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第一章兵变 --]

☆Warsaw Pact BBS☆ 华约军事论坛 -> 无产阶级俱乐部 -> 第一章兵变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邓久光 2020-04-05 12:32
1937年冬天,发生在济南小清河的那场战事,为很多史家所忽略。那个时候,艾窝窝还是第一次听说特一营的名号。在那场惨烈的战斗中,中国守军将士用低劣的装备和血肉之躯,顽强阻挡着来势凶猛的日军机械化部队。矶谷师团一路高歌猛进,不料遭遇特一营伏击,其先头部队几乎被绞杀殆尽。国军乘胜出击,一气把敌人赶回黄河对岸,但自己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dT@UK^\  
H>7dND 2;  
  作为一名战地记者,她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无能为力,她只负责记录,为历史留下真实的战争影像。她不会想到,随着战事的不断升级,命运居然发生不可思议的逆转,她最终成为这个群体的一员,和弟兄们同生共死,甘苦与共,留下一生难忘的记忆。 N$aZ== $5  
/9ZcM]X B  
  特一营前身是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第56军警卫营,德州一战,打得只剩十几号人,战后撤销警卫营编制,补充兵员,改名特编独立一营,成为军部直属的独立作战单元。虽说是独立作战单元,但还是警卫营性质。小清河一役,营长周天翼率部冒险出击,以微末代价换来局部战役的胜利,全然忘记了保全军部才是首要之责,由此埋下祸端。 7| YrdK<  
7Ur?ep  
  战后回营地休整,食堂杀了两头猪犒劳弟兄们。军部通知开会,周天翼闷声闷气整理着军装,他中等身材,看上去相貌温和,就是有时候搂不住性子,容易冲动。艾窝窝对他的印象是经常疯劲十足,无视长官,要不是有副营长孙嘉谋这么一个搭档把持着,不定惹出多大的事儿来。孙嘉谋一路跟到车前,小心地提醒:“老大,悠着点,虽说咱打胜了,毕竟是临阵抗命。”周天翼最烦这套婆婆妈妈了,临走撂下一句话:“把猪头给老子留着。” ,\ldz(D?+  
60B-ay0e$b  
  孙嘉谋不放心,安排传令兵罗松林随后到军部打探消息,有情况及时汇报,正说着来了电话,战区司令部宣传部门要他过去一趟,孙嘉谋安排连长刘天童盯着点,千万别惹出什么乱子。高勇智似乎看出什么,捅捅吴老四,小声问道:“老猫兄弟,不会有事儿吧?”吴老四给逗乐了:“瞧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老猫摊上事儿。能有啥事儿,不过挨顿呲儿罢了,老大皮实着呢。”吴老四绰号老猫,好动爱挑事,刘世仁说他手不老实脚丫夹,身上每一个细胞都不安分。弟兄们经常取笑他三根筋挑着一个瘦头,他人看上去有些寒碜,但性情随和,多数情况下不会在意。 6XUuGxQV/  
4KpL>'Q=  
  李有才旁若无人,眯着眼睛,摇晃着几枚康熙铜板,口中念念有词,刘世仁坏笑着坐到他对面:“半仙兄弟,难得这么好的状态,给咱来一卦?”吴老四阴阳怪气道:“拉倒吧,就他那两把刷子,没事儿给整出事儿来,怕是这顿肉都吃不安生了。”说着顺手偷摸郑三炮心爱的酒葫芦,被一把打开,弟兄们忍不住哄笑起来。 h* .w"JO  
Ub)I66  
  不仅仅是吴老四和李有才,特一营三百多号弟兄人人都有个绰号。高勇智人高马大,绰号大个子;郑三炮懒语,爱清静,绰号哑巴;刘世仁燕大毕业,一直向往血与火的战斗生活,喜欢用诗歌表达自己的情感,绰号诗人;孙嘉谋自比管仲乐毅,绰号小诸葛;刘天童鼻子好使,耳朵又过于灵敏,绰号大狗;罗松林司职传令兵,凭借笛声这一独门暗器传递各种命令,绰号笛子。吴老四还有个不死鸟的绰号,他是老兵油子,在战场上有奇异的逃生本能。李有才患有轻度羊癫风病,不定时间和场合发作,又名大癫。就连他们的老大周天翼也有个“周疯子”的绰号,无论老兵新兵,从上到下,无一例外。 =G>(~+EA  
2hOPzv&B  
  食堂里香味弥漫,几百号兄弟翘首以待,炊事班长端着冒着热气的大盆走出灶间,吴老四嬉笑着迎上前,正要下手,一阵急促的笛声传来,所有人顿时脸色大变:老大出事儿了。 )^;DGzG  
BA+_ C]%ZJ  
  艾窝窝事后听说,那天会场上气氛十分紧张,周天翼疯劲儿上来,硬顶了几句,惹恼了廖光义,被当场下了家伙,押送军法处。至于说天黑前就毙了,不过是廖光义一句气话,出席会议的将领们都知道,周天翼和廖光义有过命的交情,要是周天翼少说两句,服个软,给军座个台阶,最多也就关一天禁闭。身为警卫营首领,置军部安危于不顾,临阵抗命,扰乱军纪,这事儿搁谁身上都是死罪,要是不做做样子,军座的威信何在,日后还怎么带兵?


查看完整版本: [-- 第一章兵变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2283 second(s),query:3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