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革命的理论与实践 --]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 -> 革命的理论与实践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暮色琉璃 2018-02-14 20:26
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民之声”报 ej ROJXB  
1977年7月7日 Dp@XAyiA[  
3[YG BM(  
1 ^~&"s U  
恩维尔·霍查同志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分析当今国际形势及贯穿于国际形势之中的革命进程的时候说:“世界处于这样的阶段,即各国人民的革命和民族解放事业不仅是一种愿望和前景,而且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恩·霍查:《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wvt:E,f C  
这一重大的原则性理论是建立在对帝国主义进行列宁主义分析和列宁关于当今历史时代的实质的定义基础上的,是受到无产阶级为把自己和全人类从任何一种人剥削人的现象,从资本主义制度下解放出来而肩负的历史使命的鼓舞的。它是从对当代重大矛盾进行具体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分析出发的。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的理论是在当前条件下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战略的重新肯定。 L$ZjMJ  
Av X1*  
Kb.qv)6i*  
[BWq9uE  
弗·伊·列宁在他的帝国主义论的天才著作中得出结论说:帝国主义是没落的和垂死的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和无产阶级社会革命的前夜。他在分析帝国主义的现象时写道:“这一切就使目前所达到的资本主义发展阶段成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这个时代已经开始”,“由于存在这种客观情况,当前的迫切任务就是从各方面直接准备无产阶级去夺取政权,以实现包含社会主义革命內容的经济措施和政治措施。”(《列宁全集》第二十四卷第四二六——四二七页)  (I[_}l  
列宁在给当今时代下定义的时候,是从阶级性出发的。他强调指出,考虑“哪一个阶级是这个或那个时代的中心,决定着时代的主要内容、时代发展的主要方向、时代的历史背景的主要特点”是很重要的。(《列宁全集》第二十一卷,第一二三页)他在赋予新的历史时代,即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的基本内容时,彻底地忠实于马克思关于无产阶级作为新的社会力量将通过革命的道路推翻压迫和剥削的资本主义社会,建设新社会,共产主义社会,无阶级社会的历史使命的教导。 [GwAm>k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以及他们关于“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号召的问世,就在于告诉人们,现在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就是劳动与资本的矛盾,并号召无产阶级通过革命来解决这一矛盾。列宁通过对帝国主义的分析,告诉人们,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已经激化到了顶点,世界已经进入了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胜利的时代。 #8$?# dT  
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从实践上验证了马克思和列宁的天才结论。列宁逝世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坚决遵循他关于当今时代的教导,坚持他的革命战略。社会主义革命在其他一系列国家中的胜利证明,关于当今时代是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的列宁主义观点,反映了当今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殖民主义体系的崩溃,绝大多数亚非国家取得的政治独立,再次确认了关于时代和革命的列宁主义理论。苏联和一些曾经是社会主义的国家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学说和革命的事实,丝毫改变不了关于当今时代性质的列宁主义论点,因为这只不过是在社会主义不可避免地要在世界范围内战胜资本主义的道路上一个曲折而已。 o2/:e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过去和现在都一贯坚持这些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结论。恩维尔·霍查同志说:“我们的时代是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是两种对立的社会制度斗争的时代,是无产阶级革命和民族解放革命的时代,是帝国主义崩溃、殖民主义制度灭亡的时代,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取得胜利的时代。我们时代的这些基本特点,正在日盆深刻和明显地表现出来。”(恩·霍查:《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q6 CrUn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在确定当今时代的定义和革命战略时,从来都是以分析这个时代所特有的巨大社会矛盾为依据的。这些矛盾是什么呢?列宁和斯大林在俄国社会主义革命胜利之后,讲到过这样四种矛盾: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种对立体系之间的矛盾,资本主义国家里劳动与资本之间的矛盾,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帝国主义大国之间的矛盾。就是这些矛盾构成了当代革命运动发展的客观基础。这些革命运动,总的来说,构成了我们时代世界革命的伟大进程。当今世界的整个发展证明,从列宁时代起,这些矛盾不仅没有缓和和消失,而且激化了,比任何时候都变得更加突出了。因此,认识并承认这些矛盾,是制定正确的革命战略的依据。 ^QK`z@B  
相反,像修正主义者和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者所干的那样,否认这些矛盾,掩盖它们,忽视这一种或那一种矛盾,歪曲矛盾的真实内容,就会在革命运动中造成混乱和迷失方向,成为制定和鼓吹偏离方向的假革命战略和策略的依据。 =u.@W98, K  
Ltlp9 S  
L*@`i ]jl  
@CprC]X  
在当今时代,正在大肆谈论把世界划分为所谓的“第一”、“第二”和“第三”世界,谈论“不结盟世界”,“发展中国家”世界,“南北”世界等等。这些理论的支持者的每一方都把自己的“理论”说咸是最正确的战略,似乎它符合当今国际形势的现实情况。但是,正如恩维尔-霍查同志在七大上所强调指出的,“对当今活跃在世界上的各种政治力量的所有这些命名,都掩盖着、没有揭示出这些政治力量的阶级性、我们时代的基本矛盾、今天在国内国际出现的关鎚问题、以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世界为一方,社会主义、世界无产阶级及其天然盟友为另一方之间的无情斗争。”(恩,霍查:《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IPo/?}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在谈论世界与各国,并给它们命名的时候,是根据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原则去进行判断的。他们首先根据不同国家的社会-经济制度进行判断,根据无产阶级的阶级标准进行判断。一九二一年,当世界上只有苏维埃俄罗斯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时候,弗-伊-列宁正是从这个角度写道:“现在地球上有两个世界,一个是资本主义的旧世界,它虽已混乱不堪,却永远不肯退让,一个是正在成长的新世界,它还很弱,但它一定会壮大起来,因为它是不可战胜的。”(《列宁全集》第三十三卷第一二三页)约·维·斯大林在一九一九年发表的名著《两个阵营》一文中,同样强调指出:世界已经不要斗争,不要起来搞社会主义革命。这是不足为奇的,在对形势的评价中脱离无产阶级的阶级标准就只会得出同革命和无产阶级的利益相反的结论。 ( }-*irSsj  
列宁作为当时伟大的和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在他的著作中经常分析资本主义世界及其内部力量对比。他总是以革命的职责进行这种分析,来确定无产阶级面临的任务,共产党的任务,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对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任务,来说明谁是革命的具正同盟军,谁是它的敌人,等等。 YIQD9   
列宁在他一九二〇年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的报告的论点中,在这方面给我们做出了光辉的范例。列宁强调说:“现在各国的革命政党都应该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他们有足够的觉悟性和组织性,他们与被剥削群众有密切的联系,有足够的决心和本领利用这个危机来进行成功的、胜利的革命?”“我们召开这次共产国际代表大会的主要目的,就是为这种‘证明’准备条件。”(《列宁全集》第三十一卷第一九九页) inP2y?j  
而所谓的“三个世界”的理论没有对革命提出任何任务,相反,“忘记”了这一点。在“三个世界”的模式中不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基本矛盾。另外,同样在这个世界的划分中,人们看到的是非阶级的看待他们所称的“第三世界”,无视阶级和阶级斗争,笼统地对待这个理论所包括的国家,对待这些国家的统治政权和国内活动的各种政治力量。在这个划分中,无视各被压迫人民同他们本国亲帝国主义反动力量之间的矛盾。 GkGiQf4hh  
众所周知,在受帝国主义剥削的国家中,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中爱好自由的人民正在进行一场反对新老殖民主义,争取自由、独立和民族主权的激烈斗争。这是一场正义的革命解放斗争,它得到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世界无产阶级和一切进步力量无保留的支持。这一斗争针对着——也不可能不针对着——几个敌人:反对帝国主义压迫者,首先是反对最大的剥削者和国际宪兵,全世界人民最危险的敌人,两个超级大国,反对同外国帝国主义者,同这个或那个超级大国,同国际垄断集团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本国反动资产阶级,它们是自由与民族独立的敌人,反对依靠外国帝国主义者,同反动资产阶级勾结起来反对人民革命的明显的封建残余,反对法西斯反动政权,它们是这三种敌人的统治的代表者和保护者。 x/|W;8g4  
因此,鼓吹只应当同外部帝国主义敌人进行斗争,而且同时反对并打击内部敌人——帝国主义的同盟者和同谋者、一切阻碍这场斗争的那些因素,是荒唐的。迄今为止尚未有过任何一场没有内部敌人——反动派和叛徒、卖身求荣者和反民族分子——的解放斗争,没有发生过任何一次这样的民族民主和反帝的革命。不能像所谓“三个世界”的理论所说的那样,把资产阶级的各个阶层包括买办资产阶级毫无例外地都看作是反帝力量,看作是把反帝斗争推向前进的基础和因素。奉行这种“理论”,就意味着使革命运动离开正确道路,使革命半途而废,使之脱离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把这些国家的人民和无产阶级的斗争引上反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的道路。 'Wlbh:=$  
马克思列宁主义教导我们,民族问题应当永远看作是从属于革命事业的。从这一观点出发,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支持旨在有效地反对帝国主义,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普遍事业服务的任何运动。列宁说:“只有在殖民地国家的资产阶级解放运动真正具有革命性的时候,在这种运动的代表人物不阻碍我们用革命精神去教育、组织农民和广大被剥削群众的时候,我们共产党人才应当支持并且一定支持这种运动。如果没有这些条件,共产党人在这些国家里就应该反对与第二国际的英雄同类的改良主义资产阶级。”(《列宁全集》第三十一卷第二一一——二一二页) DfXkLOGik  
“第三世界”论点的鼓吹者居然把解放运动称做“反帝斗争的主力军”,甚至还把沙特阿拉伯国王或者伊朗国王同美国石油垄断的交易和同五角大楼的数十亿美元的军火交易包括在内。按照这个逻辑,把赚石油的钱存入华尔街和商区银行的石油酋长竞成了反帝战士和反对帝国主义统治的人民战争的支持者,而卖给这些酋长的反动压迫制度武器的美帝国主义者,则把武器给了那些为了从阿拉伯和波斯的“金色沙漠”赶走帝国主义而斗争的“爱国力量”。 J_Lmy7~xbD  
事实证明:今天,反帝民主解放革命,只有在以其政党为首的无产阶级领导下,并同广大农民群众和其他反帝爱国力量结成同盟,才能坚定不移地进行到底。早在一九〇五年,列宁在他的著作《两种策略》中就深刻地指出,在帝国主义条件下,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特点是:最关心把这场革命推向前进的力量不是动摇不定和倾向于同反动封建势力勾结起来反对群众革命热潮的资产阶级,而要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看成是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的中间阶段的无产阶级。对当代的民族解放运动来说也应该是这样。斯大林说:“十年革命开辟了殖民地和附属国的解放革命的时代。”“这些国家的无产阶级觉醒的时代,无产阶级掌握领导权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斯大林全集》第十卷第一四五——一四六页) K-qWT7<  
这些列宁主义教导在当前的条件下具有特殊的价值和意义。今天,列宁曾给予注意的两种倾向深化了并发生着强有力的作用。一方面是资本主义垄断打破民族界限和使经济政治生活国际化的倾向,另一方面是各国加强争取民族独立斗争的倾向。就第一种倾向来说,在许多从殖民主义下解放的国家里,通过诸如:跨国公司、各种经济和财政一体化等种种新殖民主义形式,不仅保留了本国资产阶级同外国帝国主义资本的联系,而且正在加强和扩大这种联系。在国家经济和政治生活中占有要害地位,正在不断壮大的资产阶级是亲帝国主义的力量,是革命解放运动的敌人。 X+X:nL.t  
至于说另一种倾向,即在原殖民地国家加强反对帝国主义、争取民族独立的倾向,首先和主要是同这些国家的无产阶级的壮大联系在一起的。因而,正在为广泛坚定地开展反帝民主革命、无产阶级领导这场革命,进而过渡到最高阶段——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创造越来越有利的条件。 ,Qj G|P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不把各国人民和所谓“第三世界”无产阶级的解放、革命和社会主义的强烈意愿及希望同这些国家的买办压迫资产阶级的目的和政策混淆起来。他们知道,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中,人民中间有许多健康进步的潮流,这必将把革命斗争推向前进,直至胜利。 2Q^ q$@L  
但是像“三个世界”理论的支持者所干的那样,笼统地称所谓“第三世界”是反帝和革命斗争的主力军,而对一系列发展中国家中的真正反帝革命力量同当权的亲帝反动的法西斯力量不作任何区别,那就意味着明目张胆地背离马列主义教导,鼓吹典型的机会主义观点,在革命力量内引起混乱和迷途。实质上,按照“三个世界”的理论,这些国家的人民不应该反对巴西的盖泽尔、智利的皮诺切特、印尼的苏哈托、伊朗国王或者约旦国王等法西斯血腥专政,因为他们属于“推进世界历史车轮前进的革命动力”。相反,按照这个理论,各国人民和革命者应该同“第三世界”的反动势力和制度联合,支持它们,换句话说应该放弃革命。 \)PB p  
美帝国主义,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同所谓“第三世界”的统治阶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前,这些阶级由于依赖外国垄断,在希望延长对本国广大人民群众的统治的同时,也竭力制造建立所谓旨在对美帝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施加压力的独立国家民主集团和所谓阻碍其干涉本国内政的印象。 b<h((]Q>^  
列宁向各国共产党指出,“必须向一切国家、特别是落后国家的最广大的劳动群众不断地说明和揭露帝国主义列强一贯实行的欺骗政策,帝国主义列强打着建立政治上独立的国家的幌子,来建立在经济、财政和军事方面都完全依赖于它们的国家。”(《列宁全集》第三十一卷第一三〇页) \CB^9-V3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过去和现在都忠于列宁的这些不朽教导。 -@v^. @[Z&  
恩维尔·霍查同志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七大上指出:“马克思主义者也是从阶级标准,从这些政府和国家对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对本国人民和反动派的立场出发,来评价各国政府和国家所奉行的政策的。根据这些教导,革命运动和无产阶级制订了它们的战略和策略,在反对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和反动派的斗争中,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盟友并同它们联合起来。‘第三世界,、‘不结盟世界’或者‘发展中国家’的叫法,使为民族和社会解放而斗争的广大人民群众产生幻想,似乎找到了不受超级大国威胁的藏身之处。这些名称掩盖了大多数此类国家的实际情况,这些国家在这种或那种形式下,在政治上、思想上和经济上同超级大国以及老殖民主义宗主国交织在一起并依附于它。” `<XS5h h=  
今天的所谓“第三世界”、“不结盟国家”等理论,旨在扼杀革命和维护资本主义,使资本主义的统治权不受到阻碍,而且还实践一些人民更容易接受的统治形式。所谓“第三世界”租“不结盟世界”,尽管名称不同,它们犹如两滴水一样相似,都是以同一的政治和思想为指导的,互相交织在一起,很难区分哪些国家是“第三世界”,它同“不结盟国家”有何区别,哪些国家属于“不结盟国家”,它同“第三世界”国家又有何区别。 D8A+`W?  
有人力图搞另一个集团,即所谓的“发展中国家”,把“第三世界”国家以及“不结盟国家”通通装进一个袋子里。这种理论的作者同样掩盖了阶级矛盾,鼓吹维持现状,不要触动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和其他帝国主义大国,其条件是使它们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施舍。按照他们的看法,大国应当作出某些“牺牲”,给饥饿的人们一点东西,使这些人将就着活下去,但不准抬起头来。他们说,这就是中间道路,这样将建立“国际新秩序”。在这里,富人和穷人、剥削者和被剥削者大家都将在“无战争”、“无军备”、“团结”、“阶级和平”、赫鲁晓夫式的共处中生活。 rH}|~  
正是因为这三种“发明”具有同一内容和目的,可以看出:“不结盟国家”、“第三世界”和“发展中国家世界”的“领导”之间完全协调一致了。他们在一起以其理论和说教来欺骗群众、无产阶级、各国人民,使其离开革命斗争。 U[ ]yN.J  
“三个世界”的理论不仅没有考虑到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不同社会制度之间的矛盾,以及劳动同资本之间的重大矛盾,而且也没有分析另一大矛盾即被压迫人民同世界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而把这归结为只同两个超级大国,甚至主要同其中一个超级大国的矛盾。这种“理论”完全抹杀了被压迫人民和民族同其他帝国主义大国的矛盾。更有甚者,“三个世界”理论的拥护者号召“第三世界”同这些帝国主义国家,同美帝国主义结成同盟来反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 K\xz|Gq  
用来为世界划分为三个世界作辩解的论据之一是,似乎第二欢世界大战后曾存在的、美帝国主义进行不可分割的统治的帝国主义阵营今天已经解体,而且由于各帝国主义发展不平衡,已不复存在了。这种“理论”的支持者宣称,今天不能再谈一个帝国主义世界了,因为一方面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已经起来反对美国统治者,另一方面美苏两个帝国主义超级大国之间存在着日盆激烈的争夺。 /b+~BvTh  
在帝国主义阶段,由于各资本主义国家发展不平衡,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存在着并不断深化,根据环境和时机,帝国主义间的同盟、集团和派别产生和破裂,这是马列主义的ABC。列宁把帝国主义这一典型现象作为客观规律进行了广泛的论述,证明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日益走向腐朽。但是,这难道能说,由于这些矛盾,作为社会体系的帝国主义世界就不复存在井分成几个世界,这些和那些帝国主义的社会经济本性就改变了吗?绝对不是。今天的事实不是说明帝国主义世界的解体,而是说明存在一个世界帝国主义体系,今天这个体系的特点是存在两个大的帝国主义集团:一个是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集团,其工具是像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欧洲共同市场等帝国主义间的机构,另一个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统治的东方集团,它的扩张主义、霸权主义和好战的工具是华沙条约组织和经互会。 ;,y_^-h;  
在“三个世界”的公式中,所谓“第二世界”包括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国家。从社会制度的观点出发,这些国家同两个超级大国,同被列入“第三世界”的各国没有任何本质差别。诚然,这个“世界”的国家同两个超级大国有着一定的矛盾,然而那是帝国主义之间性质的矛盾,正像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矛盾一样。首先这些矛盾是像西德、日本、英国、法国、加拿大等这样的帝国主义同这个或那个超级大国,以及它们相互之间为争夺市场、势力范围、资本输出和剥削他国资源地区的矛盾。 "x$@^  
当然,这些矛盾削弱了世界帝国主义体系,有利于无产阶级和各国人民的斗争。但是把各帝国主义大国同两个超级大国的矛盾跟劳动群众和各国人民反对和摧毁帝国主义的斗争等同起来,那就是反马克思主义的。 K1 f1 T  
任何时候也不能出现这种情况:所谓的“第二世界”国家,换言之,即统治这些国家的大垄断资产阶级,成为被压迫人民和民族反对两个超级大国和世界帝国主义斗争的盟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历史清楚地说明,这些国家始终支持美帝国主义如在朝鲜、越南、中东和非洲等地推行的侵略政策和活动。它们是新殖民主义和国际经济关系中旧的不平等制度的火热维护者。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在“第二世界”中的盟友,同它一起参加侵占捷克斯洛伐克,它们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在世界各地推行扩张主义掠夺政策的卖力的支持者。所谓的“第二世界”国家是两个超级大国,侵略和扩张同盟的主要的经济和军事支柱。 Np\NStx2  
“三个世界”理论的支持者宣称,它为利用帝国主义间的矛盾提供了广泛的可能性。敌人营垒中的矛盾应该利用。但是用什么方式和为了什么目的呢?原则的问题是利用矛盾始终要有利于革命,有利于各国人民及其自由,有利于社会主义事业。原则的问题是利用敌人队伍内的矛盾,要促进革命和解放运动的发展和增强,而不是削弱这一运动和使其失掉声势,要促进革命力量在反对敌人特别是最主要的敌人的斗争中日益积极地动员起来,而不允许在各国人民中间制造对敌人的任何幻想。 6IqPZ{g9K'  
把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绝对化,低估革命和反革命间的基本矛盾,把只利用敌人营垒中的矛盾当作战略中心,放弃增强革命精神和发展劳动者和各国人民的革命运动这一主要问题,放弃革命准备,是同马列主义教导完全背道而驰的。以利用矛盾为借口,鼓吹同似乎较弱的帝国主义联合来反对较强的帝国主义,站在一国资产阶级一边来反对另一国的资产阶级,那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列宁强调,利用敌人队伍内的矛盾的策略,应该用于提高而不是降低无产阶级觉悟、革命精神、群众进行斗争和争取胜利的才干的普遍水平。 yg\QtWW M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始终不渝地坚持这些不朽的列宁主义教导。恩维尔·霍查同志说:“在这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严重危机的时刻,我们应该加强同它们的斗争,恰如其分地和正确地利用敌人之间的巨大矛盾,以利于我们自己、社会主义国家和正在起来革命的各国人民,不断揭露它们,不要满足于帝国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被迫作出的所谓让步或者缓和。因为他们一旦摆脱了险境就会进行报复。所以我们应该随时作好准备,不断给予他们打击”。 P~7(x7/7~  
把作为两个超级大国主要根据地的绝大多数资本主义和新殖民主义国家占最大多数的所谓“第二世界”,称做“第三世界”在所谓反对美帝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斗争中的盟友,这就暴露了“三个世界”理论的反革命的和假反帝的性质。 FPc `J  
这是一种反革命的理论,因为它向应该同“第二世界”国家当权的垄断资产阶级和剥削制度进行斗争的欧洲、日本、加拿大等国无产阶级宣扬社会和平、同资产阶级合作,也就是放弃革命;因为似乎保卫民族独立的利盆,特别是反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斗争需要这样做。 {i>AQ+z61f  
这也是一种假反帝的理论,因为它袒护和支持“第二世界”帝国主义大国的新殖民主义剥削政策,号召亚洲、非洲和拉丁美别人民为了所谓反对超级大国的斗争而不要反对这一政策。事实上,这样就会削弱和破坏所谓的“第三世界”和、“第二世界”各国人民的反帝和反社会帝国主义的斗争。 !t%1G.  
T;u;r@R/  
Y3@+aA  
]& D dy&V  
革命的战略是把革命放在中心的战略。斯大林写道:列宁的“战胳和策略是指导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科学”。(《斯大林全集》第六卷第一二一页) FM]clC;X?  
列宁主义的战略把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看作是由我们当代几种巨大的革命潮流组成的一个整体过程。这一过程的中心是国际无产阶级。 N8]DzE0%  
在沿着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的国家中,这一革命过程在不断发展。这个革命过程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不可调和的激烈斗争,是为保证前者完全彻底战胜后者,为堵塞通过反革命暴力和帝国主义侵略,或者通过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和平蜕变而倒退的危险通道而进行的不可调和的激烈斗争。全世界革命者和人民极大地关注这一斗争,把这一斗争看作是对全世界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的生命攸关的问题。面对帝国主义反对社会主义,国家的企图,他们给这些国家毫无保留的支持,因为他们把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看作是强有力的革命基地和中心,同时也从中看到了他们自己也为之奋斗的理想在实践中得到实践。列宁关于国际无产阶级需要社会主义革命已取得胜利国家的帮助和支持,以及这种帮助和支持的头等重要意义的思想是不朽的。但是,这只能被理解为,是对一个最严格地执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学说、一贯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而言。否则,如果它变成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只打着“社会主义”的骗人招牌,它就不应得到支持。 &XNt/bK -?  
革命者和各国人民懂得,社会主义国家的成就和斗争打击和削弱了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和国际反动派,因为这些成就和斗争是对各国劳动者和人民的革命解放斗争的直接帮助和支持。 F=\ REq  
列宁和斯大林一直把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的革命任务,不仅看作是发展本国的社会主义而进行的努力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也看作是对其它国家的革命解放斗争的全面支持。斯大林写道:“列宁从来没有把苏维埃共和国看作最终目的。他始终把它看作加强西方和东方各国革命运动的必要环节,看作促进全世界劳动者战胜资本的必要环节。列宁知道,不仅从国际的观点来看,而且从保全苏维埃共和国本身的观点来看,只有这样的见解才是正确的。”(《斯大林全集》第六卷第四六页)因此,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应把自己放到像所谓的“第三世界”或“不结盟国家”这样的集团中去,这些集团完全抹杀了阶级界线,只会使人民离开反对帝国主义和革命的道路。 m%9Yo%l~  
社会主义国家的真正和可靠的同盟者只能是革命的、爱好自由的和进步的力量,是工人阶级的革命运动和被压迫人民和民族的反帝运动。因此,鼓吹“三个世界”的划分,无视当代的基本矛盾,号召无产阶级同垄断资产阶级、被压迫人民和所谓的“第二世界”的帝国主义强国结成联盟,这既不利于国际无产阶级,也不利于人民和社会主义国家,这是反列宁主义的。斯大林强调:“我不能设想苏联的利盆会要求我们的兄弟党右倾。……我不能设想作为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基地的我们共和国的利盆所要求的不是最大限度地发挥西方工人的革命性和政治积极性,而是降低这种积极性,减弱这种革命性。”(《斯大林全集》第八卷第一〇三页) BOpZ8p'eH1  
今天在资本主义宗主国中,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过程体现为无产阶级及其它劳动和进步阶层反对资产阶级剝削和压迫、反对资产阶级向劳动人民转嫁当今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危机的企图、反对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复活法西斯主义的日益高涨的阶级斗争。摆脱资本主义危机及其它创伤,摆脱资产阶级剥削、法西斯暴力和帝国主义战争的唯一出路,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立无产阶级专政。这一认识,不论现在还是将来,都为以无产阶级为首的广大劳动群众日益开辟道路。生活和现实证明,不论是资产阶级还是其公开的和隐蔽的走狗,从社会民主主义者一直到现代修正主义者,都不能阻挡群众革命斗争的浪潮。恩维尔,霍查同志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强调;“当今世界无产阶级的斗争再一次证实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在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世界中,不管是用暴力还是用蛊惑人心的宣传都不能扑灭工人阶级及其革命斗争。” B4 bB`r  
客观条件正变得日益有利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里的革命。这里,无产阶级革命现在是一个已经提出来并有待于解决的问题。用自己的双手举起已被修正主义者背叛和遗弃的革命旗帜的马列主义党,理所当然地向自己提出了任务并投入了使无产阶级及其盟友准备将来推翻资产阶级制度的革命战斗的严峻工作。这一打击世界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体系的主要堡垒的革命斗争,享有并应该享有真正社会主义国家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与革命人民的完全支持。但是现在,现代修正主义者,“三个世界”理论的支持者和“不结盟”的理论家们,对革命和为革命进行的准备工作保持沉默,而在实际上企图破坏它和维持资本主义制度的现状。 4(8c L?J`0  
“三个世界”理论的作者力图转移无产阶级对革命的注意,鼓吹当代的首要问题是反对超级大国、特别是被他们认为是主要敌人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侵略危险,维护民族独立。在一特定的时间内,在国际范围确定谁是主要敌人的问题对革命运动具有重大意义。我党根据局势的发展和对目前形势的科学分析,指出,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两个超级大国今天是“世界人民主要的和最大的敌人”,因此,“它们同样危险”(恩·霍查:阿党七大报告)。 u ?V}pYX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是一个推行典型的殖民主义和新殖民主义政策、依赖资本和武器力量的、野蛮的、富于侵略性、扩张欲望十足的帝国主义。这个新的帝国主义同美帝国主义争夺,拼命要占领战略地位,要把魔爪伸向各大洲各地区。它以革命的扼杀者和世界人民解放斗争的镇压者而著称。但是,这丝毫不意味着,全世界人民的另一个敌人美帝国主义,像“三个世界”理论的支持者所鼓吹的那样,危险小一些。他们歪曲真相,欺骗人民,说什么美帝国主义不再好战了,削弱了,在走下坡路,已变成“受惊的老鼠”,一句话,美帝国主义正在变成和平的。事情甚至到了这种地步,以至于美国军队在一些国家,如德国、比利时或意大利、日本及其他国家的驻扎被说成是合法的并被称作为防御因素。这种观点对各国人民的自由,对革命的命运是极端危险的。这种论点孕育着对无论是美帝国主义,还是苏联帝国主义的霸权主义和扩张主义侵略本性的幻觉。 \7\sx:!$  
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革命的任务是推翻一切帝国主义,尤其是两个帝国主义超级大国。每个帝国主义,从其性质来说,永远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凶恶敌人,因此,把帝国主义分咸危险大些和危险小些,从世界革命的战略观点来说,是错误的。实践证明这两个超级大国在同等规模和同等程度上,都是社会主义和民族自由与独立的主要敌人,都是维护剥削制度的最大的力量,都是将人类投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直接危险。无视这一伟大真理,低估这一个或另一个超级大国的危险,甚至更糟糕地号召联合一个超级大国反对另一个超级大国,都给革命和各国人民自由的前途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和巨大的危险。 a>C;HO  
当然,这个或那一个国家受到一个超级大国的压迫或直接威胁的情况是有的和可能会出现的,但是,这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意味着,另一个超级大国对那个国家就不构成危险,更不能说,另一个超级大国成了那个国家的朋友。对两个帝国主义超级大国,对苏联和美国,不能采用“敌人的敌人是我的朋友”的原则。这两个超级大国千方百计地反对革命和社会主义,它们全力破坏革命和社会主义并将其扼杀在血泊中,两个超级大国力图将它们的统治和剥削扩大到各国和各国人民头上。经验证明,它们时而向一个地区,时而向另一个地区凶猛地进攻,把它们的血腥魔爪伸向各国人民,它们疯狂地进攻,以取代对方。一个国家的人民刚刚摆脱一个超级大国的统治,另一个超级大国就接踵而来。中东和非洲完全证明了这一点。 "]3o93 3 D  
反对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和殖民主义残余的人民民族解放运动,是当代世界革命的又一巨大潮流。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世界无产阶级完全声援并全力支持被压迫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并将此看作推进世界革命进程的一个极端重要和不可替代的因素。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一贯站在为争取自由和民族独立而战斗的各国人民一边。“我们支持世界无产阶级以及一切真正反帝的爱好进步的力量的团结。他们以斗争粉碎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好战。分子的侵略计划。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阿尔巴尼亚人民一贯坚持他们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他们将不遗余力地同反对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其他各国人民,同一切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同一切革命者和世界无产阶级,同一切进步人士一起斗争,以便使敌人的阴谋和伎俩遭到破产,使各国人民的自由和安全事业获得胜利。我国将时刻站在自由和独立受到威胁,权利遭到践踏的那些国家的人民一边。”(恩·霍查:在阿党七大的报告)恩·霍查同志在通过我国新宪法的人民议会的讲话中,代表阿尔巴尼亚党和国家,也表达了这一不可动摇的立场。他说,“今天,世界多数国家的人民做出巨大的努力,有力地反对殖民主义的章法和新殖民主义的统治,反对资产阶级为维护他们对人民的剥削而建立的那些不平等的新老规定、作法、习惯、协议,反对国际关系中的万恶的区分和歧视……不与这种状况妥协,为建立对自己财富的民族主权而斗争,为加强政治和经济独立,为争取国际关系中的平等和正义而斗争的进步人民和民主国家享有阿尔巴尼亚人民和国家的完全声援和支持”。 (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人民议会上的讲话) jd]L}%ax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从列宁时代开始,就一直把受帝国主义压迫的人民和民族解放斗争看作是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强大同盟者和巨大后备军。 H ~*N:$C  
在已经全部或者部份赢得政治独立的国家中,革命处在各种发展阶段,它们面临的任务也不是一样的。在它们之间,有些国家直接处于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而其它许多国家的议事日程上还是反帝的民族民主革命的任务。但在任何情况下,只要这种革命是针对国际资产阶级即帝国主义的,那么就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盟友和后备军。 l#uF%;GDX  
但是,这能说由于害怕超越和抹杀阶段,被人宣布为布朗基主义者,这些国家就应该停留在民族民主阶段,革命者就不应谈论和准备社会主义革命吗?!列宁在殖民地国家的民主资产阶级革命还仅仅处于萌芽时期,就曾阐述过这些国家的民主资产阶级革命需要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批判布朗基主义时,沒有称一八四八年的革命和巴黎公社是过早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丝毫没有把导致抹杀阶段的小资产阶级的急躁性同革命不断发展的必要性混淆在一起。 Vc0j)3  
列宁强调,要把殖民地国家和附庸国家的革命推向前进。从列宁时代起,这些国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列宁早有天才的预见,并可以在列宁对于世界革命进程的论述中找到答案。搞无产阶级革命是普通规律和当代的主要倾向。所有国家毫不例外地都应该而且必须经过这一过程,其中包括印度尼西亚、智利、巴西和扎伊尔等,不管是经过什么阶段来实现无产阶级革命。不重视这一目标,鼓吹维持现状和制造“不超越阶段”的理论,忘记反对苏哈托、皮诺切特、盖泽尔和蒙博托的斗争,也就意味着不去进行民族解放斗争和民族民主革命。 2fdN@iruB  
欧洲也应当而且将要经过无产阶级革命。谁忘记这一前途,谁 f0eQq;D$K  
为此目的去做准备,而是鼓吹革命已转向亚洲和非洲,欧洲无产阶级在保卫民族独立的借口下应同他们的“英明的和好的”资产阶级联合起来,那他就站到反列宁主义的立场上去了,就不是在保卫租国和民族自由。谁“忘记”既应当同华沙条约组织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作斗争,也应当反对经互会和共同市场,那他就使自己站到了它们这一边,成为它们的奴才。 , I484c R2.  
马克思和思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旧欧洲的一切势力,……都为驱除这个幽灵而结成了神圣同盟”。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这一论断在我们今天也是现实的。由于修正主义的背叛而使革命遭到的暂时失败,以及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用以对付革命运动和共产主义思想的经济潜力和军事镇压力量过去和将来都永远不能改变历史方向和战胜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巨大威力。 e"1mdw"  
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深入无产阶级意识并且对争取解放的广大人民群众起着越来越大的影响的革命思想。这一理论的影响是如此强烈,以致于使得资产阶级思想家们一直被迫同其进行较量,从来没有停止过他们寻找歪曲马克思列宁主义,破坏革命的方式和方法的企图。 uj;iE 9  
当今反列宁主义的“三个世界”、“不结盟”等理论,其目的就是要破坏革命,扑灭反对帝国主义、尤其是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分裂马克思列宁主义运动,破坏马克思和列宁所主张的无产阶级团结,建立各种各样反马克思主义分子集团,以便反对忠实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忠实于革命的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 MoxWnJy}  
以似乎是新的不同于列宁和斯大林的方式分析形势以便改变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主义运动一向遵循的革命战略,这种企图必然引向反马克思主义的歧途,导致抛弃反帝反修斗争。忠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和马克思列宁主义运动的革命战赂,同形形色色现代修正主义者所散布的一切机会主义偏见进行斗争,对工人阶级和反对资产阶级和反对帝国主义的各国人民进行革命动员,认真准备革命,这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才是取得胜利的唯一道路。 &%v*%{|j  
[attachment=63010]


查看完整版本: [-- 革命的理论与实践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2998 second(s),query:3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