jJ5  
第334步兵师-指挥官弗里德里希·韦伯中将 C?g*c  
冯·布罗伊希师-指挥官弗里德里希·冯·布罗伊希上校 }lx'NY~(W  
第5空降兵团 >Zm|R|{BE  
Hnvs{KC`  
第30军团-指挥官维托里奥·索格诺将军 bC&xN@4  
第1Superga师-指挥官丹特·洛伦泽利 Hs.5@l  
第47掷弹团-指挥官布塞中校 DQN"85AIZ  
第50特种旅-指挥官吉奥瓦尼·迪·弗朗卡维拉 l2!ztK1^  
do< N+iK  
德意装甲军-指挥官埃尔温·隆美尔元帅 LwI4 2  
德意志非洲军团-指挥官汉斯·克拉莫中将 srU*1jD)  
第15装甲师-指挥官维利巴尔特·波洛维埃茨少将 y<8o!=Tb5  
第131中央装甲师-指挥官乔治吉奥·卡维·迪·贝尔格洛将军 .X4UDZQg  
ot^$/(W  
第30军团-指挥官特迪奥·奥兰多将军 6bpO#&T  
第13法西斯青年步兵师-指挥官尼诺·索扎尼 0o?2Sf`L\*  
第101Trieste步兵师-指挥官弗朗西斯科·拉·费尔塔 &nn+X%m9g  
第90轻型非洲师-指挥官提奥多尔·格拉夫·冯·斯波恩奈克少将 S#ud<=@!9  
.Dyxul  
第21军团-指挥官保罗·贝拉尔迪将军 G:PcV_ihx  
第16Pistoia步兵师-指挥官朱塞佩·法路吉 9>L{K   
第80La Spezia步兵师-指挥官加维诺·皮佐拉托 c~Z\|Y`#B  
第164轻型非洲师-指挥官库尔特·冯·里本斯泰因少将 ]K>x:vMKH  
Z7?- c  
同盟国军队 R%%h=]  
l:"zYcp%  
1943年2月,突尼斯的美军部队中只有第13装甲团2营还在使用老式的M3中型坦克,图为一辆M3坦克,可是,随着凯塞林战役中的惨重损失,美军部队将近一半的补给坦克都是这种型号的 mr#XN&e  
JiH k`e`  
(L8z<id<z  
U3ao:2zP  
北非的盟军很多都是在1943年1月涌入那里的,该区域最初是由法军控制的。1942年11月,德军已经使突尼斯的大部分法军缴械,所以后来突尼斯的法军都是从北非其他法国领属地重新集结的。法军指挥官向突尼斯境内的山地派遣了一个掩护分遣队,旨在掩护英军的侧翼,防止德军从特贝萨(Tebessa)地区进入阿尔及利亚。第一支法军分遣队是G.巴雷将军率领的CSTT,由5个步兵营组成,1942年12月下旬和意大利苏佩加师有过交手。CSTT不断的由在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的零散法军部队扩充和支援,这些部队最终组成了L. Koeltz将军的第19军团。1943年1月,该军团主力部队是维尔佛特将军率领的马克·德·康斯坦丁(Marche de Constanitine)师(DMC),这是一支临时组建的部队,用以守卫康斯坦丁附近区域。法军其他可供调遣的部队也逐渐开往突尼斯,除了突尼斯中部的法军主力外,南部沙漠地带也由迪雷将军的撒哈拉前线部队驻防,这支部队包括当地的军队以及一些外籍分遣队,分遣队主要由马、骆驼和轻型卡车部队组成。 7{DSLKtN  
0%hOB :  
第一批参加突尼斯战役的美军部队是第1装甲师的B战斗司令部(Combat Command B-CCB),该部队1943年1月的时候由保罗·罗宾内特上校率领。第1装甲师有3个战斗司令部,这是一种由执行特殊任务的营级部队组成的战斗组。3个战斗司令部中,只有CCB于11、12月间出发,因为只有这样远在阿尔及利亚的补给才能跟得上。经历了相对顺利的登陆和法军少量的抵抗之后,北非的美军部队开始变得轻敌且自大起来,他们相信自己是世界上装备最精良、训练最出色的部队,并且能够轻而易举的把德国人赶出非洲。罗宾内特的CCB其实并不是非常的缺乏战斗经验,因为他们曾于1942年12月打了一个月艰苦的硬仗,这之后他们迅速地意识到美军部队的训练还十分的教条主义和死板,战术上也是过于的一厢情愿,缺乏高水平的仿真训练,并且,美军的装备相对1939年的标准来说的确不错,但已经落后于1943年的标准。 Z<Ke /Xi  
iN@+,]Yjl  
突尼斯的美军步兵反坦克连很大程度上依靠过时的37mm反坦克炮,在和德军短兵相接的交火中,根本不起作用;同期的英军使用的是6磅(57mm)火炮 f{u3RCfX~2  
km#Rh^  
%'i`Chc^!;  
G~Mxh,aD$>  
美军装甲师在1943年初拥有2个坦克团,只有1个机械化步兵团,因为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反击侦察。第1装甲师当时的武器装备根本不适合防守任务,同时还缺少步兵。因此,第1和第34装甲师的零散部队在补给允许的条件下,不断的被编到第II军团中。和传统的战术相违背,第1装甲师的3个战斗司令部为了填补前线的空缺,非常分散的布防,而不是作为一个整体力量集中使用。让情况变得更糟的是,第1装甲师1943年1月组建了第4个战斗司令部,致使兵力更加的疏散。 q6 Rr?  
Snf1vH  
尽管CCB在1942年底的战斗中损失了一部分坦克,但该师1943年2月初在借用当时未执行任务的第2装甲师的坦克后,实力还是非常强大的,他们当时拥有85辆M3轻型坦克和202辆中型坦克,相对于德国人的标准来说,CCB的装备显得过于奢侈了,但除了经历战火历练的CCB以外,该师其他部分都是初出茅庐、非常稚嫩的。而这恰恰是最致命的问题,因为当时的美军还没有经受战争的考验,美军的军事理念从某些方面来讲有点奇特,1940年法国战役的经验教训促使美国人组建了用来攻击坦克的特别部队,尤其注意应对装甲部队的威胁。这种独立于装甲部队和步兵存在的力量,按军级标准配置它的坦克歼击营,这是为了保障主力坦克歼击部队,直到敌军装甲部队发起攻势时,再集中派出各个歼击营消灭敌军的坦克。这种理念颇具争议,也未能跟上欧洲军事战术的发展步伐,因为是1940年时仓促出台的。其他部队不能协同坦克歼击营完成他们的艰巨任务,此外,开赴突尼斯的部队仍旧配备老式的37mm反坦克火炮和一战时期法军的75mm火炮。坦克歼击部队也背离了装甲作战的常规,由于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对付敌军装甲部队的威胁,一旦突破完成,他们更多的用来进行侦察,大规模坦克作战并不是该师的主要任务。美军的理念决定了他们的训练和技战术水平,突尼斯战役则明显反应了这两者都是不实际的。 i\u m;\  
lCMU{)  
突尼斯战役中,双方都大量使用地雷,图为美军一位中士正在用扫雷仪进行探测 SPK% ' s  
O E56J-*}x  
N=P+b%%:Z  
P~" `Og+  
在突尼斯的美军装备也是参差不齐,综合来说,除了37mm反坦克炮,步兵装备比较优良。步兵不想被重型反坦克炮所拖累,尽管性能要好很多的英军6磅(6-pdr)火炮已经在美国投入生产,但步兵一直拒绝使用。在1943年的战斗中,这被证明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突尼斯战役打响时,2.36英寸的巴祖卡火箭发射器才刚刚投入使用,只有极少数部队能够熟练掌握这种新式武器。第1装甲师的大部分中型坦克是M4型和M4A1型坦克,后者的英式名称—谢尔曼,更为人们所熟识,在当时,谢尔曼被认为是性能非常优良的坦克型号之一。CCB只有一个营还装备陈旧的M3中型坦克,供两个轻型坦克营使用的M3和M3A1坦克已经过时了,它们的装甲非常薄,攻击火力就是37mm火炮,在和德军装甲部队交手时,美军相当的被动吃亏。从性能角度看,美军炮兵的装备十分精良,但是武器品种过于单一。 u|a+ :r)*4  
Ss~dK-{e7  
1943年1月,美军在突尼斯的角色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1月中旬,阿尼姆的第5装甲军开始挑战法军在多塞尔山口东部的防御,还夺取了皮雄(Pichon)和丰杜克(Fondouk)关口。在视察了前线之后,安德森将军感到法军已经到了一触即溃的边缘,他不认为他们能担负守卫他右翼的任务,所以他考虑增派美军到突尼斯加强防御。艾森豪威尔同意合并第1步兵师,并从阿尔及利亚调来了第34步兵师剩下的部队,还从摩洛哥调来了第9步兵师。尽管已经是2月的第一周,相对来说有点晚了,第1步兵师仍旧在加夫萨北部距离Medjez el Bab200里处分散的布防,他们的指挥部和第16团紧挨着法军第19军团,第18团紧挨着英军第V军团,第26团则和第1装甲师的CCB联防Ousseltia山谷。第1步兵师不仅兵力分散,并且,他们的前线防御十分的薄弱,缺乏纵深保护。由师部直接调遣的第16步兵团,负责了一条长达22里的防线。当第34步兵师到达的时候,这支部队也被以同样分散的方式部署。第168步兵师1月11日之后就被部署到康斯坦丁附近,去守卫那里的交通线,1月29日又被转移到第1装甲师在加夫萨-斯贝特拉(Gafsa-Sbeitla)的指挥部附近驻防。第133步兵团的2个营到达后,被分配于2月上旬驻守皮雄和丰杜克山口。 ;F!wyTF>}  
b!Z-HL6  
美军的迫击炮,像81mm的型号,在突尼斯的山地作战中被证明非常的有效 `CXAE0Fx  
}TS4D={1  
5+[`x ']l  
7VQk$im399  
法军直截了当的询问为什么美国人不能将赋闲在摩洛哥的第2装甲师调来突尼斯,这是因为当时北非战区薄弱的补给线决定了只有一部分转移的部队能够得到正常的补给和支援。通往特贝萨的铁路线每天只能为第II军团提供三分之一左右的军需品,剩下的则由卡车来运送,经过几个月的连续使用,很多卡车都已经严重破损,而从美国本土运来的新卡车最早也只有在2月中旬才能到。军需品的补给是美军在突尼斯中部无法扩军的主要原因之一。 gM<*(=x'  
u.s-/ g  
艾森豪威尔指示安德森和弗雷登多尔(Fredendall)集中使用第1装甲师作为后备部队,因为突尼斯中部的防线拉得很长。这个计划最终在凯塞林关口战役打响之前没能得到实施,由于一些步兵还未抵达。安德森预料美军守卫的区域会相对平静,主战区将会是突尼斯北部英军第1军驻守的地方,以及突尼斯-利比亚边境,因为隆美尔的大军在蒙哥马利第8军面前大批撤退。但所有人很快就会惊奇的发现,隆美尔另有计划。 KvrcO#-sL  
szy^kj^2  
在Djebel Lessouda公路上被第10装甲师击溃的海陶沃的第1装甲团3营的一个M4A1中型坦克排 elBmF#,j 7  

冯.法肯豪森 2008-04-06 01:04
盟军在中南突尼斯的战斗序列,1943年1月下旬 EK^B=)q6:W  
法军第19军—指挥官路易-M.Koeltz将军 78v4c Q Y  
突尼斯方面军—指挥官乔治·巴雷将军 h &3*O[`  
马克·德·康斯坦丁师—指挥官约瑟夫·维尔佛特将军 VtX9}<Ch~  
  (nk)'ur.  
美军第II军团—指挥官洛伊德·弗雷登多尔少将 r)P^CZm  
第1装甲师—指挥官奥兰多·沃德少将 ?UC3ES  
第1步兵师—指挥官泰瑞·阿兰少将 7 tOOruiC  
第34步兵师—指挥官拉塞尔·哈特雷少将
|=C&JA  
  WPBn?vb0<  
突尼斯战役地图 `I(#.*  
j';V(ZY&BB  
  C9-IJj  
  Y6T1_XG  
Fruhlingswind行动—西吉·布·吉特(Sidi bou Zid)村的战役 'j84-U{&)  
  usb.cE3 z  
阿尼姆的攻击战于1943年2月14日凌晨时分展开,分兵两路对西吉·布·吉特村形成合围。第10装甲师从费德(Faid)山口开出,向西北方挺进,在Djebel Lessouda附近迂回后在西吉·布·吉特处停下来,第21装甲师则从南部穿过迈齐拉(Maizila)山口向北挺进。美军在Djebel Lessouda附近的防守部队是CCA,包括第34装甲师第168装甲团2营,他们由一个坦克连和一个坦克歼击排支援,归巴顿的女婿约翰·沃特斯中校指挥。西吉·布·吉特村南部的山麓由相近兵力把守,托马斯·德雷克上校率领的第168步兵团3营担任守卫,他们负责阻挡一切来自西吉·布·吉特南部的攻击。这样的防守阵型是为了能够尽可能长的拖住从费德山口涌来的德军兵力,以便路易·海陶沃中校指挥的两个坦克连和十几辆坦克歼击车能够从西吉·布·吉特发起反击。 }cK<2J#  
  Cx$M  
第10装甲师于清晨4点左右开始行动,掀起了一阵沙漠风暴。他们的先头部队击溃了一小股美军掩护兵力以及第1装甲团的一个小型分遣队—G连。在沙暴的掩护下,一个战斗组向山口西部开去,打算击溃那里的美军防守炮位。到当天黄昏的时候,双方都清楚德军将有一场大规模的攻势在即,但沙暴使美军无法从山顶预估这场攻击的具体规模。转天早上7点30分,德国空军开始了对西吉·布·吉特地区的大面积空袭,毁坏了城镇中心。到8点30分的时候,沙暴总算移开,沃特斯上校得以看清楚前进中的德军兵力,他估计大约有60辆坦克,20多辆装甲车和若干其他战车。同时,海陶沃的装甲部队也从西吉·布·吉特出发,包括第1装甲团2个连的M4中型坦克(H和I连),还有第701坦克歼击营的十几辆坦克歼击车。随着海陶沃的部队逐渐靠近德军部队,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部队在人数上明显处于劣势,便电报CCA指挥部的麦克昆林上校说,他所能做的最大努力也只能是尽可能的拖住德军。这时海陶沃指挥的很多坦克已经被Djebel Lessouda处德军的88mm炮击中,同时还遭到虎式坦克的88mm长距离火炮袭击,损失惨重。他打算率部突围回西吉·布·吉特,但最终还是和德军部队接头交火,到10点30分的时候,他人数上占下风的部队已经被逐渐分割成碎片。沃特斯和第168步兵团2营完全被孤立在Djebel Lessouda上半部分,对战斗所能起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 5BvCP   
  Mg H,"G  
阿尔戈尔的第1装甲团2营在2月15日西吉·布·吉特村的战斗中伤亡惨重,图中左面的坦克是M4A1,右面的是M4中型坦克,均隶属于F连 rixP[`!]x  
jk-hIl&  
  ^h+,Kn0@  
  [h "*>J{  
随着Djebel Lessouda附近的战局逐渐发展,第21装甲师也从南部开始向西吉·布·吉特发起进攻,但由于沙暴在该地区持续时间长且极为猛烈,进军速度非常缓慢。由第104装甲掷弹团组成的Schutte战斗组,在一个坦克分遣队的支援下,于中午时分到达美军第168步兵团3营守卫的Djebel Ksaira西侧,Stenkhoff战斗组则于下午2点左右从西南方向移动到西吉·布·吉特附近。 % AqUVt9}  
  UUy% :t  
截止到当天中午,德军的坦克已经从四面八方靠近麦克昆林在西吉·布·吉特的指挥部,城镇中心也暴露在坦克射程之中。经过勇猛顽强但于事无补的战斗,海陶沃此时已经损失了超过一半的坦克,仍未能阻止第10装甲师前进的步伐。海陶沃的座架在被击中起火前击毁了4辆德军坦克,他和其他成员徒步走回斯贝特拉,海陶沃当天率领的44辆坦克中,只有7辆幸免于难。麦克昆林一开始疏散了CCA大部分的军队,除了自己的贴身人员,并于午后不久撤退到镇西部另一个临时指挥站。在Djebel Ksaira德雷克的部队仍旧报有逃生的一线希望,但这个请求被弗雷登多尔在14点10分拒绝了。缺少和指挥中心进一步的联系,德雷克调了一部分兵力到山口另一侧更易防守的加雷特-海迪德(Garet Hadid)。随着西吉·布·吉特附近的局势几进崩溃,麦克昆林的执行官,彼得·海恩斯上校给斯贝特拉附近的第1装甲师总部发去了求救电报,请求沃德上将允许沃特斯和德雷克从他们已无任何希望的位置上撤退。沃德解释说Fredendall拒绝了这个请求,并且美军已经在策划反击战。弗雷登多尔强硬的指挥风格和他遥控指挥的方式断送了两个孤立无援部队的前程。 /+\m7IS  
  WvG0hts=[  
美军第1装甲团2营在凯塞林战役遭受重创之后,仅存的几辆坦克就包括图中的这辆M4A1,隶属于E连 H"|xG;cf  
# Ny  
  V[-4cu,Ph^  
  Zh qrN]x  
第10和第21装甲师的先头部队于傍晚前在西吉·布·吉特西部取得联系,并巩固了他们在镇中央的位置。到目前为止,Fruhlingswind行动基本按原计划执行,德军的伤亡非常轻微。西吉·布·吉特附近的美军损失或丢弃了44辆坦克,59辆战车,26门火炮以及22辆卡车。阿尼姆的副官海因茨·齐格勒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他决定大部队驻扎在西吉·布·吉特附近,以便应付预料之中美军的反击。齐格勒的过分谨慎激怒了隆美尔,后者打电话给阿尼姆,要求他给齐格勒施加压力让他夜间向斯贝特拉进军好扩大战果。阿尼姆赞同齐格勒的做法,希望能够像原定计划那样,保留一部分兵力来实施下阶段对皮雄及其北部的行动。 B .p&,K  
  9-;ujl?{  
盟军高级指挥官对此战的反应比较强烈,但还未到过分惊恐的地步。安德森确信德军对西吉·布·吉特的进攻只是进攻丰杜克方向的烟雾弹,是德军使用的障眼法,他还进一步指出证据:第10装甲师并未参与这次进攻,事实上这是错误的。沃德希望罗宾内特的全部CCB兵力都从丰杜克转移到斯贝特拉地区,但基于安德森以上的估计,他只命令詹姆斯·阿尔戈尔中校率领的一个坦克营于2月14日晚上转移到斯贝特拉。德军在加夫萨附近的活动让弗雷登多尔相信另一轮攻击迫在眉睫,同时他得到了许可,可以疏散该地区的法军和美军。 8H4"mxO  
  Fw!wSzsk3  
西吉·布·吉特村混乱后,罗宾内特的CCB负责守卫图中的前沿阵地 c$),/0td|  
:34#z.O  
  |;2Y|>=  
  Q3MG+@)S  
沃德认为麦克昆林夸大了西吉·布·吉特附近的德军,因为盟军情报部门仍然宣称德军只有一个装甲师参战,因此他推断德军在西吉·布·吉特地区的兵力大约为:40辆坦克分布在Djebel Lessouda,20辆靠近Djebel Ksaira。预定第2天的反攻由罗伯特·斯戴克上校率领,作战部队包括先头部队:阿尔戈尔的中型坦克营,支援部队:隶属第701坦克歼击营的M3 75mm坦克歼击连,还有两批自行火炮和第6装甲团3营作为后备。显而易见,这样一支临时拼凑并缺乏作战经验的部队很难取得令人满意的战绩,在西吉·布·吉特的德军至少包括了一个装甲师,据估计已经展开防守阵型,随时应对盟军的反攻。事实上,只有一个坦克营和一个机械化步兵团被派去迎战大量久经沙场、经验老道的德军,其悲剧性的结果可想而知。 "dfq  
  jR-`ee}y2  
凯塞林关口平坦的岩地使步兵建立防线变得异常困难 !g }?x3  
[:gPp)f,  
  ,i>u>YNZ  
  Jlw<% }r  
斯戴克的反击于2月15日中午12:40分展开,开场的阵型是死板的教科书式的,阿尔戈尔的坦克营以V字形阵型出战。一架德军侦察机发现了美军的动向,立即预警齐格勒美军的位置和前进方向。德军本来在前一夜就有充足的时间备战,他们的反坦克炮和88mm高射炮已经做好准备,隐藏在橄榄丛里来控制通向西吉·布·吉特东北方的交通干道。德军允许美军的第一批坦克通过自己隐藏布置的反坦克过滤网之后开始射击,随着反坦克炮的开火,美军的坦克连急忙开始防御,但当时的地势实在是太开阔了,几乎没有任何掩护。在美军确定两侧都有德军坦克之后,其中一个坦克连试图对付北部的第21装甲师,另一支坦克部队则迎战南部的第10装甲师。阿尔戈尔的坦克营与支援步兵之间的联系被切断,到傍晚时分,战局已经再清楚不过:他们将无法到达目的地Djebel Ksaira去解救身陷囹圄的第168步兵团3营。17:40分,队尾的4辆坦克勉强从战场上撤下来,但剩下的40辆坦克渐渐的被四周合围的德军坦克和反坦克炮逐一打成碎片。 hn9'M!*:O  
  {~.~ b+v  
一位美军工兵在突尼斯战役中实施布雷 V@gweci   
&$yC +cf  
  H..g2; D  
  }7iWmXlI  
2月15日当夜,美军指挥部对已经发生的一切出现了极度的震惊和迷惑。沃德报告说:‘西吉·布·吉特东部有大量燃烧的坦克,还不清楚它们属于哪方,也许我们击溃了德军,也许我们被德军击败。’但可以肯定的是,解救凯塞林关口两侧被困部队的行动失败了。两架P-39战斗机奉命飞往Djebels地区,向被围困的美军部队散发传单,通知他们准备逃离现场。在两天的战斗里,CCA在未能给德军带来明显损失的情况下,自己却损失了两个坦克营和两个步兵营。 b%`^KEvwfo  
  MhMY"bx8  
尽管取得了巨大的胜利,齐格勒却未能抓住机会乘胜追击,他向斯贝特拉地区派出了巡逻队来确定美军是否在准备另一次反击。在听到了这个消息后,隆美尔大怒他坐失良机,但凯塞林元帅当时正在东普鲁士希特勒的大本营里,无法介入北非的战事。阿尼姆更关心燃油的消耗,希望为将来在丰杜克地区的行动保留充足的原料,并且,他的部队已经完成了他们预订的计划:击溃CCA。  X._skq  
  f,:SI&c\  
第10装甲师从美军第6装甲步兵团3营那里缴获了一大批半履带式的战车,很快将它们重新投入使用 S9~X#tpKe  

冯.法肯豪森 2008-04-06 01:05
凯塞林直到2月16日才收到阿尼姆胜利的消息,他通过最高统帅部向阿尼姆传达了夺取斯贝特拉的指示。齐格勒继续谨小慎微的前进,加强了他早期的巡逻任务,这给了盟军更多的时间进行防御。安德森最终意识到他情报部门提供的消息全是错误的,命令Koeltz把法军转移到多塞尔斯(Dorsals)以西,包括归法军指挥的美军第34步兵师。弗雷登多尔命令英军守卫多塞尔斯以西斯比巴(Sbiba)处的重要通道,英军第26装甲旅和两个步兵营分别驻扎在斯比巴南北方向。沃德奉命将罗宾内特剩余的CCB撤到斯贝特拉,经历了数个月的分散之后,终于将该师的部队集合在一起。2月16日夜,美军撤回了他们在科恩(Kern)十字路口最东的部队,其间经历了一次小规模的胜仗,几辆美军坦克伏击了齐格勒的先头部队,士气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 DX2_} |$!  
{ 4 n  
美军第1步兵师第33野战炮兵营的一架105mm榴弹炮,在1943年2月20日的凯塞林关口战役中起火力支援作用 *5QN:  
+Rj8 "p$K  
\?D~&d,a=  
l`bl^~xRo  
2月16日,美军第二次反击失败后,齐格勒终于下令第二天进攻斯贝特拉,但这个决定显得姗姗来迟。盟军从加夫萨撤退,使得隆美尔的Morgenluft计划得以实施,在盟军退出该城后,库尔特·里宾斯泰因将军已经率领非洲军占领了那里。隆美尔指示里宾斯泰因如果没有遇到反抗,就一直沿路向菲里阿纳(Feriana)前进,以支援阿尼姆的进攻。 &ir|2"HV  
8aqH;|fG}  
斯贝特拉的疑点 kOE\.}~4  
WaPuJ 5;e  
2月16日夜晚,美军CCA的残余部队已经在斯贝特拉北部的橄榄丛里建立了防守,同时罗宾内特的更具战斗经验的CCB也已经到达,占据了南部。齐格勒的先头部队凭借零星的机枪和火炮声探明了外侧防守的兵力,当橄榄丛中CCA的指挥部暴露在德军机枪射程之内时,麦克昆林决定向西疏散他的部下,远离危险,但丝毫没有考虑这样做给旁边的兄弟部队带来的影响。在看到他们两个营的战友就这样被丢在Djebel Lessouda和Djebel Ksaira,而两次反击均没有奏效后,CCA剩余部队的士气大受打击。在工兵爆破了一些设施后,位于正在撤退的总部人员旁边的部队认为一场大的撤退已经开始,然后在没有接到任何命令的情况下疏散,CCA就这样瓦解了。当时关于撤退的谣言已经在士兵中间不胫而走,再加上大家看到的场景,紧张害怕的部队带动了其他无心恋战的部队,斯贝特拉外的道路已经被逃跑的美军和车辆围得水泄不通。 s/l>P~3=  
p uZY4}b_  
图为德军在凯塞林战役中损失的PzKpfw IV型坦克 +=`*`eP:U  
MpVZ L29)  
2@6Qifxd@  
c(kYCVc   
值得庆幸的是,罗宾内特饱经战火考验的部队,以及CCA一些意志坚定的部队,留下来坚守他们的阵地,在当夜把德军阻挡在海湾之外。黎明时候,美军军官开始设置路障,并在城镇郊区清点收集败逃者。齐格勒的部队并没有从斯贝特拉的混乱中占到多少便宜,但关于该镇错误的情报使弗雷登多尔相信斯贝特拉快要陷落了。安德森示意弗雷登多尔务必坚守该镇直到2月17日夜间,但后者警告说那里时刻都会崩溃。于是,安德森不得不在上午11点时下令撤退,沃德奉命经过凯塞林关口向塔莱(Thala)方向撤退,安德森·摩尔则率领第19工兵团从斯贝特拉向凯塞林关口以东进发,为第1装甲师的撤退做掩护。 OcE,E6LD  
N;HG@B!m  
齐格勒对斯贝特拉的进攻再一次推迟,同样又是被他的后方,费德山口出现的一些意外情况所耽搁。由于山路地势的特点,德军路过山口西侧的两个美军步兵营,却没有发现他们。2月15日,德军一个步兵营试图攻取Djebel Ksaira,但遭遇美军激烈的反抗。在德雷克接到空中散发的通知告诉他们自己突围的消息后,他手下一个营的士兵开始在光天化日之下向着斯贝特拉行军8里,而其间穿过的正好是德军后方稀疏松散的防御。德军最终意识到费德以西一列列行军的士兵正是那些‘失踪’的美军部队,并不是德军。齐格勒于是推迟了对斯贝特拉的进攻,派兵回撤到山口附近清理那里四散奔逃的美军步兵。 Pil_zQ4  
FvJkb!5*e_  
凯塞林战役中意军支援Centauro师的47/32型坦克歼击车,1943年2月23日 JLbmh1'  
FfX*bqy  
]&?8l:3-G  
K]'t>:G @  
德军对斯贝特拉地区的侦察开始于2月17日下午,他们一点也没有意识到CCA尴尬薄弱的防守,主力德军向镇南由罗宾内特的CCB把守的防御更巩固的地方发起攻击。亨利·加德纳率领的第13装甲团2营,尽管在从12月份就开始的连续作战中损失了过半的兵力,精心埋伏,终于等候到了德军最初的进攻,加德纳宣称杀敌15人,而德军方面只承认有5人。随着CCB尽量拖延德军的进攻,CCA却爆发了另一场恐慌和瓦解,很多部队甚至在还没有和德军碰面之前就溃逃了。罗宾内特的CCB坚守阵地直到傍晚时分,于5点左右开始有秩序的撤退。CCB在黄昏之后不久到达凯塞林关口,在通向塔莱的道路上驻扎。亨利·加德纳上校的座架也在斯贝特拉的战斗中被击毁,但他设法徒步走回美军在凯塞林关口附近的防线,并于一天后重新加入他的部队。 eMLcm ZJR  
+,_%9v?3  
Sturmflut行动—凯塞林关口之战 (]nX:t  
O'{g{  
第1装甲团3营的G连的一队幸存的M4A1中型坦克 p=[SDk`  
pupt__NZ)n  
3ESrd"W=  
n#5S-z1KNw  
凯塞林关口最初由安德森·摩尔上校的第19工兵团把守,尽管工兵也曾接受过一些名义上的步兵训练,但他们的首要任务毕竟是架桥修路等,同时他们还缺少有经验的步兵军官指挥。美军沿着关口最狭窄的部分构筑了一道防线,大约有800码宽,这也将凯塞林关口附近的道路一分为二之前的部分包括在防御范围之内,那条道路分开后,北部通向塔莱,南部通向特贝萨。除了山路地势以外,此处其他显著的地域特点便是水流湍急的Hatab河,将关口一分为二。美军工兵虽然接到了大批量的地雷补给,但它们到货还是非常晚,以至于很多布雷过程都非常草率匆忙,甚至就出现地雷简单的放在地面上或轻轻的被泥土覆盖等情况,可以看出工兵并没有打算认真埋雷。在德军发起进攻前,工兵团得到了第26步兵团1营的增援,他们接管了Djebel Semmama地区的防御任务。河南边有美军3个工兵连驻防,北部则由1个工兵连和一个驻扎在山里的步兵营把守。支援这些部队的是第13步兵团I连的8辆M4坦克,以及河谷中央第894坦克歼击营的一些M3 75mm坦克歼击车。火力支援来自第33野战炮兵营的105mm榴弹炮,还有法军由马匹牵引的75mm火炮。弗雷登多尔对工兵们缺乏作战经验有些担忧,所以德军进攻几小时前他派第26步兵团的亚历山大·斯达克上校去指挥那里的部队。 Ae;mU[MK/  
qi['~((  
隆美尔视察塔莱公路旁英军第26装甲旅一辆被击毁的坦克 ^x2@KMKXZ  
RB9ZaL\  
PDS?>Jg(  
F+]cFx,/  
隆美尔决定由K.Bulowius率领的DAK战斗组作为先头部队发起攻击,因为第10装甲师仍在行军途中。他期望美军在此处的防守凌乱不堪,好趁乱取胜。第33侦察营于2月19日凌晨6:30分左右发起进攻,目标是进入关口,夺取河谷底部外侧的Chebko关口。他们很快便发现美军的防御非常到位,关口中央密集布防的坦克,步兵和坦克歼击车同时开火,迫使该营撤到关口西南部山脚下的Djebel Chambi寻求掩护。在遭遇了这次顽强抵抗后,Bulowius命令非洲军装甲掷弹团乘40辆卡车前进,同时另两个营于上午9:30分左右开始对关口另一侧美军第26步兵团1营防守的地段发起攻击。美军的防守是构建在山上的,德军步兵为了夺取重要山头吃尽了苦头。Bulowius不得不在中午时分派出主要坦克部队—Stotten装甲营进行支援。DAK战斗组在第一天的战斗中没有能够打开关口,傍晚时候关口两侧的战斗仍在继续,德军在试图沿着山路渗透进入美军的防线。 U Z1Au;(|  
*mkVk7]c  
指挥塔莱地区英军第26装甲旅的查尔斯·登菲旅长,在当天探访了斯达克,并对美军过于纤细的防线以及德军已经开始向防线内渗透的迹象表示了担忧。在向安德森汇报了他的焦虑之后,一位美军一级军士长于当夜拜访了斯达克,但发现那里的情况还算平静。尽管如此,安德森还是允许登菲在通往塔莱的路上增派一支军队防守,以防备前面美军的防线崩溃。维尔斯中校指挥的第1装甲师第6装甲团3营于2月19日晚上到达,斯达克将他们派往山间进行防守。其他大大小小的增援部队也于当天陆续抵达,包括第9装甲师第39装甲团的一个步兵营和另一个坦克歼击营,两个步兵连被派往关口西侧工兵连处增援防守。 c=D~hzN  
r&_e3#]*  
入夜后,德军步兵仍在试图绕过美军阵地,并夺取了几个山头。第26步兵团1营发起的夜间反击夺回了700高地,但它的一个连被切断,并且指挥部也被渗透进来的德军步兵包围。Hatab河北部的工兵防线已经崩溃,不过河南岸通向特贝萨的道路仍旧由美军守卫。第894坦克歼击营在当天的战斗中损失了一半自行火炮,美军野战部队也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自行撤退,把法军75mm炮兵部队孤零零的留在那里。弗雷登多尔通知罗宾内特的CCB随时待命,去接手关口后面工兵的防御。 hOYP~OR  
)|GYxG;8C  
美军和法军步兵在检查意军Centauro师第131装甲团在凯塞林战役中损失的M-14/41型坦克 Y(Y#H$w  
89m9iJ=  
;?y~ h$  
\x|8  
2月20日清晨阴冷多雨,关口变得泥泞不堪。隆美尔来到凯塞林,在得知Bulowius仍然未能拿下关口时非常的不高兴。早上,德军的进攻重新开始,重炮猛轰美军阵地,包括新式的六联发150mm火箭发射器在内的武器都派上用场,这种武器在美军部队里流传更为广泛的名称是Screaming Meemies(美国俚语,用来形容对人神经的攻击),这是出自于它们发射时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当非洲军装甲掷弹团同美军第26步兵团1营在Djebel Semmama交火的时候,他们得到了另一个意大利营的增援,来自第5贝尔萨格里团。据DAK战斗日志介绍,该团作战非常勇猛,但伤亡也十分惨重,就包括他们的指挥官。 C%|m[,Gx  
qYQ vjp  
此时隆美尔改变了进攻部署,一天前由第21装甲师发起的对斯比巴方向的进攻被严重挫败了,显示美军位于该线路两侧的防守可能已经非常牢固。他没想到美军当时在斯比巴的防守兵力大约是德军进攻兵力的三倍,第10装甲师此时仍在途中,这样的问题困扰着隆美尔:是冒着风险把他们派到斯比巴,还是将他们派向凯塞林关口,然后沿路开向塔莱?隆美尔最终决定采取第二个战略。当时,第10装甲军并不是满员,阿尼姆拒绝调遣他的虎式坦克营进行支援。到下午时候,第10装甲师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凯塞林关口,这其中包括该师的摩托营和两个装甲掷弹营。16:30分的时候,5个炮兵营发起进攻,同时德军在关口中部地带也发起一次助攻,步兵则继续向山头渗透。公路旁美军工兵连的溃败使第10装甲师的作战组能够登上通向塔莱方向的道路,美军负责设置路障的部队拼命拦截,但也只是暂时阻止了德军的前进,傍晚时分德军第8装甲团1营也加入了战斗。德军的装甲兵最终还是压制了增援路障部队的英军坦克和坦克歼击营,在天黑前又向前推进了一段距离。 Q\}Ck+d` a  
YRCOh:W*  
美军的防守已经被整个下午的进攻打得粉碎,第13装甲团I连在战斗中损失了全部坦克。在通向特贝萨的道路上德军面前最后一支敌军部队是法军75mm炮兵部队,在消耗完全部弹药后,法军炮手开始丢下武器向后撤退。隆美尔向特贝萨公路派出了Centauro师的一个营来巩固最初的胜利,该营突入凯塞林关口达5里左右,太阳下山时已经接近Bou Chebko关口了。美军那些孤立无援的分遣队,像维尔斯的第6装甲步兵团3营和第26步兵团1营的残余部队,则被德军团团包围在Djebel Semmama附近。第6装甲步兵团3营最终丢弃了他们的半履带式战车,德军紧随其后缴获了它们,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出其不意的横财,因为当时的德军严重缺少机械化运输工具来运送步兵,所以在获得这些武器之后很快便兴高采烈的重新将它们投入使用。 AwZz}J+  
e|q~t {=9S  
1943年2月下旬,美军第894坦克歼击营的一个侦察巡逻队沿着塔莱·凯塞林公路巡查 03.\!rZZ  
wG73GD38  
'>HLE)l  
r5y*SoD!  
现在局势已经变得明朗起来,德国人将通过凯塞林关口向特贝萨发起进攻,弗雷登多尔可以将防守凯塞林关口其他地段的部队调来这里,他命令第1步兵师开进关口西南部的山里驻扎。2月20日清晨,罗宾内特开始率CCB在关口北部入口处沿着特贝萨公路布防,弗雷登多尔一开始打算将守卫关口的指挥权下放给罗宾内特,但后来考虑到任务量的庞大和复杂,他还是分散了指挥权,罗宾内特负责把守Hatab河以南一带的关口,登菲率领第26装甲旅负责保守河北部一带的关口。面对这样的混乱,安德森另有打算,他派卡梅隆·尼科尔森旅长,时任英军第6装甲师的副指挥官,去塔莱指挥那里所有的美英法军队,这使得混乱变得更加严重。 xUTTRJ(\  
,YJn=9pTl  
2月20日下午,凯塞林在飞回罗马前于突尼斯做了停留,他和阿尼姆的见面极其的不融洽,指责后者公然违背他的命令,阻挡了第10装甲师一些部队前进的步伐。阿尼姆回答说隆美尔的目标是特贝萨,而不是自己即将率军展开牵制性攻击的勒·凯夫(Le Kef)。凯塞林重新陈述了自己关于这次牵制性进攻的指示,阿尼姆勉强答应了,但将进攻推迟到2月22日。凯塞林对阿尼姆的攀比行为大为光火,在飞回罗马的途中,他建议隆美尔出任突尼斯轴心国部队的总指挥官,包括阿尼姆的第5装甲军。 z0%tBgqY(  
/!N=@z)  
隆美尔利用2月21日上午巩固了自己在凯塞林关口的战果,并确保他的部队能够时刻迎接盟军的反攻。对于最终进攻目标,隆美尔却显得犹豫不决,不过他仍旧对特贝萨而不是勒·凯夫显示出更多的兴趣。从某种角度看,地理特征在解决这个问题上起到了一定的帮助。Hatab河由于冬季的大雨正处在涨潮期,美军工兵已经爆破了河面上的主要桥梁。因此,凯塞林关口其实已经被分开了,德军的两个战斗组也顺势被河水隔离开来。隆美尔没有打算将他们合二为一执行同样的任务,而是接受了分开的现实,命令Bulowius的DAK战斗组沿路向特贝萨前进,布罗伊希的第10装甲师继续沿着东北方向朝塔莱前进。隆美尔的举棋不定可以追溯到凯塞林和意大利最高统帅部之间关于Sturmflut行动目标的争端,但结果却是这样的模糊:三个战斗组分别沿着三条不同的线路前进,没有一个强大到可以击溃盟军的抵抗。 ]0g p.R  
yq1 G6hw  
DAK的先锋部队,一个Centauro装甲营以及第33侦察营,最终于2月20/21日夜间遭遇了CCB的外层防御-CCB侦察营,美军经过顽强抵抗,在天亮前坚守住了阵地。上午11:45分,隆美尔命令突入凯塞林关口的整个战斗组集中全力拿下通向特贝萨的Djebel Hamra关口。罗宾内特的CCB在2月21日上午和第13装甲团2营,第6装甲步兵团2营,两个自行火炮营以及两个坦克歼击营一起重新部署到河谷附近。下午大约16:30分时,非洲军装甲掷弹团在Stotten装甲营的支援下,和加德纳的第13装甲团2营碰面,美军坦克和火炮密集而又精准的射击给德军带来一些损失。 5~d=,;yE  
qt6@]Y  
罗宾内特CCB的支柱便是亨利·加德纳中校率领的第13装甲团2营,图为加德纳在他的新型M4A1坦克-亨利III号前,摄于斯贝特拉防御战失去原来的座架亨利II号之后 4K 8(H9(  
V9Dq<y-y  
 M% g2UP  
D]5j?X'  
显然,关口北部是很难拿下了,DAK在天黑后重新展开阵型准备拿下南部的Djebel Hamra关口。黑暗中,非洲军装甲掷弹团走错了路,最终来到812高地附近,整个战斗组也随之一分为二。由于兵力过于分散,DAK战斗组在22日当天都无法发起主要攻势,阿兰将军趁机命令第16装甲团3营于下午4点左右重新占领812高地,以免第1步兵师和CCB之间的联系被切断。美军的这次反击取得了成功,重新夺回了不少武器装备,并把迷路的德军赶回河谷附近。在右翼,第13装甲团的一些坦克向第5贝尔萨格里团发起进攻,后者在先前的战斗中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已经溃不成军了,他们在732高地的阵地被美军夺取,意大利人陷入了草率慌乱的撤退中。 [Zzztn+  
+"1-W> HV  
第10装甲师向塔莱外侧由登菲率领的英军部队发起的攻势要密集和成功得多,2月21日午后,德军约30辆坦克和25辆装甲车开始在美军防线外围进行侦察,渐渐形成一条前哨线。主攻开始于下午3点左右,担任守卫的英军Crusaders和Valentines两支部队在武器配备和射程上明显落后于德军,没支撑多久就有15人阵亡。傍晚时候,守军已经在崩溃临界,登菲开始率部撤向塔莱南部最后的防线,德国人则步步紧跟,天黑后,大约晚上7点,一队德军在缴获的英军Valentine坦克引领下试图偷偷越过英军的防线,第10装甲师终于和塔莱前面英军的最后一道防线相遇。为了守住塔莱公路,登菲的旅已经损失了38辆坦克和28挺机枪,同时还有571人被德军俘虏,但该旅成功阻击了第10装甲师前进的锐势,他们顽强的防御使布罗伊希在天黑后不敢轻易突进塔莱。这一系列的拖延效应给了盟军宝贵的喘息机会,突尼斯前线大大小小的部队以最快的速度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第2罕布什尔团的一个步兵连,第5蓝瑟斯团16营以及他们的新式谢尔曼坦克,最重要的,行军800多里已经非常疲劳的美军第9步兵师炮兵部队,也在刚到达后马不停蹄的赶来支援。这些炮兵部队包括两个105mm榴弹炮营,一个155mm榴弹炮营,还有两个75mm加农炮营,这是对英军当时在塔莱防御的非常重要的支援和补充。 yivWT;`  
[KCR@__  
天黑后不久,尼科尔森命令第2洛希安斯团的剩余部队向塔莱外围的德军阵地发起一次自杀性的进攻,他们的指挥官,Ffrench-Blake中校,严酷的通知当时仅存的10辆坦克的乘员们说:‘我们将在绝望渺茫的希望中向外突围’。由于严重的机械故障,只有5辆坦克来到德军阵线前,但很快均被击毁。第10装甲师的指挥官,弗里德里希·冯·布罗伊希原计划于2月22日清晨7点发起主攻,但洛希安斯团宁死不屈的英勇反击和塔莱增援防守部队突然的炮击使他放弃了原先的打算。布罗伊希给隆美尔打电话说他预测这次炮击是盟军部队反击开始的序幕,所以他有必要转换成防守阵型,隆美尔同意了他的想法。22日整个上午,双方都在准备大规模炮击,在发现盟军没有进行反击时,布罗伊希重新安排了进攻计划,时间定在下午4点。连续几天的战斗里,盟军的空中力量终于第一次出击德军,一条刚刚修建完毕的跑道使得盟军飞机出动117架次,对德军地面部队发动攻击,这其中主要是P-38战斗机,它们向布罗伊希的阵地无情的疯狂扫射。截止到2月22日结束,第10装甲师向塔莱方向的前进势头已经被遏制了。 bkz/V/Y  
D;*cy<_K8  
这是德军从费德关口朝西南方向看的视野,Djebel Ksaira在远处地平面的左侧(图片来自巴顿纪念馆) 'ka$@,s:  

冯.法肯豪森 2008-04-06 01:05
战役回顾与后继效应 k8l7.e*  
{[hgSVN ;  
凯塞林关口战役是隆美尔最后的胜利吗?德军此战前在西吉·布·吉特的攻击无疑是成功的,但这不是由隆美尔的部队取得的,他所做的是扩大阿尼姆在西吉·布·吉特和斯贝特拉地区的胜利,并向凯塞林关口方向施压。尽管隆美尔在2月21日击溃了守军最初的防线,但他的部队在英美联军的顽强防守下始终没能突破凯塞林关口,最终隆美尔面临燃料紧缺的窘境不得不撤军,这一切均在他的竞争对手阿尼姆的预料之中。2月战役的长远得失历来是颇具争议的,春季前,艾森豪威尔和安德森都没有什么紧急的进攻计划,如果德军在凯塞林关口的战斗失败的话,这将鼓舞巴顿率领的美军第II军团,促使他们在即将到来的3月实施一套更具攻击性的作战计划,借此来挽救美军每况愈下的颓势。和大众心中普遍的印象刚好相反,凯塞林关口之战最终是盟军取得了胜利。 NqveL<r`  
yk(r R  
突尼斯战役只是外围战区的一场战役,双方投入的兵力相对较少,胜败也不涉及战略后果,它发生在欧洲战区主要战役打响前一年,因此为美军提供了锻炼军队,实行重组的必要时间。这一重组过程在突尼斯战役后不久就立即多层面展开,包括指挥,理念,组织,以及武器装备等很多方面。突尼斯战役成为了许多未来名将崭露头角的战场,艾森豪威尔的指挥风格远不是完美到毫无瑕疵,但大敌当前,他的领导是坚定且果敢的,能够带领部队渡过难关。布莱德雷,在凯塞林战役之前还是一位默默无闻的师级指挥官,这之后则一越成为美军高级指挥官。巴顿是另一颗耀眼的将星,但他粗暴倔强的脾气在后来的西西里为他带来了不少的麻烦。英军这面,安德森的指挥差强人意,在突尼斯战役后就另谋他就了。 fL("MDt  
#sk~L21A  
美军的军事理念在突尼斯战役后也被广泛改写,去掉了原先略显空想、不实际的部分,添加了更加实用的作战计划,这都源于突尼斯战役所汲取的经验和教训。也有很多军事教条被实战验证比较合理,但训练实在太不实际,而且松散,没有多少效果。这些改革在某些方面也不是很彻底,像保留失去战斗力的坦克歼击车的理念,还有训练更多营级坦克部队来支援步兵的观念,美军对这点的认识一直是非常缓慢的。这是由华盛顿地面部队总部的官僚作风造成的,而不应归咎于在欧洲作战的指挥官们。空军支援理念则经历了最系统、最彻底的改革,在1944年接下来的法国战役中,美军享用到了改革成果。 %NTJih`  
!w@i,zqu  
部队组织进行了一些变化,但非常有限。步兵部队的重组不像装甲师那样广泛彻底,基本保持了原形;装甲师则完全重新改组,从六个坦克营加三个步兵营的悬殊配置变为一种更为平衡、相辅相成的配置:一个坦克营带一个步兵营,另外还有一个炮兵营支援。武器装备的改革比较适中,因为美军很多高级将领相信突尼斯战役暴露出来的问题更多是由训练方式和部队配置造成的,而不是武器的硬件问题。37mm反坦克炮被巴祖卡和57mm反坦克炮所取代,轻型坦克失去了在装甲教义中的核心地位,但保留了次要一些的支持作用。M3中型坦克和M3轻型坦克均退出服务,取而代之的是M5A1轻型坦克和M4中型坦克。 Jr= fc*f  
~B? Wg!  
在战略层面上,美军高级领导人重新回到‘黑杰克’潘兴在一战期间所提倡的:美军只在美军编制下由美军指挥官率领参战。在突尼斯和英法联军不愉快的合作产生混乱之后,欧洲战区的美国陆军非常不情愿把自己的部队置于英军番号之下作战。说来也不足为奇,两支军队之间存在太多的不同:管理模式上的,指挥风格上的,技战术理念上的,很难做到简单而有效的合并。当然,这也不是一概而论的,存在一些例外的情况,但总体来说凯塞林战役之后美国陆军多数时候都以军的建制在美军的指挥下作战。

6666 2008-04-06 09:50
好帖


查看完整版本: [-- 非洲军的绝唱——凯塞林关口之战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58226 second(s),query:4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