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阿尔巴尼亚女性工作及妊娠结果研究 --]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 -> 阿尔巴尼亚女性工作及妊娠结果研究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罗贾瓦 2018-01-23 00:22
阿尔巴尼亚在上世纪90年代的政治和社会动荡对女性的工作和生活产生了深远影响。自1992年政局变更之后,大多数女性便失去了国家提供的铁饭碗而下岗,少数保住饭碗的女性也是在工作条件恶劣的国有工厂或者私有农场工作;与此同时,阿尔巴尼亚的家庭成员人数却在不断增长,家庭成员的增多也就意味着家务劳动这一传统上便是女性责无旁贷而在近代阿尔巴尼亚也并没有多大改变的女性专利活变得更加繁重。 `q}D#0  
G]B0LUT6c  
作者在做文献梳理时发现由于身体、社会和心理等多方面因素都会对怀孕结果产生影响,所以研究者可以对收集的材料进行多种解释,所持理论各异,研究结论也有所不同,但是也有达成一致的地方。比如强体力活和不良怀孕结果有强相关性,重体力劳动和长时间站立更容易导致婴儿的低出生体重(infant LBW)和短的怀孕期(shortened gestation length)。一些理论也取得了一致,比如对于工作的生理应激(physiological stress)反应会占用本应供给胎儿的血流量和能量而对怀孕结果产生影响。 w hI4@#  
M>k&WtqK  
本文作者从1993年九月到1994年八月用时一年,在阿尔巴尼亚五个不同地区的诊所收集了1199名怀孕女性的样本,样本涵盖了不同地区、各经济阶层、不同宗教和不同民族的怀孕女性群体。作者定义“工作”为怀孕女性一切养家糊口或在工作地点完成一项任务的体力劳动,特别区分了家务和职业,一个是没有工资(unpaid),一个是可以获得薪水的职业(waged employment)。作者通过访谈收集和自然流产(spontaneous abortion)、婴儿出生体重低、怀孕期短、围产期死亡率(perinatal mortality)有关的工作和家务劳动的数据,并在此基础上有选择地进行深度访谈,了解她们工作和照顾家庭的个人体验,还通过非正式访谈和在不同场所,如市场、诊所、家庭和工作地点的观察来检验正式访谈获得数据的效度,旨在通过对阿尔巴尼亚女性在怀孕期间工作模式和工作习惯的研究,找出与不良怀孕结局相关的变量,希望最终可以帮助人们了解女性工作和怀孕结局的普遍关系。 icG 9x  
as:=QMV  
作者梳理了阿尔巴尼亚女性在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前期、计划经济时期和转型时期女性的工作模式,又分别探讨了女性在工作中和在家务上不同的工作习惯。作者发现,在家中多数(61%)怀孕期女性都能在这一时期得到家里其他女性在家务上的帮助,而在工作中只有13.9%的女性认为老板和同事会考虑她们的特殊情况,然而无论在职与否,女性的睡眠时间都保持在每天至少八小时,这是阿尔巴尼亚的传统作息决定的。通过访谈和观察作者了解到阿尔巴尼亚女性的生活非常困难,大多数阿尔巴尼亚女性在政局变更过渡中失业,甚至没有房子住,家务劳动上也很少有冰箱洗衣机这些家用电器的帮助,加重了她们家务劳动的负担,更有一些女性或者其他家庭成员因为经济情况去国外打工,然而赚到的薪水却不尽人意,丈夫在国外务工的女性肩上挑的担子更是加倍沉重,这使很多女性在欣喜民主过渡的同时怀念政府提供工作的日子。 X0*+]tRg  
8i6iynR  
作者运用现在社会学里比较流行的三点定位法(triangulation)确保研究的准确性和可靠性,用多元回归独立分析不同工作变量与怀孕结局的关系,最终得出结论:怀孕期间工作这一事件本身并不会对怀孕结局造成太大影响,但是怀孕期间工作却会作为心理应激源支配女性的思想进而影响她们对当下阿尔巴尼亚政府的看法,她们担心和恐惧失业,害怕没有固定收入。家务劳动和在职工作中的长时间站立、在炎热条件下工作、搬运东西以及长时间走路这四个变量和胎儿围产期死亡明显相关,工作中的举重物会增加流产的可能性。最后作者建议女性应该被告知哪些活动会影响她们怀孕,而她们也应该意识到在市场经济中,不是靠政府提供工作,而是应该自己创造工作。作者还肯定了阿尔巴尼亚传统的作息时间,应该在全球化的浪潮中保留。 caEIE0H~  
frbd{o  
评析: R5sE Q| E  
u&y> '  
这篇文章逻辑严谨,从问题的提出,到数据的呈现都非常规范,交待问题也非常清楚,然而我有几个疑惑。首先,家务劳动和在职工作的区分是否有必要。作者定义的工作是体力劳动,两者区分主要是有没有报酬,但是孕妇获得报酬的影响文中只提到一个,怀孕期间工作所获报酬若能惠及孕妇,则有利于其身体健康,而一项调查显示在职工作女性认为自己更健康,但是作者自己也指出这能说明的问题非常有限,因为只有身体好的女性才更有机会获得工作,而经济条件更是和阶级息息相关。做出两者区分只是让作者的分析更加累赘,如我结论里所写的四个变量在作者看来是八个变量,而其影响并无差别,试想,为了买菜长时间走路和为了上班长时间走路,两个走路就体力劳动而言似乎并没有本质区别。最后作者说事实上在职工作和家务劳动的女性短怀孕期和早产的比例几乎无异。这其实印证了很多女权主义者提出的家务劳动也要获得酬劳,即便它看起来是非生产性的。 WGV]O|  
ceg\lE:8  
其次,本文作者用了一年时间收集1000多个样本,努力地校对称来保证能准确测量出生婴儿的体重,又一一录入数据分别测相关性,而且树立了宏大的目标要找出工作和女性怀孕结果的普遍关系,然而最终的分析和结论却非常苍白。作者所追求的宏大目标,一言以蔽之便是家务劳动和在职工作中的长时间站立、在炎热条件下工作、搬运东西以及长时间走路这四个变量和胎儿围产期死亡明显相关,工作中的举重物会增加流产的可能性。再次,对有些变量的相互关系作者并不能给出合理解释,比如休息和围产期死亡的关系作者认为他的研究没有办法解释,数据显示尽管一些女性被医师建议多休息,她们的孩子还是出生时便死去,而15名婴儿去世的孕妇中有11个怀孕期间一切正常。原因之一,我想正如作者在文献梳理中提到的,怀孕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而且怀孕是女性的个体经历,身体的、心理的、社会的诸多方面的因素都可能对其产生影响,作者只研究体力劳动与怀孕结果的相关性,可以说是诸多因素中的一个方面,所以很多现象只看他收集的数据并不能解决,作者在分析时屡屡提到可能还有其他方面的因素;其次,作者主要是定量研究,定性为辅去检验定量的准确性,在样本并不是足够大的情况下作者不敢妄下结论作出大胆猜测;最后,作者的定性调查其实有其自身问题,比如访谈只能靠翻译,这也就使其获得数据的准确性打了折扣。所以我认为,这篇文章尽管规范,但是意义不大,而与其耗费一整年的光阴和精力,不断校正称的精准度,跨地理区域和让每个就诊女性回答程式性的问题,不如真正走进几名怀孕女性的生活,了解她们怀孕期间的方方面面,我想这比只从数据看工作和怀孕结果要有意思的多,而作者能发现的问题也会比这篇文章中提到的问题要多得多,能提出的建议和对策也就能更上一层楼。 TrDT ay  
,vR>hyM  
不过,这篇文章却引出了一个众多女性所面临的怀孕和工作的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外出工作,孕期和工作的安排便成了很多女性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产假也成了许多公司在招聘女员工时要考虑的问题,不仅仅因为这段时间女性不能进行工作上的生产,还因为她们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不在职会导致工作上的生疏,有些公司把女性的孕期当作累赘,有些女性也把怀孕当作职业生涯的绊脚石。与此同时,家务劳动包括照顾孩子、赡养老人等一系列传统上由女性承担的任务也随着女性外出工作成了家庭不得不解决的问题。我在雅典看到很多中产阶级女性为了职业工作便雇佣第三世界国家的一个或几个女性负责做饭、打扫卫生、照看孩子和照顾老人,而这些欠发达国家或地区的女性大多只能只身前往,便使自己的家务无人打理,自己的孩子无人照顾,有的会托付给亲戚,有些还会模仿东家,雇佣一个“更低阶层”,比如土著女性来做自家家务。如何处理怀孕与工作的矛盾,如何安排工作与家务的时间,也是非常值得探讨的一些问题。


查看完整版本: [-- 阿尔巴尼亚女性工作及妊娠结果研究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3450 second(s),query:3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